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總會機搆

《真耶穌教會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謂總部未成立之前,在北平、武昌、長沙等處已經分別召開過一次大會,不過會后都各自散去,“并無設立中樞機關作統一的辦法,以致國內數省的本會各行其政,各傳其道,渙散如前。”總部產生於一九二六年在南京召開的第三次全體大會(后改稱為“四”大)。
但《卅年專刊》的說法不同。在第十一集《中樞機搆》中詳細敘述了自魏保羅起始的曆屆負責人。前面,本書己經曆數了最早的總會及其調整,一大之后、二大之后的總會負責人,以及長沙三大(原稱二大)產生的負責人。
在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年)“冬月一日”(冬月,陰曆十一月;冬月一日為公曆十二月八日)北京總會房舍,恩信永綢布莊,被地主要了回去,總會遂由北平遷到了天津。
總會在天津的狀況大概如下:王彼得“努力同工”,與白得恩前往東北開創工作。戴大同、王云生、夏靖貞女執事也都盡忠服務。特調時仁航主持報務。后來經過一次改組:由魏以撒任監督、牛云超任會務、周作光任總務、芮允之任財務、牛子音任監察、夏水晶任建委主任。畢道生加入真會之后也是一位干將。其他效力的人還有不少。
王彼得、白得恩己見前述東北真會發展概況中。戴大同亦見前述,一九二四年受王約瑟之迷惑,“出去”了。王云生僅見於此,無考。夏靖貞,生季女夏言冰之后雙目失明,一九二二年冬,魏以撒到天津,夏靖貞信道復明。之后,成為天津分會、總會之柱石。一九二四年立為執事。戴大同脫離真會、劉席齋等一位神召會影響天津真會時,不少人離開真會。夏靖貞成為天津真會中堅:“醫我眼得愈者是真神同在之教會,我不能忘恩負義”。一九四三年去世,享年七十三。時仁航見江蘇真會史中。
牛云超,只知后於一九二六年,在郭文俊資助下辦《真光報》,任總編,對張殿舉大肆撻伐。周作光,福建有一個周作光曾到南昌傳道,但似乎不是此處之周作光。此處之周作光,只知其曾與魏以撒、牛子音、王彼得等在天津共同編《真耶穌教會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一日出版。芮允之,北京啞吧孫子真受洗說話時,曾參與其事。抗戰期間,曾由天津經河南漯河赴陝,下文如何,不知其詳。牛子音,見前述東北真會之發展。夏水晶,只見於此,別無所見。畢道生見“神的教會畢道生”。
南北分裂以后,北方的總會組織則由總監督高大齡及牛子音長老、魏以撒監督、畢道生長老、王天義長老、吳賢真監督、鄒德升監督、夏靖貞執事為負責人。“凡有要事皆彼此通訊或會議商進,直到南北合一之實現。”
魏以撒為監督,是后來一九二九年在天津召開靈恩大會時由高大齡按立的。畢道生是在南北合一之后,於一九三三年離開真會去辦“神的教會總會”的。王天義河南上蔡人氏,又名王宜真,先信內地會,后米勒耳醫生來中國創辦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首先到上蔡,與王天義長老同工。當最早的《萬國更正教報》寄到河南時,王天義父子即去函邀請傳道人。一九二二年即信奉真會。當長子會到上蔡,王天義父子大說方言,以證彭壽山、趙得理、范新亭等之謬。一九三零年王天義(王宜真)創立上蔡真會。一九三一年南北合一大會為河南代表、河南支部負責人。一九三三年辦河南支部神學講習班,一九四七年為總會傳道人。吳賢真,河南真會重要人物,見河南真會史。鄒德升見前述真會在東北的發展,總會由北平遷天津之后立為東北監督。
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以后用“本會”二字代表總本會,意思是說原來根本的總會。英文譯名為:The International Protestant of the True Jesus Church
在天津出版的《萬國更正教報》是在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一月一日誕生的。到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止共發行十一期,約為雙月刊,有時也有三個月印發一次。這主要是因為主編魏以撒要到各地開創牧養,沒有時間寫稿子。《卅年專刊》有時又稱它為“小”《萬國更正教報》。《萬報》在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年)七月長沙大會以前,是在沒有內顧之憂的時候興辦的。“內容始終保持?聯合、相愛、純正的態度,只有對假道之更正,對真道之理論和消息見證。戴大同、時仁航二長老曾先后為本報之編輯人。經費之大部皆由津會捐出。張靈生、張巴拿巴、高大齡及各省本會,與本報都有信件往來。三大(原稱二大)以后,本會分裂,這個報紙也就成了華北總會的惟一出版物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