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萬國更正教報》和“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
在河西務,魏保羅作的“聖工”,后來造成最大影響的應該是為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撰稿及出版。
民國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魏保羅開始“作萬國更正教報稿,我靠主的聖靈著寫出樣子來,王彼得譽寫”。十二日(公曆十二月十四日)夜,又作“萬國更正教報稿”,直寫到天明。接到方滌塵寄來的為魏保羅作見證的長信。十三日(公曆十二月十五日),魏保羅又作了“血洗”的一篇論說。十四日(公曆十二月十六日)作“魏保羅為主被囚記”。在撰寫更正教報的稿子時,王彼得起了不小的作用,魏保羅多次提到由他“代筆”。魏保羅對著作是很重視的:“因為著作是第一要緊的大聖工,耶穌基督和使徒眾先知等若不留下著作,就不能更正教。雖未更正完全,也算預備了主藉?魏保羅靈界中更正萬國教之大舉。”重視著作是為了更正教。
前面提到的方滌塵的“見證”、“血洗”、“魏保羅為主被囚記”都見於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完成的主要時間應該是在劉旭堂家討債期間。《卅年專刊》也說是“民國七年冬季,在河北省武清縣河西務劉家屯劉旭堂家寫的。”《聖靈真見證書》最早提到此報是在下卷第一頁A面。然而這可能是后來下卷付印時加序言時加進去的,并非撰《萬國更正教報》的開始時間。然后又在民國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公曆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魏保羅由天津返回北京之后又提到了“更正教萬國更正報大功”,這是不是后來補記時加上的呢,也很難說。然后在十一月十八日(公曆十二月三十一日)、十九日(公曆一九一八年一月一日)都提到了《萬國更正教報》。而在民國七年的舊曆正月二十一日(公曆一九一八年三月三日)派曲提摩太為《萬國更正教報》的書記。那么,魏保羅辦《萬國更正教報》早已開始,曆時將近一年,但大量著作的撰寫及完稿應在民國七年(公曆一九一八)冬季。一九一九年二月一日正式出版。
特例與變通
在民國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的傳道活動中,有一件醫病趕鬼的事情值得注意。事情發生河西務,為蕭副官景山的少君蕭萬榮治療“半身不隨(遂)”。蕭景山曾任千總,擔任過好几任官長。為了施洗,魏保羅同王彼得同去,先就同澡塘掌櫃定好,早四點,不開池,先給蕭萬榮施洗,又行洗腳禮,然后到蕭宅舉行聖餐。魏保羅按手在蕭萬榮頭上,他就受了聖靈,說出很多方言。然而,蕭萬榮的病并沒有好。魏保羅很傷心,許多重病都好了,為什么他不好,“莫非主不用我了么?”“正在憂傷難過之時,有聖靈的聲音說,你放心,我永遠用你,因為蕭萬榮不許願為主傳道,當時不能叫他痊愈,他若好了,就要作官發財,殺害人民,作惡多端,你們就幫助他作惡了。并且已叫他受了大洗,又受了聖靈的洗,這不是用你的憑據么。魏保羅聽見這話的聲音,就異常的歡喜快樂,大大的受了安慰!”魏保羅找到了蕭萬榮治不好的原因。
有一點需要指出,在整個《聖靈真見證書》中,在澡塘中施洗只此一次。為何如此,是否是僅僅因為蕭萬榮半身不遂而變通的不詳。或者,因為他是長官之子?一個公子哥兒?因為魏保羅也曾為別的半身不遂的人施過洗,但并未在澡塘中施洗。

這次到了河西務之后,據《聖靈真見證書》中的記載,有一個很突出的特點,就是夢境較多。這不是說以往沒有,或少,只是比較而言,這個階段要明顯地多於以往。而且每個夢境都應驗了某一件事情。如十月二十二日(公曆一九 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的記載中說前几天魏保羅得了一個大夢兆:進到一家,見一傳道先生正講論間,魏保羅、王彼得一進去就不講了。有几個婦人聽道,其中有二個淫婦,一見魏、王二人就背過臉去。少時,魏保羅奉耶穌名為傳道先生趕鬼,不曾想鬼用大嘴吞了魏保羅的口。又過少時,魏保羅心里出來聖靈,大有能力,將鬼趕出,給這位先生換了聖靈。第二天,聖靈啟示魏保羅,這位傳道先生就是勞貴遠,他先有自高自大的鬼,后來真神藉魏保羅給他換了聖靈。那几個婦人和几個淫婦,就是信心會的几個人。從這個記載當中可以推斷,勞貴遠整光原來大約是信心會的信徒。
又得一大夢兆:“有一個惡王,將提督囚起來了,因此副提督要干涉此舉,故此將正提督放出來了。聖靈啟示,此惡王就是魔鬼大王。此正提督就是魏保羅,副提督就是勞整光。聖靈明明的啟示說,魏保羅是更正萬國教會、全球的總監督,勞整光是更正萬國全球教會的副總監督,耶穌是天上地上萬萬世界的總監督。”
后來,因為北京的魏馬利亞、李約翰、勞整光之間的糾紛、“犯罪”,也有夢境出現,以及其他夢境,不贅述。
