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節 河南真耶穌教會的繼續發展

在這個階段中,《卅年專刊》記載河南的情況,有神跡、省總會及神學訓練各個方面的內容。
神跡方面主要記載了上蔡縣十里鋪陳慧貞病愈得子之事。
據《卅年專刊》,陳慧貞與乃父陳清潔長老是在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受的真會水洗及靈洗的,后來嫁給一位闞縣長。不久抽上了鴉片,得了乾血癆病。十個月之久,骨瘦如柴,倒床不起。縣長請遍了全縣遠近中西醫,不惜重金購藥,視如珍寶。縣長一門三弟兄都沒有兒子,原配亦未生子,頗期望於陳慧貞,加上素日情感彌篤,故而設盡一切方法以救其妻。
到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百醫罔效,陳淑貞“想起主的大能了”,遂向丈夫說明,謝絕大夫,派專人往各地尋找“某長老前來祈禱”,“某長老”即魏以撒。當時闞縣長正在新野縣任上,因不知魏以撒正在何處傳道,乃遣一精明強干之人,攜三個月的用度去找。果然在武昌三道街真會遇見了魏以撒,交代了書信,說明了來意。
信上說:“如實不能分身,請在信紙上奉主耶穌的名寫來几句祝福的,我信我的病就必好了。”“那位長老(魏以撒)一見此種信心,聖靈澆灌,大受靈感。立刻跪下祈禱,聖靈許可,‘照她的信心為她成全好了。’”於是被差的人留下八元錢,拿?帶應許的信回去了。
其結果是,陳慧貞果然好了,并生了一個健壯的兒子。后來陳慧貞來信說:“我一看見來信,就穿好了衣服起來。自己勉強?梳洗了,切切的祈禱,聖靈又充滿了我。我就把那信用火燒化了,放在一杯黃酒里喝了。此后飲食大增。不到七日,天癸來了。現在已生了一個兒子,全縣士紳吃喜酒。請派人來傳道,不可失此大好機會。”這封信未署明時間,不知是在哪一年。從情節推斷最早也只能在一九三零年。真會果然派了翟子光執事前去,可以想見,其工作情況當然良好。正要大興建筑之時,不料想闞縣長被土匪暗殺了,功敗垂成。“足見撒但不願叫我們救人哪 ,實在可惜。此與‘摸裙照影’的神跡可并美了。有榮耀都歸結賜恩惠、權能的父神,阿們!”
陳慧貞一心求主,在絕望而又有強烈的求生欲望之時,只有這唯一的希望,故而魏以撒見此“信心”“大受靈感”。而僅在信紙上寫上陳慧貞所要求的几句話,就救了她的一命。
在張巴拿巴於長沙召開三大之前,魏以撒在河南傳道,曾有相當的發展,已如前述。《卅年專刊》也比較詳細記載了與真耶穌教會傳播同時,即所謂“聖靈大作”的時候“邪靈”隨之而來的擾亂。為此,河南辦了一個神學會。關於這些“邪靈”擾亂的時間,沒有記載。但既然與神學會有關,為了行文的邏輯性還是放在一起敘述較好。當然,為了糾正“邪靈”而辦的神學會,肯定只有在“邪靈”擾亂造成影響之后才會出現,時間上必有先后的差異。
《卅年專刊》“河南省本會史略·邪靈擾亂”說:“在近些年來,各省地本會很少發現的邪靈擾亂,但在那時(即此處所述的時間)的河南正在猖獗的不了。因為撒擔知道我們已認清他的詭計了。本會傳道人多己老練,有充分的辨別邪靈的常識與經驗了。
聖靈初降的時候,撒擔就趁機會冒充聖靈或說予言,或見異象,或審判,或講道,或給人分靈,與真傳道人的動作似很調和的,又比其他信者加倍熱心,所以使別人不敢趕他的鬼,恐怕干犯了聖靈。他就利用人這樣沒有經驗的假意識,在各地本會搗亂,几乎是一會一個,也有二三個的。
