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節 真耶穌教會在甘肅的發展

關於真耶穌教會在甘肅的發展,目前能找到的記載,只有佟雅各撰寫的一篇《甘肅省教會史》,載《卅年專刊》。有關佟雅各的記載,只見於西北蘭州一帶。從其自述看,大約是自東北而河北、河南,漂泊流亡到的西安,又到寶雞,又到蘭州,無怪乎與哈爾濱鄧潔民之女鄧育英相遇。迨其到蘭州并開始傳道,應該是在一九四四年了。
其述真耶穌教會在甘肅發展之概如下:
首先,佟雅各將在甘肅的三次布道發展比作方舟的三次放鴿:“本會有方舟之應驗,凡深研聖經而被聖靈啟迪者未有不信者。方舟有三次放鴿之事實,本會亦有三次派人到西北布道探察之歷史焉!”
第一次是在民國廿六年(一九三七),“由武漢奉主名差遣張提多、陳國民兩教士出發”。當時只付與二人三十五元錢,只夠乘車到寶雞,余下就只能步行。經蘭州直達寧夏,“且為真道被拘兩次”。在返程中得以在甘肅會寧縣之耶家灘建立了教會。“經云:‘流淚撒種者必歡呼收割’。願父神堅定其苦工,阿們!”當時蘭州市各會都呈冷落之勢。張、陳二人雖然在“沿路各公會見證真道,多無靈耳,只得跺土而行焉。”
第二次是在民國廿八年(一九三九),寶雞教會“奉主名差派何新名長老再達蘭州”。何新名順?公路到達蘭州,在隆德縣府被誤認為漢奸,關押四十多天,苦不堪言。后經寶雞老會作證方獲自由。到得會寧,在會寧施洗數人。返程經天水縣,“得一劉尚義弟兄,品學靈力俱備,亦將來之柱石也。”何新名出發時也只帶了三十五元錢。
第三次是一九四四年牛廣洋長老到蘭州。牛廣洋因為在寶雞大會上同葉路得、楊真道有願在身,三月到蘭州開創教會。往返費洋四千余元。幸虧遇到了鄧育英女士全家、林樹森全家,還有陳志遠、蔡成達。住了兩個月,因為難以找到會舍,只得返回。但這一次為“聖工之便利”按立鄧育英為女執事。
佟雅各乃自東北而河北、河南,流離漂泊,攜眷屬逃亡,於五月廿日到達西安,廿三日到寶雞參加大會,六月七日,打算返回西安把行李運到寶雞來。恰遇郭步青執事的兒子郭家楨開車去蘭州,佟以為機會難得,遂於八日登車,十二日到蘭州。“經云‘凡他所作者盡都順利’,何幸如之”。
在蘭州發展真耶穌教會,遇到的形勢,佟雅各有一段相當精彩的描繪:“險美哉,臬蘭之都會也。帶河環山,若一披掛整齊之壯士焉。近來陝西吃緊,人口驟增,是以尋房之困難,有如大海之撈針,然本會之迫切尤不容致矣。
蓋事有大難小難之別,而本會創設乃在大難之列也。良以我國人民習於媚外根性,醉化歐風,先入為主。非但不易接受宗教革命之本會,甚且有出而攻擊反對者。其未信者知識既淺,迷信反深。雖接受本會亦非一日可用之兵。加以本會人才不足,經濟無援。以人自視之,几無可以立會條件。然本會竟能普及上述各地,皆賴靈力信心之成就,蘭會何能例外耶?”
佟雅各傳道,得力於其女友鄧育英的共同合作。佟對於鄧的評價是相當高的:“道不可須臾離也之勢,古有憂道謀道之人,今也其獨無之乎?有之其鄧育英女史也。”鄧育英之父為鄧潔民,已見前述。一九二五年全家在天津“更正歸真”。然鄧潔民一病不起,“竟回天鄉”。當時的鄧育英“上有八旬祖母,下有三齡幼妹,八口重擔,悉肩其身。內賴其生活,外靠其交際。侍父疾、葬父身、活全家、育弟妹、孝祖母、回濱哈、返平津、埋丈夫、教子女,苦奔來蘭。諺云‘有其父必有其女’,其鄧女士之謂歟?”
