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節 湖南真耶穌教會繼續蓬勃發展

總況
一九二四年,譚配得幫助張巴拿巴在長沙召開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張巴拿巴原稱二大)、及建立會規(見前)之后,巡視了班嘴、衡山、醴陵、瀏陽各個真會。
一九二六年二月,長沙草潮門正街真耶穌教會出版了名為《湘省靈界報告》傳單。只出版了一期,以后沒有再出,編輯者未署名。《卅年專刊》認為主編人物應為周安得烈,因“每處似皆有周安得烈執事之工作”。這個報告報告了各地“得聖靈”的概況,有“雅片斷絕、不育而生、血漏而止、目瞎而明、膨脹而消、癆病去掉、時疫好了、煙酒鬼跑”等等計約四十余人,“或水洗立愈,或一句話好了,或到堂病消,不一而效。所以買公山、建會堂、獻金錢、舍己業,象熱火一般。”總計“受水洗的七百二十五人之多,靈洗的也相差不多”。計有長沙、東門、南門、寶慶、瀏陽、雷公園、北鄉、澧州、津市、常德、漢壽、南縣、鹿角嘴、明山頭、注磁口、班嘴、益陽、新橋河、筆架山、西流灣、樟樹亭、道林、劉家田、湘潭、古塘橋、衡山、雷市、皇圖嶺、流塘、官村、大嶂共三十一處地點的報告。
可見當時真耶穌教會在湖南相當的盛行。《卅年專刊》說“可以看出當時聖靈在全湘運行的力量,何等偉大,何等普遍”。
而一九二四、一九二五,到一九二七年,恰是湖南農民運動蓬勃發展、紅色風暴與白色恐怖風雷激蕩、階級矛盾急劇斗爭的年代。在這種情況下,群眾產生急劇的分化,毫不足怪。
一九二七年,湖南農民運動如火如荼之時,譚配得曾經入獄。《卅年專刊》謂“教會受大逼迫,執事飽償鐵窗滋味四十七天”“在長沙乃受共產分子之逼迫”。出現這種情況,在當時是很自然的。
湖南真會在大革命中受到了沖擊,張巴拿巴《傳道記》有較為詳細記載,已見前述。可參見第三編第三章第五節。《卅年專刊》僅只提到譚配得,而不及於其他三個人。
長沙,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日馬日事變之后,僅二十多天,長沙及其周圍,就有一萬多人被殺,教會被“逼迫”的情況很快結束。據《聖靈報》(一九二八年第三卷第二期)載:“湘省支部自遭逼以來,各靈胞轉增信心。每逢安息日,無不自行集會於家中。而一般假冒之流,亦從此試煉,得以判別出來。實是真神好旨意,使教會成為聖潔。且蒙主拯救各長執,早已脫離患難矣。玆接到該支部來函,欣悉於十一月底,已完全恢復……。”譚配得、羅喜全并報告說:“湘省省會前得政府批准發還本會房屋……每逢安息聖日上下午聚會及每晚聚會均已恢復原狀;本城東南門支會,亦每晚聚會如常矣……。”在四次大會(后改稱五大)上,湖南代表朱壽堂報告湘會情況說:“湘省本會對《聖靈報》非不?力推廣,亦非不注意,乃去年湘會遭遇挫折……羅喜全、譚配得兩執事,本負責於總本部,奈湘省多事之秋,諸多會務,應得其照顧,故不得不分身而為之。所以對總本部方面,不免有忝厥職,實勢不得已也。再者,湘會挫折之后,更見有一番之新現象。自去年十一月開全湘大會,此中受洗兩次,共計八十余人……。”
支部
一九二八年十月在長沙設立支部。這是根據“上海特別市政府第一一零九號批准轉予咨奉內政部第一一五七號”令批准設立的。但由前述情況看,湖南支部在政府批准之前即已成立,此不過獲得政府立案而已。一九二九年六月“呈奉省政府批准并予一二七號訓令各縣查照保護在案”。但在一九三零年七月“省會慘遭變故,省縣檔案多被焚毀”,真會立案的原始資料也付之一炬。
關於長沙,《卅年專刊》統計非常神跡奇事調查表中,記一九二八年長沙余郭氏,氣痛病十五年。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周李氏中風三天、唐得恩癱疾三年半,均因“信主蒙恩”得以治愈。
澧縣
