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水靈二洗與進神國之重要》

《萬國更正教報》第一期第五面載:“人必須受全身洗禮求受聖靈的洗方能進神的國 耶穌基督的仆人魏保羅本聖經論”一文,專論必須受全身大水洗及靈洗才能進神的國。《卅年專刊》重新刊載時改題目為“水靈二洗與進神國之重要”。
水靈二洗,是魏保羅所創真耶穌教會不同於其他教派的最為重要的教義理論。玆轉述於下:
魏保羅主張全身大水洗,《聖經》的根據是《馬太福音》第三章:“那時,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并約但河一帶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里承認他們的罪,在約但河里受他的洗。……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但河,見了約翰要受他的洗……於是約翰許了他。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里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上帝(神)的靈,仿佛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魏保羅據此認為:必須在水里受全身大水洗。因為耶穌是在約但河受的全身大水洗,之后才有聖靈下降,而在受洗之前沒有聖靈降下。而實際上,受全身大水洗,是魏保羅據耶穌到約但河受洗推論出來的:既然是在河里受洗,必定是全身的水洗。從《聖經·馬太福音》看,沒有強調“全身”兩字。但不管怎樣,既然要下到河里,當然絕非點水洗,必是全身。
那是否一定要到約但河呢?也不是。魏保羅據《使徒行傳》第八章三十六節記腓力給埃提阿伯的太監施洗就不在約但河,而只是在“有水的地方”。二人同下水里,腓利給太監施洗。從水里上來之后,“靈把腓利提了去”。據此,魏保羅結論說:“可見只要全身下水,無論何處均可以受洗。以上所說的足可見證明眾使徒都是受的全身洗禮。使徒給眾門徒施洗,亦是如此。”
除水洗而外,還必須求聖靈洗生一回。魏保羅據《約翰福音》第三章,在耶穌同尼哥底母討論重生時:“(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尼哥底母說:‘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么!’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魏保羅據此認為,人“不但全身下水生一回,必須求聖靈洗生一回”。又說:“當初真神耶和華團土造人,肖乎己象,因始祖犯罪改變了本性。耶穌降世留下榜樣,用水和聖靈從新造人,叫人重生,還是肖乎主的本性本象。”
“重生”是什么?重生是“滅絕身體的情欲”。魏保羅據《聖經·羅馬人書》六章三、四節:“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么。所以我們藉?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象基督藉?父的榮耀從死里復活一樣。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此處為說明問題起見,比魏保羅原文所引要多几句)。魏保羅結論說:“這也是全身下水受洗,如同墳墓將罪孽埋葬,象基督從死里復活的意思”。即,藉洗禮歸入埋葬罪孽,是象基督從死的復活。又引《羅馬人書》八章十三節:“你們若順從肉體活?必要死,若靠?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結論說:“可見人必須受聖靈的洗,才有能力滅絕身體的情欲成了聖潔,作完全人,進入神國。”又引《使徒行傳》一章四節:“約翰是用水施洗,但以后不多的日子,你們要受聖靈的洗。”
魏保羅的邏輯:先藉水洗,然后藉靈洗,滅絕肉體的情欲而獲得重生,成了聖潔、完全的人而進入神國。
水洗,是可以看見的,那么靈洗呢?得靈洗的憑據是什么?憑據是說“方言”。
引《使徒行傳》二章記“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被聖靈充滿,按?聖靈所賜他們的口才,說起別國的方言來。”其實,這里并不是《聖經》的原文,是魏保羅概括這一章的主要內容。再稍為詳細一點地說,是五旬節時,門徒們聚在一處時,突然天上一聲巨響,好象一陣大風充滿了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落各個門徒的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那時住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及各個不同國家的人,如帕提亞人、瑪代人、以攔人、埃及人、羅馬來的客旅……等等都聽見門徒在用各自的鄉談說話,都很驚訝!
