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節 陝西真耶穌教會的創建和發展

前面提到在一九一九年真耶穌教會即已傳入陝西,但其后續發展毫無記載。真耶穌教會在陝西的真正發展,是湖北逃難的“穌民”來到以后。其發展,一九四七年十一次全大召開時,陝西代表孔新山曾在報告中做了簡要介紹,謂:“陝會產生於廿八年(一九三九年),武漢難民到寶雞,設立教會。廿九年(一九四零年),由鄭腓比女執事、范亞倫長老到西安傳道。卅年本人加入本會。又傳到余家溝;當地安息會整個加入。卅一年(一九四二年)成立支會,兄弟任會務,王惠民任財務,黃伯炎任總務……。”后述一九四七年事,放到下一階段中說。孔新山所說,極其概括。而《卅年專刊》非常詳細。下面據《卅年專刊》所載,詳細說明。
先看看這些“穌民”們的作為,然后再看真耶穌教會又如何在陝西的發展。
一、“穌民”逃難到了寶雞
從武漢逃難而來的長執們,為數不少,這些人都是真耶穌教會的骨干力量。有魏以撒之妻牛美靈、黃伯炎、范亞倫、牛西拉(魏以撒妻舅)、姚雅歌、王勝林、鄭腓比、葉路得、錢引導、楊真道、盧約翰、胡歌尼流、胡危撒拉、王亞伯、陳祈求、雷真道等。
這一小群人先住在旅社,后來被經濟部調整處持槍驅逐,強占了旅社。黃伯炎挺身交涉,答應給一百五十元錢。又向縣政府請求給予居住地點,於是指定車站稍東,東堡子土垣之南濠溝內居住。當時東關一帶一片荒蕪,濠溝低於大路約有丈余之深,污水盈尺。所幸陝西土質甚好,百姓都挖洞居住。真會“靈胞”也都仿效,挖起土洞來。挖出來的土漸漸把濠溝填平,大約有一又四分之一里,成了街市。因離車站很近,日漸繁榮,遂名之曰穌民街。
縣政府及當地的賑濟委員會只供給了四十六天(一說四十天),以后就自動的自力更生了。不象其他難民,靠政府救濟直到抗戰勝利。
在教務方面也努力工作。工礦調整處給的那一百五十元大家都不忍分。黃伯炎長老又東湊西湊地湊了四百多元,先搭了一座可容五百人以上的茅棚會堂,五丈長,三丈寬。一九三九年春,行成立新堂典禮。魏以撒到了寶雞之后(未記什么時間),又改建成西式高大可容六百余人的堅固會堂。早晚聚會,“宣講真理”,名震一時。“逃出的一切靈胞們,也都能同心努力,興旺福音,竭力把養生的錢拿出來建造會堂,捐資傳道,四下開展。”
開辦小學
魏以撒夫婦在寶雞生了一個男孩,在生日快到的時候,這些逃難出來的“靈胞”想借機會表示感謝之情,乃集合全體會眾湊了一百七十多元禮金。魏以撒力辭不得,乃提倡拿這筆款辦學。不夠,他又賣了自己的縫紉機,又由別處稍捐助一些。在縣政府教育局立案,得到許可,於是穌民小學就這樣辦成了。由魏以撒夫人牛美靈任校長,李德法任教員。牛西拉、黃惠民、張穌華等相繼擔任過義務教員。學生有六七十人之多。不收學費,并供給文具書籍。魏以撒自任董事長。
穌民小學招生啟事如下:
“本會鑒於難童失學之不易補救,乃在最困難中創辦穌民小學。玆蒙穌民街中段王建有先生將所租之地皮計長十五丈寬二丈讓給本校。其上瓦房八間,大門一座,土洞八個,作價一千三百元,以備改遷校舍之用。日后凡與王建有私人之金錢糾葛,皆與本校無涉。再者,本校因欲提早開課起見,復籌八百余元,積極修理校舍,趕制校具。凡附近難童均可早日報名,不收學費,其書籍由本校發給,此啟。
校長 魏牛唯俠謹布。”
牛唯俠應即牛美靈。
安老院紀要
