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受耶穌大水洗”及“獨創”教義的基本成型

初六(公曆五月二十六日)這一天正在聚會禱告時,“聖靈大降”,“忽然,有大鬼助著我的那個第二回娶的女人,他大聲對我說,這買賣不作了,你想你的白溝河的那個女人了。好大的魔鬼呀!我就為他趕鬼,勸他悔改,他不聽勸。我很愛他,叫他跟著我們行走天路。他說我要飯吃,也不跟你去,他就下樓去了。”又來了一位相識多年的舊教會的教友,同張仲三坐他的車,到了“常流水的河的地方”去受洗。在這里同張仲三發生爭執,張仲三自己“就往河里走,帶?衣上(裳),就下水去了,他在河顯出他是大魔鬼來了。他還假充信徒,也禱告耶穌,又從水里上來,就走了。”后來,魏保羅又再次提到這件事時,說張仲三是“面向上”受的洗。
魏保羅自己受洗的具體情況,《聖靈真見證書》記為:“魏保羅就切切禱告向主說,我喝水(原文如此)可否,受大洗否?主說可以。於是魏保羅就下到水里去。禱告了許久,說耶穌給我們施洗。從水里的時就大大的受感。還有四位,張錫三也下河去。那個門徒(魏保羅)給他按手,沒有甚么力量,就知道他還有鬼,在他身上。那個門徒從水里上來,就大蒙聖靈感動。”由這個記載可知當時受洗的人至少是五人,如果加上張仲三,應該是六個人了。誰給誰施洗呢?是耶穌給他們施的洗。《聖靈真見證書》在這一天所記這一次施洗,是大水洗,但沒有說是面向下。如果,從后來再次提到這次施洗時,說張仲三是“面向上”進行推斷的話,應該是面向下的。
上岸后,禱告間來了三個軍人。談論間“就對他們說,我們是耶穌教會的。”這是魏保羅第一次說自己所在的教會是“耶穌教會”。實際上,教會尚未建立,大約只是表明自己是信仰耶穌基督的意思,但又并未承認自己是當時哪一個教派的。已經獨立於其他教派了。
以上所據是《聖靈真見證書》中魏保羅自己的記載。據《聖靈真見證書》在此之后記載的內容推斷,應該就是在北京永定門外大紅門河受洗的那一次。以后,魏保羅對此作過回憶,并寫過傳單,比上面所記要詳細得多。
一九一八年出版的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一面下《魏保羅經曆略表真見證》說是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陰曆)三月間,我正然大聲祈禱痛悔之間,忽然天上有聲音說:‘體貼情欲的必死,體貼聖靈的必要得生命平安’。”這聲音不斷地重復。魏保羅就准備清潔,定志禁食祈禱。又有大聲音說:“你要受耶穌的洗”。於是出了家門,一直往南面去。“被聖靈引到了永定門外大紅門河,跪在水里禱告。又明明的有大聲音說:‘你要面向下受洗’。”於是遵命向下,望水里一扎,翻過身,抬頭一看,“就明明看見英耀的救主,給我顯現。從水里上來,就覺?身體、靈魂都聖潔了”。“真神又有大聲說:‘賜給你全身鎧甲,與魔鬼交戰,用誠實當帶子系腰,用仁義當護心鏡遮胸,穿上福音的鞋,將拯救的恩當頭盔戴上,信德當藤牌拿在手中,手里拿好了聖靈的寶劍,殺魔鬼。’”於是站起身來在河沿上東砍西殺,殺魔鬼。一路上大喊?殺、殺、殺,殺回北京城。他看街上的人,每人都有魔鬼附?。一路上的人都以為他瘋了,跟?他的張錫三也不知道他在殺什么。此時北京城內已經有不少人傳說他瘋了。后來,不少人稱他為“魏瘋子”,就是由此而來的。他不敢回家,因為他明明知道家里人不容他這樣,而他卻一心一意要逃出“將亡城”。直接到了趙得理的鋪中。趙得理之父,老掌櫃的一見就說道:“都說你瘋了,這不是不瘋么!”魏說:“我得了真道,怎么是瘋呢?神還要我到黃村禁食三十九日,不吃食物,一定餓不死的。”
《萬國更正教報》第二期第五面的《人必須受全身洗禮求聖靈的洗方能進神的國 耶穌基督的仆人魏保羅本聖經論》(《卅年專刊》重刊時,改題目為《水靈二洗與進神國之重要》)一文也提到了這一天的事情,但過於簡略且無時間。
《靈界大戰魏保羅靠聖靈論》的文中說(刊登在《萬國更正教報》第二期。一九一九年舊曆七月初一,公曆七月二十七日出版。第4面):“又被聖靈引到永定門外大紅門長流河里跪下祈禱。從天上有大聲音說,你要面向下受洗。我往水里一扎,抬起頭來,就明明的看見榮耀的救主耶穌在我頭上顯現,哈利路亞!我從水里上來就知道我的身體靈魂都成了聖潔,很有能力,大得權柄。從天上又有大聲音對我說賜你全身鎧甲、用誠實當帶子系腰,我覺?暗中似有神用力給系一系,叫我做一個誠誠實實的人,永不可說一句謊言。又有聲音對我說賜你仁義當護心鏡、拯救的恩當作頭盔戴上,就有主的使者暗中給我戴上穩一穩。又說賜你福音的鞋穿在腳上,我便覺?暗中有神給我穿了一穿。又說賜你信德當藤牌拿在手中,有聲音說拿結實了。又有聲音對我說賜你聖靈的寶劍拿在手中,便有大聲音吩咐我說與魔鬼交戰罷。我看見忽然來了一個?面鬼,我就與他交戰,用聖靈的寶劍將他戰敗。少時又來比先來的鬼凶惡,與我交戰。我與他戰了几個回合,又用聖靈的寶劍將他殺跑了。少時又來了一個大有能力的魔鬼,更是猙獰異常的驚人,真神賜給我的榮耀盔甲、全身的軍裝,我便覺大得能力,逾格的精神,就如兩國對壘一樣。主賜給我的勇敢與魔鬼,在曠野里大大的交鋒,連戰几個回合,就將大魔鬼打敗了……。”
