第三節 真耶穌教會又是當時世界基督教發展變化的結果

十九世紀下半葉,由於自然科學的急速發展,同時,社會科學也在迅猛發展,對《聖經》的批判,越來越深入。使許多信徒對《聖經》的權威、對基督的信仰產生動搖,教會產生了危機。在新教中就出現了所謂的福音奮興運動,以期挽救危機。一九零六年,美國奮興布道家托里創建仿照《聖經》“五旬節”記載的教會,得名為五旬節會。
“五旬節”,又稱“七七節”,是猶太人收割大麥的節日。在初熟節(散月十六日)后七個禮拜開始舉行;七個七天,故名“七七節”。節期在逾越節(散月十四日)之后五十天,所以又叫做“五旬節”。是慶祝農作丰收的大節期,時間在猶太曆西灣月,在公曆五、六月間;一說在五月二十日前后。
《聖經新約·使徒行傳》第二章:“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那時,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就甚納悶,都驚訝希奇說:‘看哪,這說話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嗎?我們各人怎么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我們帕提亞人、瑪代人、以攔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神的大作為……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高聲說……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以色列人哪,請聽我的話:神藉?拿撒勒人耶穌在你們中間施行異能、奇事、神跡,將他證明出來,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他既按?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這耶穌,神已經叫他復活了,我們都為這事作見證。他既被神的右手高舉,又從父受了所應許的聖靈……以色列全家當確實地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他為主、為基督了。”於是就有三千人受洗,聚在一處,凡物公用,天天在殿里。”
《新約》是將此作為教會的開始的,是所謂“原始教會”,“早雨教會”;“聖靈”則稱為“早雨聖靈”。《聖經》中的“降雨”,基督徒們都視為是“聖靈降臨”。以色列人的雨有秋雨和春雨之分;秋雨降在秋季播種之前,春雨降在春季收割之時。五旬節降臨的聖靈既然屬於首次,降於原始教會播種工作之時,所以基督教早期教會就被視為“早雨聖靈”降臨而建立的原始教會。猶太國在亞洲的西部,於是一些人認為早雨聖靈降在東方,然后才由東方傳入西方歐美。
真正信仰耶穌的人,不管他是哪個教派的,都視這早期的原始教會,是真正的神的教會,是最純潔的教會。
托里創建“五旬節”教會,其《聖經》根據應當就是《使徒行傳》上的記載。它傳入中國,也是真耶穌教會產生的重要歷史條件。
真耶穌教會的謝順道長老,承認五旬節運動對真耶穌教會產生有重大影響,在其《聖靈論》一書中,對五旬節運動的發展,及如何傳入中國作了專門敘述:“三世紀以后,隨?教會的墮落,聖靈卻漸漸離開,以至完全停降了。之后,教會既因沒有聖靈而喪失了基督的生命,便日漸俗化,與世界沒有分別。尤其是美國的教會為了博取信徒的歡心計,有的竟編出放映電影和跳舞等各種娛樂節目,添進崇拜的前后;講道注意社會教育,不忠實傳揚神的話;聚會成為形式,沒有屬靈的氣氛。”即“神的教會”變成了“世俗的教會”。有些虔誠的信徒見其腐敗,就自己三五成群的追求《聖經》記載的“五旬節”的“聖靈”。
在一九零零年前后,在美國的堪薩斯、德克薩斯、俄克拉荷馬几個州當中,一些人在聚會禱告時出現了前述《聖經·使徒行傳》第二章所描述的現象:說方言、身體震動、靈笑等等。便組織“小團體,以原始教會的信仰開始傳道”。隨后,逐漸遍布於美洲各地,并有人前往英國進行旅行傳道。一九零六年四月,在美國加利福尼亞的洛杉磯,一小群信徒聚集在草舍中聚會、迫切禱告,預定聚會十天。在四月九日晚聚會禱告時,“他們便被聖靈充滿,說方言,或狂歡,或感泣,或唱靈歌等,深切的體驗?主同在的快樂。”而且有此體驗者全都是黑人,沒有一個白人。
