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時仁航在蘇北傳道

真耶穌教會在蘇北的發展,與時仁航有關。時仁航在南京接受更正教以后就到宿遷活動。一九二二年在武昌召開二次全大時,宿遷的代表就是時仁航和時克強兩人。在武昌,由於環境惡劣,教會受到逼迫,高大齡、魏以撒、張巴拿巴又要趕赴上海參加全國基督教大會,留時仁航暗中牧養,已見前述。據此,宿遷一帶至遲應在一九二二年、在武昌二大之前已經有所發展。但《卅年專刊》以“江蘇省宿遷靈恩的運行”為題撰文專記宿遷真會發展時,開始卻在民國十三年,公曆一九二四年了。其中各種神跡不少,刊登在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出版的《萬國更正教報》第七次三版。但其中所記內容,并非僅僅限於宿遷,而是時仁航在蘇北的傳道記錄。玆照錄於下:
“哈利路亞,長老時仁航,聖名以利亞。 於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舊曆元月,在宿遷縣窯灣鎮孤寒教養院內附設省立貧民工場為主任。組織查經班、唱詩班、音樂隊將近三個月。其中青年受靈洗者十余人。奈環境惡劣,魔鬼掌權,遂辭職。幼稚靈胞如失牧之羊,送至河干泣別。到縣城內游覽公園,布道一安息。受靈洗者六人、受浸者三人。一縣農會長蘇沐靈、一洋河市區董事邵化純、一蔡家集董事蔡崇智、一睢縣醫生郭崇山,及其子幼賢,又有本城區立小學教員蘇欣然,聖名保羅。以上六人皆素未聽真道,一認罪祈禱即受聖靈,恩雨大降,可見一斑。尤奇者,蘇君欣然系無神派,一日聽仁航講道受感,認罪祈禱,就說出新方言來,唱靈歌、唱詩歌,聲震瓦屋,遠聞數里。能用希伯來文、拉丁文讀聖經。主賜他的靈眼能看魔鬼,又賜他救恩頭盔、聖靈的寶劍,能殺滅惡魔,哈利路亞,榮歸主名。信主八天,禁食三天,即到本城長老會更正,中西教士皆無言可答。此日是假教會禮拜日,他問禮拜日出於何經典,他們語塞。仁航偕他們到高郵作工,又禁食八日,靈工大作,能翻方言。唱靈歌靈戲,靈力較小之人不敢與之靠近同禱。祈禱之聲如千軍萬馬之狀,令人不寒而栗。其靈力之充足不可限量。尤所奇者,丁君樂山乃本會教友,以照相為業。一日,有人持信一封求照,因訴訟之故以這封信為定讞。相也照過了,把信失掉,各處檢查,尋找不?。照信的人說他賣給對方,糾纏不已。蘇保羅祈禱求主啟示,信封并無夫落,查出取去。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聖靈參透萬事,於斯益信。況蘇君到丁君之家各處并不熟悉。有個少年在鎮江犯罪,托詞說楊州星生病。蘇君得主一默示說某人犯何罪,詢之果如其言,不敢隱瞞。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良不誣矣。此皆去歲三月間在高郵作工之事實也。該處靈工甚多,啟示許多,寶貝聖經,不暇具述。新加入教會者,男子鐘子禎,女子陳路得,均受水洗靈洗。其余查經布道,堅固男女教友信心。暑期,仁航到南京,在那瑞卿處查經講道。先是那夫人由仁航介紹入本會,受靈洗水洗唱靈歌等恩賜。刻下那副官之老母及其妹瑞霞,由北京來寧,均羨慕靈洗,終日祈禱查經。那老太太已受過水洗,渾身振動。仁航於七月初旬到淮安,有徐馬利亞捐草房三間作聖所,又廚房兩間。徐馬利亞負債累累,尚肯捐草房五間以給主用。信心具備,說方言唱靈歌靈戲,種種恩賜甚大。最可注意的有個女子朱氏,嫁與夏姓為妻,年二十五歲,貧家女也。神更其名為更生。一日認罪祈禱,惡魔纏繞,仁航奉主逐退。該女士靈力日加,被聖靈充滿,就說方言、說預言,唱靈歌靈戲,聲音宏亮,響徹云衢,令人俗慮頓忘,精神為之一爽。其唱哀歌也悲悲慘慘,沁入骨髓,令人泣下。當蘇浙之戰也,更生說預言,說還有戰事,余言蘇浙已戰爭。這話在北方未交綏以前兩安息并未見報,彼時已無此論調(《彼》下一章十九至末節)。預言如同照在暗處里的燈,我們要在預言上留意,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你們心里出現的時候,才是好的。他說的預言,某安息有人受聖靈,時果為其言,絲毫不爽。其余不暇細述。但他的方言能說出四五種來,又能用希伯來文、拉丁文背誦《聖經》。常常看見天使在他前后左右。聖靈真是奇妙,春雨大於秋雨(《珥》二章二十三節)。 又有淮陰縣劉玉嶺者,十三歲,說方言、預言、唱靈歌,看見白衣天使有翅膀在背后,手里拿?兩約聖經,金字閃爍。