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誓作宗教改革家,創作詩歌、發展教義

在午方村魏保羅還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即仔細研讀了馬丁·路德的《改教紀略書》。這本書是在八月間在南孟鎮傳道時,王志榮給他的。到午方村之后,對這本書的研讀更加增強了魏保羅創教的決心,并以改教者自居,效法馬丁·路德。“大為受感。我就靠?主的大能大力定志,就是為主受多大的苦,我也不離,至死忠心。絕不以姓(性?)命身體為念,一定是不顧身了,一定是與各國各省各公教會家首領人相敵呀。自來革改鼎新之時,必多經曆險阻之大事。我在這一切的世上險阻之事一點也不介意,全能的主必保護我大獲全勝。阿,西方有路得,東方豈獨無路得哉!切盼不只出一個路得,切求全能的主,在各國多多的出路得偉大志(?,智)謀的人,這是我真心所盼者也。”這些詞語多不通順,但魏保羅一心一意要當宗教改革家的願望和決心還是躍然紙上。
在此期間,與賁德新出現了齟齬,是賁德新向魏保羅索求貸款利錢。原來是去年,應是在一九一六年,賁德新將信心會在天津銀行里的存款行二分利借給了恩信永。而此時,恩振華剛開張,於是就用了他二千多元錢,月息二分。不曾想於民國六年(一九一七年)的四月,魏保羅不作買賣,“拋棄萬有,辦這更正教的大聖工”。於十月四日(公曆十一月十八日),魏保羅寫回信,“大大的責備他說,你受?財迷鬼的迷惑呢!外國人捐款,是叫你放利錢來么。你應當取消信心會的名稱,取消牧師的名稱,還責備了他許多的話,勸他受面向下受大洗(應為‘受面向下大水洗’)、禁食祈禱,得?能力作完全人。”而原來同魏保羅關系不錯的新聖民、趙得理等還幫助賁德新打官司告狀索債。
在午方村的時候,魏保羅開始為“真耶穌教會”創作教會專用的詩歌。
唱詩,在魏保羅的傳教活動中早有記載。五月廿二日(公曆七月十日)在北京,晚上兩次祈禱時,分別唱詩第三百零一首和第六十六首。五月廿八日(公曆七月十六日)送李得生往南苑去時,唱送行詩第三八二首。六月十日(公曆七月二十八日),在黃村舉行獻堂典禮時,唱“新堂獻主聖詩三百九十八首”;禱告后、吃聖餐前又“唱一百三十一首,主我來就十字架”。會后,賈潤齋等回南苑,分離時又唱“聖詩三百八十二首”。這些大約都是原來的差會使用的詩歌。
魏保羅第一次創作詩歌,見於十月二日(公曆十一月十六日)。賣掉二畝半地之后,魏保羅願“將性命財產,一切所有的,都獻給主,阿們!甘背苦架,跟耶穌,阿利路亞,有靈歌聖詩一首為證,和頌主詩一百三十一首同唱:
一 今我來就主十架 已無力又瞎至窮
世界寶全然拋下 求救恩充滿我心
主耶穌給我施洗 水洗我重生新人
神的恩聖靈洗印 得憑據進天國門
二 走天路我今有力 因聖靈才得?的
勸眾人千萬求之 進天國永久安息
三 應獻上一切所有 親和朋性命家財
身與魂直至永久 全獻神我心樂哉
四 贊美主阿利路亞 唱靈歌感謝鴻恩
歸榮耀給主耶穌 聖靈來父救萬民。”
這首詩其技巧無庸評論,顯然應該是魏保羅自己創作的。主要根據是這樣四句:“主耶穌給我施洗 水洗我重生新人 神的恩聖靈洗印 得憑據進天國門”,第一句說的是他在大紅門河受洗。如前所述,沒有人給魏保羅施洗,是“耶穌”給他施的洗。而后面三句是說的魏保羅更正教真耶穌教會的根本教義,“得救”可以“進天國”的憑據。
