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節 真耶穌教會傳到廣東

一九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的第四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一版《現在中華各省確有一百五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通同姓耶通告眾知》書中,記載了“廣東省各處真耶穌教會地址於下:廣州內 順德縣 勞村”,共有三處。即,在一九一九年末,或一九二零年初,廣東已有三處真會會所。
但,《卅年專刊》記述廣東真會史時不從一九一九年說起,與《萬報》記載銜接不上,是從九年之后開始敘述的。
按《卅年專刊》“本會傳至各省年次概況統計表”所載,真會在廣東的開創是在民國十七年,公元一九二八年的六月。開創者為陳更新,最初在汕頭、廣州。是“由湘閩前往”的。最初的活動毫無記載。但張巴拿巴總部在上海倍開爾路瑞福里舉辦的第二期神學會中,有汕頭學員陳更新和孫周衛。一九二八年五月四日在上海召開四大(后改稱五大)時廣東代表為李守謙、羅天德、陳更新。那么,李、羅、陳三人,是在廣東尚未建會之前的一個月,就參加了第四次全體大會(后改稱五大)。
而在“張巴拿巴與中華真耶穌教會”一文中又記張巴拿巴在四大(一九二八)之后、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之前由總部差往廣州開辦教會。時間倒舛。而且,張巴拿巴在廣州究竟如何傳道,毫無具體記載。
而《卅年專刊》第十五集“各地本會概況統計表”中記廣州分會地址設在廣州河南鳳凰崗新民大街一號,時間在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九月,創辦人為張巴拿巴。而汕頭則不見記載,既無分會,亦無區會。
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五月,四大(后改稱五大)召開,廣東特派羅天德、李守謙(沒有提到陳更新)兩人參加大會,其目的是特請張巴拿巴“到廣州開會,并成立教會”。那末,四大雖然有廣東代表,并不表示廣州已經建立了教會。羅天德是張巴拿巴在南洋傳道時接受“真道”的,并影響了相當一部份人,大家推請羅、李二人到上海參加大會邀請張巴拿巴。公曆七月十六日,張巴拿巴出發,二十一日到廣州。羅天德接待,到河南、龍溪、三約一連宣講了七天。各老會教友來聽道者不少,“主顯大權能”,“他們便再決定脫離將圯的巴比倫大城。特在河南鳳凰崗董林花園內開三天靈恩大會”。前后有“三個安息之久”,“有八大公會的教友來受洗者計六十余人,於八月五日成立本會”。廣州真會建立之后,在廣東的中外傳道牧師“常來辯駁,但我們靠主的能力,無不得勝”。張巴拿巴在廣州呆了將近兩個月。九月八日才離開廣州回滬,途經福州,又巡視了福建的真會,已見前述。
這個記載,同《卅年專刊》統計表中的記載一致,廣州真會創始人是張巴拿巴。
汕頭真會建立了嗎?張巴拿巴在第一次到南洋之前曾經到過汕頭傳道。《傳道記》載,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陰曆九月下旬到了汕頭。先到浸禮會,同該會牧師羅錫嘏商議曰:“‘我願幫助貴會進行,你願意否?’他問:‘你屬何會?’答:‘我不分會’。問:‘誰派爾來?’答:‘我是自由傳道的’。”於是羅邀張開會講道。且定日開聯絡大會,遍貼廣告,“稱山東張殿舉由滬來此,專傳末世救恩”。當時,張巴拿巴正在因共產黨通緝而逃亡的途中,而且,由上海到汕頭的人不少,有人認出張殿舉者即張巴拿巴也。張遂乘輪往南洋而去。據此,張巴拿巴在汕頭并未打出真耶穌教會的旗號。張巴拿巴不可能在汕頭建立會所。《卅年專刊》統計表中也沒有汕頭,那么,在這個階段中,汕頭未能建立真會會所。
廣東真會的初創,除廣州而外,還有香港,這是在現有資料中能找到記載的。香港早已淪為英國殖民地,但在真耶穌教會的組織系統中,香港分會是隸屬於廣東支會的。香港真會的創辦人,是丘馬利亞。
丘馬利亞,自幼入長老會學校讀書,受過點水洗。在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聽說新加坡有人傳真耶穌教會,“有神跡奇事,真如耶穌在世所行的異能。我就去考查,確不虛假,且蒙聖靈充滿。馬上棄邪歸正,由陳見信長老給我受了大水洗禮。蒙神指示,陳長老立我為執事”。后回吉隆坡傳道(見后述)。一九二九年,“聖靈指示回香港為主傳道。當時我同媳婦利百加回港。不久,我媳因病歸主。后又有一位尤玉英靈妹也回來一同為主工,就在九龍傳道。一九二九年七月在太子路創辦會。后又寫信由廣州將陳寧法執事請來,大開洗禮之門。”到一九三零年的五月,丘、尤二人又回南洋幫助教會。
張石頭《真耶穌教會歷史》說是丘馬利亞在香港建立的第一個教會,於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公曆八月二十四日建立於九龍城英王子道六號。并說香港鴨洲全島數千人,几乎全都是真耶穌教會信徒,“這都是她的苦工所結的果子”。
以上是現在能找到的,關於香港真耶穌教會初創時期的較為具體的記載。
在這個歷史階段中,廣東新建分、區會,只見香港分會一處,地點在香港般含道六四號A一樓,創始人為丘馬利亞。而廣東支會創建的時間不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