展開說,你要讀,你要讀。第二次看見天城。其城甚高,全是金磚砌的,光華奪目。城門上有三個大金字,是悔改門;其旁有一小門,上有恩門二字。其路甚窄。兩邊有水,深不見底。城牆上有無數的白衣天使,手拿號筒,預備要吹響(《太》二十四章三十一節)。他要差遣他的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都招聚起來。以上所說之異象與所說的預言乃應驗(《徒》二章十七至二十一節)之預言。航在淮安,受靈洗水洗共二十余人。其中素來并未聽見福音者,一經祈禱就受靈洗、說方言,如《徒》十四章四十四節(誤,應在第二章一至十三節)。可見恩雨之大降,主正在門口,此乃收割之時,拯救之時,儆醒之時也。哈利路亞,榮耀歸主名。”
《卅年專刊》標題為“江蘇省宿遷靈恩的運行”一文,所記內容為民國十三年元月至七月之事,時仁航由宿遷窯灣鎮,到宿遷縣城、高郵、南京、淮安一路布道的作為。實際上并不僅限於宿遷,而宿遷、高郵是否建立了教會卻未記載,淮安則建立了聚會所,受靈洗、水洗者共二十余人。文中稱“去歲”三月間在高郵云云,文章伊始又稱民國十三年(公曆一九二四)元月“始”如何如何,則時仁航傳道當為民國十三年(公曆一九二四)事,文章發表在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萬國更正教報》第七期三版上,則撰文當在一九二五年五月之前。
《卅年專刊》又記,一九二四年三月一日版《萬報》第二期第二版還刊登了高郵信徒丁樂山的信函。他最早是在民國八年(一九一九)見過《萬報》,后到南京受郭文俊施洗。在高郵開設鑲牙照相館。因在邵伯看見《萬報》,遂發函訂閱。可惜沒有記載高郵真會的整體概況。
何時發的信函,未署年月日。刊登在民國十三年三月一日《萬國更正教報》第二期二版上。一九二四年三月,據前《江蘇省宿遷靈恩的運行》一文,當月時仁航已到了高郵,并署明丁樂山“乃本會教友”,蘇欣然保羅還為其解難。丁樂山之信函雖發表在一九二四年三月的《萬國更正教報》之上,但其撰寫必不在三月,當在此之前。而《卅年專刊》第十五集一九四七年《各地本會概況統計表》中,除說明南京分會設在雞鵝巷一一八號,創設於一九一九年八月,負責人為李殿英,創建人為曹光潔之外,高郵與邵伯真會則完全沒有提到。淮安分會則設在淮安傅家莊,負責人為王如壽,無創建年月,亦無創建人。但一九二四年在長沙召開三次全大時,有“江蘇高郵本會”代表為“丁樂山”。四次全大有高郵本會代表陳文國。這期間高郵本會前后變化,沒有資料可以據以詳述。
高郵:《卅年專刊》江蘇省真會史略記,民國八年(一九一九)高郵就有人寄信天津要求得到《萬報》,是誰不詳;丁樂山於當年曾見過《萬報》。丁樂山於一九二四年初(丁樂山信函發表在一九二四年三月刊行的《萬報》上,則其信函約在一九二四年初)在邵伯真會見到《萬報》,則當時高郵當尚未立會。張、郭、梁三人布道團在高郵的作為記載也不一致。《卅年專刊》江蘇省真會史略中說是建立了真會組織的,《張巴拿巴與中華真耶穌教會》一文中則只提到了施洗,而張、郭、梁三人從南京發給魏保羅的信函中則說在高郵縣內地會,因不接待就到了(楊州)仙女廟。《傳道記》記在寶應縣受到聖公會的款待,卻“不接受真道”。又往高郵、淮安等地,“進內地會作證,他雖款留一日,機會卻不甚好”,於是又離開了。但三期《萬報》“傳道得勝要函”記的是,在寶應縣先進了長老會,然后進的聖公會。而真正在高郵做工的是時仁航,在此“禁食八日,靈工大作”,還特別提到了蘇保羅在高郵的神跡奇事,提到了鐘子禎、陳路得等。在三大代表中有丁樂山,四大代表中有陳文國。則高郵已經立會。但《卅年專刊》一九四七年的統計卻又沒有高郵真會。
宿遷:由前述時仁航在蘇北的傳道活動看,時仁航在宿遷做了不少工作,頗有收獲。一九二二年武昌二大,時仁航、時克強為宿遷代表。《卅年專刊》一九四七年的統計中,記宿遷縣北有曉店集西三張莊區會,但建於一九四零年,并非時仁航所初建者。
淮安:一九一九年,也有人發函要求得到《萬國更正教報》,何人不詳。第三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三面第三頁上半,《出外傳道得勝要函》記張、郭、梁三人到“淮安府進了長老會作見證,他們不聽”,就離開淮安到了寶應縣。時仁航於一九二四年七月初旬到的淮安,徐馬利亞捐草房三間作聖所,廚房兩間,應當是立會了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