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湖北兩派

象湖北的楊路加長老,《卅年專刊》說他在真耶穌教會工作十一年,死於真元十三年;從一九一七年起計算,當在一九三零年。有學者風度,對於真會歷史資料保存較詳。每見張巴拿巴的謊言,皆用朱筆濃墨批駁之,加印封存。他至少一直保存到了一九四七年,以后的情況就不得而知。可惜,這份資料找不到了。武昌袁彼得反對張巴拿巴。袁彼得長老性至和平,遇人對其生氣時必立即閉口退去,是以他人有相爭者,老人一至皆曰:“和平天使來矣,汝尚有云乎!”但他卻又和而不流。一次,張巴拿巴到武昌,問袁彼得曰:“汝為我所施洗者,何以不從我而從他人乎?”袁彼得即當眾指駁道:“汝為吾施洗時,乃云本會為魏保羅所發起,今則何以自稱為本會之發起人乎?汝既背道,吾將從主,不從汝謊言之徒矣!和而重道不重人情,足見其高風亮節,卓見絕識。”
而武漢的局面很可能也同南京一樣,兩派對立。民國十七年(公曆一九二八年)三月廿日印發的第三卷第三期《聖靈報》第二十五頁載,余子芳報告“漢口本會近況”中說:“至於魏以撒等所撒之稗種教會,無論在漢,在武昌,現已冷落無人,無形消沒矣。可見假冒之流決不能久站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