民國廿九年(一九四零)三月八日是魏以撒的生日。大家又要發動“世俗的紀念”。但魏以撒對大家說:“本會不給主耶穌過生日,為什么能給人過大生日呢?況且我的年紀尚輕的很哪!同我來的年紀老的父老太太們很多,又都貧困,大家怎能作這件顛倒的事呢?”但大家還是下決心要辦。於是魏以撒就提倡辦安老院。起始帶他們出來的是黃伯炎長老,而且已經六十多歲了。於是提倡敬老節。確定在六月廿一日那天,每年一次。由會眾捐款,長執侍候,學生游戲助興,融融樂樂象一個大家庭的樣子。第一次有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四十余人出席。第二次有五十多人。因為“靈胞”日益增多,所以老人人數也就增多了。
安老院初建時無依無靠的老人有十七位。為了不叫他們淪為乞丐,真會發動了團體的力量。會眾都希望把這件事辦好。但人是天天要消耗的,沒有生產難以供給,於是“乃向主呼吁”。
有一天,魏以撒看見寶雞人吃水很艱難,要從西頭跑到穌民街的東邊河里去擔水。於是想:“如果打一口井必能有些生產,如果父神喜歡我們,我們必得到利河伯,或示巴井。”但當地人都說:“我們費了不知道多少工錢了,都沒成功,何必費力呢?”又一天,“魏長老被聖靈啟示”,就在所指定的地方一挖,就出了活水的泉源。全街的人都吃這口井的水。每擔水略為收費,由安老院的老人們輪流值日收用。於是安老院的經費有了來源。
合作社
按逃難的最初計划,向中國工業合作協會西北區辦事處貸款,成立了几個合作社:
甲、鈕扣合作社,由李厚安等經由;
乙、織布合作社,由王亞伯等經由;
丙、磚瓦合作社,由李景順等經由;
丁、機器合作社,由李子峰等經由;
戊、織襪合作社,由方言恩等經由。
當時經營情況良好,每個合作社都營利,真會難胞也盡到了職責。“可惜有人沒有盡到忠心的本會,所以影響以后新社的產生不少。我們現在明白,這事也是出於主的意旨,阿們!”是哪些人沒有盡到忠心,又如何影響了后辦的新合作社,全然沒有記載,不詳。
這些逃難到寶雞的“靈胞”們的生活狀況一般還都說得過去。多數人因為沒有技朮就不能成立合作社。有的經商,有的作小販,有作工的,“大家都蒙神祝福,日漸昌盛”。在他們困難的時候,彼此標會互助。不但生活可以過得去,而且把草房土洞改建成了磚瓦房屋。特別發達的也不少。而飢餓而死的則一個人也沒有,凡作正經事業的都可以維持生活。
同惡勢力斗爭
《卅年專刊》還記載了真耶穌教會同當地的惡勢力進行斗爭的情況。
穌民街的地皮原是縣政府指定的。魏以撒到了寶雞以后,覺得不妥,誠恐日后建設好了要起麻煩,於是辦了合法手續,訂了整個的租約。過了一年,縣政府的人果然眼紅了,要收回地皮。登報說地皮撥給教育局了,由縣長董學舒出名刊登啟事,定期招標拍賣,又派警察捉拿魏以撒及黃伯炎二位長老。經過據理斗爭,“哈利路亞,竟得意外勝利,把縣長撤職”。又一次,有十七個團體捏名控告到軍隊中,“恰好該政治部主任趙海屏才在本會蒙醫治之恩”。其結果可想而知。這些人又要用司法解決,當然也未能達到目的。
在這種環境中,這些外地來的“穌民”們也就自治起來。先經縣政府許可成立了一個特別保,由黃伯炎、吳天軍任保長,共分十個甲。外來的逼迫,其結果必然是使這個特別保建設得更為繁榮,比別的保甲更為有秩序。全縣為之震動。加入真耶穌教會的人更多起來了。每次召開全體市民大會的時候,“穌民”們高舉特制的燈旗結隊參加,比任何團體的人都多。再加上中央及省府三令五申保護穌民,所以一直都是轉敗為勝,逢凶化吉。
