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第一屆總會

現在所見《聖靈真見證書》的上下卷全部,從來沒有提到過“總會”兩個字。然而,魏保羅以自己所在為總會,卻又是想當然的。
《卅年專刊》則提到了最早的總會及其工作人員的名單。
《卅年專刊》說是“先在北京打磨廠恩振華成立了總會。這恩振華原來是魏保羅氏所開的第二號綢緞莊的名號,竟成了有預定性的預言名稱了。果然真神的恩典先振興在大中華。后來,崇文門外東茶食胡同恩信永綢布莊也關閉了,才由恩振華遷到恩信永;中間約有一年的工夫。總會在北京約有七年的時間。”
那么,什么時間建立的呢?《卅年專刊》在“河北省真會史略”中又記載了“總會成立”。“民國七年(公曆一九一八年)二月,即農曆正月下旬,總會在北京成立。掛牌於恩振華為會址。魏保羅蒙聖靈許可,自任為總監督,華僑美人(華裔美籍?)勞整光為副總監督,李約翰為布道長,劉馬利亞為財務,魏以撒為總務,張之瑞長老為教務,王德順為庶務,曲提摩太為書記,王復生為出納,李雅各為服務員。”
這個記載有許多疑問:
首先,這里的總會工作人員名單同十一月二十日(公曆一九一八年一月二日)向警察總廳報告的教會職員名單是什么關系?按理而論,一九一八年一月二日呈報的名單應當是第一屆總會名單;此時至少已經有了北京、南苑、黃村三處教會。其中王志榮家居南孟鎮,民國六年八月十日(公曆一九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初次接觸真教會。張之瑞也不是北京的,劉馬可是天津的。其人員搆成顯然是“總會”的結搆,向警察總廳申報備案,應該是法定的第一屆總會工作人員名單。其二,這個名單中有副總監督勞整光。但勞整光,即勞貴遠,第一次見到魏保羅是在民國七年的九月卅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三日),很快就立為監督,最快也應在舊曆的十月初三。他不可能成為“民國七年(公曆一九一八年)二月,即農曆正月下旬”的總會副監督。這個“總會”名單很有問題。
《卅年專刊》第十一集“中樞機搆”中還有一份總會工作人員的名單。在“曆屆負責人”中記:
“民國六年(公曆一九一七年)起到民九(公曆一九二零年)北京總會負責人:
總監督:魏保羅恩波,又名靈生。
副總監督:勞整光貴遠。
監督:王彼得。
長老:李約翰文華(原誤“李約翰、文華,似為兩人,實為一人)、張約翰之瑞、王復生、張亞伯。
執事:王志榮、劉馬可。
總務:魏以撒。
書記:曲提摩太。
天津監督:范彼得。”
這個名單,同前述《卅年專刊》在河北真會史中列舉的總會名單又有所不同。
第一屆總會在記載中共有三個名單。
這迫使我們不得不追蹤這些人都在什么時間得到自己的職位的。
李約翰文華:家在南苑,第一次見魏保羅是在民六年五月十四日(公曆一九一七年七月二日),魏保羅完成禁食三十九天之后。兩天后受洗。改名得生。六月中旬改名約翰。七月十三日(公曆八月三十日)立為長老。
張之瑞:民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首見於記載即稱為長老。
王復生:原名王玉貴,五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七年七月五日)進京初見魏保羅。黃村蘆各莊人。七月二十日(公曆九月六日)改名復生。七月二十三日(公曆九月九日)立為長老。
李雅各執事:原名李永慶。魏保羅在黃村完成禁食時,同魏保羅住在同一間房間。后為魏保羅禁食三十九天作過見證。后改名更生。六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七年八月四日)改名雅各。記載中為執事,最早見於八月十五日(公曆九月三十日)。
王德順執事:最早將魏保羅領入基督信仰的人。五月三十日(公曆一九一七年七月十八日)受魏保羅大水洗。記載中為執事最早見於七月九日(公曆八月二十六日)。
王志榮:在魏保羅回容城賣地途中,在南孟鎮相遇,時在八月十日(公曆一九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劉馬可,最早見於記載在十一月十七日(公曆生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天津。
