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神跡奇事”

  關於河南的記載,一九二二年七月,扶溝何代莊一女,何升天,三十五歲,為求醫病能力,曾禁食三十九天。而魏以撒在上蔡縣東北三十五里的波吳建立了區會。九月建乾河王區會。十月,吳賢真建無量寺區會。十一月魏以撒建王莊區會。
  一九二二年,真會也傳到了扶溝縣,但無准確時間的記載。只有一例,記在秋天。故將扶溝縣之事均列在秋天一起敘述。這一年秋,有個三十一歲之王大丐,患癱瘓七年,以手及臀部代足行走。經魏以撒按手祈禱,當時就拉起來行走。其詳細情況是這樣的:
  魏以撒同宋國運一行,男女數人,到扶溝縣以后,借安息日會信友郭起鳳家聚會。每天醫病趕鬼一百多人。當時不少人把這里叫做神權大醫院。
  當時,扶溝一方名紳王作賓對此大為不滿。王作賓乃前清舉人,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對佛學大有研究,又信安息日會多年,時任扶溝縣立中學校長。聽說真耶穌教會來到扶溝,竟敢不先拜訪他就傳道立會,簡直就是有意侮辱他。於是就把全城共知的王大丐找來,對他說:“你願意好不願意好了啊!”“我怎么不願意行走呢!”王說:“你快往南門里郭起鳳家去,那里來個神人,給你一禱告就好了。”“校長別拿我們窮人開心啦!天下還有這個事?”王作賓又正顏厲色地說:“真的!我才從那里出來,看見治好了不少人了。”
  果然,王大丐來了。臀部包了一大塊皮子,雙手各拿一雙木鞋代腳,大聲喊?說:“給我禱告禱告吧!”問他說:“你是什么病?”他說:“我已癱瘓了七年了,都是用手當腳。”看看他的腿,大腿小腿都已經很瘦了,只有兩個膝關節特別大。就用試驗他信心的語氣問他說:“這么大的病還能好的了么?”那乞丐說:“不是神仙一把抓么?你是神的兒子,還有不能的事么?”魏以撒聽了這話,“毫毛直立的被聖靈充滿了說:‘伸出手來!我奉主耶穌的名吩咐你起來!’於是那乞丐就站了一個三道彎的曲線形,一邊說:‘痛的很哪!站不住!’就叫兩個人架住了他的胳膊。他說‘腰痛的很!’就按手在腰上,痛立即止住了。又說‘兩膝酸的不得了’,又奉主名用力往后一推,就立直了。又問他還怎樣,他說‘現在就是全身無力了。’於是又從頭頂到腳再按下來。於是,吩咐他走吧,兩個人就扶?他慢慢地走,走了兩趟,就叫一個人扶?他在廣場上又走了兩回,叫人給他棍子助?自己走。那乞丐越走越快,看的人聚了數百人。他一面走大家就一面大聲唱哈利路亞!忽然他自己把棍子遠遠地丟開,往來在眾人面前跑開了。
  正在這個時候王作賓也出來了,(原來他早就跟在后邊一起來的)那乞丐也看見了他,就給他作了一個深深的揖,說:‘多謝校長。’
  王作賓於是說:我今天求洗可以不?魏長老說:你若一心真信本會當然可以。他又約會了一位前清的皇家教授,和一位鹽務廳(廳)長受了洗,天已上燈了。”
  王作賓自此以后當然是信心百倍了。第二天又到教會要求魏以撒治他的近視眼。魏以撒說:“主藉我們治病,乃為解除痛苦、可憐人類。并不是無故逞能的邪朮可比呀!你這近視又有甚么苦呢?”王說:“那苦得很哪!第一就是中學算朮沒有人教,非我不可。我每逢 Go to board 把眼睛貼在黑板上寫,粉筆面兒都跑到眼里去了,怎么不苦呢?!”說完了,就雙膝跪下,在主前請求祈禱。魏以撒就給他一個無敵牌的牙粉包看,果然必須把字挨近眼邊才能看的見呢!於是大家為他祈禱按手。王作賓又拿那包牙粉看,左看右看,反倒看不見了。忽然,他把手往旁邊一甩,反倒看見了,竟然成了一個大遠視眼。有人說再叫長老按按手看。王說:“別按啦!再按看到東京去了,還沒有辦法了呢!”但睡了一覺以后,到第二天,仍然還是近視眼。他就不再強求了。他當時受感寫了不少詩對,其中一副說:“想當年東方博士隨奇星而西行竟成讖語”,下聯是:“看今日中原聖徒送靈光於世界的是真傳。”於是有許多真會信徒,把這副對聯寫到會門聖牆上去了。
  當真會初到扶溝縣時,一位六十五歲的老太太病死了,裝殮衣都已經穿上了。她四個兒子都在四十左右。聽說真會能起死回生,於是三步一叩頭,四步一拜地來苦苦請求去祈禱。魏以撒就帶了几個人去了。到了一看一摸才知道已經死了;原來四個兒子來時只說病重,沒有說已經死了。又叫同行的一位女執事摸了摸胸部,說是“還溫溫的”。魏以撒等於是切心祈禱了兩個小時,只聽那位母親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好象不願意再回到人世的意思。”睜眼一看,几個兒子都在身邊。於是魏以撒等把這位老太太活活的交給了他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