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各地概況

各地教會的情況,從記載中看,有許多內容是差不多的。如向總會呈報表冊、要求發下服務許可證、收到總會的救濟款、要求訂閱《會訊》和《真聖報》、或要求增加訂閱份額、為教會或世界和平禁食祈禱、或捐助《會訊》和《真聖報》、或購買如《合法大水洗》《真理問答》《聖經生字類篡》等書籍。
下面介紹各地情況時,若無特殊情況就只提到地名了。
河北
提到了河北支會、棗強、胡土、束鹿、北京、開灤、保定等地的教會。北京的大事就是《中國基督教總會》“棄假歸真”了。已如前述。棗強張書亞長老仍在為會務同區公所交涉,什么內容不詳。胡土、束鹿兩處則因戰事影響久與總會失去聯系,幸得《會訊》方才重新建立組織關系。河北支會擬在十月十六日召開支會代表大會,但后來發展如何不詳。保定則處於急需建立教會時期,而且有人獻堂。
河南
《真聖報》提到了開封分會捐獻,資助會訊、定閱真聖報的消息。洛陽內地會“歸真”的消息。在報道分配總會救濟款時提到了許多地方的教會,有:漯河、信陽、開封、淮陽、商水、太康、西平、光山、上蔡、方城、鄢陵、沈邱、項城、洛陽、汝南、舞陽、泌陽、扶溝。
山東
報道了濟南基督教《神的教會》經李正誠工作“歸真”,已見前述。濰縣則報道了所典會堂到期,安息日會爭購,不得已,一天之內兩次開捐,終於保住了會堂。濰城分會則調整了職務,并成立了三處祈禱所。沛縣成立了一處分會、五處區會。從記載看,情形甚為熱烈。從七月五日開始施洗,到通訊發稿時已施洗二百六十余人,“受聖靈說靈言的有百分之八十強(受靈感未計)”。建立了五個區會一個分會:沛縣分會及安莊、舒莊、三官、李大莊、裴堂五個區會。真耶穌教會的發展又引發了同長老會的矛盾,報道中又說:“同時還有一班頑固派堅持長老會的立場,與我們頑強的抗拒,到各同靈家中來進行破壞的工作。希望你們多幫助我們禱告,使我們工作可以通行無阻,阿們!”但也有几個地方沛屬長老會“歸真”於真耶穌教會,已如前述。
山西
在《真聖報》第四卷第一~九期上只有一篇署名為高中立的信函,報告會況(沒有說明地點)時說是“聚會人數雖不少,而熱烈前進份子很少。以致信徒日減,會況冷落。回憶先父在世時的盛況,不禁神傷。希望代為助禱,求主復興。”這個高中立大約是高大齡的后代?第十期則報道了在“農曆三月廿三日,於汾西福音山召開支大代表會議三天。與會代表一六零余人,分區會代表七六處。開會結果甚為圓滿。加強了趙城、汾西、洪洞三分會之組織,登記各區會之男女信徒。并規定分區施行大水洗禮,自三月迄六月底,統計男女受洗二九零人。”并選出劉品山長老為出席十二大的代表。但又報道說:“趙城河東少數區會,迄今未能正式聚會:有聖經被沒收者、有聚會被禁止者。一般軟弱信徒受此攔阻多有退后者。請為向中央內務部交涉,并希多為助禱。”又報道了運城分區會在運城,於八月十七日召開了秋季查經會,為期三天。各分區會長執、信徒踴躍參加;到會長執共四十余人。主領為韓長老。又“總會來示,囑山西本會應共同組織作健全支會。擬定太原、趙城、運城三處選舉常理五人,服務省支會。”在這次會議上就借機進行了選舉,結果郭方河長老、秦煥章執事當選。二人隨即趕赴太原去辦理支會教務。
貴州
貴州消息只見到一條,是“筑會”負責致總會的一封道歉信。說是:“接得七月三日寧總字八五四號復函,敬悉一切……惠將前詢事件詳為指示,使同人等關念之心於斯至慰……而對魏長老事件救助關切,此種愛主愛人之心,致受累苦之行,令人為之心感。本分會同人,前為夢兆,竟以憶懷態度,出之以過激之詞……。”這封信函中惟一能看明白的是,筑會為自己的過激之詞向總會道歉;而魏長老(當為以撒無疑)事件為何,不詳。
江西