“末日”就要到了
在這個期間,傳道中的又一個特點是,關於世界末日、耶穌即將審判萬民、用烈火焚燒天下的緊迫感加強了。十月二十八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一日),記“夜間有聲音說,這世界是將亡城,必被火燒。不要回頭,若回頭必被火燒,象羅得之妻被大火燒死一樣。魏保羅看見許多人。也用這話勸大眾。二十七日(公曆十一月三十日)夜間就說過一回了。這二夜所說的話王彼得監督都聽見了,可以作真見證。……耶穌三年多必來審判萬民,用烈火焚燒天下……。”又記:“民國六年(一九一七)二月間明明的看見大火燒北京,在三月間也看見地獄的烈火,又明明的看見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有主的一個大使者挾?一抱柴火出聖城,魏保羅問主說這是什么意思,就有聲音說燒么。在直隸容城縣午方村看見大火(當在午方村賣地產期間)。這都是三年多天上從真神那里降下來的硫磺火,焚火(燒?)萬國的真兆頭。切勸凡有心的真信徒,快快的預備妥了,盡力為主作聖工,搭救萬民罷。”當天,魏保羅、王彼得二人就寫了一整天的傳單,往各處郵寄,宣傳世界末日在三年多的時間里降臨。
其實,魏保羅的心目中,末日即將到來的想法早已存在,在他初入倫惇會時就應該有了。因為《聖經》上有這一說法,凡基督徒,不管是那個教派,都接受了這個說法,相信世界末日一定會來。只是發展成具體時間的預言,是后來的事了。不過,并非所有的基督徒都認為會在某一特定時刻來臨,而認為這種具體時間的預言是錯誤的。因為違背了經訓,因為《聖經》明明說的是這個日子誰也不知道。前几年,當二千年末日來臨的說法甚囂塵上的時候,廣大基督教徒,也包括真耶穌教會的廣大信徒在內,都抵制了這個說法。
十月二十九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二日)夜,王彼得“被聖靈充滿之時,大聲喊?說,努力進行傳道,忘記背后,努力向前,順?標杆直跑,三年多大火一定焚燒世界。千萬不要回頭,別象羅得之妻,回頭就被火燒死了。說的時候,李雅各聽見了!”
十一月初二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四日),魏保羅在祈禱時,“大大的痛哭起來了,因為三年多耶穌一定來審判萬民……祈禱的工夫約有一點半鐘之久”。用完飯就上河西務大街集上宣講。魏保羅、李雅各、王彼得輪流宣講“由真神造眾使者起,天上的使者如何犯罪,被真神罰到黑暗里。又造樂園,又用土造始祖亞當夏娃,他們夫婦如何犯罪,耶穌如何為萬民在十字架上舍命,從死里活。前者因為惡貫滿盈,主用洪水滅過一回世。再有三年多耶穌一定來,審判畢,用烈火滅世。從前也是不聽挪亞的話,現在也是不聽我們的話。魏保羅蒙聖靈大大的充滿,大有膽量,宣講更正教的真道,證明十字架的真理,末日耶穌來審判萬民的兆頭……。”
魏保羅真的相信自己關於世界末日審判的預言,就是耶穌的旨意!宗教感情的極致發展,走上了荒唐之路。今天,一些真耶穌教會的有識之士就認為這是“魔鬼”做的工。
關於禁食
在這個期間,還特別談到了禁食。接到劉旭堂要他們回北京的信,魏保羅大起暴躁。但又立即自我檢討。又將“這一天也是吃多了”作為原因,而引發了一段關於禁食的議論:“因為魔鬼藉?食物常叫我們世人犯罪。亞當夏娃因?食物犯了大罪,以掃因?一點食物把長子的名分賣了,富翁因?吃喝下了地獄,受永苦,洪水滅世。……世上的人民都是因?吃喝穿戴、衣食物件等犯大罪。”由吃,又擴展到“衣食物件”一切物質需要。“萬不可因?食物錢財犯罪,若是這樣因世物犯罪,就太無知了……救主耶穌因為禁食不吃勝了那惡者三大回。摩西以利亞因?禁食,一位是領下石板來,上寫十條誡命,領以色列民打勝仗;一位是用膏膏了二位國王、一位先知。尼尼微大城因為禁食七天,就未滅萬民。眾使徒禁食,蒙聖靈差遣,應當所作的聖工……。”魏保羅、王彼得、李雅各……等等因“禁食祈禱,都得?很大的能力權柄,戰勝了魔鬼。因聖靈成了聖潔,治死了肉體的情欲行為……”。
關於儒教
對於儒教,魏保羅是尊重的,但又是否定的。之所以是否定的,因為它無用。
大約是十一月初二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四日)的記載中,魏保羅遇到了兩個喝醉了酒的土聖人,辯論到了“儒教”。魏保羅認為儒有君子儒、有小人儒:“效法孔聖人的榜樣、行為、道德,和孔子一樣,是君子儒。否則,不按?他的道理行,就是小人儒。”后來,大約在二十日(公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又遇到一位讀書人,用四書五經指問王彼得,王無話可答。魏保羅則說:“孔子的道理不能救人。從古至今那(哪)有多少人能遵守孔子的道理,效法他的行為?都是能說不能行,言行不相稱,假冒為善。惟主耶穌的道理,只要得?真傳,能說也能行。”那個讀書人就無話可說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