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節 真耶穌教會傳往日本

真會影響日本,除前述在台灣影響到日本人須田清基等人而外,又經黃以利沙傳到了日本。
《卅年專刊》說黃以利沙“忠心事主,大有道學家之風度”。在總會服務几年,深得同人愛戴。“后因張殿舉叛道,教會擾攪不安,黃長老因此引退返台為商”。雖然經商,但仍不忘“為主道努力,協助教會”,對台灣“真道發揚光大”起了不小的作用。據前述,對於恢復真耶穌教會歷史真面目,也起過舉足輕重的作用。后因到日本神戶經商,遂乘機向日本同道宣傳得救福音,不遺余力。加上日語版《聖靈報》的作用,終於感動日藉牧師男女五人到台灣進行考查。
《聖靈報》十六卷的第八期、第十期載,民國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六月四日,日本聖書教會監督村井親率三位男牧師、一位女牧師乘船到達台灣。赴台北、新竹、大林、嘉義、羅東各地真會參加靈恩大會,“親自看見真神的大能。聖靈也開導他們的靈眼認明本會得救的福音。”於是東京日本聖書教會之監督村井屯二先生和大阪粉濱聖書教會之牧師上井乙熊先生立即在台北“受本會之洗禮,無條件地接受本會的真道”。
六月廿七日,村井監督、上井先生等一行五人起程返回日本。之后,“聖靈親自作工,使他們兩位先生沿途有靈工顯現。我們的主耶穌都將得救的人賜給他們。”六月三十日,村井先生在福岡市“為真道作證兩天,聖靈大降,有仆倒的,有說靈言的,有唱靈歌的。無不充滿喜樂,贊美真神。”遂在七月一日在海邊施面向下之大水洗,當時受洗者有二十余人。夜間又行洗腳禮、舉行聖餐。翌日晨,村井先生才離開福岡,經大阪返回東京。
上井先生“既受了真道,心里也是非常火熱”,回到九州若松之后,向其外甥妻證明“真道”,而這時“聖靈便降臨到她身上,充滿喜樂,難得形容。”
而靜岡市聖書教會牧師山田先生聞訊之后,特地到大阪向上井先生查問渡台考查的經過。當知道真耶穌教會的種種情況之后,驚奇不止。及至領得一份台灣支會出版的日文《聖靈報》創刊號之后,“就一面讀,一面對照聖經,內心被真光所照,激動感泣,泣而又讀,讀而又泣,充滿全懷的喜樂,與受靈時殆無二致云云。”
東京的村井監督,回到教會以后。於九月一日,在石神井川給能勢、杉浦兩位牧師施行合法大水洗。九月七日正午,在多摩川河畔為三十四位兄姊奉耶穌基督聖名施洗,晚間又行洗腳禮與聖餐。八日,在石神井川又有受洗者二人,九日一人。此外,尚有數十人要求施洗。施洗、聖餐、洗腳禮三禮同時進行。
當年的十一月在大阪粉?開了第一次靈恩會,從十四日到十六日,三天。在此之前,村井監督於十一月十三日抵大阪,在粉?教會與黃長老及上井先生三人商議會務。事畢,村井坐夜車南下幫助福岡靈恩會。之后,村井巡視四國教會,十四日之前趕回大阪。這三天的靈恩大會,記載於《聖靈報》十七卷一期十四面。台灣的黃以利沙也前去幫助。一九四二年,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緊張關頭。由於日本在一九四一年偷襲美國的珍珠港,美國參戰,世界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終於形成,戰事日益激烈。但參加靈恩會的人還是不少,盛況熱烈。參加者都“喜樂融融,吃飽滿髓肥甘并丰盛的宴席,於歡喜快樂中散會”。會后,村井又去巡視了四國教會。十四日之前趕回大阪。
十一月廿八日起,東京也召開了三天的靈恩大會,是村井監督自大阪靈恩會以后回東京籌備的,黃以利沙也從神戶趕來幫助。“在此次會中,蒙主祝福,美收效果,又施洗五十人。當時施洗顯出許多神跡,有的看見河水變血通紅,有的覺得施洗處冰冷之水非常溫暖。眾同靈嘗此未曾經曆的神恩深受感動,贊美真神。”
又有消息說,一九四二年的十二月初起,要由村井監督及黃以利沙長老在東京講授真耶穌教會的根本教義。不過,這次講習會究竟開與未開、開的情況如何,未能找到有關記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