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抗戰期間的山西真耶穌教會

這個期間的山西,完全找不到有關全貌介紹的文章或報告,只在《卅年專刊》上找到一些零星記載。
運城分會
運城分會的曹福全、馬梁梧鳳、李振芳三人先后去世,“被神接回”,“因無負責人,智力缺乏,受了魔鬼攻擊,好象本會几乎跌倒,以至無法存在。然神不丟棄,格外憐卹,所屬五處分會,三處祈禱所,均蒸蒸日上。”這個記載是很不具體,很含混。受魔鬼攻擊與蒸蒸日上的具體情況都無記載。“受魔鬼攻擊”或與曹福全后來跟隨張巴拿巴分裂有關?曹福全后於一九三六年去世。參見前述第六編第五章注釋。唯一知道的是運城分會下屬有五個分會和三處祈禱所。而“本會(在事變后)處於淪陷區中,未能與總會聯絡,而形成吃奶的嬰孩,無人澆灌,各方面均屬缺乏,以致教會不能發達。盼望在主里屬靈的父老兄弟多多代禱,阿們!”
猗氏太侯村教會(又作太后村)的興起
呂仰德在民國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到太侯村員善鳳家“傳福音”,其妻柳貴蘭染八年癆病“求主醫治,禁食十一日后,又禁食四十天而痊愈。”另外,該村張興隆之妻李玉蘭,患血崩症,臥床六年,也“求主醫治,禁食四十天后,竟亦痊愈。”又,該村員衛氏,瘸子數年,經李玉蘭、柳貴蘭二人“為之禱告,立即行走。”從此之后,張興隆“被聖靈感動”,遂願意以自己的家作為教會會址,太侯村教會從此而興。
解縣嶴村教會的建立
嶴村的員守讓,於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患腿痛病甚重。太后村的張興隆勸其“歸主”,“立時禱告,按手在身,疾病痊愈。回家對妻言明神的大能,勸他歸主。恰遇猗氏太后村真耶穌教會奉神名聚靈恩大會三天。與妻一同前去敬拜真神。感謝主,第三日黑夜杜真義被聖靈充滿,見許多異象。回家后,禁食二十八天。到各處醫病趕鬼,大有能力。”至於聖殿建設一事,發起人馬梁梧鳳、員杜真義、王明晨、張道生;勸捐人周德讓;建筑負責人梁天蒼、張守忠、王維綱、董希昌。教會由此建立。
夏縣分會
日軍侵犯到夏縣時,於一九三八年,教會遷移到西大台村,設在陳景泰家中。“神仍然大顯權能,醫病趕鬼。”樹長大了自然要分枝,又在任寺后設祈禱所一處。參與辦理教會的有陳景泰、陳景瑞、陳景清、蔣喜文、陳生太等。一九四零年,在縣南薛村又設祈禱所一處,設在楊順學家。有楊學順、黃星照、楊自明、張文慶等辦理。楊順學、楊學順或為一人,可能印刷致誤。
其它在以前提到過的安邑分會、解縣赤社村真會的狀況如何,全然沒有記載。在抗戰期間,據《卅年專刊》統計表,新建會所有:一九三八年張興隆創建太后區會。一九四一年,杜真義等創建蠶坊區會。一九四五年創運城縣杜家坡祈禱所,創始人不詳;月份亦不詳,也就不知是在抗日戰爭結束之前還是之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