這篇文章《卅年專刊》又重新全文刊出,題目未變。
《聖靈真見證書》上冊在四月初九日(公曆五月二十九日)這一天的記載中,又提到了這一天的事情。在聚會談話中談到大水洗時說:“從前我實在不懂這極大的事。因為由張仲三那天被大魔鬼所使的時候,他是仰著身子面向上在河受洗。他說他受洗后來,他被魔鬼拿了去。我就切心禱告說,主阿,我怎樣方好,我受洗不受洗呢?主說,你受洗。我說魔鬼已經污穢了。主說,一禱告就潔淨了。我就在此禱告了許多。主指示我應當面向下受洗。我就切心的求主來給我施洗。耶穌果然來了,給我施洗,還說好多的話。”
關於大水洗的姿勢,要面向下,這是第一次提到。前述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所記“面向下”大水洗,就不是第一次了。
《聖靈真見證書》后來在民國七年(一九一八)三月,又重提這件事的時候,又加上了“此次魏保羅受了主耶穌親身的大洗,從水里上來,明明的看見救主,在他西邊上頭,被聖靈充滿,得?大能力,斷絕了罪,治死肉體的情欲。空中聲音說,你永不可與婦人沾身,行情欲事……。”那么說,男歡女愛也是“罪”。
以上是將魏保羅這一天在北京永定門外大紅門河受洗的几處(大紅門河現在好象已經沒有了,但路過的公共汽車還有大紅門這一站。)記載的薈萃,供讀者參照閱讀。最值得注意的是:《萬國更正教報》發表的記錄,要比《聖靈真見證書》詳細具體多多了。
有兩個日子對於真耶穌教會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是魏保羅開始禁食的日子;一個是魏保羅在永定門外大紅門的長流河受面向下大水洗的日子。經筆者研究《聖靈真見證書》,并對照曆書查勘,禁食開始於民國六年(一九一七)的陰曆四月初三,即公曆的五月二十三日。這一點,除前述內容外,請參閱本章后面關於禁食三十九天期滿時的敘述及注釋。而大水洗的時間在此之后的初六,即公曆五月二十六日。
《卅年專刊》把真耶穌教會創立的時間定在一九一七年五月一日。其它,凡能見到的說明真會創建時間的都是五月一日。在“本會傳至各省年次概況統計表”中說是在這一天魏保羅將真會傳至河北。在抗戰期間奉國民黨政府令將總部內遷重慶,在辦理備案的呈文中說明真會的“沿革與進展”時說:“本會發起人魏保羅氏……於民國六年五月一日開始在黃村絕食三十九日夜……。”這里的“五月一日”當為公曆,是陰曆的三月十一日;若為陰曆,則應為公曆的六月十九日了,相去太遠。《卅年專刊》這兩處的時間一致,均為公曆的“五月一日”;而將真耶穌教會開始的依據准則定為魏保羅開始禁食的日子。根據什么原則來確定真耶穌教會開創的日期,姑不論。這兩個至關重要的日期,《卅年專刊》嚴重失誤。魏保羅開始禁食的地點也不對,不在黃村,而在北京。這些錯誤的產生,最初的源頭或許應該是魏保羅自己。在一九一八年刊行的《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第一面下《魏保羅經曆略表真見證》一文(當為魏自撰,至少是親自閱過的)中就說,自己到大紅門河受面向下大水洗是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三月間”。這個時間,顯然與《聖靈真見證書》記載不符。而禁食的地點,《卅年專刊》“河北省真會史略”說:“主后二千年來,頭一位禁食三十九天的就在黃村。這是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農曆三月,主曆一九一七年五月的事。”禁食完成的主要地點在黃村,這不錯,因為在大紅門河受大水洗之后,當天就離開北京城南下而去,事在禁食開始之后的第三天。然而,禁食的“開始”畢竟不在黃村而在北京。
如果,以魏保羅禁食三十九天開始的日子為真耶穌教會開創日的話,那真耶穌教會應當創立於一九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而地點,不在黃村應在北京。不過,這也許是后來人將其定為五月一日,定在北京,而不是按實際的情況來確定的。
大水洗“回來的時候,一路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趕鬼,因那門徒(指魏保羅自己)看路,一路的都是被魔鬼所迷。”先到了關帝廟,“問主說,我們進趙得理鋪可否,主應說可以進去。”於是就到了趙得理的鋪子中。其父熱情接待,魏就給他禱告按手。