前面提到澧縣真會是由毛保羅等數人於一九二四年四月十八日創建於南正街崔氏宗祠的。據《卅年專刊》,曆經三載,信徒由十余人增至三十余人。先后傳道為支部執事周安得烈、黃以利亞、羅群羊等。“當時靈工浩大,異能顯著。如冉祖喜(中年男)雙目失明數月,經介紹入教后,一安息內雙目復明。又高明誠(中年男)患頸廱危症五載余,百醫罔效,受恩后僅兩安息內得痊。”“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春,以農民協會大起,致阻停教務達三月,遂又請移玉林街一帶。”
澧縣津市分會。
前已述及,創始於一九二一年。據《卅年專刊》,一九二六年秋,省支會召黃以利亞返回省會,差派羅群羊、酆榮光兩執事來代替黃的工作。此時之教會已成雛形。“不意十六年春(一九二七),毛執事大受主的熬煉,而教會因受外界迫害停止聚會講道,誣毛為異端,拘禁黑牢者百有余日。然同靈信心堅強仍秘密照常聚會、祈禱。卒蒙主的重聽,大施拯救,始獲平安釋回。”由此可知,一九二七年大革命的沖擊中,被收入獄的還有一個“毛保羅執事”。一九二八年秋,將教會遷本市太子廟河街,未几又遷賀家楊正街,“靈工頗見發展,信徒愈加熱烈,聚會已達六十人以上。迨至是年之冬,毛回支會,無疾而終。”支會又派何行光使者來此牧養,而教會由曾(聖輝)、劉(迦得)、朱(自得)、彭(彼得)分擔責任;推曾領會,引導何拿但業歸主。何為前清秀才,富於文學。一九二九年,復引導田受膏歸主。曾聖輝、劉迦得皆得立為執事。曾聖輝之婦愛主、朱自得之婦靠主皆立為女執事,“靈工日見膨脹”。
湘潭
這一階段沒有什么更多的記載。只記徐恩大患癱信主蒙恩、胡大嫂血漏信主蒙恩。
《聖靈報》四卷十二期記一女胡大嫂,四十三歲,血漏十五年不止,“信主蒙恩”“愈后體壯”。
益陽
據《卅年專刊》,於一九二八年,曾道全執事在本市汽車碼頭下首覓妥一處地皮,后於一九三一年建成一座可容坐四五百人之會堂。又記汪主任該猶(一作江文彪,名文彬,聖號該猶))。原藉萍江。曾任益陽商會經理多年,繼任益陽救火隊長。數年之后聲譽大振。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患騎馬癬疾,不惜重金,百般治療終歸無效。“幸信主蒙恩,不日痊愈。自此先生遂篤信不疑。尤關懷教務,任本會財務十余年,倍嘗艱苦,不惜犧牲,并組織益陽聯席會,自任主任。”
此外一九二八年、一九二九年,又記載了几例有病信主蒙恩得治的奇跡。《聖靈報》四卷四期記龔蒙恩,女,胎死腹中二十多個月,肚大非常,眼睛裂開。於民十八年(一九二九)四月,因“信主蒙恩”,由王志信禱告而死孩出病愈。在四卷七期又再次刊載,更詳盡一些,死胎二十一個月,四月十八日得愈。又四卷十二期記十歲男孩徐恩大癱瘓三年,於一九二八年“信主蒙恩”,能走。七卷十九期記曹安樂,頭痛心氣痛十余年坐臥難安,於一九二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信神得治。五卷二期記十一歲男孩胎生白淋十年,也因“信主蒙恩”,不過愈后狀況未記。
攸縣
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長沙三大(張巴拿巴稱二大)之后,《傳道記》載張巴拿巴“帶了黃以利亞(志信)、周安得烈(定安)二人前往攸縣皇圖嶺開辦教會”。十天之內建立兩個會。張巴拿巴因事返省,留黃、周二人在皇圖嶺“澆灌教會”。
《卅年專刊》則只有劉茂春於一九二八年作的一條見證。劉茂春原是安息日會信徒。“因為該會沒有受過聖靈的人,全是憑?血氣,專靠教會為得利的門徑,我就醒悟,知那安息日會是瞎子引瞎子的工作了。今蒙真神不丟棄我,引我領受屬靈的道理,全家七口均受了聖靈。論道我蒙恩的起頭,因真耶穌教會的傳道人到了攸縣以后,在我家聚會有兩個安息之久。我又見八軍一師一團軍需正張杏嶺與其眷榮主,每安息日到我家聯絡,我就大受感動。因杏嶺熱心教會,定於戊辰(一九二八)六月十六日起開靈恩大會。我母年逾七十,耳聾目瞎已有多年。六月十八日受過聖靈后忽然耳聰目明了。感謝真神,這是人力不至於此的。攸縣地方,主開恩門,成立攸縣真耶穌教會,拯救多人,出黑暗而就光明。主用神跡奇事證實所傳的道,應當贊美主名。茂春恭奉救主耶穌之聖名,因老母蒙真神之特恩,作確實蒙恩之見證,歸榮耀給我們在天上之父真神,阿們!