十月四日(公曆十一月十八日)魏保羅記其妻魏李路得“從小兒就是聾子,他現在一點也不聾了,謝主之鴻恩”又作了一首詩:
“一、贊美耶穌真神名(贊美真神耶穌名) 藉?保羅施大能(藉?靈生施大能)
醫治好了許多病  治好路得耳不聾
二、因治好了多人症(‘靈恩分給眾信徒’) 大家齊聲贊主名
榮耀歸神我天(聖)父  這才真是聖靈工
三、更正教會必興起  顯明洪恩與真理
開了(新開)生路救萬民  皆因受了聖靈洗
四、必歸天家享福  平安快樂無災病
阿利路亞贊美主  救我一(全)家喜不勝
五、切求恩主救萬民  脫離疾病進天城(速速脫離滅亡城)
阿利路亞耶和華  天上地上贊美祂”
這首詩在《卅年專刊》上重刊時,說是一首全家蒙恩紀念詩,在文字上多有改動。以上為《聖靈真見證書》中的原文,在( )中則為《卅年專刊》上的改動。
十月五日(公曆十一月十九日),兒子文祥從保定回到午方村之后,說是保定長老會李本根、姜假牧師等在“大眾面前毀謗我許多的話”,又作了一首詩:“魔鬼藉一李本根,阻擋多人進天門 假牧師們都如此,極利(力)攔阻真道理 切勸眾牧性悔改,升天享福億萬載 懇求聖靈感眾人,同我一起進天門。”次日晚,做一夢,“夢見假用齋不接待我們。又到了一個鋪中,說都睡了,也沒有接待我們。就想到接待我們的地方去,就醒了。此夢大約應在保定府長老會實在是假教會。假用齋鈑,假冒為善人之意思。他們真是睡?了,不接待真正信徒。遂又賦詩一首,大意曰:“假冒為善此等輩,不願接待真信徒 我等為他大哭淚,他們死了真大睡,切求耶穌叫他活,天父接他永天國,更求聖靈感眾人,接待聖徒進天門 神的聖旨更正教,大家千萬別阻擾 果然你要真幫助,父子聖靈真歡喜。必須恆心耐到底,天國福樂永安息。”十月九日(公曆十一月二十三日),又作了一首專門贊美“救主”“耶穌”“聖父”“聖靈”的“靈歌”。十月十三日(公曆十一月二十七日),因“靠救主的寶血洗淨了我的一切罪,靠他的大功贖我的罪”,“心中就大得平安,毫不疑惑,一定准能進的神的國”。又作一首,其中有“耶穌寶血洗淨我”。這是第一次見到靠耶穌“寶血”洗淨罪惡之說,但并未將大水洗之水說成是主的寶血。后來則演繹成必須相信大水洗之水就是主的寶血。李得生由北京到午方村之后,也幫助魏保羅作過几首詩歌。魏保羅對此事是很注意的,“因為他們假教會的唱詩實在不都是聖靈啟示作的,許多人的私意著的。我就切切的求聖靈的大能大力大感動,啟示我著更正教聖靈詩歌一本。天天一面唱,一面祈禱,一面著寫,甚是有滋味。也有將別的唱詩好點的,摘下來,再更改添著的。”到十月十三日(公曆十一月二十七日)已有一百多首了。
關於魏保羅的詩歌,《卅年專刊》記為“民國六年(一九一七)魏總監督即首印詩歌一種,流頌會內,名曰《聖靈詩歌》(見附圖)除創作品十余首外,余均為搜集他會之老詩,共百六十首。直至民國十年本會皆習之。”這本詩集筆者未能見到,所謂附圖在《卅年專刊》上,囿於條件,本書未能轉印。
在午方村期間,魏保羅又有一篇著作“更正教辯論詞說”。《聖靈真見證書》第一次提到撰寫此文是在九月二十六日(公曆十一月十日),但一直沒有提到內容,篇名所用詞句則多有變化,有“辯論詞條例”“更正教的辯論詞”“聖靈啟示更正教辯論說條例”“更正教辯論說一切的條例”“更正耶穌教會辯說條例草稿”“更正教的大舉辯論詞”“更正教稿”“更正教的辯論條例說單”“聖靈更正教辯論說條例”等等。