穌民街簡直成了寶雞的典范。在一次市民大會上,王縣長為真耶穌教會作見證說:“穌民街是一群最有辦法的集團,他們真得了基督的愛人力量。”然后,他講了一件事情。一天深夜,他路過穌民街回縣政府時,看見一個打更的人,很覺奇怪。就問,整個寶雞市都沒有打更的,你怎么會在此打更?說是穌民街的長老雇的他。王縣長又問,你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本地人,怎么會給他們打更呢?原來這個小伙抽鴉片,又上有老母,沒有錢。在穌民街東頭洞里,時常偷他們的東西,几次被抓住。知道他家中困難,於是雇他打更,每月二十元,也免得再偷。這個小伙實在感謝,也作了基督徒。王縣長講完這件事以后說:“怪不得孔子的時候治的夜不閉戶呢!由此知道以愛人的心作動力,再以經濟作后盾,社會就會安定的,這種感化力,大家要效法才好”。
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們充分發揮了團結互助的精神,建設自己的教會。象天津的張約書亞長老,把自己賣房的錢四千二百多元,這在當時可以買二百袋面粉,都捐給了教會。張約書亞原意是要買靈修院的根基,即地皮的,不過建堂時用去了,再補不上了。對一些窮苦靈胞也多方眷顧。在逃難中有三四十人貧苦無人照管,去世時都是由教會靈胞捐助衣衾棺槨安葬的。
對在寶雞發生的一切,《卅年專刊》撰寫了一篇類似總結性小短文,題為《救恩與懲戒》,其文如下:
“說到救恩與懲戒的細目,我們必須另有一大集專書,才能說得細備。
當五旬節聖靈降臨,大家有無相通的時候,十數萬人在所羅門的廊下,若沒有彼得對亞拿尼亞夫婦的懲戒,請想那一群會眾是容易統領的么?恐怕他們不只為忽略了他們的寡婦那一件事情不平吧?所以經上記?說:‘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就甚懼怕。’(徒五章十一節)想到在摩西的時候就更多了。
聖靈也照樣用他大能的手,拯救了當救的靈胞,責打了當打的人們!
摧殘本會的縣長撤差了,一個凶惡的警察局長被判了無期徒刑。
1、作了違犯真理勾當的受大貧困,順從真理的人得了昌盛;
2、毀謗人的生病至死,順從教會的靈肉健康;
3、破壞大局的下在監牢,維護大局的得了善果;
4、干犯聖靈的被土洞壓死,順服聖靈的從將塌的土洞出來;
5、大大反對的被炸彈炸死,十分守道的毫無傷害;
6、許願不還的大樓被燒光,主仆人的鄰舍竟安然無恙;
7、警報一響,沒信心的人嚇的魂不附體,有信心的人不躲不藏;
8、有貪心加入本會的多站立不住,為求道而來的都蒙了大恩;
9、為傳道而去西北的都得了天上的賞賜,為自己而去的人也得了屬世的恩。”
文中的救恩與懲戒,是指信神者得救恩,反之,則受懲戒。文中所列大約都以事件為根據總結而來,如土洞事件。
這件事情是這樣的:方言恩、嚴信心夫婦,結婚八年沒有生育,有一天在祈禱時,心想“我若摸摸那位長老的衣裳就可以懷孕了”。結果,果然就生了一個孩子。而當時“日本的轟炸機不斷的投彈,除了抵抗的人以外屬靈的人竟沒有受傷的,所以大家很有信心,向來不跑警報的。他們相信真神可以隨時給開飛機的人打靈雷,叫他們投彈的時候,或早或晚可以躲開神的兒女們。”民國廿九年(一九四零)“炸彈為要刑罰一個悖逆之子,就把一個大土洞炸塌了”,當死的人也死了。可是洞內有“從信心所生的那一孩子”,那時孩子才一周歲。於是許多人幫忙挖土,想救出那個小孩子,用了大半天的工夫仍然找不出來。一丈多厚的土都塌下來了,大家都以為孩子肯定砸得粉碎了,也就都停手不挖了。
但孩子的母親“以為這(孩子)是從祈禱來的”,我要把它扒出來,給他作件白衣服,再好好的把他埋了,“也許蒙天使保護還沒有死”。於是又求了一二人再挖。果然聽見小孩子的哭聲了。及至把孩子拖出來一看,一點兒傷都沒有。“天使用一張破桌子把孩子遮住了。不透氣的土壓了大半天也沒有悶死,“豈不更為奇妙么?於是給孩子起名叫方重生。將來這個孩子長大了不知要為主發些什么光輝呢。經上說‘他們的使者,常見我父的面。’阿們!”