甚么地方多有聖靈的工作,甚么地方就多有魔鬼的工作;沒有聖靈工作的地方,也好象沒有魔鬼的工作,因為他們都是屬鬼的。
那位傳道人(當為魏以撒)的腳足跡所踏之地,都分給了他們無限的靈恩,以致丰富的生長。比如在沈邱縣金莊地方才數日,走后聖靈大大作工,凡挨近本會人祈禱的地方的人,就受了聖靈。於是全村信徒紛紛去掉偶象,悔改歸主。撒但也就開始破壞,以至迷惑了一位忠心的長老李丙戊的太太,直到今日(一九四七)。但聖靈保守了許多予定很永生的人,直到現在仍是在他們自己所建造的教會中工作?。
當日在乾河王會、在上郭橋會、在扶溝縣會、在八里營會、在上蔡數會都有擾亂。有的冒充基督,有的打人,有的說假預言,見假異象,有的女人赤身騎馬胡行,有一個甚至弔死了。傳道人一去他就稍稍安靜了。一走就大鬧起來;一處才到,一處追來。但在這種與魔鬼爭戰中,得了不少的經驗。這是父神許可的一題,好叫他指教別人。
所以本會初到一個地方,必須加意辨別邪靈的動作,凡有言語、舉動不合真理,立即奉主耶穌的名趕鬼,不必怕干犯了聖靈,因為聖靈就是真理,沒有不合真理的言行是從聖靈來的,邪靈在第一步攻不倒那個教會,就會永久站立的。”
看來,魏以撒在河南的傳道,引發了一陣不小的“信神”的潮流,也出現了不少在真耶穌教會看來是“邪靈”的勢頭。《河南省本會史略》的作者甚至發出了“哪里有聖靈,哪里就有魔鬼”的感嘆!
《卅年專刊》“河南省本會史略·組織與神學訓練”說:“教會既多了,沒有組織是一件很危險的大事。那個時候是想要貫徹省總會、國總會、洲總會、全球總會的名稱系統。以監督與總監督的名義主持單純的會政。於是在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在上蔡縣召開代表大會,就成立了河南省總會,公選吳賢真為監督。”這是在一九二六年天津總會制定《真耶穌教會更正萬國教總章》要建立世界性的大總會之后,從記載中見到的所建第一個省一級的總會。
在一九二九年,開辦了神學會。這和前述“聖靈”在河南作工的同時,“邪靈”也在擾亂有?密切關系。
是年冬,在上蔡縣西大街支部里,建立了名為“天國學院”的神學會。分為高、初兩級;各二十多人,每天四堂,分班講授。
初級班的課程有:天國千字課、選民須知問答和新約神跡、舊約故事。由吳賢真長老主持。高級班的功課有:聚會學、講道學、牧會學、組織學,及聖經各卷大意、預言、預表、神跡與靈學。
前后共三個月的時間。每到安息六、安息日就兩人一組地分派出去到臨近的各個真會學習。無論願意與否,無論遠近均不可推辭。有一次正在大雪嚴寒的一天,吳賢真的手指甲都全都被凍掉了,還有三個人臉被凍成了瘡,但都不退縮。這些學員都是自費求道上學的。從此立志獻身的有十八人,后來都成了河南真會的柱石。
河南真耶穌教會的發展,在這個階段中還受到几個人的影響,起到了破壞作用。《卅年專刊》在記載這几個人的時候,除個別人而外,都沒有特別明確的時間記載。但若參照別處記載推測,大約應該是在這個階段,故置於此。
