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節 真耶穌教會傳播到浙江

有關浙江情況記載,所得資料極少,知者如下:
《卅年專刊》在《本會傳至各省年次概況統計表》中將真耶穌教會傳播到浙江說是始自一九二八年,創始人為朱惠民、李愛兵。而民國九年(一九二零)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的第四期《萬國更正教報》第四期第一版“現在中華各省確有一百五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通同姓耶通告眾知”書中列“浙江省各處真耶穌教會地址於下:杭州羊市街 胡(湖)州 嘉興 紹興 金華等”共五處。即在一九一九年末或一九二零年初真耶穌教會在浙江亦有相當熱烈的傳播過程,不會遲至一九二八年才傳到浙江。《卅年專刊》的記載必有重大闕漏。
溫州
據《卅年專刊》轉載之一九二七年四月一日《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次二版,最早是甜井巷五號的自立安息會的潘巴米拿、陳以撒、周存仁等,因安息會內部分爭嫉妒,“甚於外邦人”,於是糾合志同道合者另立真會。接長沙《警告報》於乙丑(一九二五)七月“初正”,“聖靈作工”,受洗百三十余人,“說方言、翻方言、靈歌、醫疾諸恩賜,時顯神能,每晚聚會預備主來。”七月“初正”,或為七月初“五”之誤?
《卅年專刊》又記:民國十四年(公曆一九二五年)張巴拿巴到溫州開辦教會,同年第二次到福州。但張巴拿巴在溫州的具體活動沒有什么記載,只《聖靈報》的一卷三期記周孝仁之妻患瘰?,張巴拿巴於一九二五年六月十六日代禱而愈。
張巴拿巴到溫州的情況,《傳道記》有詳細記載。
一九二四年,長沙三大(張巴拿巴稱二大,《十周年紀念專刊》亦稱二大)之后,張巴拿巴到湖南、江西、南京、上海傳道,已見前述。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六月間,在上海接到浙江溫州邀請函,前去布道。遂攜長女搭輪前往。“十八日(公曆八月七日)登岸,潘周同許多人來到埠頭迎接……,在溫州開會七天。當時預先印刷廣告,滿街張貼。開會的日期一到,城鄉各教會與外邦人都擁護而來……當時蒙主施恩,大顯神跡,醫治許多病人。開會三天,施洗九十九個人,得聖靈者五十多人,以后又施洗三十一人。我想溫州本會,兄弟既多,并且又是初蒙恩時代,必先整頓母會,使有明白聖靈的要道,然后方能救人,所以每天與諸弟兄講解聖經的奧秘,指點聖靈的作用。”張巴拿巴在溫州呆了約四十天,效果顯著。文中提到的上埠頭迎接他父女的“潘、周”二人,惜乎未記人名,參以上述《萬報》所載,或許就是潘巴米拿、周存仁二人。
上述溫州情況有一點很值得注意。即在一九二四年張巴拿巴實行分裂之后,溫州的情況既見於天津總會辦理的《萬國更正教報》,又見於南方總部經辦的《聖靈報》。這其中又有多少隱情呢?不得而知了。
平陽
平陽真耶穌教會的發展,朱發達撰有《平陽會史》一文;載《卅年專刊》。是一九二七年的三月間,朱惠民在台灣接受“真道”以后,回到自己的家鄉平陽,“宣布真理,撒晚雨聖靈種子。同時聖靈大動工,使異邦人來信者甚多。不料老教會極其猜忌,盡力破壞,以致漸漸冷落。至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總部直派朱恩光執事來此牧養半個月,設立祈禱所。至十八年(一九二九)秋,殷榮高靈兄趨上海總部第四期神學會肄業,回梓培養弟兄。”這是一九三零年以前平陽的大概。
在這個階段,於《卅年專刊》的統計表中浙江未見有新創的區、分會,也不見有新建的祈禱所。《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也只記載了溫州教會:一九二四年創建,在浙江溫州甜井巷。負責人為潘文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