到黃村完成禁食、傳道。
讓張錫三回家去之后,又一個人出門。“一路上儆醒禱告,奉耶穌基督名趕鬼,甚是危險。因路過淫戰,幸得全能的大君,永生的神,賞賜我全身的軍裝鎧甲,就放膽與淫鬼大魔交了一路的仗,靠主全能大獲全勝。”“出了南西門,一路上也是趕鬼。因我蒙聖主指示,凡不信耶穌,不受聖靈洗的人,全是魔鬼所用的人。”這實際上是將一切不相信耶穌的有神論者、無神論者,以及信耶穌未受聖靈洗的人都視為魔鬼所用之人。難怪他見滿街的人全被鬼附?。出城之后,光腳走了一時,進了一個茶館,喝了一碗涼水,就給各公會牧師、教師寫一封信,又給圍觀的人講道。走到曠野清雅之處。邊走邊祈禱,“正走時,忽然聖靈大大的降臨在我身上,我就說方言很多。整齊我的全身,或作鎧甲軍服。主賜我非常的大能,我就與空中的大鬼大大的交了一仗,靠著主的全能大獲全勝了。”這時鋪中來人叫他回去,他不回去,給他拿來二千錢票,他也不要。“到了半夜,聖靈說你起來禱告,我就禱告。忽然聖靈的大能大大的降臨,充滿我心,全能的大主,賞賜我全身的鎧甲,切切的禱告,祈求聖靈指示我未來的大事。忽然看見天上有救主耶穌和摩西、以利亞顯現。我就喜出望外。我又求救主耶穌說,求你叫我看見十二使徒,我才知足。忽然十二個使徒來了,我細心一數,整十二個使徒。我心里明明白白,就大大的歡喜快樂。”“全能的主又指示我更正門徒行傳的新教規條列(此處語意敘述不完整,語法有誤。不是“更正”“門徒行傳”,即更正《聖經·使徒行傳》。而是要實行“更正”,更正所有的教會、教派,是根據《使徒行傳》,創建新的教規條例。由下面的內容可以判斷。)至要緊的事必須切心求聖靈的靈之要洗;也必須效法耶穌基督全身大洗;應當紀念真安息聖日,取消現在的假禮拜日;更當效法使徒行傳真法,使徒均是奉耶穌基督名給他們施洗,萬不可象他們的假教會奉三位說法,實在他們自己的私心,把我主的真規改了。還有大要緊的一件,就是真正的信徒有了病不可用藥,更不可找大夫。因為耶穌比藥、比大夫強之萬萬倍。”忽然又有魔鬼來阻擋,於是同魔鬼爭戰,“正是無一點力的時候,我就跪下切心禱告祈求,忽然救軍天兵大隊來到。救主耶穌在我心里,實是天父的聖靈的大能,就戰勝了大魔鬼。我就跪著不敢起,問主,他說不可起來。我跪?聽命,他指示好多的大事。還說,你起來的時候,不可與他們說話,也不可挨近他們一切的東西。”於是站起來,又走出六里路。大約又跪了兩個鐘頭。“到了天明”,這應當是初七,公曆五月二十七日了。“主說你起來,我就起來。我說方才已經叫我見了主耶穌,我還得見主的面我才走呢!切心禱告祈求。忽然天上聚大會,我就觀看。見有天軍許多。少時來許多的先知聖人,真正的信徒,男女很多,十二個使徒,保羅甚是光榮,天國的人無數,所看的工夫大之極也。天國的這回大聚會多人就無法形容了。又有大隊魔鬼來,也聚會。我就很是膽小,說主阿,這些魔鬼,我怎能勝他呢!全能的大君就顯現極多天軍,很多很多。又看見許多天使、天軍,各有各的責任。等的工夫很大。我就求主,叫我迅速見耶穌的面。忽然來了一個象耶穌的,我就歡喜一點,先看著,就不大很象,那知道他的面貌,改變了一個極大的魔鬼。少時,真正救主耶穌來到,我就大大的歡喜、快樂。”
當時跟著他的一個人,是在鋪中學買賣的,叫李恆芳。魏保羅示意要他跟?快走,“問主,他能得救”。走到離潘家廟還有六里地的地方,喝了一點水。到了潘家廟,進屋里炕上睡了,卻又被人趕了出來。又走到一個店里歇息,“寫主的大工事”。正寫?的時候李恆芳發現外面有李壽臣、袁英臣二人帶了兩輛轎車,要接魏回家去。“這真是大魔鬼借著我的世俗至友來攔阻我行走天路”。魏不回家,就走到了黃村。
以上所據是魏保羅《聖靈真見證書》一書。初六(公曆五月二十六日)在永定門外大紅門河大水洗以及之后,當天晚上及第二天(初七,公曆五月二十七日)經潘家廟到黃村,主要的,也是重要的情況。
但后來,魏保羅給《萬國更正教報》第二期撰寫的文章《靈界大戰魏保羅靠聖靈論》中,把初六日(公曆五月二十六日)得的“新教規條例”叫做“更正教”的更正條例,而且放在了四月初七(公曆五月二十七日)在潘家廟。而靈界的爭戰更具體、更明確、更清晰、更詳細了。
據《靈界大戰靠聖靈論》一文記載,一路上耶穌、摩西、以利亞均曾顯現,十二使徒也曾顯現。一路上又不斷地同魔鬼廝殺。走到潘家廟,主耶穌要他更正教,并告訴他更正的具體內容。“京南潘家廟村又明明的看見救主耶穌顯現,他說:‘你要更正教’。就指示我說第一要緊的,就是奉耶穌的名面向下受全身的洗禮,求受聖靈的洗,說出方言來,為一定得救的憑據;守真安息聖日;得病不可用藥;廣布萬國教會,諸信徒都當遵守實行。還有數十條更正的教規,都是主明明指示我的,已經著作載在《聖靈真見證書》上。正說到第四條時,又因同魔鬼戰斗而中斷。其他是到了黃村以后又告訴的”。在這里得了“更正會”三個字。“更正會”三字說明魏保羅認為只有自己所創之教義、教會才是真的,其他的教義、教派都是假的,否則,何必“更正”。
