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大革命中張巴拿巴“蒙難”

一九二四年初,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國民黨改組、孫中山舊三民主義發展為新三民主義,與中國共產黨最低綱領基本原則一致,革命統一戰線建立。全國工農革命運動蓬勃發展。一九二六年五月,國民革命政府開始北伐。由廣東而湖南、湖北,然后九江、南京,一路勢如破竹。另一路由廣東而福建、浙江、上海。而大革命最終由於蔣介石的背叛而失敗。
在這個過程中,如本書第一編第一章真耶穌教會出現的歷史背景中所說,在大革命的風暴中,是將基督教作為帝國主義的政治勢力來對待的。在這個風暴中真耶穌教會也受到了沖擊。不過,筆者找不到全面、詳細的記載,只遇到一些零星資料。
張巴拿巴《傳道記》記有一些相關情況。
三大(后改稱四大)結束后,張巴拿巴《傳道記》記曰:“不料竟有意外之事,為因湘省本會驟然遭遇共產之窘迫。於是,十一月旋於長沙。路經漢口,在本會住了三天。見城市中風聲緊急。所有老會,一齊排斥。是以次日登船回長沙本會。……長沙日報,日日登載打倒基督教會。因時局不靖,故三月間特開全湘聯絡大會,堅固軟弱靈胞之信心。正籌划間,忽為老會人控告。各處代表百有余名,定細則。開會之際,聖靈大降。老會大懼,由是登報以四大罪,妄加於本會:?誣捏本會為白蓮教之變相;?抵制余孽之大本營;?擾亂北伐后方之機關;?招呼土豪劣紳之聚合地。藉此妄言,稟請政府,在根本上鏟除本會。況且,湘省各機關經已通過十三次議案。但我們仍照常開會。窘迫雖大,但主恩亦大。各處代表并不分散。大會完畢,過三日,共產機關即派衛戍司令部暨公安局長,率領衛隊,到來本會,捉拿譚配得、馬文彬、王廣全、巴拿巴四人。拘留於公安局一月有余。……羅喜全執事到來報信云:‘民報登載,誣捏本會左道惑眾,魑魅魍魎,藉教斂財,須收回教堂文契,并把巴拿巴等送到法院依法處治。’”几經審訊、申訴,不果。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一日,馬日事變,何健部下許克祥攻破長沙,打開監獄,張巴拿巴等遂逃亡。時已在獄中四十七天。張巴拿巴附輪船逃到漢口。六月初二(公曆六月三十日),在漢口聚會數天。當時“共產黨通告嚴緝巴拿巴”,不敢外出。聽從余子芳保羅的勸告搭輪到南京,然后又到了上海。接北京孫竹林函請,遂於七月到北京,開會七天。八月初四(公曆八月三十日),與孫彼得同往天津,寓樂賓旅館。“初九日(公曆九月四日),萬國更正教之楊摩西和戴大同到來,商議聯合之事。我們因為神學會之日期將至(指下述第二期神學會),遂回上海。當時國內戰爭猶未止息,赴神學會者只有數十人。又通告各處徵求將總部遷到上海的意見。贊成者有十之八九,遂決意遷移上海。事情尚未辦妥,忽接南洋來函,說是近來有人到南洋反對規章,破壞大局。南洋吳雅各由新加坡趕到上海報告情況。張巴拿巴遂於九月初五(公曆九月三十日),同吳雅各由上海乘船南下汕頭,欲往南洋。
《傳道記》所記一些細節無法考定真偽,只述大概如上。此外,上述張巴拿巴的經曆,為真會一些史實提供了時間佐證的記載,故錄於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