江西在《真聖報》第四卷第一~九期上有一篇吳恩靈的報告,說其經費艱難困苦之狀,乃致要靠賣衣物糊口。但未說明在什么地方。第十卷則有南昌周馬大報告說,讀了《神的物當歸給神》一書之后,為疏忽什一捐而深感慚愧,并交上了本年度的什一捐。
四川
四川支會的消息只有償還對《真聖報》的舊欠五萬元,又捐款十萬,幫助報社。四川原有之書報分社“因經濟支拙,暫停供應”。照總會指示,擬釆取措施解決,并擬改善《會音》(當為支會所辦刊物)之印刷技朮。但支會在通訊中有一個建議值得注意,謂:“本會之得救傳單,言詞過激,不適新時代之宣傳,敢請商討改善為荷。”這顯然是新時代新思想對真耶穌教會的沖擊,只不過語焉不詳。所謂“過激”也者,指何而言呢?若能知道,就可以了解如何沖擊了。這應該說明真耶穌教會在適應時代的變化。總會討論了這個建議嗎,不知道,沒有找到記載。
西充
義興場區會於六月初一召開三天靈恩大會,第三天正式成立區會。“參加會員一百九十余人,集隊游行、國會旗、歌詩班、口琴組,齊集大會場中,聽眾數百人。末了至西南馬路大河中施洗。成果如下:聚會二百人,水洗一百三十人,靈洗十一人,病愈八人,感恩捐六萬元。”又選出了區會負責人等。《西充通訊》中還報道了一個“南會”的消息。這個南會是西充的哪一會,不詳。說是向人民政府備案已經數月。四月二十一日起開會三天,“到會九十五人,受水洗四十一人,異象五、靈感八、靈言七。”“安息日雖經逼迫,但從未間斷。”又有任氏兄妹獻住房一所作為“聖堂”。《真聖報》第四卷第十期又報道說:“西充假道充斥,兼老會信徒棄假歸真,政府人員常去老會醫療所診病,老會趁機破壞本會聖工。特請速發西充本會許可證,以減少攔阻。因公安方面常來了解本會情況,務請先發為要。布道團許可證務希提前早發。如遇開會受阻,以便解釋云。”基督教各派之間的矛盾,特別是“真”耶穌教會,遭到忌恨,是很自然的事。又報道南溪教會於七月廿四日召開信徒大會,重新改選了教會負責人;選陳學禮為常務理事。樂山,羅撒迦報告說是,“樂會榮軍教院靈胞”已全部資遣回籍,僅余信徒三、四十余人。這應該是原國民黨榮軍教養院的人員都被遣散,信徒也就少了。而王重光則處境困難,想離開樂山。王重光原在湖北恩施國民黨榮軍教養院,抗戰期間遷南溪,何時又到樂山,不詳。四川又報道了一支布道隊,但於何時何地組成、由何處教會管轄,不詳。說是布道隊於六月三日到了碾埡鄉,布道并相機建立教會。從六月五日起布道三天,“函請該鄉公所協助聽眾參加。登記悔改者有百余人。初七奉行領洗聖禮,計水洗六十一人,蒙治三十一人。紛紛多神教去假歸真。”當天下午正式設立碾埡鄉區會。
陝西
《真聖報》第四卷第一~九卷報道了“寶雞三處靈恩大會,并人事改選。共聚會十二日,共受合法大水洗者四十八人,受靈洗者十人,蒙醫者二人。聖靈大大充滿會眾,全堂震動,跳舞、靈言、靈歌,應有盡有。”第十期則只報道了陝西支會購書的消息。
吉林
報道了魏以撒在長春主持教授高級神學班的情況。參加者,延吉有三人,蛟河二人,開原三人。其余都是長春本地學員;正式學員三十五名,傍聽十余人。一九五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因教牧班(當指高級神學班)之便,東北教會領袖會萃一堂,為謀東北本會互相照管,彼此有了聯系,好發展福音起見,特組織《東北支會》以資聯絡,會址設於長春本會內。”出席代表:沈陽王得恩、王配得;雙城李紹揚;延吉杜基法、王維禮、薛愛真;蛟河王士福;哈爾濱劉允孝、王鄰、單志勛;開原時雨潤、馬多加、劉馬利亞;長春趙天鐸、李靈蘇、張志臣;又有特許代表吉林郭路加、長春趙約翰;來賓鄧馬利亞。大會主席劉允孝,總會指導魏以撒。當選委員:杜基法、劉允孝、王德(得)恩、趙天鐸、馬多加、時雨潤、趙約翰、單志勛、郭路加、李紹揚。復選主任劉允孝,副主任杜基法、王得恩。大會又立王得恩、時雨潤、趙天鐸、趙約翰為長老,立李靈蘇、張志和、吳腓比為執事,又立教士數人。并制定了東北支會簡章;簡章內容未發表,謂篇幅有限從略。延吉報告說每安息聚會有七八十人,并寄上捐款:流通券一百萬元,折合人民幣十萬元。