從以上所記來看,初六(公曆五月二十六日)這一天對魏保羅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是魏保羅本人宗教感情發展到極點的一天。由於他十几年的極力追求,終於“看見”了主耶穌、十二門徒、天兵天將、同魔鬼交戰并在主耶穌的幫助下戰勝了魔鬼。
初七(公曆五月二十七日),到了黃村,住在任義魁家中。第二天到任義魁所在教會去講道。約十點多鐘到了禮拜堂。唱詩畢,領禱人禱告,此時魏就自己禱告,被攔阻,不聽。禱告畢,就“蒙聖靈大大充滿,放膽宣講天國的福音。”教堂負責人無法,叫了軍人來制止。反被魏保羅質問得啞口無言,“后來軍人無法管此無影無象之天道天法,因為這是法律不及的。”軍人走了,還說,再請我們決不再來了。魏保羅就質問教會負責人:“你們是魔鬼,你們不進天國,有人要進去,你們不叫他們進去。你們瞎子領瞎子,早晚掉在坑里。你們不當用世上的權柄叫了軍人來干涉這回事。這就顯明你們是魔鬼的行為。”問得他們不敢作聲。於是,有許多婦女,也有几位男信友,又來聚會“聽我給他們講論真道”。“所講的不外乎應當改一切他們傳錯了的道理。第一要緊的是必須求聖靈的洗,非水和聖靈的才能進神的天國;一是應當改守真安息聖日,因為這是神所應許降福的日子,就是他們的禮拜六日;一更(是?)應當有病不可吃藥找醫生,因為耶穌是無所不能的;一是當受全身大洗,因為主耶穌是受的全身大洗;一是更應當立一個被洗腳的禮。因為主耶穌說,你們應當彼此洗腳,這是極大彼此相愛的大禮,我們萬不可輕忽。”
這是魏保羅第一次到外教會進行“更正”,時間應當是四月初八(公曆五月二十八日)。是哪個外來的差會,《聖靈真見證書》在這一天沒有記。如果參照黃村李雅各、韓寶田的見證(見《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及《卅年專刊》),應當是美以美會。
魏保羅在黃村呆了一個月有余,主要做的,當然是傳他的更正要道,發展信徒建立教會,以及完成禁食。現檢其要者,據《聖靈真見證書》參照其他記載,敘述如下。
初九日(公曆五月二十九日),趙得理同另外一個在綢布莊學買賣的從北京來了,見面都很高興。魏保羅向他講述了自己一切的經曆,特別詳細地談到初六(公曆五月二十六日)那天的大水洗,說“從前我實在不懂這極大的事。因為由張仲三那天被大魔鬼所使的時候,他是仰著身子面向上在河受洗。他說他受洗后來,他被魔鬼拿了去。我就切心禱告說,主啊,我怎樣方好,我受洗不受洗呢!主說,你受洗,我說魔鬼已經污穢了。主說,一禱告就潔淨了。我就在此禱告了許多。主指示我應當面向下受洗,我就切心的求主來給我施洗。耶穌果然來了,給我施洗,還說好多的話。”趙得理一聽就願意受洗。還有任義奎等几位也要受洗。到了一個有活水的地方,“我就先給他們學一個樣式,更蒙主的聖靈充滿我的心。我就靠主的聖靈給他們施洗。實在不是我給他們施洗,實實在在的是全能的大主,在我里面施的聖洗。”
這是魏保羅於四月初六(公曆五月二十六日)“受耶穌洗”之后,自己第一次為別人施洗。魏保羅特別將這些人的名字記錄了下來,有:“趙得理、任義奎、范廉能、劉得玉、李永慶、孫查林,這都是真正信徒。我已都問過主,全能得救。”這一次為他人施洗意義重大,因為這開始凸顯了魏保羅創教人的地位和身份。不過這些人是否“全能得救”到也未必。因為趙得理很快就離開了魏保羅。
附帶再說一下施洗的樣式問題。四月初九日(公曆五月二十九日)這一天第一次為別人施洗時,《聖靈真見證書》記魏保羅“先給他們學一個樣式”,什么樣的“樣式”?魏保羅沒有記載。這個“樣式”,在現在能夠見到的《聖靈真見證冊(書)》中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明,只有強調在活水中大水洗,要面向下。此外沒有任何其它關於“樣式”的說明。那么,除了面向下在活水中大水洗而外,其它的“樣式”都是無關重要的。否則魏保羅為什么不作特別記載?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澡堂中為某人施洗(見下文)。
四月十一日,公曆五月三十一日,同趙得理、任義奎到從前禱告的樹林中去禱告,天還下?雨。魏在禱告中又看見了天軍;有聲音說“用信德當藤牌”,可以滅盡惡者的火箭。見到了十二使徒、摩西、以利亞,奉主耶穌的名趕走了魔鬼。“跪的工夫很大,全能的大主還指示我極要緊的非常的聖旨,就是神借著門徒行傳、更正教的大要緊的、聖靈指示的大規條。我就切心求聖靈叫我記著。今將全能大主的聖靈指示的聖約條規開列於左:……”