門徒們之所以能說不管什么地方的人都能聽懂的“方言”,是因為他們受了“聖靈”。因而說方言也就成了受靈洗的憑據。
當時,魏保羅傳道過程中,魏保羅及一些接受真耶穌教會的人當然也會有“說方言”的。但他們說的方言,顯然不會有什么人能聽得懂,於是有人問:“使徒等說方言,別國人均聽得明白,現在有許多人說方言,我等為何不懂呢?”對於這個問題,魏保羅是這樣回答的(下面將魏保羅的原話照錄):“答曰:‘真神意思是叫彼時的人驚訝希奇,為要應驗先知約珥所說的。’真神說:‘在末后日子,我要將我的聖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主說我顯出奇事神跡等事,這都在主的日子未到以前,就是那大而明顯的日子,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人,必要得救。’彼時也是要得那三千受洗的人作教會起頭。現在賜聖靈給我們,象給聖使徒等一樣了。不但能說方言,更能作真先知講道。不但能醫病趕鬼,實行神跡奇事,叫瞎子看見、啞吧說話,而且實行真道,效法救主和使徒的榜樣。這就是主大而顯明的日子來到,凡順從更正教真道的人必然得救。‘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的,乃是對神說的,因為沒有人懂得,然而他在心靈里卻說是各樣的奧秘。’可見按使徒保羅而論,說方言的見證,請看《哥林多書》十四章二節,不都是象五旬節之方言。保羅說:‘我比你們說方言更多,我願你們都說方言。’‘說方言是造就自己的德行’。若說方言至多三個人輪流?說。這樣看來,古年信徒能說方言的極多,作先知講道雖然至要緊,然而說方言的也是更不可少的。怎么現在北京天津五大公會繁多的教中人都不能說方言呢?就是失了真傳之故也。請看現在的教規,那一條不是人定的。本來都入錯了教,并未得?真道的能力。諸位請想入教是為吃餅得飽嗎?是為求道得救呢?既為得救何不求真道,按聖經而行呢?哎!我替你們哭哇!都與世俗人無異,仍在罪中,何能得救?再請看《使徒行傳》十九章:‘保羅給以弗所十二個人奉耶穌的名施了洗,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就降在他們身上,就都說方言,又說預言。這就證明受聖靈洗都能說出方言來。主是昔日今日不改變的神,也是不偏待人的主,也可證明古聖徒都是說奉耶穌名給人施洗,不象假牧師們施洗遺傳說三個名稱,大錯了。他們將耶穌的吩咐錯會了意。勞整光監督有云:不能奉神的頭施洗,亦不能奉神的身施洗,更不能奉神的腳施洗,必須奉神的名施洗,就是耶穌。這是聖靈指示的話。故此勞整光監督又請我在十一月間,刮北風極冷的天氣,在大河里奉耶穌神的名面向下又施了一回洗。他就得?大能力說出方言來,禁食十天。王彼得奉耶穌的名面向下受了洗,失目得明,說方言甚多,能用方言祈禱、靈歌、贊美主名,禁食三十九晝夜,大得權柄、能力。手按誰就可受聖靈,醫病趕鬼,廣傳福音,不顧性命,愛主愛人,實行真道。約翰長老名子真,先是啞吧,由面向下受全身洗,就說出話來。天津西於莊老婦人,被大魔鬼所附三十八年,奉耶穌的名給他面向下施了洗,從此大魔鬼就離開他了。由去年起,面向下受全身洗約一百六七十位人啦,受聖靈洗說出方言來的就多多了。凡奉耶穌的名面向下受洗的都得了非常的鴻恩、能力、權柄。有能常說方言的很多,有能翻說方言的,醫病趕鬼的,說預言的,看見救主異象的,得夢兆的,得聖靈啟示的,各樣重病得了痊愈的,得?能力的,用自己的錢到各城各鄉廣傳福音搭救萬民的,實行有無相通的,甘心受苦受難效法耶穌和使徒的就多多了。因為是受洗受對了,才離開罪,成了聖潔,得了重生聖靈的印記,有了進神國的憑據,阿們!”
其他,則又提出了施洗時要奉耶穌之名,不能奉聖父、聖子、聖靈三者之名。以及,要面向下受洗。
這個根據是魏保羅聽到的“天上的聲音”“真神的聲音”告訴他的:“你要受耶穌的洗”“你要面向下受洗”。他在北京永定門外大紅河向水里一扎,抬起頭來就看見了耶穌,就成了聖潔,被聖靈充滿,說了很多方言,又能翻說方言。禁食三十九晝夜。又看見救主數十次,看見了神國大聚會及各種異象數十次。在京南潘家廟又看見耶穌,并告誡他“你要更正教”,第一要緊的就是“奉耶穌的名面向下受全身的洗禮,求受聖靈的洗,說出方言來,為一定得救的憑據。”另外還有守真安息聖日、得病不可用藥等等數十條教規,“都是主明明指示我的,已經著作載在《聖靈真見證書》上。”
從記載看,不少人實實在在地相信他確實見到了耶穌,并和耶穌有所溝通,并確信不疑地追隨了魏保羅。魏保羅列舉了不少追隨他的人出現的神跡奇事,如聾子聽見、瞎子看見、啞吧說話之類,還列舉了一些原來較為著名的神學界的人物,如許靜齋、李福生、方卓忱、竇英棠等等京、津一帶的較為有影響的人物,都接受了魏的影響或觀點。
關於必須面向下受洗,山西的張天俊又根據自己的理解做了進一步的發展,他說:“人犯罪都是由前面而犯,必須面向下受洗才對,如耳目口鼻手腳心都向前面,均是這几樣犯罪,必須先洗前面為要。”魏保羅對此當然同意,并說張天俊是“受聖靈啟示”才這樣說的。
總之,人必須奉耶穌的名受洗、受聖靈的洗,以說出方言為受聖靈洗的憑據,如此,才能離開罪,才能重生,才能進神國。魏保羅找了不少《聖經》上的記載為根據。如:《以弗所書》一章十三、四節:“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魏保羅認為“可見聖靈洗是進神國的憑據。請看天路曆程的基督徒,將執照憑據交給主的使者,就吹打歡迎進神國。無知未有執照憑據就被主的使者拋到地獄去了”。又說,再看《使徒行傳》的二十八章三十八節、十章四十四節等等。不過,《使徒行傳》二十八章沒有三十八節,可能有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