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真光報》

據《卅年專刊》的介紹,開始發行於民國十五年九月一日(公曆一九二六年十月七日),總編輯為牛云超,通訊處是哈爾濱與天津。發行則在南京南門外真會所。經費多由郭文俊長老負擔,南洋黃保羅也捐過不少。共發行過四期:第一期是民國十五年九月一日(十月七日);第二期是十二月一號(公曆一九二七年一月四日)在山東濰縣印發的;第三期是十六年九月一日(公曆一九二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南京印發的;第四期是十八年九月二十日(公曆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南京印發的。
《卅年專刊》說是內容宗旨完全是由張巴拿巴《儆醒報》激起的反應,言詞流暢激烈,“惜亦有過分漫罵之句,要皆指殿舉個人所言,未傷大體。其中有數稿今日有價值之文獻。”
現在能找到的只有《卅年專刊》重刊的几篇文章。
在第三集《會史獻文·山東真教史略》中有兩篇:
《山東見證》,原載《真光報》第一期第二版,文曰“濰縣南關本會丁得真、王來祥執事致書於天津魏以撒長老大鑒:願主多多祝福,津會平安,更望津會全體遵主旨意以忍耐到底,候主降福,就多分別出來了。前接來函盡知北方教會受南方之殘害。此事真是末日快到、魔鬼?急之景況。祈長老及會中弟兄姐妹切心求主助力,本會亦作后援。復函云,諸事皆出張巴拿巴之手,想此人多年道理,一旦之間中了鬼計,按情欲作出背主靠己貪圖虛名,自高自大,毀謗主的使者,亦是自相殘害,就是教會亦恐受其影響。求主賜他悔改之心,可免全體本會被之棄絕也,并望津會全體平安,哈利路亞!”
《南關會成立小史》,原載也在第一期《真光報》。由丁得真、王來祥所撰 。說是:“溯自民國八年(公曆一九一九年)前,濰地只有一處信心會,發起人張靈生,乃是張巴拿巴本家。后北京魏保羅監督布道來濰,始行改名為更正教真耶穌教會。彼時濰地教會多不贊成,皆說有爭權之意,亦出私意起的,現已取消。南關本會實系接受魏保羅監督之真道,第一次來濰設立,并立丁得真為女執事。至北鄉之華?本會,系高大齡長老同魏太太馬利亞來濰布道與丁得真女執事立的。本會曆來經過,事跡甚多,謹就成立之一部,略綴小史,以供海內外靈胞鑒,哈利路亞!”
此外,在《卅年專刊》“本會山西史略”中又找到一篇“太原本會高大齡致書於天津本會”的信函。原載也在《真光報》一九二六年第一期,第二版。文曰:“親愛的靈胞眾男女執事諸位弟兄姐妹均安鑒,……日前接到來函,備悉一切。據云,《警(儆)醒報》《聖靈報》與傳單,有人爭真耶穌教會是他們發起的,屢次毀壞、辱罵監督等等。凡此報章一到太原概不分散。去年南京郭文俊長老致太原本會一函,托弟調查此事,弟已明明告訴過他。郭長老既知此事,南京本會大約都知道了。現在津本會諸位執事又致各公會,全為此事作證。河南本會亦致各處公函亦為此事作證。差不多各處都知道了。近來湖南王文質先生又致函湖南、福建等處,亦直接致函張巴拿巴長老,都已證明此事。況且山東濰縣南關本會都知道了,這不由人,乃是我公義的聖神,感動各處的眾靈胞證明這事。感謝天父,贊美救主,榮耀聖靈,哈利路亞。至於他要防備耶派,其實他們從前亦是耶派。特此函復。即候
諸位男女執事和諸位弟兄姐妹靈安。
主仆高大齡和全會眾靈胞同鞠躬”
這張報紙,《卅年專刊》在第六集“書報與傳單”中說,當時“有人以為此報乃北方總會之宣傳報,實在不是。?者不是由北方總會名義出版的;?者不是得到魏以撒長老的同意出版的,在第二期四版上,‘魏義撒來函’一文中,有‘萬勿效殿舉所出之《謗讟報》而詈罵焉,非但真理之不能發明,恐信徒之信仰大受損失’。由此可知該報乃為數人之嗚不平,以反對張為本會之發起人者。以今日含的真情來說,也可以認已達到該報之目的了。所惜牛云超先生,勸化了別人,自己反已退后、冷漠、自棄了。郭、黃二人也已睡去。”郭文俊死於一九三五年,黃則不詳。
《卅年專刊》附魏以撒來函如下:
“(原略)殿舉以言語文字攻我者,殆二載余矣。因伸冤在主之律,信隱而必明之理,深恐大局有所影響而遺笑柄於老會,庶免相吞互滅之例,故未有只字反攻之行,亦或聖靈之感力歟!一期《真光報》,道兄偉論公開、理正詞嚴,大有雨潤萬家之象。信云魯濰將出二期,仍望對於各方投稿務當十分慎重,萬勿效殿舉所出之一切謗讟報而詈罵焉。非但真理之不能發明,恐信徒之信仰大受損失矣。殿舉失敗昭然天下。只就真情露布,藉啟不明而彰公義,促其速悔,免滋效尤。伏望我兄肯予同工,決然為主,挽狂瀾於既倒,支大廈於將傾,結和平之善果,收統一之良策,真教中興良有以也。欲言不盡,彼此切禱,努力前進,系無不合。此致
鬼懼長老道鑒
仆魏以撒鞠躬十月五日”
從以上《卅年專刊》所選《真光報》文字來看可知,編者要突出強調的只是一個內容:真耶穌教會創始人乃魏保羅,不是張巴拿巴。
有關《真光報》,筆者又從《聖靈報》第六次臨時全體大會特刊找到一些記載。在郭多馬總結南方總部多年同“魔鬼”斗爭概況時說:《真光報》是“反對規章派”的。郭多馬的論述,請參見本稿第三編第三章第九節“南方總部同‘魔鬼’的斗爭”。這里要提出的問題是,《卅年專刊》為什么完全抹去了《真光報》反對規章的內容?《卅年專刊》的編者不知道《聖靈報》六次臨大特刊,也不知道郭多馬關於《真光報》的論述嗎?看來,《卅年專刊》的編者只關心真耶穌教會的創始人不是張巴拿巴,是魏保羅,罔及其它。
另外,附帶說一句,郭文俊的反張動作似乎還不只是辦《真光報》。一九二七、一九二八年,張巴拿巴曾到南洋傳道。郭文俊也沒有放過。曾函寄印件到南洋各地,進行揭露。可參見第三編第五章第十五節,“真耶穌教會傳往南洋”一節。是否還有其他動作呢?很難說,他不會善罷干休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