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魏以撒到河南,安息日會大批“更正”

  而從《卅年專刊》的記載來看,河南真會的創建是一九二二年魏以撒受邀到河南做工以后,才開始的,同《萬國更正教報》的原始記載不同。而且,內容異常丰富。
說是“有一位長老,從北京總會出發,經天津、?縣,繞道隴海路至河南。出門的時候沒有路費,但在沿路上都顯出極大的神跡安慰。當民國十年陰曆十二月廿九日(公曆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住在上蔡縣西宋國運家中,第二天就是十一年陰曆初一了(應該是第三天,這個月有卅號)。先到安息日會作見證。初二日(公曆一月二十九日)又到吳娘寺吳鼎的自立會講道。初三日(公曆一月三十日)又到了上蔡縣南關。
  因為是按?王天義、王守信父子的信而來的,他們也十二分恭敬順服接待,接待并供給傳道人的飲食路費。
  聖靈就大大作工,每天醫病趕鬼不下百數十人,八天之內,設立了南關、十里坡、吳村三處本會。他們都是從安息日會更正的。
  那位長老自己是很謙卑的,就從武昌把張巴拿巴請到河南。所以第一批還是由他(指張巴拿巴)給人施的洗呢!因武昌本會受官廳的逼迫,張就急忙回去了。”
張巴拿巴到河南施洗事,張巴拿巴《傳道記》第六十六頁也有記載。民國十一年二月初一(公曆一九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張巴拿巴回長沙,十四日(公曆三月十二日)回武昌,呆了“將近一月。接到河南上蔡本會的信要開靈恩大會,請我前去領會。我當時函招羅喜全執事來鄂,我往上蔡。我在那里開會一安息,施洗八十余人……二月(?當為三月之誤)十七日(公曆四月十三日)回到武昌。”
  《卅年專刊》文中的“有一位長老”、“那位長老”應該就是魏以撒。從“那位長老從長沙、武昌、上海回到河南以后”一語的行蹤判斷應該是魏以撒。由前述可知,一九二二年,魏義撒先在湖南長沙工作,然后到武昌參加二次全大。之后,與張巴拿巴、高大齡被選為真耶穌教會參加在上海舉行的全國基督教大會的代表。上海大會之后,商定:高大齡回湖南,張巴拿巴到福建,魏以撒則回河南。因而“那位傳道人”應該就是魏以撒。再從時間上仔細推敲,顯然“那位傳道人”也必為魏以撒無疑。魏以撒到宋國運家中的時間是“民國十年陰曆十二月廿九日”正是公曆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第二天就是十一年陰曆初一了”。初一應該是元月二十八日,是第三天,不是第二天。《卅年專刊》“王真光執事”行述中說:“於民國八年間,接得《萬國更正教報》,蒙聖靈開啟靈眼大受感動,於是父子聯名致函北平。魏以撒長老於民國十一年元月底由(北)平經晉(山西)至豫(河南)。王守信一見傾心……同心興旺真道。”魏以撒“元月底”到的王天義家,恰巧相合。而且《卅年專刊》統計各地真會初創之人時,河南列出的就是魏以撒、王宜真、吳賢真三人。
“那位長老”,即魏以撒,“從長沙、武昌、上海回到河南以后,把真道向上蔡縣北邊推動,在西華、扶溝、鄢陵、太康等縣對各公會加以有壓力的更正,不斷到他們各會去。在他們的禮拜日辯論真道。神又用神跡奇事和百般異能同他們作見證,不到一個月有十几處本會成立起來。”
  《卅年專刊》在王真光執事的傳略中謂王真光乃王宜真長老之子,俗名守信。“那位傳道人”魏義撒是按?王天義、王守信父子的信而來的。《卅年專刊》在《張巴拿巴達魏文祥王真光書》后注曰:“王執事即河南王天義之子王真光”。即王宜真又名王天義,王真光又名王守信,父與子。
