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好啞吧,第二次被囚

回到北京,第一次見到了山西的一個信友張天俊。
在北京引起很大轟動的是,九月八日(公曆十月十二日)一個安息日,有五個人受大洗,四人受了“靈洗”,說了方言。更特別的是刑部街大中胡同一個啞吧孫子真,受洗后,說出話來了。此事在《聖靈真見證書》上很簡略,現據《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第一面《魏保羅第二次為主被囚記》、孫子真的傳單《啞吧說話證真恩》及王彼得《啞吧說話的大奇事》(《卅年專刊》未署作者名,從內容判斷應為王彼得)綜撰如下。
  事情是這樣的。魏保羅、王彼得到了北京總會之后,向大家作見證。正說話的時候,從外邊進來一男二女。彼得對魏保羅說:“鬼來了!”見凳子上坐?一男子,搖頭不能說話。要他一同禱告,他不跪。就問他母親原因,他母親說是曾請大夫診治過,大夫說他沒有病,是因受驚而得的病。一直不能說話,但能聽見。魏保羅等問他是否願意受洗,他要了一支筆寫下了他的姓名,叫孫子真,三十歲,住在刑部街大中府胡同二十二號。原先在鐵路局服務,一些同事強行借錢不從,晚上被他們捆住,要害他,由此受驚而不能說話了。魏保羅告訴他第二天來受洗,他寫下兩個字:可以。第二天早飯后大家一同去。當時有芮允文、劉寶丰、伊太太和她的兒子德存、倭申布,再就是孫子真。又找了一個身強力壯的會武朮的楊義德監視,雖然他還沒有信主;還有孫子真的母親、嫂子。到了永定門外護城河,先給男女五人施洗之后,才給啞吧施洗。“啞吧將到水邊就往上跑,楊義德連忙將他抱?。他二人在水里摔起跤來了。彼得和魏長老跪在水里為他禱告。我們就把他按?,他就往后躺,如此者數次。此時鬼又進到他母親心里去了,他說:‘先別給他受洗啦!以后再說吧!’我們又懇切禱告,問主說:‘此病人為什么往后躺呢?’聖靈對我們說:‘頭向上受洗是被鬼附的,是世人的死樣。’我們又將他頭用力一按,他全身入水。魏長老說:‘奉耶穌的名給你施洗,使罪得赦,啞吧鬼出去。’抬起頭來,他說:‘啞吧鬼出去了。’來到岸上,吐了一堆粘沫,被聖靈充滿,就唱起靈歌來了。前來觀眾如山如海。他就對眾人作見證他以往之事。由此回歸茶食胡同教會,又與他按手禱告。從此他住教會,并立志禁食二十天。有兩三日的功夫,忽有警官數人在教會門口說:‘我奉警察總監吳大人秉湘之命,請魏保羅到衙門。’不多時,又來請彼得到了衙門。問魏保羅在那里?’警士說:‘把他押在監里。’同時又把我(王彼得)領到鐵屋子里,將門關閉。可見人犯王法身無主,但我們卻沒有犯。第二天,魏馬利亞太太來了,有警官一二百人排隊站立,將我們提出監牢,好象出紅差一般。其實不然,因我們奉耶穌的名在啞吧身上行了一件奇事,其他教會的人嫉妒,將我們在警察總監告下來了,說我們是謠言惑眾,因此將我們押在監里。后來吳秉湘派人去孫子真家中調查,果然啞吧說話,并無虛言,真有此事。故此召集許多警官,并將魏馬利亞太太請來,將我們提出監來預備送行。我們說:‘我們不走,我們在監里作教會了。’眾警官躬身舉手請求原諒。無奈,這才走出衙門。有備妥的洋車,我們便乘車而回。眾警官送了很遠,這才拜別,哈利路亞,榮歸主名,阿們!”
  孫子真后來為此事專門寫了一份傳單做為見證。
這張傳單當然也為魏保羅的其他事情作了見證,雖然是一些他沒有親眼見到的事情。關於他自己寫道:“民國七年(一九一八)十月十日,又出了一大件大神跡奇事,就是北京刑部街大中府胡同門牌二十二號,有個人姓孫叫子真,是個官宦富家,他被大啞吧鬼附?,甚是凶惡,淨吐沫子。魏保羅長老奉耶穌的名將大啞吧鬼趕出去,啞吧就說出話來和好人一樣了。各界親友信友都當歡喜快樂,贊美耶穌,阿們!”
