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下天津

就在此時,天津張國體之母去世,於是在安息日下了天津,主持喪事。
這次到天津,在西沽“有一個被鬼付(附?)?三十八年的老婦人,他丈夫有信心托信徒王志德(記載中又時作志“得”)同他兒子請魏保羅給他趕鬼去。”次日,同李約翰長老到了她家。此事,在《卅年專刊》上作了專門介紹,比《聖靈真見證書》要詳細得多。這個老婦人是李文榜的夫人。
魏保羅為王彼得(即王志得)施洗,治好了雙眼之后,又為李文榜的夫人治好了瘋病。情況是這樣的。王彼得受洗之后,有一天到了李文榜家,說起了受聖靈的事。李太太一見王彼得,眼一瞪,牙一咬,就瘋了。大喊“害我的人來了,我死在你手里了,我和你拼命吧!”李文榜就對王彼得介紹,說她原來在靜海家鄉時就瘋得驚人,曆時已經三十八年,吃生魚,打人罵人。為她請香頭發願也不好,縣政府聽說我家迷信,要來查抄,我們才逃到天津,后來在西沽公理會全家領洗的。王彼得就介紹李文榜到西頭真耶穌教會,求魏保羅長老代為禱告。李文榜即派他的兒子前去請魏保羅。魏保羅聞聽即為她禱告,對他說:你母親身上的鬼已經出去了,明天我到你家。不過王彼得不要在我之先到你家。第二天魏保羅同王彼得一同到了李家。李太太一見王彼得“就用手指?說:‘你把我害苦了。’魏長老在傍說:‘我奉耶穌的名不准你說話。’她回答說:‘你就是官也得叫我說話。’魏長老問他:‘你是什么鬼在她身附??’他不說。魏長老又說:‘我奉耶穌的名吩咐天使打你。’他說:‘我是蛇,自幼附在她的身上,三十八年了,我不能離開他。’魏長老說:‘你要受洗。’他說:‘我不去,如受洗我就要死了。’大家見此光景不再與他分辨,立時雇洋車去受洗。至河沿,她屢次央求不受洗。我們大家跪下禱告完畢,志德(王彼得)與魏長老把她拉到水下,令其跪下,她便仰面向后挺身,不能向前低頭。聖靈指示我們說:‘面向上是被鬼附的,如不低頭鬼不能出去。’我們說:‘奉主耶穌名叫你低頭。’隨即將她的頭往下一按,大聲說:‘奉耶穌名給你施洗,使你的罪得赦。’鬼立時出去了。我們一同上到河岸,她說:‘我為什么來到此地?’對她說:‘這是給你受洗,你的罪赦了,你的病好了。’她很歡喜快樂,贊美耶穌,大家起程回家。至家后,大家跪下禱告說:‘主啊,你是活神,你是無所不能的,竟將如此之鬼從人身上趕出去了,榮耀歸在救主耶穌的名下,阿們!”
王志得,即王彼得,后來為真耶穌教會作過很多工作。《卅年專刊》選登了許多由他作的或參與作的“神跡奇事”。魏保羅在《聖靈真見證書》中,將為王彼得施洗治療眼疾事,記在給李文榜夫人趕鬼之后。記“他是武清縣石各莊人,入舊教會已四年多。前者當過國民學校教員。因他早已就佩服更正教的真道。郭新生領他見了魏保羅,相談良久。因他發眼甚是利害,必須有人領?才合式。魏保羅問他許多話,他大有信心,全都應許,永不吃藥,不靠大夫等語。於是魏保羅給他按手,他就跪在地上。聖靈明說他的信救了他了。又給他施了大洗。從水里(上)來,大得鴻恩,非常的歡樂贊美主,后來眼睛就好了。”下個安息日,“李約翰長老給他按手,他就受了聖靈洗,說了許多方言。”
舊曆七月二十二日(公曆八月二十八日),王志得同魏保羅一同往宜興埠去傳道。
那么,為李文榜夫人趕鬼大約也應在舊曆七月。
在宜興埠,王志德定志禁食三十九天,起聖名王更新。不多日子,在宜興埠有十九人受了大水洗。又回天津,見了許靜齋、張國體。七月二十七日(公曆九月二日),王更新志德之母逼王志德回家,大鬧特鬧,但王志德更新無論如何也不回去。又見到了新聖民,起名路加。新路加“認錯,痛悔前非”,從此與魏保羅和好。
而魏保羅又因“主所指示的,必須立十二個門徒。頭一個是魏保羅,第二個是王更新(即王志德),第三個是李約翰,第四個是趙得理,第五個是李雅各,第六個是新路加,第七個是徐重生。那五個主還沒有指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