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魏以撒《宗教真革命》和《真假一目了然》

一九二二年秋天,魏以撒在上蔡縣還撰寫了兩份傳單:《宗教真革命》和《真假一目了然》,后來在湖南和蘆溪曾經重印,見第二編第五章湖南真會初興部分。兩文大意如下:
《宗教真革命》
首先說是:“唉那外洋中世紀所傳的道理,和帶外洋色彩辦理教會的法子,并許多古人遺傳的規矩,及未曾完全與羅馬教斷了臍帶的性質(《以西結》十六章四節),道理開端(《希伯來書》六章一節),世上的小學(《加拉太書》四章三節),報信的使者,不合聖經,不知時勢,就是現今這些分門別戶,各會冒稱的耶穌教,自傳到中華來,已有一百多年了。雖皆自名在改正教之例,也不過如蠶蛻了第二層皮的現象罷了。當我們想起一切宗主的同胞們來,常常流淚難過。深願意你們都明白了耶穌的真旨意,不致於做一個空信耶穌的虛名。各會一切真宗主的同胞們哪!捫心自問你真是以愛人、愛神的大事為念么?然而我們確實的知道,在你們中間有許多人為主的緣故,奔忙勞碌,但不可以此自足、自是,因為你還沒有得?這聖靈的衣缽真傳,不過所行的,還在古世紀的遺傳之內(《可》七章八節)”。然后說明全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不斷地變遷,在“改朝換代”“去惡從善”“進步”“革新”,每朝開始多是明君賢政,年深日久,愈傳愈訛,“聖經中立王、廢王的來由,無不如是。且不在乎人的力量,乃是在乎神的力量(《但以理》二章二十一節)。”如果古代和現在一樣,就沒有什么今天的改造、革新了,“如果法利賽時的那一世代的人性皆善,耶穌為何降生而痛責之呢!(《馬太》廿三章全)如果羅馬教會完全無疵,如何能有馬丁路德的改正教呢!如此看,眾先知聖人,已作了改正教的先鋒,耶穌確作了更正教的元首,眾使徒也作了更正教的柱石(《腓立》比一章十六節)。”
而改革,“必有一種真特色的可能性,不然他必是無濟於事的。”現在的世界“自馬丁以后的教會千分萬裂的名稱,彼此嫉妒分爭”,沒有一個十分對的教會,因為沒有聖經中完全的確的真證據。而現在的革命不是由於什么嫉妒,而是出於愛心。現在的各會所傳“不過仍是那古世紀不知時勢的遺傳”,“仍未完全鏟除羅馬教的根性”,眾首領們多好享福、專重外表的威勢、名利,多屬情欲、屬肉體、屬世界的。因而有這建於基督的磐石、注重內心、不貪時事、受苦朴實的、屬乎真正靈性的、共和自由的、出於愛心、精神上自立、由西徂東而由東徂西(《啟》七章二三節)的革命,而“且有言語行為、實行全部聖經、明白一切奧秘并神跡奇事及聖靈諸般的恩賜作為真宗教革命的鐵證(《希伯來》二章三至四節)”。
這當然指的是真耶穌教會的出現就是這種革命。
《真假一目了然》一文大意如下:
“請看外洋傳過來的各會,彼此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撒但的樣子行么(《加拉太》五章十五至二十一節)。有說我是屬某禮拜日會的,有說我是屬安息日會的,有說我是屬某一國、某一位洋人的教會的,這豈不是和世人一樣么?(《哥前》三章一至五節)這些舊教會算什么呢?也不過是第二的施洗約翰哪。如今在天下所分的教會,不下千百種,各抱私心,各持己見,按人的遺傳,各自為政。中國已有外洋差來的各國營業的差會也有一百余種,各會摘?那與他們私心相合的去信、去傳。有傳新約的、有傳舊約的、有傳這一節、有傳那一節的。有傳基督是出於嫉妒分爭的,……然而當你們的各會起會招牌時候也有主的旨意,因為各有稍長,否則不能存到如今的,但是都不完全……為安息日會,不受聖靈不完全,他并且最最信仰與宣傳的目的就是安息日。如浸禮會專注重大水的洗卻不奉耶穌的名,不完全(《使徒》二章三十八節)。惟一神會,雖不稱三位一體卻不守安息日,不完全(《路加》二十三章五十六節)。內地會,就不向外宣傳么,不完全(《可》十六章十五節)。公理會,就不要恩典么,不完全。恩典會就不講公理么?不完全。長老會注重長老不注重耶穌么?不完全。聖公會,與天主教相似而不受多水洗,不完全(《約翰》三章廿三節)。天主教廢了第二條誡,改變真神的律法,由安息日改為禮拜日,更不完全。(《馬太》五章十七至十九節)。信心會、神召會,雖講受聖靈但仍非基督的靈(《羅馬》八章九節),尚不如愛心會與揀選會,又不守安息日,不完全(《哥前》十三章末節、《太》二十章十六節)。信義會,不如行道會(《雅各》二章二十六節)。若沒有耶穌靠什么可以行道呢?故不完全(《約翰》十五章五節)。自立會,有什么特長呢?不過還是傳他會所剩下的道理,而并且大多半皆因嫉妒而自立的,并不是因道理的高深而自立的。……加上國際色彩的教會,如倫惇教啦、巴陵啦、柏林、巴色、英、美、德、法、義、比、瑞、挪、中華、印度及東南、西、北、坎拿大等等的區別,划地界傳道,如同暗中瓜分了中國一樣,中華大國也成了外洋附屬的奴隸了。”
而真耶穌教會,與萬國各會是不同的,是真的。“但如今這萬國更正教真耶穌教會是包羅萬象的,盡取各會之特長,改革各會的遺傳,宣布末世完全的福音,行耶穌之所行,凡聖經中所有的本會應有盡有,應禁皆禁,請看這可惡的會名學,把一個耶穌的真道弄的亂七八糟,把一個相親相愛唯一的中國同胞弄得彼此嫉妒分爭,各會的會名,何時不取消,那外洋種在中國結黨的毒根至終不能鏟除。結黨的毒妒不鏟除都不能得救,不伐去教會的舊枝條,不能得真道的新汁漿……。”
值得注意的論點是,魏以撒論到其他教派為假時,并未將其他教派完全抹殺,而是承認也有“是”處、有“長”的:“然而,當你們各會起會招牌的時候,也有主的旨意。因為各有稍長,否則,不能存在到如今的。”這樣的神學觀,就筆者看來,是很奇怪的。從各會“能存在到如今”來判斷各會“也有主的旨意”,很有點“根據事實做結論”的味道;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也有“是”處和“長”,頗有點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味道。既然各會都有“主的旨意”,這還是唯我獨真嗎?這個說法,在現在真會的一些長執們當中,有些人是不同意的,認為真耶穌教會既然是真,就不是釆取各會之“長”,其它各會既然是假,則無“長”可言。這和“唯我獨真”顯然是矛盾的。不過,魏以撒并沒有放棄“唯我獨真”,請讀者細細看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