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南京兩派和山東兩派

而立即反對張殿舉且大張撻伐影響頗大的,則是南京的郭文俊哥尼流。張巴拿巴殿舉出自山東濰縣,其根底濰縣人人皆知。故而當張殿舉分裂,冒充真耶穌教會發起人時,郭文俊就致函山東濰縣查詢。而濰縣凡知張殿舉老底的當然也會有反對他這樣做的。郭文俊給濰縣的信函今日無從查到,但濰縣丁育民復函郭文俊者,《卅年專刊》則全文刊載。其文如下:
“文俊長老安鑒:啟者,於陽曆九月一號收到從長老處、牛騫親愛的同心同道、且是順從神命的總代表華函乙封,信云要事,弟當即時從命辦理。因自到家之后遇見各種魔鬼的試煉,故延至於今,祈長老與牛代表原諒是荷。次者,奉主命受王來祥、於得真二位執事的委托,將真耶穌教會與巴拿巴之根底列下:巴拿巴與張靈生長老自稱是本會發起人,濰縣教會的長老執事及一切知道根源的老靈胞通通反對,決不承認。老長老魏保羅第 一次來濰布道時,在濰縣西南莊頭給許多的人受洗并張全家受洗。又給巴拿巴與他全家受洗。此事有三人見證:男執事王來祥、女執事丁得真師母(此人是張靈生姨母)并譚公田老先生同證。魏保羅老長老未到濰時無有真教會。不過張靈生與巴拿巴在西南鄉莊頭設立一教會,名目信心會。且靈生長老自己承認他在上海信心會受的靈,巴拿巴是張靈生立的長老。我們知道信心會是邪靈,他自己說是在此會受的,我們一定不承認他是聖靈,即我主所應許的保惠師。濰縣公認真教會是接受的魏保羅長老傳的真道。后又次第成立教會。濰地南關教會是從魏保羅傳道時隨即成立,北鄉華?莊本是魏太太與高大齡長老來濰布道時設立的。以后東關譚公田設立一會,丁育民在北鄉杭埠莊設一會。現下這四處教會決不承認張靈生、巴拿巴的。再者,張靈生與巴拿巴是保羅長老立的職,一定是接受魏長老道理;就是巴拿巴在南方作的工亦是魏保羅根基。如湖南教會初蒙恩的即李曉峰長老,此人是自己賣過衣服到北京保羅長老處得的真道,后不過巴拿巴長老到湖南接?此根基傳的而已。別省教會皆是如此。今巴拿巴明明是藉老長老根基傳了几省教會就生了自高自大的惡心,與靈生長老通同作弊,想廢棄神命的用人,自稱為發起人。且又迷惑福建弟兄,出名登報,毀謗真神用人魏保羅父子。又假借神學之名聯絡各省到南京,用各種詭詐手段迷惑眾人,強解聖經。又不怕真神,假說神數次有聲音命他設立真耶穌教會。又強迫各省推舉他為全國總牧養總負責。弟在濰自去年接見魏以撒長老之信,內云他自稱為本會發起人,而違神命毀謗為主舍棄所有的魏保羅。弟等自聞知此信之(后)就晝夜難過,常常祈求上主施恩,叫弟等到南方一次,(……此處應有闕文——筆者)巴拿巴動作。今者忽見報云巴拿巴在南京開全國神學會,故濰縣本會同人推舉小弟育民,借神學會之名義來南京條看南方教會與巴拿巴之動作。弟到南京之后與他會面,見他一切作皆用詭詐手段,迷惑各省人士,實在可憐。弟敢不順神命哉!故與他有反對之處,而心更是不贊成的。他亦明知弟反對,是不承認他的。故他使福建弟兄林何西,假說他與巴拿巴是不同的。故此人於一晚上,同弟到山后談論保羅老長老之事。弟信他是實心,就實言告之。不料想他是巴拿巴長老所使,他打聽小弟之心,探聽我與他果真反對否。后來此人說,弟是魏保羅同心的。巴拿巴當面大怒,與弟說出斷情的話,又說速速離開他的神學會。故弟當時來與長老同住,不久就受苦回來了。總而言之,張巴拿巴冒充本會發起人,我山東全省、我濰縣全會,永無人能信,請把信登報為禱,阿們!”
