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節 抗日戰爭期間艱難竭蹶的廣東真耶穌教會

《卅年專刊》有一篇《廣州分會史略》,作者為誰未署名。但從文章內容行文口氣看,是張寧法所撰。《史略》沒有從廣州真耶穌教會的最初始興說起,而是從淪陷開始的。既便如此,也只是三言兩語帶過,實質內容是從淪陷結束、復員之后開始的。雖然如此,畢竟也還有一些淪陷期間的描述。
廣州鳳凰崗教會,“經過淪陷八年又聚又散數次,經曆飢荒、艱難困苦、攔阻、喪失、死亡,離世兄弟姊妹有過半。幸蒙主耶穌的靈啟示和指導,使我持定真理忍耐,保守前進。”
香港教會。香港淪陷后,信徒們都各散西東。傳道者黃基磐執事因家庭生活經濟斷絕之苦,難於回鄉。那時的教會,因為出入交通阻礙,分開兩處,作家庭聚會:一在九龍曾路得執事家,一在香港徐大衛家。后來,曾路得家沒有聚會了,但“蒙神祝福,古撒拉執事、徐大衛執事把教會堅持到底,經過一切困苦艱難,不能言狀。”
新陂教會。在淪陷期間,經各樣兵災盜賊,信徒分離四散,“如燈台熄滅一樣”。
石門金竹山祈禱所。俱是外邦人進入的,原由甘約伯執事負責。在淪陷期間受災害多次,死傷多人。屢次逃離村莊,到山嶺曠野中躲藏,食宿無定。“因有政府游擊隊,另有共產軍隊,又有日本軍隊,常常沖突。這祈禱所因此多年無聚會拜神了。”
中山教會
一九三九年,日軍擊陷中山,教會會務因此而停頓。
一九三九年,沙溪圩成立祈禱所,由馮愛真女執事負責。林信玲、胡秀娟等盡力幫助講道。
一九四一年秋,石門開獻堂典禮及靈恩會,石岐教會派梁耀基、歐漢琛前往幫助;并成立祈禱所,派甘約伯先生為負責。
中山有四處祈禱所:石岐、西椏、石門、沙溪,但傳道人只有一位,即梁耀基執事。每年按月奔走於四個地方,“輪回流動牧養羊群”。
沙頭角,一九三八年(民國二十六年)一月十二日成立真耶穌教會之后,到一九四七年以前沒有找到記載。
大埔,在丘馬利亞、丘磯法二位執事努力工作的基礎上,於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六日成立了大埔圩真耶穌教會。
樟木頭教會
樟木頭真耶穌教會,是因為丘馬利亞、丘磯法兩位執事在沙頭角、大埔“奉耶穌名醫病趕鬼”給樟木頭村種下的種子,“感動了我們全鄉,都願作真神的子民,甘心同信一主一靈”。在一九四一年的一月二十日,請馬利亞、丘磯法、丘提多、廖雅各等在南村開辦真耶穌教會。於是廖雅各本村,全村“均得主恩,信奉真教”。
真耶穌教會在樟木頭的發展,也曾遇到過一些阻力。丘馬利亞的記載中說:“在成立教會的時候也有撒但的攻擊。曾有本市小學校校長及商會會長控告真耶穌教會異端異教,集會擾亂治安,應馬上趕出等。后經官方查問,經執事解釋,了解而去。以后又作二次控告,官方令他害天文(?,原文如此),并告誡以后不可隨便控告。撒但的鬼計失敗了。從此他們對教會不敢攻擊。撒但又轉向磯法身上襲擊,被捉了几次。見他本人見證。”
丘磯法的見證反映了丘磯法等受日軍、及一些奸人利用日軍的迫害。在一九四一年,丘磯法“與靈胞李炳被日軍捉去,自知必死,就大聲喊哈利路亞十余聲,將靈魂交與主耶穌安排。聖靈感動日軍用筆寫字問我們是作何事。我說是真耶穌教的,那日軍就將我們放了。又民卅二年(一九四三)十二月,沙頭角的教會被日憲兵占用。惡人利用日軍打我甚重。民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五月,又被奸匪捉我,送到深山內一小房,囚困至六月初一晚,要殺我。聽他內部人告訴我,我就禱告。蒙聖靈指示由瓦間逃去。在森林里住了四夜三日,吃酸藤葉充飢。初三日夜間,由高山往下爬時,有一重約八十斤巨石,由頭部、腰部壓過。這夜又跌入被水浸了三十分。這時求主救我,現在水里,免被惡人殺死。到天亮聖靈指示,到中隊部求救。至第五日解到大隊部,我姐馬利亞及廖雅各調解,六月十二日被釋放。
同年七月十八日,又被奸徒捉去,囚了七天。以上所受苦難在人意度絕無生理。神的奇妙。所受的苦楚不小,但終不能傷了我的性命,感謝主,阿們!”
在抗戰期間福建新建區會,據《卅年專刊》統計表,有:一九三八年七月,吳約生創建石岐區會。一九四一年一月,丘磯法建樟木頭區會。祈禱所有:一九三九年,梁耀基創沙溪祈禱所。一九四一年,甘約伯創石門祈禱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