這個“聖約條規”,在《卅年專刊》上反復尋找,在第八集“治會法規”的導言中有這樣的記載:“禁食三十九天的期間蒙聖靈啟示的,有五約六例,意義的含蘊即有首要與次要的分別,大體上還是根據更正各公會的啟示。”所謂“約”與“例”,按《聖經》的說法,應當是:“約”,指上帝與選民之間的“約”,而這種“約”在《聖經》里是很多的,在《出埃及記》三四章二十八節明確指為“十誡”;而“例”,則指的是民事案例或祭祀慣例,如:《出埃及記》十三章,紀念出埃及要吃無酵餅的例;二十一章關於殺人的處罰案例之類。顯然不是《三十年專刊》所說的五“約”和六“例”。但在“治會法規”中找到一篇題為《聖靈啟示更正條約》的文章,末尾署為“耶穌降世一千九百十七年十二月十日聖靈啟示”。在《卅年專刊》上這是記載魏保羅所得“啟示”有關教義教規條文中時間最早的一篇了。將這篇文章同《聖靈真見證書》對勘,可知這篇文章中的“五約六例”就記載在《聖靈真見證書》上冊的16頁A面至18頁B面,雖然有些許字句不同,但基本意義、文字几乎是完全一樣的。不過不是“五約六例”,而是“六約五例”。但是,在《卅年專刊》這篇“五約六例”之前又多了一部分類似於序言或前言的東西,內容多與“六約五例”重復。對勘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在第六面下半部有一篇文章,題為《聖靈指示致外國公函》,其內容與《卅年專刊》第八集中的《聖靈啟示更正條約》的前半部份完全一樣。可以斷定,很可能是在民國六年(一九一七)的十二月七日發單張傳單時,將兩部份內容合在一起了。文筆多有修飾,比《聖靈真見證書》的水平要高許多。這張單張的傳單,筆者未能見到,無法判斷《卅年專刊》重刊時是否又作了一些進一步的修飾。
由於這個“六約五例”是魏保羅所創最為完整并廣為傳播的最基本的教義,筆者在此處全文錄下,并將《聖靈真見證書》和《卅年專刊》兩處所記作較詳細的校勘。由於《聖靈真見證書》上所載為最早最原始的記載,當然就要以《聖靈真見證書》為主了。而《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上的那篇《公函》,在《聖靈真見證書》上找不到;但既然是在一九一七年的十二月十日(當為公曆)印發,那就放到十二月份再行敘述吧!
“聖約條規”
“今將全能的大主的聖靈指示的聖約條規(聖靈的啟示更正教的聖條約)開列於左。
聖主(靈明)說,第(一)要緊的(是必須廣告一切的真信徒,)必(得切實的)求受聖靈的聖(《卅年專刊》無‘聖’字)洗。因為不是從聖靈的生(生的)不能進神的天國。(你可)將這一條(聖約)列在頭一條上,這是主定的第一條更正聖約的命令。
聖主(靈)又說,必須受全身的大洗,因為主耶穌是受的是全身的大洗,眾使徒也是如此,受全身的大洗。當學法他們,是要緊聖經禮,當遵守。(我們凡真信徒應當效法他們的品行。受大洗的時候,萬不可面向上,應當面向下。因為全知的主聖靈明明的指示我說,你受大洗不可用魔鬼的法子受洗。你看張仲三被大鬼附?的時候,他是面向上。中國真死人也是面向上。你們不要效法和真死人的樣。因為你們死了,主還能叫你復活作真活人。)這是聖主說的,可將這一條(極要的聖禮)列在第二條聖約上。
聖主(靈)又說,你(廣)告訴他們一切的教會說,你們不可給人領洗的時候說(你們給人施洗的時候不可說)我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給你(們)施洗。萬不可這樣,(因為他們)將主耶穌的話錯會了意。因為父子聖靈的名就是耶穌基督。你看(眾)使徒給人施洗,全是說我奉主(《卅年專刊》無‘主’字)耶穌基督的名給你施洗。聖主(靈)說(你)將這一聖條(禮)列在第三條聖約上。
聖主(靈)又說,你應當告訴(廣布)他們一切的教會(眾信徒)說,你們有病不可找醫生(用藥)治。應當求聖主耶穌治。這才是證明你們是真心信靠主的人。聖主(靈)說,(你)將(這)一要條(言)列在更正的第四條聖約之上。
聖主(靈又)說,你(警)告訴一切的(真)愛主的信徒說,你們應當求全能的大神賞賜(你們)趕鬼的大權。因為主耶穌基督賞賜眾使徒趕鬼的大權,(不改變的)主也必能賞賜我們我們這樣的大能,叫我們能趕出鬼魔。信徒要無此權就不能勝過魔鬼。不能趕出魔鬼就不能離開罪惡。不能離開罪惡,就不能進天國,這是一定的道理。(必能賞賜我們這真心信他的人,叫我們都能趕出魔鬼。信徒沒有此權就不能得勝,也不能離開罪惡,就不能進神國,這是一定的道理)。聖主說,你可將這條聖約列在第五條聖約(上)。
聖主(靈明)又說,你可切實的(廣)告訴各公會(作)眾首領(的)說,你們應當切切實實的遵守真安息聖日,這是我降福的日子,已經定為永永遠遠安息聖日。萬不可改變了。(應當由安息六落日起至安息日落日止,為正當完全安息聖日。千萬要聽主的聖命,這是永不改變的聖旨。)更不可將素常的禮拜日當作安息日(遵守)。他們已經大錯多年,叫他們迅速的改過來。這一切的聖條例,聖主說,我已經都借?你指示的明明白白的了。他們要(若)再不順(聽)從、再(不)遵守,一定他們下地獄受永遠萬萬年的大苦難、(極)大(的)刑罰。到那時后悔(也)晚矣。聖主(靈)(說),你可將這一聖條,至要至約可列在更正教的第六條聖約(上)。
