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節 抗日戰爭時期的福建真耶穌教會

在一九四七年召開的第十一屆全體代表大會上,福建支會代表張提門報告說:“抗戰以前,教會很發展,抗戰后,交通不便,教會阻礙;加以假弟兄之攪擾,故同人越努力推動,仇敵越實行阻攔。故往前十年,創六十會;十年后,開展之教會尚不足十處,本人非常慚愧。”這個報告太籠統,許多詳細情況無法得知。
在這個歷史階段,陳光藻《真耶穌教會總會及部分省縣分會簡史》一書頗多涉及,但多集中在莆田。
一九三六年在黃石堂設立“莆東區辦事處”,負責管理莆田、南洋及沿海各教會及祈禱所。由龔那翁任主任;唐向標、林亨、朱永奎、林推基古、張朝朗、鄒道基、林道明、林瑞、洪載智(阿開)等為傳道。一九三七年,在涵江堂設立“莆北區辦事處”,李路加為主任兼傳道,還有鄭永生、陳啟磐、陳永斌、陳信堅等人為傳道。
一九三九年,日軍已經占領金門,經常空襲莆田,但一直未能占領莆田,只占據了北邊的福清漁溪,及南面的惠安。
一九四零年(陳光藻又一說在一九四一年),祁志忠、洪載智、黃鑒湖三人以反對支部某些人為名,在江東堂自行組織“莆中辦事處”。以祁志忠為主任,洪載智為副主任;林仲甫、龐榮春、林文茂、陳玉書、朱瓊枝(即枝孫舍)等人為傳道。割據江東、清江、鎮前、后郭、暢山、青宅、新浦、哆頭以及北高等各會所與“莆東”、“莆北”辦事處分庭抗禮,公開分裂莆田教會。一九四四年,朱瓊枝在新浦堂晚間聚會時講道,死在台上。一九四六年正月,在黃石堂建立“莆東北辦事處”,仍選龔那翁為主任,唐向標為副主任,陳光藻為文書;傳道有林亨、朱永奎、林推基古、張朝朗、鄒道基、林道明、林瑞、陳信堅、陳啟磐。李路加、陳文斌已去世,把原來“莆中”辦事處所屬各堂組織起來。
一九四七年,總會派周安得烈、酆榮光到福建;周安得烈力主莆田兩派合一。九月,在莆田召開全縣代表大會,成立“莆田縣分會”,取消“莆東北”和“莆中”兩個辦事處,選酆榮光任理事長,龔那翁、宋步梯(亞波羅)兩長老任常務理事;林推基古、張朝朗、林亨、林道明、鄭彼得(春榮)為理事。
選舉結果,洪載智落選,理事中洪之同伙也較少,就想從中破壞。提議全縣各會分成三個區,藉此分裂。酆榮光起初不察,后覺不妥,遂在涵江堂召開縣分會理事會議。洪載智、祁志忠等密謀,搗亂。屆時洪、祁一伙大打出手。由於鄭美華通報龔那翁長女龔玉珠,龔玉珠報警,事態方才平息,而大會當然也流產了。
不久,洪、祁的骨干,四十五歲的龐榮春腹脹病去世。洪、祁繼續進行分裂活動。祁於一九五一年,因罪大惡極被處死刑,洪則於一九五八年死去。
在此還需要交待一筆的是,即當初反對總部制定規章而另組“耶穌聖神教會”的林西拉(何西)、陳見信的情況。前面已經提到,陳見信在一九三三年八月,在莆田參加“閩南支部代表大會”及靈恩大會時,在眾人面前跪在台前,認罪禱告,棄邪歸正,堅決脫離林西拉、陳子瞻的分裂集團。一九四七年,在福州召開的福建支部代表大會上,由周安得烈給陳見信按手恢復長老聖職。陳子瞻則因與一婦人通奸,一九四三年,被群眾打死,丟入一污水坑中。林西拉在福州開牙科,一九五一年,因罪大惡極,被處死刑。
在這個階段,關於福建支會,《卅年專刊》毫無記載。所見者,在福建各地活動范圍較廣的仍然只見李國良。在《卅年專刊》“受警戒回頭事主”一文中記曰:一九三八年,李在丰譚傳道。受聘與王鴻云在南城頭開辦教會。一九三九年在高山一帶傳道。一九四零年,在平潭組織考究聖經會。一九四一年,李國良在三山區會重修教堂。李國良自證說:“三十年(一九四一),民軍入(平)潭,對信徒聚會發生阻礙,請我前去。至平港,遇民軍開槍將船迫入良宮澳。將我押到江邊槍斃。我大聲禱告。有良民出而作證,被釋放。為避民軍,與譚子靈胞游金川。江中大風浪,我二人禱告,蒙主救到大福本會。后往西山墩湖南本會工作,后回家。又有半民軍哄我到僻靜之處,將我推倒,向我頭上放槍。主保護,槍子彈由槍蓋上出去,我即跑了。全隊將教會四面圍住,由林聖桂等說情了結。”一九四二年,“群會返舍”。三月,染時瘟,傳染一家八十人,妻媳相繼去世。經張執事勸解,一九四三年又重新“為主作工。”李國良自證中有些事情,於今難以考釋。“民軍”及“半民軍”為何許部隊不詳,或為地方民團一類的武裝?李國良與他們究竟結下什么樣的仇結不詳。
