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反對“壟斷”教務的斗爭

前面提到,《真耶穌教會聖靈報》第五卷第一、二期(一九五一年一月廿日發行)發表了郭美徒、郭子嚴聯名的一篇文章,題為《真教會當前的四大目標》。其中第二、三、四個問題,都是針對教務“壟斷”的。第二個“補牢”問題是要“宣傳真理化”。指出教會所宣傳的“是‘神國的福音’(路十六16),絕不是什么學說或主義。故教會根本沒有學說可傳,也不用人去發明出什么‘學說’來。聖經中曾嚴重的(地)儆戒說:“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虛談,和那敵真道、似是而非的學問。已經有人自稱有這學問,就偏離了真道(提前六2)’(聖經原文在提前六章二十節,不是二節,印刷致誤)。”什么叫“敵真道”?解釋說:“所謂‘敵真道’,即指這學說的理論,根本與真道相反。凡在真道上受過造就的信徒,若能保守所托付的,就能夠躲避它。但是,有一種‘似是而非’的學說,它的理論好似與真道相合,其實是錯謬的。例如用屬世的科學方法來解釋聖經,用形式邏輯和理知去證明神的實有。現在一般神學家都是忙於做這一種工作,結果只得到一些空洞的論證,反而把神的道給解釋歪了。正所謂‘自稱有這學問,就偏離了真道’。”郭氏兄弟的這個說法是指誰而言呢?肯定有所指,決非無端空談。下面又說道:“今日教會中,也有人自以為有智慧,自以為是‘學者’,於是矯揉造作,發明種種神學理論,大有非如此便不足顯示其為有智慧的學者之概。”是誰?下面又說了許多道理,諸如“不必把道理故意刻畫得新奇玄奧,以自鳴‘高’,只要老老實實的按?神聖言講就夠了”。相關論證、引經據典占了很大篇幅,筆者省略了,只介紹要害之論如下 : “時至今日,在我們中間,也有人說受洗后三年才能復活(指心靈因義而活)。以耶穌埋葬三日復活為根據,一日頂一年,以后一年只能領受一次聖餐。即受洗后亦不能領餐,必須等到四月第一個安息五守逾越節。鬼是自有的。禱告時定要面向西。臨終要洗腳。分別善惡樹的果子,長大成人可以吃。引證希伯來五章末節‘吃乾糧’。此種說法,我們認為均相當怪異(來十三9),和使徒傳給我們的不同。在我們未得到合乎正意的解答以前,此說絕難接受。保羅所說‘偏離了真道’一語,實為我們應加警惕的。‘偏’,即偏見、偏邪、偏執。先偏而后離。對於聖經若存偏邪的理解,徒逞臆說,引證乖強,或自相矛盾,即是離開真道的軌范。離奇怪誕的道理,只能迷俗人之視聽,不足使明道者折服。聖經所謂‘信服真道’(羅一5),不說服如何叫人相信?”
這顯然是針對魏以撒,針對魏以撒對教義的新發明。
第三個“補牢”之道是:“風格屬靈化”。“風格”為何?曰:“即指教會的意識形態、氣習與操守。世人有世人的樣子,屬靈人有屬靈人的樣子,教會亦然。”下面舉以掃和雅各為例,“以掃善於打獵,常在田野;雅各為人安靜,常住在帳棚里(創二十五27)。此即象徵屬世教會與屬靈教會風格的不同。”“田野指世界,屬世的教會,好獵取世界的野味,把世俗的東西常搬進教會。但屬靈的教會則潔身自好,不事外求。聖經明說以掃是貪戀世俗的(來十二16)……雅各抓住的,都是屬靈的地位和和福份。”“凡效法世界的,他的心意必貪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不能接受聖靈的更新。非聖靈更新不能變化,不變成屬靈化,就不能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故教會若效法世界,根本即無聖靈之可言。神向祂的兒女、百姓,最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要他們與世界分別。”下面,舊約時代舉《民》二十三章9節經文、新約時代舉《林后》六章16、19節經文為據。那么,所針對的,是教會之內的什么樣的現象,又針對的是誰呢?“教會是屬神的,不是個人的私產。把教會作為個人濫交、登龍求榮的工具。”“屬世的教會每以結交有名望的人為榮,彼此利用。就是取得名人一紙題詞,也好象增加無上光彩似的。其實,這些不認識神的人,究竟有增加我們什么?相反的,恐怕卻增加了我們的麻煩。”“世俗的風氣,用在屬靈的場合,實有格不相入之感。不料近數年前,曾參加過本會代表性會議,在神聖會堂中,竟亦鼓掌,而且喝彩,打破了肅穆莊嚴的氣氛。我覺得非常礙耳不安,而認為輕浮粗俗不可耐者。此雖小節,亦足反映教會風習之傾向俗化,步趨世人。乃至證章、會旗也要造出來 。逐步向世人的樣子效法。積而久之,將無怪其日趨下游了。”數年前的代表性會議,當指十一大;一紙題詞,當指《卅年專刊》刊首國民黨要人的題詞。從以上教會不是個人的私產、不是個人登龍求榮的工具、取得名人一紙題詞增加無上光彩、造會章會旗等等批判來看,矛頭所向是很清楚的。
第四樣“補牢”之道是要“工作責任化”。論道:“‘不要自己過於所當看的’。……即把自己看得太高太大……形成了‘驕傲’……在神的教會上,資曆、地位、功勞、名望都不足恃,不足夸。”“教會中只有‘治理事’的機搆,沒有‘治理人’的首長……教會既沒有封建性的首長存在,則一切事權自不能集中於一人之身,用獨斷獨行管束教會。”“任何個人都算不得什么。有人大言不慚的自稱是神親自‘特別’召選的,這話在群眾時代已經不時髦了。‘反對仆者,即反對耶穌也’(張殿舉語)早已嚇不了什么人。不論任何個人怎樣‘特別’召選,總敵不過群眾被神選召的堅定不移。”“在真道上同歸於一,也是我們‘眾人’的事,非個人所可代表或包辦,也非個人所能把持或阻擋。若查考聖經,學習明白真道,認為確是真道所在,盡可志同道合起來,不必把自己的信心給管轄。(林后一24)教會之所以不能在真道上同歸於一,即因眾人不認‘同歸於一’是自己的事,交給某某個人去經理。於是這個人就有把持操縱的權力,眾人就變為真道上的‘阿斗’了。弟兄們!靠?那‘超’乎、‘貫’乎,‘住’於我們中間的神,應充分地發揮‘眾人’的意志和力量,擊退以自我為中心的‘個人主義’的時代。”
郭美徒、郭子嚴兄弟二人的這篇文章是在十二大召開之前發表的。其矛頭所向為誰?這個“把持操縱”、“包辦”“真道上同歸於一”的人物是誰?二郭沒有點名,但從前述歷史發展的脈絡來看,只能是魏以撒。看來,魏以撒自從在抗日戰爭期間總部內遷重慶伊始,逐漸在總部(會)形成了獨攬大權的局面。并一再地強行推廣他自己發明的教義“真道”,以及一些其它作法,激起了公憤。由前述歷史可以判斷,說他是“強行推廣”并不為過,當然,如果大眾都能接受也就不成其為“強行推廣”了。然而事情并非如此,除一些他能影響的一部分教徒而外,相當一大部分群眾并不接受,并對魏以撒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教義爭端極其反感,於是魏以撒就成了大眾反對的對象,成為眾矢之的。二郭文章的最后,簡直就是把他比做又一個張巴拿巴,并號召群眾共同起來打倒他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