這個辯論詞,在《聖靈真見證書》中沒有內容記載。但《卅年專刊》於“河北省真會史略”中提到“魏氏在午方村著更正教辯論書三十六條”,但這里也未提到具體內容。而在第八集“治會法規”中有“各公會教規之錯誤”一文,有詳細內容,且有數碼順序排列,計三十六條。而在一九一八年出版的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的第二面下半有“今將錯教規列左”一文,與《卅年專刊》“治會法規”中的“三十六條”對勘,除字句有修改而外,內容完全一樣,但沒有一~三十六的數碼排列。
《聖靈真見證書》上的“更正教辯論詞說”就是《卅年專刊》上的“三十六條”,應該就是《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的“今將錯教規列左”。為說明的方便,數碼排列仍保留,但將《卅年專刊》及《萬國更正教報》兩處的內容對勘,( )中之內容為《卅年專刊》所作之改動。
三十六條的具體內容如下:
一、用一點水施洗大錯矣;
二、不求聖靈的洗更錯矣;
三、不遵守禮拜六為真安息日是犯誡命矣;
四、不求醫病之能錯矣;
五、不求趕鬼之大權更錯矣;
六、不求說方言,無受聖靈洗之憑據,未有真先知講道之能錯矣;
七、更能說預言,就是未來的事,已經准應驗的話, 大有膽量權柄能力審明眾人心里的隱情,方算為真先知講道之能矣;
八、就是面向上受全身洗禮都是大錯處;
九、給人施洗若說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說三回者更錯矣;
十、稱上帝當真神是妄稱真神的名,稱天主者更錯矣;
十一、天主教傳錯的教規更多,欲言不盡矣;
十二、回教的錯處也不少;
十三、佛教、道教瞎胡鬧,儒教不知靈魂得救之法最苦矣;
十四、尼姑、喇嘛不能得救,苦矣;
十五、中國三教九流七十二門雜亂無章害人非淺;
十六、各國耶穌教種種的會名都是分門結黨違背聖靈,大錯矣;
十七、稱牧師者就是假基督(徒);(《萬報》原誤‘假督基’)
十八、給傳道的人每月一定的工價大錯矣;
十九、雇工一定不是好牧羊(人),好牧羊(人)的為羊舍命! 聖徒若不實行有無相通大錯矣;
二十、教會開設醫院顯然不信耶穌,更錯矣;
二十一、禮拜聚會限一定鐘點, 不合主耶穌和使徒傳道聚會的規矩大錯矣;
二十二、正禮拜時打捐錢等事阻擋聖靈,大錯矣;
二十三、聚會不許眾人發聲禱告更錯矣;
二十四、禮拜日聚會不許他人發言講道,錯矣;
二十五、記名半年之久或是一年才給領洗,大違背主的教規。 除教之規矩,更不合主的慈心。猶大賣耶穌時主還未說除他的教呢,凡陷人在罪里的是有禍的;
二十六、不實行按手禮錯矣;
二十七、女人上台講道,錯矣;
二十八、女子祈禱不蒙頭,錯矣;
二十九、男子祈禱不摘帽,錯矣;
三十、沒有實行弟兄洗腳的禮,錯矣;
三十一、吃聖餐的餅用刀切開,錯矣;
三十二、立道學院不靠聖靈,錯矣;
三十三、首領人特預備講章題目,不靠聖靈啟示,錯矣;
三十四、救世軍所傳的教規更錯矣,他們自命軍官之名稱大錯矣;
三十五、各樣錯處不可枚舉,基督教青年會錯教規更多多了。就如球房、電影公司、旅館、理發所、飯館子、澡塘子、演戲、變戲法等,經上說把我父的聖殿當作賊窩了。有糊塗人說青年會不算教會,請問他為什么外面寫?基督教的牌匾呢?
