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魏以撒赴渝

魏以撒如何因總部遷渝而趕到重慶的,《真耶穌教會聖靈報》第一卷第一~三期,《第十一屆全體代表大會紀錄》載魏以撒在十一次大會上說:“總會因社會部令遷渝,乏人主持,蔣、張二執事不能離滬,郭長老因湘戰阻於中途而返閩,本人受渝處函電催請,乃本信心自津返豫。受聖靈引導,率眷走方城,經舞陽,到西安,進到寶雞。到蘭州,開創教會后,始飛渝主持工作,辦理備案手續。”《卅年專刊》則刊載了魏以撒后來在總會做的補記,記載了如何由天津趕赴重慶的詳細經過。但從天津出發到達陝西的具體時間,這篇《補記》和魏以撒在十一大上的發言都沒有說年代,也沒有月、日。只能說,至遲在一九四零年三月八日之前。因為,這一天是魏以撒的生日,寶雞的“穌民”們要為他過生日。見本編第二章第八節。
《卅年專刊》的這個《補記》是很有意思的,它除了反映這些信仰耶穌的人們的信仰觀以外,還反映了當時戰亂中的中國社會狀況和人們的道德觀念、人際關系。
“一、由津返豫
上海淪陷以后,社會部令總會內遷。正在大戰方殷的時候,本人特到上海、南京、天津、東北各地商議此事,終於得到各方面之同意,一致贊成內遷重慶;咸主張我攜眷前往。關於路費一節十分嚴重,因我有十二口人的重擔,路途又遙遠,怎么能行動呢?總會又沒有進款,各地都不交通。蔣約翰執事給函,囑在天津暫借,將來由總會付還。事實上天津靈胞也在大困難中間,并且天津靈胞在我每次去到都花費不少的錢,怎能再張口把這個重擔放在他們身上呢!於是靠信心行路,由天津到了河南之漯河。
二、聖靈命走方城
那時,內子牛美靈領?七個小孩子都在漯河。時間日漸緊張起來了,我們切心祈禱,求主批示行期,多日沒有回答。天津的郭步青、李懷明、芮允之從漯河路過,聖靈不許和他們同走。又有翟少楚夫婦新由上海來到漯河,也勉勵我們同他們快走,聖靈仍是不許。河南的重要長執都來到漯河要送我,因聖靈沒有批示,有的已經回去了,有的專心等候,有的或來或去。
大炮的響聲已在四郊聞見了,商人都已逃到鄉間。家家關門閉戶,滿街荒涼,無人行走。在這種情況下,聖靈才發命令叫走方城。經方城入西安的路是我不知道的,只聽說山路崎嶇。但此時連一個挑夫也找不?了,可是我的人口眾多、什物笨重,單我的書箱就有一百四十斤之重,若沒有一輛大車實在不便行動。同院雖有四輛架子車,因為都為自己預備?逃難,也不忍使用。乃祈禱說:父神哪!您不早下命令,到了炮聲隆隆、人都嚇走了才下命令,往那里找人找車去呀!那只得求你親自預備了。聖靈允許說:‘我必為你預備。’我就把這話報告會眾了。
我曾為他們提倡了一個傳道基金捐,他們管基金的委員帶?錢都來了,以為我人口眾多,路途遙遠不能不用,但我說:‘我原定的是不許挪用,現在焉能由我打破成規呢!’竟沒有接受,就又因河南傳道的十分困窮,怎敢接受!
到了四月廿八日下晚,蕭安民教士忽然領了一輛三牛的大車來了。就問要多少錢!那車夫說你們是教會的人,我不要錢,再給,你們几千元也可以的。因為我被軍隊拉出來已兩個月了,若沒有你們帶?是回不去的,不過我只能送到舞陽。
次日,有吳賢真、王選民、張安得烈、蕭安民、董豆、陳國民、陳明德等送我起程。又次日,到了舞陽。
三、路中結果聖命不變
舞陽縣有一個中國耶穌教自立會,會長是張槐三。他留我們住,經過講道,全會更正了。就給他們施了合法的大洗。直到現在(一九四七年)仍在進展中。
那一輛大車沒有了,主又用奇妙的手預備了兩輛人力架子車,另外有陳明德拉?一輛人力車,和兩位弟兄推?一部獨輪車送我,別人都各回家了。
我們清早起身,來到往洛陽與去方城的岔路口上。我順命的心仍是不充足,還是要走洛陽;因為一上了火車,有一夜的工夫就到西安了。於是就另換了一輛往洛陽的車子,即將行李捆好,要起身了。我和美靈走到麥地去禱告,聖靈不許走洛陽,於是又把車再換過來,向方城南下。
在這一耽誤的時間,戰事更趨緊張了。各公路開始破壞起來,十丈一溝,每溝深一丈、寬五尺。因心中猶疑,沒咬定聖靈的批示在公路上大大受累,忽行平路,忽而抬車過溝,十分難走。為顧念送我的弟兄不安,乃叫陳明德執事等三人也回去了。又把大書箱交給蕭安民了。大人只得步行。
誰知父神有奇妙的預備,在路上有四川的藥車四部,他們因為祁縣吃緊,不敢前進,現在返川又怕兵丁抓車,就央求我們把一部份行李和小孩坐他們的車子,事就這樣成了,連大人也沒步行,哈利路亞!