資料所見,首先是宋國運。前面在江西已經提到過他,由於他逞一時之快,打倒祠堂,致使鄧家嶺真會遭到極大“逼迫”。宋接受真耶穌教會較早,是在河南開始同工的一個人。《卅年專刊》說他因為未被立為監督而氣憤不平,用了不少手段辱罵破壞真會的工作。有一次他同關忠田一起到武漢,打算搞破壞。半路撿了一個軍人的手提包,被檢查兵抓住。武昌會眾都知道他是來搞破壞的,所以,祁家灣的一位長老,即宋國運反對且辱罵的長老要去救他時,都極力阻攔。但這位長老還是力排眾議把宋、關二人救了出來。不過,還好,自此以后他們不再作惡意的毀謗了。但也未完全死心,后來到了開封,傳了一回真耶穌名,已成尾聲了。
北京的長子會在河南也作過一時的破壞工作,比真耶穌名還大,不過,很快就銷聲匿跡了。
郭摩西,雙眼皆瞎的盲人,但會摸讀聖經,大家都以為他是個人才,都很器重他。想不到他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到什么會就隨什么會,以圖果腹為目的。如果遇到算命的瞎子,他也就吹笛算卦。曾騙過几次真耶穌教會的錢,不過除鄭樓一處而外,大家還都是很加防范的。
還有一個羅保羅。“民國八年(一九一九)他在長沙見到《萬國更正教報》之后就動身去北京求道。當時他才十四歲,叫羅印生。走到漢口,沒有了路費就又回到長沙。(見前述真耶穌教會在湖南的初創)。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在武昌,窮極無路可走,要自殺。有人勸他到河南去上神學班。在他未動身之前,還替關忠田寫信罵辦神學的人一頓。河南一些主要的長老們大起公憤,不要他。但主辦人紀念他過去的情況勉強留下了他。在學習期間果然有許多不規矩的行動。學完以后就同宋國運等作“反動的工作,幸有父神的旨意,用大能的手叫他離開了。因此我們知道,揀選人事,必須要經過試驗,有了錯就要加以防范他。不要偏重學問,也不要偏重了感情。眾人以為美的,用之必有益;眾人以為不美的,強用他也不能發揮力量,甚或有害。
撒擔專門向各地初熟的人們進攻,趁?他們立腳未穩的時候,未扎下道根的時候,加以深深有計划的破壞,再主使他們去破壞別人。這是一件最痛心的大事。蒙召的靈人們哪,總要謹慎自守,守住四童女的地位,等候快來接我們的良人!”
在這個歷史階段,河南新建的區、分會應當說是不少的,見於《卅年專刊》統計表的有:
河南支會 一九三零年七月,魏以撒等創建。設在漯河寨內戲樓后街十二號。
代莊區會 一九二七年三月藏國賢創,在西平縣東北五里。
陳老莊區會 一九二九年十月劉西拿創,在西平縣陳老莊塞內。
鄢陵分會 一九二七年七月,魏以撒創,在鄢陵倉胡同。
牛王廟區會 一九三零年,孫忠厚創,在洛陽東二十五里。
信陽分會 一九三零年十一月,余保羅創,在信陽北關大馬路。
上蔡分會 一九三零年七月,王天義創,在上蔡縣西大街。
東岸區會 一九二五年三月,高大齡創,設在上蔡東北六十里。
郟莊區會 一九二八年十月,吳賢真創,在上蔡東北五十里。
邊界李區會 一九二七年二月,吳廷俊創,在上蔡東北五十里。
史彭區會 一九二九年十月,魏以撒創,在上蔡北三十五里史彭寨。
白溝區會 一九二九年三月,李東嶺創,在項城東關白溝村。
瓦房莊區會 一九二八年三月,高槃根創,在項城東北十八里瓦房莊。
金莊區會 一九二四年十月,李丙戊創,在沈邱西北十五里。
祈禱所則有韋玉成於一九三零年十一月創雁倉祈禱所,在太康西北八十里。
在真耶穌教會分裂之后,北方總會雖然設在天津,但教會發展較大的當數河南為第一。至少,從《統計表》來看是這樣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