一九四一年,在集體逃難到達寶雞三周年紀念之際,魏以撒發表了一篇告穌民書,對逃難三年來的工作做了一番總結,并提出了希望。這篇《告穌民書》據其內容推斷,應當是在逃難三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其全文如下:
“至為親愛的,同在患難國里有分的靈胞們!我現在奉主耶穌的名對你們說几句話。我們這一群集體逃難到寶雞整整是三周年了,我們的紀念日很容易記?,因為恰巧中秋佳節的今天。
今天真是勝利年,正趕上我們紀念逃難三周年大會的當兒,在長沙就來了空前大捷,給我們確定一個中國必勝的信念。原來在我們紀念逃難之心靈深處,還藏?一個快快回家的切望。可是因為我們得了這次空前勝利的事實,就是回答我們有不久可以回家團聚的把握。
挽回教權、由東徂西,是我們藉宗教愛國的表現,當武漢危急的時候發動集體逃難,我不忍大家違良心去作順民當奴隸的一點表現。
可是單有我的提倡,恐怕大家不一定能逃到這比較安全的寶雞。更應當感謝的是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和黃仁霖、鐘可託先生,撥發救濟費。又蒙中國工業協會艾黎先生與劉總干事等應許我們到寶雞以后,盡量給我們成立各種合作社。又蒙寶雞各慈善機關與縣商會救濟了半月之久。更蒙縣政府指定地點,得有棲身之所。這就是國家給我們的恩惠,是地方給我們的愛助,使我們不能不刻骨銘心的紀念哪。
這三年來,的確大家受了相當的困難,然而都能效法主耶穌十字架犧牲的精神,在始終自力更生的志氣中渡過來了。可是我倒時時過不去,覺得對不起大眾。因為你們是我在武漢三次擴大演講所鼓勵出來的人們,所幸大家對我還沒有什么怨言,這是我應當特別紀念的地方。
我們逃到后方來,不但是因以待穌的難民,也是穌醒了的人民,所以我們今天的紀念,要拿出事實來表現我們愛國愛教之穌醒了的精神。
我們大家雖然努力建了一座會堂、辦了一個小學校、立了一個安老院、組織了救濟、抬埋、合作各部,但與我們的理想相差太遠。今后如果環境許可,我們還得繼續努力,以期抗戰勝利。復使我們仰不愧於神,俯不愧於國,私不愧於心,那就是我們勝利的勝利了。
我今后企望於全體穌民的,是都以善行來紀念逃難,以順服政府為求平安的門路。以努力布道為報答神恩的證據,以和睦本地鄰里為逃來之目的,以互助為愛護團體的誠意。始終抱定主耶穌的博愛應付一切,更盼望本會在穌民逃難期間傳遍了西北。不使全國二十余省本會、十余萬靈胞之聖工專美於前,實為至盼,阿們!切願父神以永愛祝福大家的身體靈魂和一切事業,好使我們不但為自己活?,也是能以為別人活?,哈利路亞。
民國卅年十月五日於寶雞”
武漢真耶穌教會的一部分“靈胞”能逃難到寶雞,當然得力於國民黨政府,在當時全國一片戰亂之中,成了一片安定的綠洲。這些人,當然是很幸運的。而在當時,在寶雞的建設中,真耶穌教會也貢獻了自己的力量。應當說,這一部份人,發揮了團結互助的力量,表現出了勃勃生機。
二、真耶穌教會在陝西的發展
真耶穌教會逃難到了寶雞,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這不光是穌民街的建設几乎成了楷模,其影響更為深遠的是真耶穌教會在陝西的廣為傳播。前面已經說過,逃難選擇寶雞為目的,即要在沒有真耶穌教會的陝西進行拓荒的工作。武漢的這些長執們到了陝西以后,努力“傳播福音”,達到了目的。