四、由方城到南陽縣的神跡
行了三天才到達方城。本打算去看看由自立會更正過來的本會,不料人民正在逃難,地方團隊把守城門,許出不許進。不得已只到了城南七里地方的一個本會略為休息,再往前行。
我們雇的車子是到方城縣,又要立時去南陽縣,一輛拉車的就多要錢,一輛不願意去了。正在心里作難的當兒,忽然來了四輛空架子車,又好又賤,實在奇妙。結果,想多要錢的車子,反空空的拉到南陽了。
我們到了南陽,心中略為平安,就要趁機會到諸葛亮的臥龍崗去看看。有一個車子是從舞陽來的,也是姓魏,又叫他拉?小孩上臥龍崗去。他在路上說:‘我看你們不是平常的人,這么一路上有這些奇事呢?我能不能信呢,甚么時候能受洗呢!’說?話,恰巧到了白河,就在那里為他施了洗。這是路上的靈果,阿們!
五、翻車不傷的神跡
我們上臥龍崗回來的路上,有一部大卡車,我們已經走過來,聖靈叫我們回頭去問他:‘你往西峽口去不去?’司機的說:‘今天才來還不知道往那里去。’我說我住某旅社,你若去西峽口時可以找我。
果然,次日就來找我們,全家是六千元,連東西一同到西峽口。於是打發何新名長老回家去了。
車過內鄉縣不遠,過一個深二丈、寬不到尺半的小溝的時候忽然翻了。美靈抱?孩子,連別的孩子都從溝的中間掉下去了,希奇的保護,竟沒死傷一個人,哈利路亞!
全車的人和鹽都翻下去了,把救車的人反倒弄傷了三個人。
全車三十多人,都已付了錢,只有我們沒交車錢。司機的和那一軍官怕我們到了地方不給錢,很久不開。在這個時候,我們手中只有四千元了,只得把一個重三錢的金戒指給了他們。
六、最危險的一段領導
我們在西峽口店住了四天,因為要錢太多,又得要現錢,所以總雇不到車子。有一天忽然來了四輛人力架子車,要七千元一部,可以到西安付款。這又是奇妙的預備。而且一路上又借給我們吃飯的錢。
從西峽口到西安是七百里,要路過七峪、西坪、商南、武勝關、龍駒寨、十八槃、商州、鹽關、蘭田,才到西安。這一路高山峻嶺,土匪成群。一處是土匪才過去,我們到了;一處是我們才走過土匪就來了。
武勝關的團隊為軍隊抓車子,把我們的車子都扣下了。我們靠主找他們的保長理論,又直接去找團長。忽然一位副官出來問我們的來曆。既知道我們是過路的人了,又知道我們是他母親的同教,就到處去打他們的保長,才得重新上路,哈利路亞!
我們被雨截在蘭關四天之久。后來我們才知道,若不被截,必定被搶,哈利路亞!
七、平安到寶雞
來到西安東北關外孔家院本會,他們早接到了我們沒有路費的信了,也已預備了一部分了,哈利路亞!
翟少楚和他妻子也在那里。他首先說:‘多虧你們沒走洛陽!我比你們早走廿一天,洛陽的車子就被蔣鼎文的副官扣下了,沒人沒錢是上不去火車的。我們只得走旱路,中途被土匪都搶光了,把才從上海買來的衣物也都搶了。’我們聽見就仰天感謝,這才知道聖靈不許走洛陽的大愛,竟使我們有出乎意外的平安,連一條手巾都沒有丟。哈利路亞!
八、飛重慶的啟示
我們到了西安,又幫助寶雞的靈恩會以后,只有十二天,我就被聖靈引到蘭州開辦教會去了。
重慶不斷的函催,但蘭州又沒有人接防。乃把重慶寄我的一萬五千元交給牛西拉長老前往,他既到了,就准備?變賣一切衣物支持蘭會;我得以脫身,回到寶雞。
恰巧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航線,可以從寶雞直飛重慶。這回聖靈又許可我坐飛機了,我就在中國航空公司登了記。
到民國三十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的那天,我們早早的到航空公司去了。公司的人們說:‘請你快坐汽車去重慶吧,我們只能賣十張票,現在登記了八十多人,就是下兩次班機也沒有希望的!’我說:‘現在我跟你們講點靈學。在我祈禱的時候我所信的真神應許我了,這怎么辦呢?’於是全屋二十余人哄堂大笑,并譏誚?說:‘這真怪呀!我們沒有應許,你的神應許你啦!有甚么用呢!真是迷信極啦!’我說:‘那末一點方法也沒有了么?’一位高級職員說:‘現在還有一人沒來,若到十點鐘不來就可以給你補票。但補了票他來了,還得退票。’果然給我補了票那人又來了,又叫我退了票。我問他們還有甚么方法可以試試呢?他們說你也可以坐車同去機場,若有已買了票的人,忽然出了大事又不飛了,你就可以補票了。’我聽見了這話,聖靈就在我心里跳動,於是就對送我的黃伯炎長老和牛美靈、李天樂說:‘你們回去啦,聖靈已應許我起飛了。’
我乘汽車到了機場,航空公司的人首先跑來招呼我說:‘魏先生!你的神真有點板眼,快來辦補票的手續吧!蘭州少上了兩個人。’哈利路亞,奇妙啊!聖靈就這樣領導,在平安恩惠中飛到重慶了。有榮耀應歸於父神,哈利路亞,阿們!
魏以撒補於總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