下面分述各地概況。
虎邱區會
據何永生的撰述,到一九三六年,何章惠因為家庭經濟困難,身任聯保主任,“教會乏人幫助,漸漸衰微。惠之所為不悅於神,苦難甚大,教會亦受迫逐。及三十三年(一九四四)惠自悔過,專心辦理教會。神乃施大恩,教會頗得進展。得四榻厝屋一座為會堂,整理頗雅,神恩極厚。”虎邱區會自一九三六年起開始衰微,曆經七八年的時間,到一九四四年方才恢復,時間不謂不短。只是因為群龍無首,才漸漸式微。
三山區會
前面講到一九三四年八月開始組織教會,后因人員發展“願獻堂所”。在一九三六年造牆,一九三八年鋪平天井,一九三九年向王朱仔贖房屋三間。一九四一年李國良又重修教堂,信徒們大力協助,告竣。但最初“蒙恩”的王紅紅“忘恩叛逆,從恩典中墮落”。不過,不知墮落的細情是什么。
南城頭區會
到一九四一年受戰爭影響,教會漸漸衰微。但無詳情記載。
海口區會
一九四零年,林傳炳等遭日機轟炸,慘傷六人。當年十二月十六日,周發瑾召集信徒會議,遷移到東閣村,暫借陳昌傳家拜神。曆時三年,一九四三年遷回海口,照常守安息。
后耀區會
到一九四二年,江厝村、白鶴村、荒江村的教會分出來,成立了江厝區會。《卅年專刊》十五集,《各地本會概況統計表》中作一九四三年創會,創始者為江紀朝。
江厝區會
先是在一九三七年,江厝的江紀調(江紀調、江紀朝是否為一人,不詳。)患“肚腹隔蠱之病,兼瘋毒之痛”,服藥問卜全無功效。到農曆九月二十七日進入后耀區會,“蒙主拯救,得以痊愈。”到一九三八年,引導五家人,在本地設立祈禱所。附屬后耀區會管理。安息日往后耀拜神,而下午及晚會則在本處祈禱所。到一九四二年的十二月,翁繩鋆“受神迫立本會。”他的小女兒美珠死去活來,祈禱無效。后在安息夜迫切禱告,求主指點有什么缺點。“主顯示叫他提倡設立教會。”翁繩鋆遂到江厝、程(?埕)邊、白鶴各鄉運動,大家都同意。但江紀調“靈性軟弱”。后來曾被試煉:“一個小女離世”。眼看教會不能成立。“原來神的旨意有奧秘存在,非人能盡知之。”后來江紀財之女,又患重病,死去活來,祈禱也不生效。到一九四三年元月初二,翁繩鋆又來江厝,找江紀調同往白鶴村祈禱所開議事會,成立教會。而江紀調因被試煉后心起敬畏,即刻同翁繩鋆前往白鶴。“蒙神的愛感動各同靈的心,合一奮勇決議設立。”初三這一天,“同(守珍)會姆同來江厝”。向他親戚租厝,并為紀財之女祈禱。紀財夫婦答應說,教會如能成立,他願意獻身,料理會內的一切庶務。“即時,他小女兩眼開起,即夜能食物,就好完全。致各人見此神能,即同心合意。”初四設立,二十三日開成立大會。高義鈿主任同翁繩鋆傳道前來監示選舉負責人及一切手續。而當天,“主引導”“瘋軟多年”已經瀕臨死亡的江兆基一家進入教會,“蒙主鴻恩,救他復活”。
洋門區會。沒有關於區會的記載,但龍洋門村倪立福的見證涉及到洋門。一九四零年的四月十七日,有數十匪徒闖入倪立福家,搶劫財物并將倪毒打。一九四一年,倪立福手掌患無名腫毒,疼痛異常,進龍田醫院月余,無效。“蒙傳道人勸我一心靠主,果得主恩,瘡疾得愈”。“這數年蒙主可憐,諸事順利,家業復原。感謝真神在我身上顯出他的大能,阿們!”
薛港區會。沒有關於區會的記載。但有一篇神跡奇事涉及薛港。陳木金做的見證,題為“霍亂死去,聖靈救回”。陳木金原是天主教信徒。一九四零年往山場,染患瘟毒,腿腳腫疼。有病亂投醫,請傳道人、請中西醫、請鬼念咒,都是徒然,奄奄待斃。到一九四一年正月,陳木金胞姐返家,“見證真耶穌教會,才有神恩。由此棄邪歸正,入了本會。薛港分會請靈胞代禱,日見痊愈。”
在這個階段中,福建新建教會,據《卅年專刊》統計表,有一九三七年九月,曾文輝創莆田東門外埭頭村埭頭區會、鄭久信創莆田平海的平海區會、游金阿創平潭縣乾湖埔區會。
所創祈禱所為:
一九三七年在莆田東關外埭頭劉厝創祈禱所。埭頭山頂創祈禱所。福清江陰島城頭村創祈禱所。十二月,在莆田北高鎮后埔村創祈禱所。一九三八年,莆田北高鎮山前村祈禱所。海口鎮東耀村祈禱所。四月,洪載智創莆田渠橋鎮青它村區會。一九四零年,創莆田黃石鎮清江村小橋祈禱所。一九四一年三月,創莆田北高鎮高林村祈禱所。九月,創北高鎮美瀾村祈禱所。一九四三年江紀朝(?)創江厝區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