聖靈明(明的對我)說,你廣告各公會一切的(作)首領(的眾)人說,你們迅速的將各公會分門結黨的名目會稱取消,全都更正改成統一的名稱,均改更正耶穌教會(全都更正改成真耶穌教會統一的名稱)。這是極正大的會名,存到永遠。(這是極大的永遠的會名,直到永生的天國眾長子的總會。)因為別的會名,各公會的名稱,當初都是有私心所起的會名(稱)。你可將這一條(更正教會)列在第一條更正教的永條例上。聖靈說是的。
聖靈又說,你可布告各公會牧師、教師、一切作首領的說,你們迅速的將你們的牧師、教師的名稱改過來取消(取消改過來)。因為你們自高自大,就不能進天(神)國了。你們看使徒彼得、保羅,他們都是稱作耶穌基督仆人的保羅、彼得,或是長老的說法(說我作耶穌基督的仆人,或是說長老[雅各])。耶穌說你們不要多(人)有作師傅的。因為作師(傅)的受刑必是更重的。耶穌又說過,你們只有一位師尊,就是基督聖靈,才稱保惠師,我們人萬不可受師尊的稱呼。(你們各公會)應當迅速的將這個師字取消(取消這個師字),(從此)更正過來。(聖靈說,)你可將這一條寫(列)在第二條更正真教的條例以上。
聖靈又明明說,你宣布各公會作首領的,各公會真心信靠主的男女老幼(眾信徒)說,永不可稱上帝或是天主為(當)真神的名字。因為這都是(由)中國(古)人(不明真神的稱呼編作的)給他起個名字。確實真正聖經上的原文,并沒有這上帝天主的名稱。并且這兩個(句)名稱,范圍也太小,應當稱神。這神的名稱包括萬有,因為只有一位真神。所以神是創造天地萬物人的(類)神,這是正大光明絲毫不錯的稱呼。大家要(千萬)注意上帝的稱呼,無非是皇帝的皇帝。你(們)想他只是皇帝的皇帝么,(他)不是人(萬民)的皇帝么?天主的名稱更不對了,怎么呢?他只是天(上)的主,(他不是地上的主),他不是萬物人的主,應當說天地萬物人的大主,就(他不是萬物人的主么?他是天地萬物人的大主。這樣說來,就稱呼神)對了。這樣說來,就稱乎神這個真正的稱呼,就對了。聖靈說你將這條寫(列)在(更正的)第三條更正的永例以上。
聖靈明明的說,你千萬廣布一切的真信徒說,你們聚會講論(祈)禱告的時(候),萬不可象他們那假冒為善的假教會,他們私派一個人講論或(是)祈禱,或有時他(也)再請一個某人禱告,這都是人的私心,并不是神的意旨。你們應當這樣,到(你們)聚會(的)時候,誰要受了聖靈的感動,或得了主的甚么能力,或什么(得了)異象,(或得了一切)甚么指示,一切的啟示,一切的恩惠,種種的教訓(感動),真神一切的大事,都可以隨意大聲宣布、講論。眾親愛的弟兄姊妹細聽,(男女眾信徒)禱告的時候,可以大家都(一同)發言禱告祈求。因為神(是)各人的神,不是一個二個人的神。你可將這一條列在第四條更正的永例上。
聖靈明(明的對我)說,你們這(廣告)一切(的)真信徒,萬不可象他們假教會的規矩,每逢到了假禮拜日打好几回捐錢,又提倡各樣的捐錢,(他們有多少錢也)總說不足用的。他們將各處或是別(外)國的錢,或是眾百姓的錢,或是極貧人(還窮人)的錢,牢攏在他們手里(大家)分肥。他們各首領人都發了財,各樣的財物,一切美容,一切的虛華作闊,(他們享了一切虛華富貴,闊起來了),這是實大不對了。聖靈明說,我都看見了,他們要不迅速悔改,他們(的結局就是永遠的死亡,極大的刑罰)必受永遠的刑罰。你們千萬不可效法他們的行為,你們聚會(時)不可收捐錢,如有願意幫助真貧聖(信)徒的,隨意可以幫助補足。這(也)是神喜悅的聖事(香祭)。萬不可勉強人捐錢的事。你可將這一條列在第五條更正的永例上。
聖靈明(明的)說,你千萬切實的(廣)告訴各公會一切的外國自派人派為牧師、教師,或是中國一切作首領的(一切有錢的中外教中人)說,你們應當悔改,真心效法耶穌基督和眾聖使徒的榜樣。你們應當將你們的財物,一切(所有)的變賣了,幫補(助)一切的真正男女聖徒(一切貧窮的人),這是聖主極歡喜的大善(喜)事,也是理所當然的。你們要這樣(行),必上天國(然在神國)萬年得福。千萬不可再住那樣大闊樓房,因為好多的無衣無食貧窮人那,你們就不問問自己(的)良心,(你們是耶穌基督的門徒否,是效法使徒傳教否,哎,我替你們哭啊!)這一切的話對不對呢!這實在是聖靈的真話阿阿。
(以上這一切聖約條例、聖諭要言都是聖主聖靈愛你們的聖訓,你再要硬?心不悔改呀,必有永遠的大刑罰臨到你們身上和你們子孫身上,阿們,聖靈說,是的。
耶穌降世一千九百十七年十二月十日聖靈啟示)”
