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日寇統治下的東北真耶穌教會

要想了解在日寇統治之下東北真耶穌教會的詳細情況是不可能的,根本沒有全面記載的資料,現在能知道的只是一些零星的記載。日本人曾對東北地區的宗教概況作過一番統計調查。調查結果,於昭和十五年(一九四零年)五月撰有《滿族宗教志》一書。關於真耶穌教會,只哈爾濱略有記載:“代表者氏名(當指負責人)”為孫某,有姓無名。“教會數”約有五處。“教役者”數(當長執等人)約六人。“信徒”數約有二零零人。“經常費年額”(當指每年所用經費)約一千元。而東北其他地方的真耶穌教會則未見於統計。
我們找到的其他記載大概如下:
今遼寧省。
沈陽。前面說到過王得恩曾於一九四八年撰寫過一篇《沈陽回憶記》,又據王得恩於一九五一年向政府的申報材料,記載了初建時的狀況(見前述第六編第七章)。在初建之后,到一九四二年以前,雖然有些記載但無准確時間。謂創建之后“數年”“主又揀選了三四十人”。馮、唐二位自食其力,牧養教會。后來馮云回原籍,教會由唐權靈執事牧養。“於是數年之久,蒙主祝福,教會藉家叔發展到熱河,設立了祈禱所。可惜無人澆灌,感覺荒涼。”唐權靈執事“自老年邁,平安歸主”。這時的教會“缺乏傳道牧養,又當偽政時期,及各種時勢所波及,僅作保守之時與狀況了。”其中有兩個“數年之間”,究竟計算到哪一年沒有說。但從內容看亦無重大事件。“偽政時期”當指偽滿洲國統治的歷史時期。而初創,一說在一九三二年,又一說在一九三五年。因而王得恩所記,均為日寇統治之下的沈陽真耶穌教會。
據王得恩所撰《沈陽回憶記》自一九三二(或一九三五)至一九四二年間,王得恩曾返山東,后又於一九四二年返沈。這一點從文中所述可以推斷。王得恩開始負責教會工作,大約應在一九四二年由山東返沈之后。
一九四二年五月間,王得恩由山東來到沈陽。一九四三年設本溪湖祈禱所,一九四四年設彰武縣真會。又於一九四五年,攜同閻彼得長老、鄭保羅、於天民(一作丁天民)執事等創立錦縣禿老婆店、么楊屯兩會及石山站祈禱所。鐵嶺宋荒地系閻彼得長老於一九四一年由天津返鄉,“主與同在所創設”。王得恩所記并不僅僅限於沈陽,涉及今遼寧省的好几個地區,但離沈陽都較近。
錦縣禿老(婆)店真耶穌教會,據王得恩的回憶是在一九四五年由鄭保羅、於天民兩執事在閻彼得率領下創建的。而《卅年專刊》又有開辦人丁天民所撰《禿老婆店本會史》一文,也記為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但無月份。不知是在光復之前抑或之后。姑附於此。
王得恩所記之於天民當為丁天民,禿老店當為禿老婆店。
《卅年專刊》載丁天民所撰《禿老婆店本會史》,其概如下:
“開辦人丁天民,槃山縣腰楊屯人,三十六歲,(當為丁天民撰文時的歲數。據下文推斷,此文當撰於一九四七年。特為《卅年專刊》發行所作)長老會徒。由三十歲入老教會。我是瘋癱的人,坐車上,老會也未覺得好。承他們的愛贈與《聖經》一本,叫我在家看。甚陝(?)也不明白。傳道人每年來一次,并不是送平安,乃是為捐助的,并不講道,無非讀讀故事而已。由前年,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真神真愛臨到了我們的家庭,特差遣真耶穌教會信徒鄭保羅兄到敝處,才聽見真理的道和得救的福音!鄭兄為予按手禱告大受感動,而我瘋癱的腿立見轉動。從此立志每晚聚會祈求神醫治。於第三日晚已受了所應許的聖靈,方才明白主旨。經三次為予按手,予就扶杖走動了。并且在老會之際領導二家歸主,近亦棄偽歸真了……。”
關於鐵嶺宋荒地,據前述,是一九四一年閻彼得長老由天津返回時所建。但《卅年專刊》關於禁食人員的統計表中有郎廷棟一人,在一九三九年冬,禁食三十九天。和閻彼得建會不知有無關系。
以上為抗戰期間,在日偽統治下的東北真耶穌教會的些許情況,至於吉林等地的概況已經全然不知了。
抗戰期間,據《卅年專刊》統計表,在遼寧新建了兩處區會:一九三九年五月,閻彼得建宋荒地區會。一九四四年五月,王得恩建彰武分會。祈禱所則有一九三九年五月建鐵嶺南門外祈禱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