鄧育英到蘭州以后,恰在路上遇到了牛西拉長老,聽說佟雅各到了寶雞,馬上寫信相招。佟亦暫時拋卻家事,借了七千元錢到了蘭州。
蘭州教會成立之初,先借林宅聚會。七月一日遷到靜安門內陳志遠處,正式掛牌成立。當時連凳子都沒有。鄧育英就把鋪床的凳子拆了帶到教會。又怕跪禱不便,捐竹席四領。又嫌會舍簡陋,買了鮮花來裝飾。不辭勞苦引人聚會。凡與她接觸的人無不被她和善的言態所感召。佟雅各將其比作馬利亞。
陳志遠不但犧牲了自己的房屋,又熱心接待佟雅各和全會。此時蘭州雖然能聚會,但因與陳志遠工作的房屋共用,究屬不便。恰巧隔壁空出一間,但需一萬五千元的整數。佟雅各甚為為難,“乃切心祈禱,蒙聖靈允許”。滿以為問洪魏二人告借可以解決,不料二人手中都不方便,只向洪緒輔教官捐得兩千元。當路過中山路靜琴工業社門口時,“聖靈說‘可以進去借’”,恰好任靜忱正在向華僑銀行貸款,遂乘機對其說明要求,於是借到了一萬元。當時佟手中還有兩千元,鄧育英再捐一千元,終於湊足了一萬五千元。七月十二日付足。
十五日,把中間隔斷的牆垣拆去,兩間打通,同陳志遠的工廠分開,專做“聖所”之用。又定做板凳十條,可坐三十余人。
每天早晨“查考本會教義”,有李懷明、李路加、鄧育英、鄧育田、佟從光、蔡文斌、傅榮光、解秀根、任震方、翟安得烈、陳志遠等十余人,還有在門口站?的。“二十三日施洗二十一人,受余洗十人,證明聖靈已經開工了,阿們。”
佟雅各到蘭州布道,兩個月的工夫用去萬余元,除向郭家楨借了五千、向魏壽延借了兩千以外,陝西支部給了五千余元,加上零星收入三千余元。但租房借款萬元無力償還。於是開捐,恰如其數。又為墊地、刷牆用去千余元,都能按應用開捐。“只要名正言順,必祝福。”八月十三日,又水洗八人。
十九日是安息聖日,由佟雅各提名、大家贊成,選鄧育英、陳志遠為司庫,洪緒輔、佟從光為司會,李路加、魏森林為司事,并以育英執事為主任,“以便分擔聖工,各盡其職。趁我在蘭,得機指導。但在本會組織道理上,都屬幼稚,願聖靈親自引導,阿們!”
“嗣后,魏長老因各地本會需人看顧及指導,責任所在不能久守蘭會。當即致函寶雞本會請牛廣洋長老來蘭牧養。八月間,牛廣洋蒞蘭主持教務,魏長老於是月月底離蘭焉。”
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的元月,“牛長老被聖靈差遣前往靖遠縣開創教會”,但蘭州教會主持無人。遂在一個安息日宣布,要在“眾靈胞”之間徵求每天早晚聚會的講道人,能負全責者請舉手。當時洪緒輔已經離開蘭州,佟雅各“被聖靈感動,應負起這個擔子,不然必攔阻牛長老的聖工。”於是舉手,牛長老便按手在佟雅各的頭上,立為長老,并問有無反對得,“結果眾靈胞皆大歡喜。”這一天是農曆正月初五。
第二天,正月初六,牛廣洋便起程前往靖遠縣開創教會,“雖然結了几個果子”,但因會舍問題及經濟問題終於擱淺,只得返回蘭州;返程又去看顧了一下耶家灘的教會。
蘭州教會,因點清油燈太暗,於是開捐安裝了兩盞電燈。南面隔壁周家小鋪生意不做了,閑下一間房子。廉紹唐“受感”代付押金萬元,另一盞電燈也賣給了教會。在拆斷中牆的時候,郭其武又捐萬元修牆墊地,廉紹唐太太又捐席六張鋪地。大家捐板凳十條,孔新山長老來蘭州捐一塊黑板、一塊會牌、跪墊卅個……。教會得到發展,三間屋子可容五六十人聚會。
抗戰期間,甘肅省新建區、分會據《卅年專刊》統計表,有:一九四二年,范亞倫等創平涼分會。一九四四年創蘭州分會,創始人不詳。魏以撒創甘肅支會,也應在這個階段,只是具體時間不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