  魏以撒到河南,主要是更正安息日會,從安息日會中收獲了不少“莊稼”。王真光父子及王真光之姊道榮、其妹世芳,全家信仰基督。先是在內地會。后來米勒耳醫生來中國創辦安息日會,乃首先到上蔡縣,王天義長老與之同工。在上蔡曾出版《宣道報》,后演變為《時兆月報》。其婿王硯玉任該報印刷廠廠長凡四十余年。民國八年(一九一九)接到《萬國更正教報》,大受感動,父子聯名致函北平。魏以撒於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元月底到上蔡。三個月之內,安息日會紛紛歸於真耶穌教會者達十八處之多。
  王真光年輕有為,大有膽量。舍棄西藥房、油房生意,同心協助魏以撒。還善於交際,專門找西人、或官長、或知識分子傳道。因而凡他所到之處,真會都能平安建立。
  一九二二年河南初創的更進一步情況,可知者如下;其中有不少的神跡奇事。
正月,魏以撒建立了上蔡南關區會。
  魏以撒在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正月到上蔡時,頭一件奇事就落在李倪氏的身上。其兄李廣南是上蔡縣內地會與自立會的發起人,她本人信道也有十七年了。六十五歲那年跌了一跤,半身不遂。花了許多錢給醫生,不見絲毫好轉。聽說魏以撒的消息之后,就要人抬到南關本會。魏以撒為其按手祈禱,連說了五次“奉主耶穌的名醫治你。”果然就站起來了走?回去。於是她天天到處作證,真會有“神權”的風聲也就播及遠近,每天車拉人抬的病人數不勝數。
  正月初十(公曆二月六日),這已經是南關區會建立之后了。上蔡縣的陳清潔長老(十里鋪人,魏以撒初到上蔡就受了洗)請魏以撒到十里鋪(坡?)去講道。路邊見躺?一個乞丐,不住的呻吟,大約有四十多歲。二人已經走了過去,但心中以為應當回去醫治他,於是回轉身來,問他為什么喊叫。他說:“我七八年的串筋瘋病,時常疼痛,一疼就不得了。我妻子說上蔡縣南關來了一位神人,她正頭疼呢,被那位先生一按手就好了。我說我今天也去求求醫治,不料走到這里病就犯了。”陳長老問他你認識那位神人嗎,而且告訴他,對他說話的就是那個人。乞丐說:“這太巧了啊!可該我好了!”於是為他按手。要他把腿上的布都解下來,又扶他站起來,再叫他來回跑了几次。他就說一點也不疼了。這時,圍觀的行人聚了很多,連耕地的人也停下了手中活計,都驚訝地說:“現在還有這樣的奇事啊!”
  二月,又出了一件奇事。上蔡縣吳量寺宋莊人趙福來,其妻患膿泡大瘡,臥床三年。也聽到了真耶穌教會。家中貧苦,自己沒有車,又雇不起車,就用手爬到上蔡縣南關真會。兩地相距二十五里,自早至晚,足足爬了一整天。等爬到了,人也累得象死了一樣,半夜又疼得大聲呼叫。第二天恰巧遇上施洗,其夫、許多人都勸她先不要受洗,但她堅決要洗,誰也攔不住。當時圍觀的人真是人山人海。而她“從水里上來就走到會堂,一跪下祈禱就受了聖靈充滿,起立跳舞約兩小時之久。再次日早晨起來看見床上有大如銅元的白皮,再看自己的全身如同嬰兒一般的鮮嫩,行動也自如了。心口疼病也好了。她自己就作了一杆丈長大旗,天天在全城報告蒙恩的喜訊。后來她又生了三個子女,多人因她蒙恩,阿們!”
  由於真耶穌教會的迅速發展,特別是從安息日會“收割莊稼”,使得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非常驚慌。安息日會當初到上蔡是王天義先接受信仰的,而現在,接受真耶穌教會又是他最早,因而上蔡各地安息日會發生了動搖,三個月之中竟有十八處真會的人是從安息日會中出來的。而安息日會到河南以后,在二十五年當中才設立了二十五處,和真耶穌教會相比,那就相差太多了。於是一位洋人會正到處尋找魏以撒,一路追趕了許多地方才找到,劈頭一句是:“你為什么把我們的羊偷去了?”魏以撒就問坐在屋里的信徒說:“你們誰是外國羊,可以跟他回去。”這樣一來,這些接受更正的信徒反倒和他辯論起來了,對真耶穌教會更加深了一層認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