不久,此事傳揚到遠近各地,前來參加聚會的人愈來愈多,有些人甚至曆盡千難萬苦而來。實在來不了,“乃郵寄手帕,請聖徒為之禱告;旋將原物郵還病人,病人用以按患處,也有許多人得了醫治。”逐漸影響到世界各國,在全球興起了五旬節運動的熱潮。
基督教的各個教派對此感到受到了威脅,於是就譏笑、排斥,說他們受的是“邪靈”,“百般敵擋”,“以圖消滅”。但“追求聖靈”的人,可想而知,世界各地都會存在,因而“五旬節運動”必然也要傳到世界各地。挪威、英國、印度、澳大利亞、瑞士、丹麥、荷蘭、俄國、巴勒斯坦等地都出現了“聖靈降臨”的現象。到一九零八年,在世界各國刊行免費贈送的報紙,“傳揚聖靈的浸的重要性的消息的”已有十多處了。當年,在印度古奴勞山曾大聚會四個月。木地林馬巴女書院有時有千余人同聲禱告,“受聖靈感動說方言”,有如尼亞加拉瀑布一樣。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克盧革斯多普及其他城市都有許多“受聖靈”的人。出現了“人的得救,不是倚靠穆罕默德(伊斯蘭教創始人),是靠耶穌基督贖罪的功勞”的說法。當年夏,英國山打侖舉行了求聖靈的大會;荷蘭、意大利、挪威、蘇格蘭都有不少人前去赴會。埃及、愛爾蘭、意大利、瑞典、敘利亞、日本都出現了“聖靈大降”的現象。
一九一零年,組成了總會(General Council)、神的集團(Assembly of God),并組織友會(The Fellowship)做為統制傳道及連絡的機搆。在南北美洲各設立一個神學院。一九三七年,畢業生受差派出國進行傳道的,被按手者有三千零八十六人,未被按手的有二千多人。他們以使徒信心會、神召會、五旬節會、神的教會等等名稱在各國布道。因為主張以“說方言為受聖靈的絕對憑據”,在中國就被稱為“方言派”。
然而,在這些五旬節教會中逐漸發生了變化:“以屬世的作為代替聖靈的引導,使聖靈的活動大大的減弱。結果,多數教會認為‘說方言’不過是受聖靈當初的憑據,以后不必再說方言,甚至禁止在公開禮拜中說方言,而漸漸俗化到與一般教會沒有什么分別的地步;只有少數的教會謹守真道,繼續主張被聖靈充滿,說方言,順從聖靈的引導。與世界分別為聖,而能顯出神的能力而已。”
五旬節會傳到中國是在一九零七年。美國人莫禮智牧師在香港發行《五旬節真理報》宣揚“受聖靈的重要性。五旬節會當時與使徒信心會似有連絡,於是一脈相通,同時傳入使徒信心會於上海。他們都主張受聖靈必說方言。起初確有聖靈活潑的工作,是中國最早期的五旬節運動。后來因為禁止在公開禮拜中說方言,教會便逐漸俗化,以至冷淡不振。”
一九一一年,美國人賁德新牧師到山西正定府創立使徒信心會,發行《通傳福音真理報》,強調基督徒必須受聖靈的問題。后又到了北京,改稱神召會,又改為神的教會;《通傳福音報》停刊,而以福音傳單代替。賁德新牧養的教會,始終都沒有什么進展,只能維持。其他傳入中國的屬於五旬節系統的教會,多數都是這樣。賁德新是對真耶穌教會魏保羅影響頗深的一個人,見后述。
由以上節略,可知謝順道對五旬節運動發展變化的敘述是相當詳盡的。
五旬節傳入中國,其最基本的教義,首先是追求“聖靈”。這是中國信神者急切想往的;而在當時的中國,卻又成了一些信仰耶穌的人們擺脫帝國主義教會羈絆的工具,“聖靈”成了反擊帝國主義宗教侵略的武器。這是任何用耶穌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義侵略份子想象不到,始料不及的。
就五旬節運動的影響及當時中國的社會狀況而論,受到影響并要擺脫帝國主義教會羈絆的顯然不會只是一兩個人。因為,急切追求“聖靈”,同時又兼備民族反帝情緒人,不會只有一兩個人。然而魏保羅卻是當時最為重要的一個人,也是最為成功的一個。
魏保羅由於他自己需要“聖靈”,又用“聖靈”擺脫了帝國主義支配的教會,反戈一擊,要“更正萬國的教會”,創建了“真耶穌教會”。由於它出現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其政治上的意義是不容忽視的。僅管魏保羅及后來的一些信徒們自己或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