以上,凡圓括弧中之文字,是《卅年專刊》中的文字,正文是《聖靈真見證書》中的原文。當然,也不完全一模一樣。因為凡印刷或用字有誤,筆者也作了些改動,如條“列”改作條“例”,“卻”實改作“確”實。同時,標點符號也重新點過。
由上面將《卅年專刊》所載與《聖靈真見證書》對勘,我們可以發現大體上一致,只是在文字上作了更多的功夫。但是也有非常重要的補充和修改。如:要各個公會一律都改成“真耶穌教會”而不是“更正教耶穌教會”;又如安息日的起迄時間的規定,顯然是極其重要的改動和規定。最為重要的是關於會名的改動。這部份請參閱本書關於會名發展的考定,第一編第三章注釋。
但在第二條條例中已經出現了“更正真教”的說法,這是極為重要的。這應當是魏保羅第一次稱自己所創教派稱為“真教”的記載。參照前述“更正會”三字說明,魏保羅在一開始創建教義、教會之時,就認為自己所創是“真”的教義、教會。
第一條更正命令為要求“聖靈”的洗。《馬太福音》三章十一節,施洗約翰說:“他(耶穌)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從聖靈生的才能進神的國,是說受聖靈洗才能重生,而基督徒追求重生,就是為要進神的國。據前述,魏保羅顯然是受五旬節運動的影響所致。直接影響應該是賁德新。第二條是要全身大水洗,要面向下;不能面朝上,死人才面朝上。在《聖經》當中沒有找到與此完全相同的詞句,大約是魏保羅根據《聖經》記載的耶穌和使徒們受洗時的狀況推導出來的。即,是他的理解。耶穌是在約但河受的洗(《馬太福音》三章十六節、《馬可福音》一章九、十節),約翰是在水多的地方施洗(《約翰福音》三章二十三節)。既然如此,施洗應當是全身大水洗而不是點水洗。主張這一點的還有浸禮會,也主張全身浸入水中,但不用活水,是在專用的浸禮池中。面向下,魏保羅說是死人才面向上。而后來及今日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則說是效法主(耶穌)死的形狀,罪人求赦時也是低?頭的。然而效法主死的“形狀”也成了后來真耶穌教會分裂的標志之一。
也有的是沒有《聖經》根據的,而是魏保羅“聽見的聖靈的吩咐”的,如各教會都要更名為“更正耶穌教會”。
也有的是摘取《聖經》中不同說法中的一種,如奉什么樣的名施洗。這在《聖經》里有三種不同的說法:《馬太福音》二八章十八、十九節:“耶穌進前來,對他們(十一個門徒)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使徒行傳》二章三十八節:“彼得說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十章四七節:彼得“就吩咐奉耶穌基督的名給他們施洗”;《使徒行傳》十九章五節:“他們聽見這話就奉主耶穌的名受洗”。當然,也可以說及是一樣的。魏保羅擷取了其中之一。這當然同魏保羅主張獨一真神反對三位一體的說法相關。
至於有病不求醫、趕鬼大權、幫助窮人也都見於《聖經》,這在早期基督教反映了窮人的需要。而魏保羅時代的中國窮人比比皆是,因而真耶穌教會在下層人民中大行其道是必然的。
而在教義上一切對外國公會的更正、指責,雖然是神學上的,但在列強自十九世紀中期以來的侵略掠奪下,在當時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背景下,這種更正、指責,毫無疑問,是不能說成單純的神學意義上的分歧的,實際上應當是由民族主義感情出發而產生的神學觀念上的歧異。政治上的反帝傾向由宗教神學的觀念表達了出來。
這里十一條“聖約條規”的內容,同以前几次所記教義內容相比較,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值得注意的不同處有,十一條約例沒有包括洗腳禮;這或許是只把它當作“禮”,而不是“教義”。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條更正教的永條例,要各個公會全都“更正改成統一的名稱,均改‘更正耶穌教會’”。應該說,這是魏保羅當時想要建立的教會的名稱;當時,魏保羅還沒有建立任何教會組織,只有几個人接受了他的教義。“更正耶穌教會”,實際上是魏保羅當時想要把凡信耶穌的教會都更正過來,所以想要建立的教會就是“更正耶穌教會”。《卅年專刊》將這一條改做“全都更正改成真耶穌教會統一的名稱”,是“真耶穌教會”而不是“更正耶穌教會”,同《聖靈真見證書》不一樣。而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日的那張傳單筆者未能見到,無法判斷是發單張傳單時就改了,還是《卅年專刊》重刊時才改的。需要強調指出的是,魏保羅在這個時候還沒有把教會會名定為“真耶穌教會”這五個字。
魏保羅所創教義,究竟是不是“獨創”?