首先是西安。原漢口黃孝河真會的柱石鄭腓比女執事。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與其丈夫鄭甫卿在西安經商。“聖靈在她心里動了善工,她到處作證,許多人接受。”又因為她有“特別的醫病恩賜,多人得了痊愈。”在這里“神的醫治”又成了“傳播福音”的幫手。幫助鄭腓比的有范亞倫長老。先是在南門,后又遷到北門內的通濟坊,“聖靈大大動工,安息日會的三位長老(有孔新山)都在真會受了洗。由西安到寶雞交通方便,寶雞的長執們也經常去幫助,所以就日漸興旺,根基穩固。
西安余家溝
在西安東九十里。有位王惠民長老,先是協同會自立的教會,進入安息日會還是自立的教會。而真耶穌教會一到,“聖靈大降,神跡亦多”,連傳道人也得到“更正”。時間,據孔新山在一九四七年十一屆大會上的回憶說,是在一九四一年。孔新山本人也是在這一年入的真會。由於余家溝真會在各公會中以善於長時間的祈禱而聞名於全省。這一更正當然要驚動那一帶的公會。后來,又由此分出來許多聚會的“聖所”。
向陝北推進
派遣前去傳道的是何新名。在富平、三原、同官、耀縣各地,工作卓有成效。“凡聽見的無不接受”。尤其是胡明道長老,是一位曾兩次入神學院學習的好道之士。自接受真會之后,努力不懈,“雖受逼迫困苦”也能支持工作。立約把一切所有都奉獻給“聖事”之用。
陝南的興起
是葉路得、楊真道兩位女執事“向主耶穌許願,先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前往陌生的地方去開荒,感謝父神與她二人同工,同神跡隨?”。在漢中傳道,就在自己租的房子中建立了教會,又請范亞倫長老前去同工施洗。
雙十鋪,是陝甘轉車要道。先曾有一位山西的“靈胞”住在那里,感動不少人相信。曾有人打算設立自立會,結果失敗。有位“兄弟”特地跑到寶雞去求道受洗,回來發展。
咸陽真耶穌教會
咸陽在西安以西三十里,秦時古都,“老會”不很興旺。民國三十年(一九四一)“范亞倫長老受聖靈催動要去開辦本會。他完全是拿出自己犧牲的力量來開辦的。六日作工,一日安息。起先自己把積下的錢買了一間草棚聚會。”在范亞倫在世時,已有三十多人受洗,但不算太興旺。“可是他盡心盡力愛主愛人的美種,如麥子一樣,已深深扎下根了。”
范亞倫還開發過華陰車站,但不知結果如何。
劉亞拿、黃伯炎、孔新山到蘭田縣工作,接受者有王惠民等,日漸興旺。錢引導、姚雅歌去開發平涼;盧約翰、陳祈求長老則守寶雞。
在寶雞,還開過兩個月的神學講習會。關於這次神學講習會,沒有找到詳細記載。
陝西省大部份分、區會都創建於抗戰期間,據《卅年專刊》統計表,所知者有:一九三九年三月,黃伯炎創寶雞分會。一九四零年,六月任書懷創鳳縣雙石鋪區會。當年,何新名創富平縣天保村分會、范亞倫創咸陽分會。一九四一年十一月,王惠民創蘭田余家溝區會。一九四二年六月,魏以撒創建西安分會。一九四三年三月,趙季昌等創寶雞中山東路區會。一九四四年,鄭腓比創耀縣分會。
祈禱所則有一九四三年十月,李芳圃創西安北大街祈禱所。
陝西支會的建立,據孔新山后來在一九四七年十一屆全體大會上說是一九四二年成立支會;孔新山任會務,王惠民任財務,黃伯炎任總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