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節 江西真耶穌教會的“大興”

《卅年專刊》記,一九四四年,總會內遷重慶向國民黨政府辦理立案時,在呈文中匯報真會之沿革與進展時稱:“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本會在江西、東三省大興”。下面看看江西在這几年中的情況。
吉安
吉安真會,《卅年專刊》記載了在一九二四年之前周麗川之子周維之執事的工作及建堂情況。說是“本會原在田公廟,每晚聚會四五十人,聖靈差遣傳道。以周維之執事蒙主恩能力最大,并得有醫治疾病恩賜。。凡聞其聲息,無論病之大小,大約來會虔心禱告,經周執事按手,主恩立刻臨到病人身上,病症立見痊愈。末日恩典實與使徒時代一樣,哈利路亞。周長老深知主恩,遂不惜樂捐萬余金在田公廟附近地方建筑大禮堂,曾於甲子冬(一九二四)成功,獻為聖殿。”
《卅年專刊》“非常神跡奇事登記調查表”記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七月,一十八歲女青年侯婢冬桂,臌痛六年,矮小不長,經周馬太禱告,“歸主蒙恩”長大了。(《聖靈報》四卷十期)又載於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八月,五十六歲婦女侯斐氏咳嗽氣喘數月,經周馬太禱告“信主蒙恩”,受洗后痊愈。(《聖靈報》四卷第七期)
南昌
南昌是江西省的首府。但真會在南昌的興起卻比較晚。《卅年專刊》“江西本會史略”說是在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以后的事情了。首先接受的有汪挪弗等。經過努力宣傳,人數日漸增多,發展較快,很快就買地建堂起來。
而最初到南昌傳道的是福建的周作光,初立之基是新巷真會。周作光初來時住在大方旅館,人地生疏,行囊告罄。“適值贛省戰事(當指紅軍與國民黨的圍剿與反圍剿軍事斗爭)方興,贛吉之間(當指贛州與吉安之間)槍林彈雨。陸地則荊棘叢生,兵匪遍地;水則輪船封差,交通斷絕。”擬往吉安,未能過去。到各公會辯道,多不接受。“最終蒙聖靈指引,有安息會多人因謙卑查考聖經,及聖靈恩賜大受感動,水洗靈洗相繼,受盡諸般的禮。得救的人天天加入教會。有汪俊臣者(應即汪挪弗)美以美會熱心柱石也。因蒙聖靈,歸入真教。”對辦理教會極其熱心,又有“郭、張、魏三位靈胞幫助他進行傳道。”后移於小金名聚會,屋宇雅致寬大,作禱告會所非常合適。費用則由前面提到過的江西富商周麗川和周維之執事負擔。
汪挪弗一九二六年參加總會第一期神學會。曾代表南昌真會參加四大(一九二六年八月,原稱三大),并在四大立為執事。五大(一九二八年,原稱四大)時則為江西代表。
《聖靈報》一九二八年第三卷第二期載,汪挪弗報告南昌真會情況,說是“進入本會人數,有日增月盛之勢。只以會堂窄狹,每逢聚會,殊形不敷坐之擁擠。”計划遷移,并決意在九江開設教會。第五、六期《聖靈報》報道汪挪弗在四大(后改稱五大)上報告說:南昌本會,在第一次神學會以后,雖在兵亂之中,但蒙主保佑無害,日見興旺。計受洗共有四十余人,尚有廿人等候受洗之機會……。”
《卅年專刊》“神跡奇事登記調查表”又說《聖靈報》記,一九二八年,南昌施好法、徐泉水、萬寶林等因病受洗而痊愈之“神跡”。
《卅年專刊》摘引《萬國更正教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一日第一次三版所記之高塘墟真會情況。但未記創會日期,只說高塘墟真會自建會以來,人數日增,在此牧養者為羅推基古傳道士。
南昌及高塘墟的情況,張巴拿巴《傳道記》有些許記載。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長沙三大(張巴拿巴稱二大)之后,十月初三(公曆十月三十日)張巴拿巴應江西之請,同長女靈真由長沙動身,經漢口武昌,到了江西吉安。“周麗川長老全家也都蒙恩了”。在吉安呆了一安息,步行到了“高唐墟本會”。當晚槍聲大作,但不知誰與誰打。住了十天,又回吉安,而吉安新會堂已經建成。整頓一番之后到了南昌。十二月廿八日(一九二五年一月二十二日),定在南昌開靈恩大會。“有五公會的人來堂駁道。他們羞惱成怒,就全體聳動官府,使官府百般阻擋,尋找把柄。后使南昌的本會暫停了,以致不能開會了”。到春天時,才又得正式開會。二月初五(公曆一九二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張巴拿巴父女才又回到南京。
從張巴拿巴記述的情況看來,高塘墟、南昌真會,在此之前都已建立,并非初建。
《卅年專刊》說“江西大興”,但於江西省有哪些真會的分支機搆,統計表中卻毫無記載,而且是無論什么歷史階段。
《真耶穌教會總部十周年紀念號》統計表中也只記載了兩處教會:
南昌,一九二五年創建,在南昌蕭公廟。負責人為汪挪弗。
吉安,但無創建時間及負責人的記載。
由上可知,資料不多,很難詳細描述這個階段中江西真耶穌教會“大興”之勢,但《卅年專刊》說“江西大興”,或有所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