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步行回京傳道

然后,又步行到了楊柳青。次日在此宣講了十二處,每次約有百余人。住了四天,臨走又到了美以美會,歡迎魏保羅到會宣講。然后到了王慶坨。第二天是安息日,當為八月三日(公曆九月七日)。八月五日(公曆九月九日)離開。又記“安息日的頭一天(當為初到王慶坨,八月二日,公曆九月六日),忽然來了一個半身不隨(遂?)的老年病人劉恩榮,求醫治,聖靈在魏保羅身上心里很有能力,說他好了。我們給他講聖經很多的話。他大有信心,也願意受洗去。從水里上來,為許多人作了真見證。次日,他說我的病好了。”《卅年專刊》記魏保羅在王慶坨治好了一個“瘸丐”,不知是否就是這里的劉恩榮。在王慶坨還給李視真施洗,“治好了”他的“淫寒”大症,并立其為長老。之后,到了桃園村福音堂。未受到歡迎接納。然后,到了葛漁城,在王子健信友家中住了五天。天天聚會講道,有十几位教友早晚常去參加。八月十三日(公曆九月十七日),走到了甄家莊。“王更新長老,主又給他起名叫彼得”。什么時間立為長老未見記載。過河到了馬頭鎮,已是八月十四日(公曆九月十八日),住在李潤信友家中,天天宣講。八月十八日(公曆九月二十二日),張子衡請了本鎮眾紳商來聽道,“開茶話宣講會”,“內外二教大眾甚為受感,歡樂而散”。這里的“內外二教”其准確內涵不詳。或指有信仰者,也包括無信仰者?就在這一天,接到容城老家來的信函,說結發妻魏路得去世。在馬頭鎮住了六天,其間馬頭鎮的李潤是當地“會正”,只是不知是哪個會的,受了大洗。魏保羅給大家講明了“更正教的理由”“立教會之要規”。大約李潤將原來的教會更正為真耶穌教會了。
然后到了安次縣,又到了西尤莊,一些“假信徒”不接待,就大聲宣講,一直講到九、十點鐘。天晚了,曹聘卿就請他們留住在學校。村正村副一些重要人物都來聽道。第二天又到了安次縣,進了會堂,上了大街宣講。“大聲宣講更正教的真道。說天主教傳錯了一百多條教規,耶穌教各公會傳錯了好几十條教規,故此真神派我們傳更正教,會名曰真耶穌教會,他們都是假耶穌教會,不按?主耶穌基督的聖經、真道傳,更是能說不能行。”受到了歡迎。但當地會堂不讓他們住宿,只得去住店。店主是一個天主教徒,熱情接待,并表示願意“從新受大洗,入真耶穌教會”。
值得注意的是,魏保羅在這里將所傳“更正教”明確定為“教名”,而“真耶穌教會”明確地定為“會名”:“更正教,會名曰真耶穌教會”。
第二天起程到舊州鎮,宣講,寫信。然后起程到了禮賢鎮,又到蘆各莊,到王復生長老家住下。住了兩天,又到了黃村,見到了任義奎,立他為“更正教真耶穌教會的長老”,又立了兩位執事。“真耶穌教會一定成了,必然興旺起來。此處的美以美假教會,關了門。已經將教會首領人并學房的教員取消。眾假教友,自然就冷淡了。”在黃村住了一個安息,當為七天,建立了“一個完全教會,設立長老一位,男女執事四位”。
在這里,“王彼得長老禁食滿期”,應該是八月三十日(公曆十月四日)了。
第二天,九月一日(公曆十月五日)起程回京。過南苑見了賈腓力潤齋。賈留魏住下,但因王彼得剛禁食完畢,身體弱,急於到京。賈於是買了火車票,送魏保羅等坐火車回到了北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