三十六、信心會也有錯處,即如賁德新等都是反復無常。以先是信心會,又改名上帝教會。賁德新亦改成真神教會。也頂大的錯處,就是調詞架頌告狀送官,倚仗外國人勢力欺壓中國人等,事很多,太無道德了。外國人在中國傳教的各公會假牧師、假道學家,比賁德新還惡(《卅年專刊》轉載時誤為:好)的就多多了。這些個人都不配在中國傳教(道)。牧師、教師等放大利息錢對不對呀!牧師道學家、傳教人等打官(司)告狀對不對呀!各公會的錯處、種種罪惡就不可勝數。切願真神吾主耶穌基督的聖靈,賜給你們認罪悔改的心,免下地獄,受永遠罰報。進入神國享受萬萬年永生永福,平平安安至到樂國,阿們!這是聖靈藉?我們責備之聲,仍是愛,聖靈說是的,阿們!哈利路亞,贊美耶穌,阿們!
以上名為三十六條,實際上若以單一內容為一條計算,至少應有三十九條。如其中的十九條、二十五條、三十六條都可分為兩條,都包含至少兩個內容。不過,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同前面的“六約五例”相比在教義教規上有很大的發展。如“三十六條”中的第六、七條中關於真先知講道、預言、審明心中隱情的內容;第十八、十九條中關於傳道人的工價、雇工的內容;第二十一條禮拜聚會不限時的內容,以及第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等條內容都是新添的。其中大部分是教義,但也開始涉及到教會組織、會政等問題。如教會不應設牧師、不應開醫院、傳道人的待遇、領洗時間、不應除教、聚會辦法、不應辦實業等等。這些當然也都與其獨特教義相關。是由其教義引伸出來教會應如何組織、辦理的內容。
還有一個重大特點是:全面否定基督教系列的各個門派,并特別提出了青年會、救世軍、信心會。對佛教、道教、回教、“儒教”一概否定,中國的“三教九流七十二門”,一切的一切,全都否定。進一步突出“唯我獨真”的思想。
在魏保羅所創的獨特教義當中,值得注意的,和現今真耶穌教會的分裂相關的一個重要內容是第二十八條:“女子祈禱不蒙頭,錯矣!”“蒙頭”這一條,魏保羅究竟在什么時間里列入教義,找不到准確的時間記載根據。就目前所知,在現存《聖靈真見證書》中完全沒有提到“蒙頭”兩個字,最早出現則在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上。而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出版在一九一八年。再據《真耶穌教會總部十周年紀念號》所載魏以撒在第六次臨時全體大會上為會史作的見證中說,第一期《萬報》是在“民國七年(一九一八)十一月,在河北省武清縣河西務鎮劉旭堂家寫成的”。那末,第一期《萬報》最早出版也只能在一九一八年的年末;如果“十一月”用的是陰曆,應在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到一九一九年一月二日之間。這個證據只能證明“蒙頭”這一條教義最早提出在一九一八年,但卻不能肯定只能在“十一月”份提出。它可能要更早一些,在編報時才寫入。但也并非不可能在編報時才“受聖靈啟示”產生這一觀點而寫入的。如果說魏保羅在撰寫“三十六條”即所謂“更正教辯論詞說”或“今將錯教規列左”時才提出“蒙頭”一說,則大約應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陰曆九月二十五日(公曆十一月九日)至十一月六日(公曆十二月十九日)之間。因為據《聖靈真見證書》的記載,只有在這個期間有關於撰寫此文的記載。而令人奇怪的是為什么在《聖靈真見證書》中完全沒有“蒙頭”這兩個字。不過,反而可以由此肯定的是,魏保羅認為它與“得救”無關,否則魏保羅決不會不提到這一點的。