遼西
提到了開原和鐵嶺兩處。開原只是說收到書報、捐款和公函一件,“捧讀之下,實有言不盡感激和安慰”。鐵嶺的情況不容樂觀,宋荒地已經“停頓好久”,“尚未能聚會”。“聞魏、李二長老至京交涉,并得陳部長談話的資料,閱悉之下,甚為快慰。”并向人民政府進行交涉。鐵嶺的報道則如是說:“前閱會訊緊要通告,載有各處本會受到當地逼迫停止聚會材料,呈報總會,以便匯載內務部等情。查東會(不詳是鐵嶺的哪一會)屢遭改變,并受到其他封建會門之影響。因皂白難分,加以限制,迄未得聚會,對於靈性不舒暢。除請求總會速向內務部交涉后,我們仍向當地政府詳加解釋,使政府了解本會內幕,非它封建會門可比。請總會互相提攜關系,多為我們分會禱告,早日恢復聚會,自由布道。”
遼東
只報告沈陽收到救濟款,而沈陽的會堂尚無有?落。
湖南
支會報告說:“漢壽廠窖區會房屋實被第六區二保農會占住,停止聚會;寧鄉縣會房屋被第四區人民政府號為倉庫,亦將停止聚會,請向中央當局交涉云。”長沙金井決定了几個新職員,要求發給服務證六份。羅群羊報告彭家井的情況說,看到會訊如獲至寶,甚至“我亦提倡支會也要辦會訊了。”安化唐家觀出現“大禮堂被當地鄉政府借住辦公,并常開大會。經交涉,尚未遷出。請交涉并助禱。”黔陽則已如前述,當地人民政府極力保護,信徒平安。“本會信徒全屬勞動階級,人人都參加勞動。各人經濟狀況真不缺乏。教會如舊進行,勿念。”所屬安江教會,因負責人互相間成見難釋,經秋季靈會另行改組,教務得以順利進行。澧縣當地教會發展狀況:“夏家巷於去歲臘月初二成立聚會所。人數逐漸增多,將近四十人。突被澧縣第五區工作同志停止其活動。”“張家塔是本年六月二日成立,人數已滿卅人。七月二十九日被該鄉農協停止其聚會。”“榮家河由喻光耀作證,人數二十余,本可成立聚會所,因地方人士不了解情況,還有時間問題。”“花耳堰人數二十,雖經造冊具報,但無批示,尚在掙扎中。”“津市區會自駐訓練班后,繼續又駐衛生院。期間雖口約兩月,還不知將來如何。仰祈均會設法子支援,俾能安心工作。”湘潭馬公堰區會情況已如前述。《真聖報》又記“在此時期開一次靈恩會,鄉政府以不了解情況為題禁止開會。而我們一面開會一面向十一區政府交涉。承李區長批准,回示云‘按政府政策執行,准予宣道,不得有其他活動。’此批。開會也圓滿,結果如下:領杯二十六人,水洗一人,靈洗一人,病愈三人。”總會書記鄧天啟“因公受傷,返湘休養”,但於八月十日“蒙主接去”,去世了。
從湖南情況看,各地地方當局在執行宗教政策時差別不小。《真聖報》還提到了邵陽、醴陵、桃源、漢壽、常德、南縣、攸縣、益陽、岳陽、洪江、沅江、芷江、湘潭、衡山、蘭溪等地的真會。
湖北
報道支會情況時說,三月廿七日,支會第三次教務檢討會議時,支會提出“鄂各分區會應向總會繳納什一捐款”案,已經各分區會負責通過。并已收到馬路街、球場、楚保街、積玉橋、黃孝河、文昌門、漢水等會的什一捐。從已繳納的地方看,均為武漢市內的教會。在這次教務會議上決議,於十月一日召開鄂支第三次代表大會。但未找到大會召開的記載,詳情不知。各地報道中值得注意的有巴東的消息,說“六月十七日舉行和平簽名運動,并為全世界和平祈禱。參加簽名者共計一五二名。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召開靈恩會四天,每天講道三次,全由王執事主講。”《真聖報》還全文刊載了講題,而這個講題是很值得注意的。謂:
1.﹝靈恩大會和一份說明書﹞。
2.﹝來赴會者請從門經過﹞!