故而十一月二十日(公曆一九一八年一月二日)魏保羅向警察總廳呈報的教會工作人員名單,這些人任職時間與呈報時間沒有疑問;其中只張之瑞及劉馬可兩人較為令人突兀,因為張之瑞是在十一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才與魏保羅相見的。
問題在於另外兩份名單。需要搞清楚的是:魏保羅、勞整光、范彼得守信、王彼得志得這四個監督分別都在什么時間始立的。
范彼得守信:與魏保羅第一次相見在民七年正月二十四日(公曆一九一八年三月六日),當天立為長老。三月十七日(公曆四月二十七日)立為監督。在五月末去世。
勞整光:民七年九月卅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三日)初見魏保羅。之后的第四天立為監督,當在十月四日(公曆十一月七日)。十月十三日(公曆十一月十六日)受洗。
王彼得:何時接受“真道”不詳。七月二十二日(公曆一九一八 年八月二十八日)往宜興埠去。禁食三十九天,八月卅日(公曆十月四日)滿期。七月二十四日(公曆八月三十日)立為長老。記為監督最早見於十月二十二日(公曆十一月二十五日)。
“神派魏保羅全球的監督”也在三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而魏保羅為全球總監督,勞整光為副總監督記在十月二十三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曲提摩太為書記:民國七年正月二十一日(公曆一九一八年三月三日)“主又給他起名叫曲提摩太,神派他為萬國更正教報的書記”。
張亞伯:即張天俊,當時還是一個北京大學的學生。魏保羅第一次提到他是在民七年八月卅日(一九一八年十月四日)王彼得禁食三十九天滿期之后。山西人。最早提到他是長老,是在九月十一日(公曆十月十五日)。
《卅年專刊》上,無論是“河北真會史”中還是在“中樞機搆”中出現的兩份名單都有疑問。魏保羅立勞整光為監督在十月十二日(公曆一九一八 年十一月十五日),自稱全球正總監督、副為勞整光,在民國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而范彼得守信則早在五月末就已去世民,不可能同時。曲提摩太為書記之時,王彼得還不知道身處何方。
但總部工作人員,應隨?教會組織的發展而有所更動。“河北省真會史略”中的名單大約是最晚的名單,但缺王彼得。
“中樞機搆”中所記名單,不應有天津監督范彼得,因勞整光為副總監督時已在范彼得去世之后。
如果勞整光為副總監督的時間不誤,則這兩份名單都應為十月二十三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到十月二十七日(公曆十一月三十日)之間的名單。因為,在這個期間,魏保羅才確定自己是正總監督,勞整光是副。但不應有范彼得,他在五個月以前就已經去世了。
在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的第二面的上半部,還有“真耶穌教會職員”一文,其中提到了“真神的聖靈指示立了更正教的二位監督、二十七位長老、二十二位執事、女執事七位,受大受(水?)洗聖靈洗的一百八十多位,各(?)各城各處同志人一萬也多了……。”然而這是什么時間的職員呢?前前后后,在一九一八年間共有四個監督。先是魏保羅同天津范守信彼得同為監督,但范彼得三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為監督,五月末就去世了。之后,十月間,魏保羅、王彼得、勞整光三人同為監督。王彼得為監督,最早見於十月二十二日(公曆十一月二十五日)。立勞整光為監督要早於王彼得,大約在十月十二日(公曆十一月十五日)。此時,真耶穌教會同時存在兩個監督的時間只有在這一年的三月十七日到五月末,為魏保羅與范彼得,而十月十二日到十月二十二日之間,則為魏保羅與勞整光二人。此后則同時存在三個監督。那末,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二面的職員名單應該是民國七年十月十二日到二十二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二十五日)之間的名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