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節 抗日戰爭時期的張巴拿巴

這部份的資料,完全依賴於張石頭所著《真耶穌教會史》一書。
前面已經提到,張巴拿巴於南京召開中華真耶穌教會第二次全國大會之后,已稱“教會元首”。一九三八年的六月十二日,張巴拿巴等人經粵漢路抵達香港。在九龍、香港召開數次靈恩大會,“聖靈大降,際此亂世,人多向神,教會都非常興旺”。年底,張益壽、曹光潔等返回上海。南京大屠殺之后,曹光潔由上海返回南京。
張巴拿巴在香港呆了半年多。廣州淪陷后,與內地音信更是難通,又屢接南洋怡保教會函邀。遂於一九三九年二月廿二日抵達吉隆坡真會,會見了張彌加等。二月廿七日抵達怡保。據筆者得到的中華民國二十八年(公曆一九三九)正月第一期《角聲報》,張巴拿巴發布的“公函一件”,張巴拿巴到達怡保的時間是在“三月二十七日”,不是“二”月二十七日。
陳光藻說張巴拿巴在到南洋之前,曾到福州、仙遊。后與陳文秀(提摩太)共赴南洋。
怡保李塞特一向全權管理林成就的財產、營業。一九三七年十一月林成就去世。不久李塞特與林氏之妻劉腓比因家務失和,張巴拿巴調解不成,林氏子女訴訟於公庭。這在人口不多的怡保,成為社會各界廣為關注的事件。張巴拿巴為教會名譽計,勸李、劉二人自動辭去教會公職,待訴訟結束以后再行恢復。劉腓比接受勸告,辭去執事之職,但李塞特堅拒不允,張巴拿巴遂將其監督之職革去。
一九四零年,應砂撈越米里埠莊陳氏二姐妹之邀,與張西拉執事前去傳道,施洗四十余人。第二年,又應沙巴亞庇某李太太之請,獨自前往講道,約一個月有余。一九四一年七、八月間,張巴拿巴同劉腓比前往實弔遠看視教會,在愛大華遇見俞聖潔、姚益彩、黃多加等人。几年前,支持上海總部的俞聖潔,這次見面,卻如同故人相逢一樣,乃致引發孫耀光及福建陳馬利亞大怒;孫耀光甚至要打俞聖潔。在實弔遠,不知是誰向英政府報告,說張巴拿巴是日本間諜,月獲五萬元活動經費。十一月,怡保刑事調查局,派員調查,見張衣?簡單,只有《聖經》,不象,遂道歉而去。
當年,十二月八日,日軍南進,巴拿巴與劉腓比等隨大眾逃往新加坡。在吉隆坡被捕至警局。由一英籍警官槃問,結果也覺得不象是日本間諜,於是再三道歉,并用車送回教會。張巴拿巴在新加坡一直住到英軍投降,日本山下奉文大將接管全馬之后,才返回怡保。家人則仍留日軍占領的香港。
后受愛大華真會之邀,到此長住,看顧教會。在此優哉遊哉地過了三年多的休養生活。一九四七年復刊的第一期《角聲報》,刊登了張巴拿巴的《南遊記》一文,詳細記述了到馬來西亞以后的情況。關於在愛大華的三年多,如此描述:“我接受愛大華本會之再三邀請,乃前往該地,住在姚益彩家中。他的夫人俞聖潔及諸同靈長執熱烈招待,朝夕禱告聚會。我在這悠(幽)靜美麗的田園中,休養了三年多。自我傳道卅余年,從沒有好好休養過。在這里靈性大有增進。有黃多加、范靠主、單白石(長老)、胡哈拿、李愛主、徐阿森、姚益彩夫婦、四媽等執事,朝夕相處,談論主神的道理。三年來,雖也在許多壓迫下,但精神肉體均極健康,其間神跡奇事,不勝枚舉。其間也有驚人的恐嚇,靠?父神,一一得勝。凡神藉我所說的預言,皆一一應驗,分毫不爽,這是真神的特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