3.﹝基督徒當配合新時代的革命精神實行耶穌的革命生活﹞?!
4.﹝人生意義指南﹞。
5.﹝發財自私的夢應該儆醒了么﹞!?
6.﹝宗教家說:這個世界是真神創造的;科學家說這個世界是勞動者創造的。究竟是誰創造的?請你決定這個問題吧﹞?!
7.﹝趕快丟下你的罪惡的包袱,來受‘合法大水洗’前當知几個重要問題﹞。
8.﹝洗腳禮之真義﹞。
9.﹝施比受更為有福﹞。
10.﹝聖餐禮的要義﹞。
11.﹝禁戒祭偶象的物和血并勒死牲畜和奸淫,其理由何在﹞。
12.﹝當本反封建迷信的真理立場確定我們宗教信仰觀﹞。”
以上,為使讀者准確理解原文之含義,即使標點符號也均一仍其舊。筆者以為應該注意的是第三、第六、第十二這?條。第三、第六兩條顯然是受到了當時中國共產黨的革命和反封建思想宣傳的影響,要革命,要反封建。第六條則顯然是當時革命理論和政治形勢影響的結果。一個“適應時勢的宗教”﹝1﹞,產生於奴隸社會,又依次順利適應了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的宗教,現在又要適應新的時代了。《真聖報》又提到了郝穴、漢口、嘉魚、公安、沙市、鄂西等地的教會。
廣東
支會報道說是於七月二十九日立了一位執事,楊佳。表示要遵從規章要求,今后如若出版新書先行送請總會編審會核閱,并送上《聖日論壇》十本請審。地方情況提到了新坡、汕頭、博羅、中山等地。新坡是“去年五月間解放。當即地方匪患無形消散,堪足云幸。最近治安日益平靜,各靈胞耕種逐漸恢復,生活亦漸次安定。聚會比前踴躍,人數日漸加添。”待早稻登場后“當知道各人捐獻的數量,湊集全數,兌換人民幣匯上。”
福建
福建的情況必須注意郭美徒長老建議的福建支會提案。通訊中說:“閩支同工們前就觀感所及,草擬提案一件奉上……其中因時間短促,對組織方面尚有未確當之處。因吾人凡事極願遵照經訓而行,則一切自應不稍存成見與偏見,依期在動蕩不安二十余年來虧損教會元氣的人為制度,作徹底而深切的虛心研究。力求上進,實為萬幸!弟對從前之組織,及各種名稱,本無異議,且與諸長執一表同情。但自民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到廈(門)鼓(浪嶼)工作以還,因查經與各方人接觸,結果深覺本會制度及組織,應再一番按照經訓,予以更進一步配合純正之真理……。”這里講的是為什么要作出提案,而支會全大提案則由莆田寄給了總會。
江蘇
《支會通訊》報道說蔡(蔚文)執事巡視蘇南江浙各地教會,并著《神的奧秘》一書,將稿件贈與報社,不日出版。收到《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會務委員會》主委繆秋笙的邀請函,邀請參加十月十八日舉行的第十四屆年會。沭陽報告史長老到周莊、胡集、王其莊、新集、周集視察教會的概況。濱海報告說“前函報告,巨會停止聚會。實因干部聽錯了,將政府命令誤解,致使停了聚會一安息之久,現今仍然照常聚會。……各處會所尚未全部解放。希將本會之發源歷史,印成單張,向各級政府聲明,便於了解,使福音廣傳云。”宿遷報道說:“接得會訊及登記證明信,現已呈到地方區政府。亦已蒙政府批示,准許傳道。……又於六月廿日開靈會三天,受洗五十三名,并立七位執事:仇繼洲……,又立葉廣清為長老。”此外,還報道了常熟、虞東、丹陽、宜興、無錫、滬北、阜寧、沭周、沭新、南京各地的情況。
浙江
寧波報道說“分會自九一三大轟炸后,即告停止聚會,以迄於今。希代禱!”九一三大轟炸當指國民黨失去對大陸的統治權之后,對寧波進行的轟炸,如同對上海的二·六轟炸一樣。另外還提到了烏鎮,收到救濟捐,向總會請領服務證。
安徽