從內容看,這封信應當撰寫於張巴拿巴在南京舉辦第一次神學會之后,時在一九二六年。從郭文俊的情況(見后)看,肯定會將此信登報的,但《卅年專刊》沒有說明此信是否是登報。
丁育民說“山東全省”、“濰縣全會”永無人能信,與實際情況對照,并非絕對如此。張巴拿巴在山東多年,不可能沒有几個心腹。一九二六年四月總會第一次神學會,山東學員除張巴拿巴而外還有四人:岳雅各、張腓利門、張守真、張真。但這四個人只有岳雅各一人可考,其他三人均僅此一見。當年八月,岳雅各以濰縣東關代表的身份參加了四大。十月二十六日,在南京出版了名為《證明萬國更正教之謗讟》的報紙。這張報紙,《卅年專刊》評為“這一張東西是繼儆醒報以后的產兒,是更大膽分裂本會的利斧,想用謗讟的方式,推倒別人,高抬自己,不惜歪曲事實,滿紙辱罵。但內中出名者多系假冒,如山東岳雅各之‘萬國更正教耶派混亂本會之失敗’一文,洋洋數千字,文筆流利,岳本人今仍健在,實不知該文為何人代弄。”其中提到岳雅各之文為它人代弄,而究為何人卻又不知。姑錄於此以供參考。其中“耶派”一詞當指當初由河北元氏縣梁欽明提倡、魏保羅也同意了的全體真會信徒均改為姓耶一事。張巴拿巴反目,遂攻擊魏以撒北方真會為耶派。其實,當初張巴拿巴自己也曾改姓為耶。見前述及后述。岳雅各攻擊“耶派”的文章何人代弄不詳,但他參加第一次神學會、四大,其態度顯然是傾向於張巴拿巴的;何況他還是濰縣東關教會的人物。開革張巴拿巴、南北合一之后,一九三四年,岳雅各是山東支部的代議員,當年六月先參加第五次代議員會,之后又參加九大。一九四七年,是山東支會的理事長。并沒有始終追隨張巴拿巴。
由前述可知,反對張巴拿巴冒充發起人者,所進行的公開指駁,從各地情況看,力量并不大。反對張巴拿巴,北方不用說,南方也并非鐵板一塊都聽從了張巴拿巴。如南京,郭文俊反張,而北門曹光潔則擁張;南洋雖然大部擁張,但卻有黃保羅這樣的人出資贊助辦理《真光報》。武漢有袁彼得,但也有人參加三、四、五次代表大會。湖南也有王文質先生知其根底。
但譚配得的情況值得注意。前面,在論述張巴拿巴單獨在長沙召開“三大”時,已經提到他的曖昧。
張石頭《真會史》又有進一步介紹,轉引《神恩報》上譚配得關於長沙真耶穌教會歷史的記述中就說:“李曉峰在北京聽了許多奇怪道理,說非改姓耶不能得救(他自己曾改名為耶腓力曉峰),又說耶穌五年以內一定降臨,焚燒世界;又說某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三時火燒地球;又說禁食祈禱永生大學校,怪異之所甚多,弄得我們顛倒模糊……教會不知何為真假了……張長老……說出真道……從此湖南長沙本會重新建造起來了。”那末,譚配得跟隨張巴拿巴或與魏保羅改姓為耶、世界末日預言有關?但關於禁食永生大學校事并非魏保羅所為,而是魏以撒的杰作。而某年八月十五下午三時火燒地球的預言,不知譚配得所據為何,筆者未能找到出處。想當初,張巴拿巴到湖南,是李曉峰同譚配得一起邀請的。可惜的是,李曉峰去世太早。否則,湖南情況或許另有一番天地。只是現在無法詳細統計當時各省基層教會組織中對張巴拿巴的態度了。另外,江蘇的時仁航也是反張的。北京在李曉峰的女兒李亞媛和孫鏡媛等重振真耶穌教會時,時仁航曾到北京幫助牧養。而孫鏡媛之兄孫彼得到了北京,擁張反魏,同時仁航不相容,時仁航被迫不得不離開了北京。只是沒有關於時仁航反張的直接記載。
郭文俊一方面發函山東查詢更多的詳情,一方面又辦了一張報紙叫做《真光報》揭露張巴拿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