“蒙頭”,也不是魏保羅根據《聖經》的獨創。從浸禮宗分離出來的友愛會,除受洗時要三次俯身入水而外,婦女於禮拜時也必須蒙頭。友愛會於一九一零年傳入中國。不知道魏保羅是否受到過他們的影響。由中國人自創、現存新教派別之一的“基督徒聚會處(小群)”,婦女在宗教活動中也是要“蒙頭”的。
“蒙頭”問題就《聖經》而言僅僅出現在《哥林多前書》的十一章:“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凡男人禱告或講道,若蒙?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因為這就如同剃了頭發一樣。女人若不蒙?頭,就該剪了頭發;女人若以剪發、剃發為羞愧,就該蒙?頭。男人本不該蒙?頭,因為他是神的形象和榮耀,但女人是男人的榮耀。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并且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女人為天使的緣故,應當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無男,男也不是無女。因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萬有都是出乎神。你們自己審察,女人禱告神不蒙?頭,是合宜的嗎?你們的本性不也指示你們,男人若有長頭發,便是他的羞辱嗎?但女人有長頭發,乃是她的榮耀,因為這頭發是給她作蓋頭的。若有人想要辯駁,我們卻沒有這樣的規矩,神的眾教會也是沒有的。”
《哥林多書》,據說是使徒保羅在公元五十五年(相當於中國東漢光武帝中興之時)作於以弗所;哥林多城當時是羅馬第四大城,人口約二十五萬。保羅在此創建了一個教會。
《哥林多前書》在魏保羅的《聖靈真見證書》中,凡指出魏氏引用《聖經》出處者,是出現得最多的。其中基督的復活、末期基督的來臨及審判、聖餐、不得禮拜偶象、釘十字架的基督、聖靈的啟示、教會不應結黨紛爭……等等,都與魏保羅獨創的真耶穌教會更正教教義有關。
“女人蒙頭”,是今日真耶穌教會分歧的一個重大原則問題,讀者應該有較多的了解。
前面提到,《卅年專刊》第八集“治會法規”中的“聖靈啟示更正條約”是由兩部份合成的;印發於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日。前半部份是寫給外國各公會的公函,后半部份則是魏保羅在黃村禁食期間完成的“聖約條規”,即《卅年專刊》又稱為“五約六例”(實為六約五例)者。這后半部份是魏保羅最早廣為散發的更正教的教義條規,已經敘述在前。而前半部份,在《聖靈真見證書》中完全找不到記載,但卻在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上找到了,在第六面下半,題為《聖靈指示致外國公函》。據《卅年專刊》所載,印發於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日,而此時魏保羅正在容城午方村老家。那么,這個公函最后完稿當然在此期間。能否有可能完成於更早的時間呢?可能,但這需要證據,可惜,沒有。那末,《萬國更正教報》所載與《卅年專刊》所重載者孰先孰后?從印發時間看,《卅年專刊》所重載者要早於《萬國更正教報》,因為《萬報》是后來撰編於武清劉旭堂家的,已經是民國七年,一九一八年的十月下旬了。然而,誰又能證明《卅年專刊》重發時沒有作潤飾呢?因而本書又不得不以《萬國更正教報》所載為主,而以《卅年專刊》所載為參照。