首先要清楚認識到的一點是,他是要“更正”各個基督教派,而不是根本否定基督教。他不可能違背基督教的根本教義:原罪和基督死的救贖。他所創教義必定根據《聖經》和對《聖經》的理解。於是,他所創的一些教義,是局限在基督教范圍之內的,在基督教發展的歷史過程中差不多都已經出現過。如:
求聖靈,源自五旬節運動。其實類似現象很早以前就已經出現。加爾文宗(長老宗)在十六世紀崇拜禮儀中就使用方言。后來法國的卡米撒派及從英國公誼會中分離出來、流傳於北美的震顫派的崇拜儀式,就有“震顫、喊叫、舞蹈、旋轉、唱方言詩”等。在具體表象上,真耶穌教會或許有些許不同(可參閱謝順道《聖靈論》一書)。然而其個人“與神直接相通”卻是一致的。
面向下全身大水洗:浸禮宗就強調全身大水洗,只是在特定池中,未強調面向下;而浸禮宗的一個支派“友愛會”是強調“俯身”的,也就是“面向下”,要作三次。基督徒聚會處(小群)的洗禮,也是要求全身入水的。是否是一定要在“活水”中施洗,筆者目前所知好象還只有真耶穌教會如此強調。
反對三位一體說:這早在公元四世紀時,意大利人阿里安就已經有此主張。一五六二年,加爾文宗分裂,代表勞動人民利益的激進派阿里安派,就接受了阿里安反對三位一體的學說。
驅魔趕鬼及有病不吃藥、求神醫治,這不光是曾經出現於基督教各教派,許多其他宗教都有這個內容。
守禮拜六為安息日,則顯然是接受於安息日會的做法,已如前述。
那么,魏保羅所創教義,究竟算不算“獨創”教義呢?筆者以為,這要從什么角度去看。單從表面現象而論,如上所述,基本上了無新意。然而,這是要從魏保羅當時所處的社會背景來看的。從當時在華基督教各派來看,魏保羅所創教義如果能夠獨樹一幟,那就是“獨創”。從全部真耶穌教會的歷史來看,真耶穌教會的教義,在中國確實是做到了“獨樹一幟”。最好的證明是在真耶穌教會發展過程中,在魏保羅等人“更正”各公會、差會的過程中,許多公會、差會的信徒們放棄了原來的信仰,加入到了真耶穌教會的隊伍中來。特別是“聖靈的洗”和“面向下大水洗”兩條同時具備,是當時各個公會、差會所沒有的。此外,從各公會對真耶穌教會的攻擊,也可以反證其教義是獨創的。
當魏保羅去“更正”各公會、各差會,并在政治上將矛頭指向各個公會、差會,反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反對帝國主義文化侵略時,他的教義就成了反帝工具。在這里,是他的政治態度和行動使他的教義成了反帝工具,并不是因為教義反帝來決定他的政治態度。從馬丁·路德掀起的宗教改革運動來看,實際上,主要是由於各階級(羅馬教廷、貴族、新興市民資產階級、農民、勞動人民)的經濟利益、政治利益的需要,才提出不同教義、形成不同教派,而不是相反。
魏保羅的“聖約條規”是在基督教內部,由於當時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國的經濟基礎、政治、階級斗爭、民族矛盾的作用,在其本身宗教感情需要中產生出來的。顯然它能夠滿足當時相當一部份有民族主義傾向群眾宗教信仰的要求。相對於當時中國的外國差會,顯然是一種改革。而其最根本的宗教思想仍然是基督教的。五月十一日(公曆六月二十九日),禮拜六,在任義奎店中聚會時,魏保羅就“講論創世紀頭第一編,又細講亞當的大事。又聖(神?)造人按自己的象造人,極善聖潔平安快樂。主與他們夫婦時常同在。后來犯了大罪,善性也變惡了。我們世界萬民都是有罪,按公理都下地獄,受永遠的大苦難。天父是萬王之王之君,就是主耶穌基督,拋了天國榮耀,由降世以來,就為萬民受大苦。在世三十三年,臨於死在十字上。從罪惡里把我們救出來。他的十二個使徒效法他榜樣,為道舍命。我們真信徒也當如此效法救主耶穌和使徒的榜樣行,這樣才能進(天)國。又說雖然不在你們里,救主聖靈與你們時常同在。”這顯然是基督教最根本最原始的宗教思想:人類的原罪以及基督死的救贖。
不過,今日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們,雖然也認為魏保羅所創教義淵源於原基督教,但更相信是神、是基督親自啟示魏保羅而創建的。美國著名神學家威利斯頓·沃爾克,雖然也相信耶穌基督,但對基督教教義的產生,卻并不認為是神的啟示,反倒認為:“基督教不可能建立在處女地上,而必將已經存在的各種思想作為材料,搆筑自己的體系。”“基督教在思想領域內繼承下來的某些因素,屬於古代一般宗教,并具有悠久的歷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