戊辰六月二十七日。”
黔陽(安江)
據《卅年專刊》“非常神跡奇事登記調查表”,記六十六歲的段蔣氏頭痛六年,嘔吐,於一九二七年信主得治(《聖靈報》廿卷三期)。其他情況一概不見。
湘禮
據《卅年專刊》“非常神跡奇事登記調查表”,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於“湘禮本會”有彭彼得鼻臭半年,信主蒙恩得愈。這個“湘禮”不知是什么地方。(《聖靈報》四卷十二期)
南縣
據《卅年專刊》“非常神跡奇事登記調查表”,一十八歲女子,段二英,眼瞎半年,兩眼均不見絲毫光芒,於一九二九年的二月,因“信主蒙恩”而得愈。(《聖靈報》五卷五期)
在這個歷史階段,湖南新建的教會組織,《卅年專刊》和《十周年紀念專刊》都有統計表,兩表參照結果如下。
長沙:《卅》《十》均記一九二六年建湖南支會,地址在潮宗街分會。《卅》又說在長沙潮宗街耶穌巷。
興漢門區會,《卅》記一九三零年八月,鐘肯堂建,地址在長沙興漢門外彭家井二號。《十》作興漢“路”教會,在長沙北門興漢路。但記作一九三四年創建。負責人為楊光輝。
樺香崙區會,《卅》記一九二九年創,在益陽縣樺香崙,創始人不詳。
小河口區會,《卅》記一九二六年創,在益陽沙頭對河,創始人不詳。《十》則記為一九三一年創建,在益陽沙頭小河 口。負責人為蔡信義。
大橋鎮區會,《卅》一九二八年創,在益陽港源鄉大橋塘,創始人不詳。《十》則記為一九三二年創建。負責人為文明光。
筆架山,《卅》作一九二四年建,在益陽縣求樂鄉杉柱坪筆架山。《十》則記一九二六年建,在益陽泉交鎮筆架山。負責人為徐榮光。
芷江:《卅》記一九二九年二月,李天恩創芷江縣分會,在芷江縣中心鎮環城路西段。《十》則記一九二九年在芷江常平坊建會。負責人為孫腓力。
安江區會,《卅》記一九二七年,段馬太創建。在黔陽安江鎮胡德街。《十》則記一九二七年在黔陽安江大新街建會。會名為“黔陽”,安江區會之名,大約是后改的。
《十》又記以下地點建立之教會,為《卅》所無。
三仙湖,一九三零年創建,在南縣三仙湖。負責人為李大興。
塘家觀,一九三零年創建,在安化塘家觀。負責人為梁就光。
白馬市,一九三零年創建,在湘陰的馬市。負責人為胡天柱。
賀家崙教會,在益陽桃江鎮賀家崙,一九二六年創建。負責人為郭得能。
湯家沖教會,一九二六年創建,在益陽泉交鎮湯家沖。負責人為劉太山 。
津市,一九二五年創建,在澧縣津市上南宮。負責人為劉家得。南縣
班嘴,一九二四年創建,在南縣班嘴。負責人為曹腓力。
明山頭,記一九二八年建會,在南縣明山頭。負責人為范壽山。
臨泚口,一九二八年建立教會,在湘陰臨泚口。負責人為蔣超求。
澧縣,一九二五年創建,在澧縣玉林街。負責人為高米利暗。
常德,一九二五年創建,在常德斗姥閣。負責人為劉哥尼流。
普跡,一九二五年創建,在瀏陽普跡。負責人為馮福全。
洞陽市,記一九二七年創建,在瀏陽洞陽市。負責人為周(司?)提反。
皇圖嶺,一九二四年創建,在攸縣皇圖嶺。負責人為張永泉。
攸縣,記一九二八年創建,在攸縣東門外慶都東街。負責人為王承恩。
大障,記一九二四年創建,在醴陵大障。負責人為賀拿但業。
楓林,一九二四年創建,在醴陵楓林。負責人為黃提多。
漢壽:一九二五年創建,在漢壽馬號內。負責人為陳恩誠。
衡陽:一九二八年創建,在衡陽紫埠門河街負責人為陳天明。
祈禱所建立情況《十》記為:
南縣,一九二八年建,在南縣鹿角嘴。
陸賽港,記一九二五年建,在湘陰陸賽港。
新市,一九二九年建。在攸縣新市。
寺沖,一九二九年建所。在醴陵寺沖。
原神場,一九二九年建所。在黔陽原神場。
萬家槽坊,一九二四年建所。在寧鄉萬家槽坊。
劉家田,一九二六年建,在長沙河西劉家田。
石門坎,一九二六年建,在長沙東鄉石門坎。
其中差別或許與兩處統計時間有關。《十》在一九三七年,《卅》在一九四七年。這其中有多少的變化,現在已經無法追蹤了。不過,會都消失嗎?好象不大可能,《卅年專刊》必有缺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