“聖靈明明的說,你寫信給外國各公會,為首領的是人所派的,不是神派的假牧師、教師、讀書的假道學家說,你們有大禍了。你們由各國來到中國,將你們自己的假道傳給中國萬民,這一切百姓,都上了你們的當。你們瞎子領瞎子,全掉在無底深坑里,永遠受刑。你們這一切的惡人哪,怎能逃脫永遠的刑罰呢?你們牢攏中國萬民與你們一同聚會,你們藉此(些)中國人,就假報告外國假教會。外國假教會再廣布外國百姓,(他們聽了),到有真熱心的信徒。因他們受了假教會的首領人的牢攏,就傻捐巨款,還有很多的貧窮虔誠人捐的錢,你們就發了大財,你(們)就有了各樣財物。你們享了榮華富貴的幸福就闊起來了。確實你們在本國貧窮人多,你們為什么作了基督的門徒,到中國來反倒闊起來呢(了)?你們百般的詭計,還要捐中國人的錢。外國來多少錢總說不夠用的,明明撒謊。實在中國外教人他們常說你們是鬼子,這話是不錯的。你們外國人改了聖主耶和華親自所定的真安息聖日,這日是主親口所應許,降福與這聖日定為永遠的聖誡(日)。你們不守反倒將人的遺傳禮拜(日)當安息日守?。你們硬?心不改過來,你們大錯了,你們把天國的門給關(上)了,你們不進天(神)國,不遵守主的聖誡。有人遵守真安息聖日,你們出他的名,攔擋多人進神天(神)國。其實他們的名字已經記在天上生命冊上了,你們能從天上將他們的名字取消么?你們更改了聖主耶穌基督的洗禮,你們用一點水滴在人的頭上就算是受了洗,入了教。你們思想思想合乎耶穌的聖旨么?耶穌基督是這樣受的洗么?十二個使徒是這樣受的洗么?聖使徒給人施洗是這樣么?你們受了人的假洗(人意洗禮)之后,又不求聖靈的洗。你們不受聖靈的洗怎能離開一切的罪呢?你們不離開罪怎能得救呢!你們眼瞎心硬不肯悔改。主說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人入教,你們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你們不聽聖經上(的)教訓,你們是自高自大。耶穌說,自卑的必升高,(自高的必降卑。)有人要求聖靈的洗你們阻擋他們。你們沒有讀過新約聖經么?你們實在是明知故犯。耶穌說,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必不能進神的國。《約翰第一書》五章十八節說,我們知道,凡從神生的必不犯罪,那惡者也不挨進他。你們有了病還是找醫生吃藥,你們問問自己的良心,是信耶穌的么?你們要真心信耶穌,他不能給你們治病么?耶穌有改變么?他是個死耶穌么?你們這瞎眼不信的人哪!你們怎能上天國(進神國)呢?你們外國教會的人開設施醫院,准完全(真是)施醫院么?口是心非。出一回馬要五、六塊錢,看一回病要多少錢。種種要錢的事哎,你們藉耶穌的名字頂門發了財。耶穌叫你們開醫院來嗎(是傳耶穌教來還是開醫院來的)?使徒開過几回醫院大藥房哪!假冒偽善的人們哪是必有禍了。你們還添改了聖主很多的聖規,就把我主耶穌基督的真道傳錯了,你們各國不都是以耶穌基督為宗教么?大約按?外貌說,大多數均是基督教人,怎么(現在)歐美各國都打起仗來呢?大約死的人數千萬之多(多萬了),這樣流血死亡傷害民命。有許多的傳教師都願意打仗去。他們還說呢,我們應當為國家死。耶穌基督有這個教訓么?你們怎么倒不為天國死呢!你們外國這一回的大戰事就可以足證明你們外國將真道傳錯了,故此各國都結出死亡的果子來。你們外國人現在該警醒,要在主前認罪。要不迅速的悔改呀,必受永遠萬年地獄的刑罰,到那時后悔晚矣!這是聖主愛你們的要言聖諭,廣布萬國(年)的,阿們!聖靈說,是的。”
以上,凡圓括弧中的文字是《卅年專刊》的文字。兩相參照,差別不大。比較起來,《卅年專刊》所載是經過潤飾的。
這篇公函,從教義上看沒有什么新東西,其重點是指責外國的各個公會。特別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在進行之中來指責“鬼子”的各基督教公會,提出了“真信神者無國界,不要愛自己的國家”的觀點,以及“真信徒”反對第一次世界大戰,不支持本國政府打仗的觀點。這在當時信神的群眾當中顯然是會有許多支持者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