孫子真的事件在當時是相當轟動的,警察總監所作所為,又為此事推波助瀾,對真耶穌教會的發展毫無疑問也起了相當的推動作用。后來魏保羅撰《人必須受全身洗禮求受聖靈的洗方能進神的國耶穌基督的仆人魏保羅本聖經論》一文、耶可心倡議都姓耶的傳單《現在中華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的確證》中都提到了孫子真這件事。
魏保羅回北京以后的第二件大事是被囚下監,《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有《魏保羅第二次被囚記》一文,文中也提到孫子真之事。對於他,開口說話之后的情況較前述王彼得的記載要多一些,說是“又受了聖靈的洗,能說各樣的新方言,知道天上靈界的大事。他禁食二十晝夜,未吃一點食物,平平安安滿期,真是神的大能。”至於被囚的原因說是魏保羅因早年辦慈善事業而與京師警察總監吳鏡潭相識,已經多年。魏給吳去了封公函,勸吳信靠耶穌可以得救。不料吳將信函交與了刑事科長,科長則將魏保羅傳去審問,又問不出什么罪來,硬收在監里。魏保羅“在監內給許多的囚犯大聲宣講神國的福音,眾巡警也就聽見了。又唱詩祈禱。魏保羅被聖靈充滿,大有膽量,高聲喊?說:‘吳鏡潭不配當總監,臟官大賊,硬敢侵犯破壞約法,民國成立以來,載在約法第三條上,信教自由。這宗教的道理,是法律警章不及的。’魏保羅蒙主特恩,又定了十天不吃不喝。在夜間真神救主給魏保羅顯大異象看,就有聲音說:‘今日你必出監牢,臟官已經栽給你手里了。’次日,果然就應驗此異象聲音了,提魏保羅過堂。魏保羅又被聖靈充滿更有膽量,就指?科長大聲說:‘臟官你敢破壞約法,你不明新舊兩約,怎么問這案?你們算違背法律。’還責備了臟官許多話。臟官無話回答,他們央求魏保羅出總廳。魏保羅在獄被囚兩日,就歡歡喜喜的回到真耶穌教會,男女眾聖徒都同心同意的禱告祈求,大聲感謝贊美主為大。祈禱說:‘臟官威嚇我們,求主鑒察,伸你的聖手,藉?仆人等多醫治病人,求聖靈充滿我們的心,大放膽量,宣講更正教的真道。’此日晚,大家都被聖靈充滿,就滿足的歡樂快樂。因為叫我們配為主被囚受苦,歸榮耀給真神,阿們,哈利路亞,贊美耶穌,阿們!”
不過,《聖靈真見證書》上的記載某些情節倒更詳細具體一些。作:孫子真約翰的家人把啞吧說話登在京話日報上宣布各界。恩信永又刷了八千多傳單,散布各處。這張傳單上又附上了本莊總理魏恩波保羅“因得了真道,不管鋪事,故此將所有貨物一概非常特別大減價發賣,還清帳目,再為定奪”的內容。散發中被“本地方巡警官長攔阻,魏保羅就給京師總監去了一封信。我們又到外頭大街散布了多的傳單,宣布主的大名……次日晚半天,京師警察廳總監和刑事科的傳票下來了,傳魏保羅上堂聽判訊辦……進了總廳,就有許多巡警長官圍繞,我講論了許多的真道,更正教的要理,所經驗的一切聖事。少時過堂,問官說,那里有鬼呀,魏保羅說閣下要查看新舊二約,就知道一定有鬼。官又說三十九天不吃飯不餓死了么。魏保羅說這單子上都實事,一點也無虛假,三十九天一定餓不死,不但我一個人三十九晝夜未吃一點食物,王彼得亦然。還有許多真信徒,禁食有二十天的,有十五天的,有十天的,八天的。問官又說,你們謠言惑眾。魏保羅回答說,一點也不謠言惑眾,都是實事。問官吩咐說,下去罷……魏保羅都勝了官長,將官長問倒。少時將魏保羅收了獄……。”其它,在獄中的情況,也更具體一些,不過,大體上差不了多少。但從上述《聖靈真見證書》中的記載來看,顯然是警察總廳不相信魏保羅宣傳的那些東西,又要維護治安,才發生的囚禁事件。魏保羅則以《約法》規定的“信教自由”對抗;眾教友也都到警廳“為主為眾舍命”,警廳沒有法律根據,只好將魏保羅釋放。
九月十六日(公曆十月二十日),魏保羅、王彼得、劉雅各、孫約翰四位長老,另外還有兩個男信徒和一個女老信徒到北京最出名的大教堂、最有勢力、最有大權柄的美以美會去更正。此會的外國人與“總統王候大官長”結交多年,“平起平坐”。魏保羅等在門口散發“更正教,耶穌三年多必來審判萬民的傳單”。結果是“外國鬼子就動武力,推打魏保羅、王彼得等”,魏保羅等當然更是大聲宣講。不一時,“外國鬼子將本地面巡警叫了來說魏保羅等都是攪鬧教會的”。於是被帶到了第一區署。長官是周琴軒。周琴軒很聰明,說“舊教會多年一定是傳錯了許多的教規。又說你們几位先生一定是得了真道,道學至深,要更正各教會之不良。……我雖沒有入教也知道許多聖經,我就看出各教會牧師、教師都能說不能行,假冒為善來了,可見是傳錯了教。”不過,“盼望你們諸位,不必上他們假教堂去,可以隨便在他們假教會左右設立真耶穌教會,隨便散布傳單,真信徒自然就找了你們得?真道。”這個周琴軒對於“各個教會”的看法與說法不知道是否是言不由衷,還是說的真心話,就不清楚了。不過,當時的洋教會乃至於從前及以后,有很多能說不能做、貪污腐化、欺壓中國人的事實,卻是真的。周琴軒沒有法律依據懲治魏保羅,只得想了一個緩和矛盾的辦法,以免直接沖突。而魏保羅則說“路得馬丁更正天主教就是這樣更正,必須到各教堂去。”其實馬丁·路得當初還沒有魏保羅這樣的勇氣和作法。雙方誰也不能說服對方,周琴軒也只能聽魏保羅等大談“真道”,“說了許多順從佩服更正教的要言好話”了事。
出署之后,魏保羅等又重新回到美以美會大堂門口大聲唱詩宣講、散布傳單。
三處記載雖然都與孫子真事有關,但被囚情由卻不盡相同,不知是何道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