《和縣通訊》報道韓執事奔走服務,曆高莊、銅城閘、陶廠各鄉村作見證。六月二十二日,安息日,按總會通令為教會前途禁食,到會一百零九人。肥東:“承蒙關注,本會駐軍亦已搬走了,特此奉告。”另外還提到了全椒、含山。又有報道說定於十一月十七日開靈恩大會,并擬舉行支會成立大會。報道語句表達不清,地點不詳。
台灣
楊約翰報告說,台灣支會對於總會所辦刊物非常高興閱讀,以后若有新書,可交托港會。“近來台會工作稍有進展。台北長老會傳道長老信徒多人來本會查考。有一牧師之女亦已受聖靈了。還有麻瘋院傳道之女患鬼,蒙主宏恩,亦得了解放。”
國外消息
香港
港會協助廣東支會發行《聖日論壇》,“每逢聖日發行,分贈同靈”,函索即寄。由於當時新中國剛剛建立,內外不通,港會還充當了內外溝通的橋梁,如前所述,石叻的款項就是由香港轉給總會的。王亞該古奉總部調遣,到香港工作已經曆時二十個月了,王報告說:“在這二十個月當中,蒙主引導,信徒有輕重病者,為他們禁食抹油祈禱,得了醫治的有八十多名,而輕病的不能計其數。”江蘇支會几次要調王亞該古回上海工作,但香港信徒不放。
北婆羅洲
斗亞蘭陳約翰執事報告說有五人領受了大水洗,領杯九十二人。
馬來亞
雙溪報告曾兩次接到總會來函,而“近來馬來工作未見進展”。另外則說明托香港彭日清匯駁的款項如何使用,購買些什么樣的書藉。八月廿六日,說是收到報社寄來的《合法大水洗》二百七十本,《聖經詞典》一部。大哖則報道說,選立了一位女執事嚴腓比。星洲(即石叻,新加坡)匯款由港會轉給總會,已如前述。并購買了《合法大水洗》和《真理問答》,及詩集。保佛則報道說有捐款無法寄給總會,已如前述。錫米山有“年余之久未見總會消息”,“接得《會訊》,得睹本會榮耀的消息,心中才破悲為喜。知道主與你們同在。并且感動政府人員,允予真道之傳揚。逖聽佳音,非常快慰!知道總會定然困難,想要接濟,因為匯兌不通,愛莫能助。”納閩“自戰后甚為軟弱。如今三月間雖由保佛何提摩太執事到來,召集靈胞商議,恢復安息日聚會。因許多人為自己思慮,不聽真道,致有冷落現象。”但亦為響應總會號召集得救濟捐四十八元,因無法匯兌又退還給捐款人,已如前述。
檀香山
古執事接到香港胡執事信函,說中國大陸“飢荒慘狀”,發動信徒(極多貧窮人)捐款,得六百元。又報道亞拿每安息三、四到會堂率領信徒求聖靈、醫病。“刻正修理聖堂,等開議會通過,就可成立支會。拍一張照片,送回總會。須待總會而承認也。現下聚會有八十余人。因有八處海島,將來可成立八處教會,使主的選民棄假而歸真也。”
總括以上所述可知,在新中國初建之始,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是得到了貫徹的,雖然有個別地方當局執行不力,或存在一些問題。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新中國成立之初那種革命思想、理論、風氣對真耶穌教會造成了影響。在神學思想上不得不考慮究竟是誰創造了世界。當然,這些信神的人們會放棄其根本的世界觀嗎?不可能!如有,也只會是少數人。另外,當時整個社會那種朝氣蓬勃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精神,對真耶穌教會也會造成影響,特別是在教會組織結搆上,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上。由於長年積累的矛盾,又由於有的人一再堅持自己的立場和作法,終於又引發了一場新的斗爭,見后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