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南京真耶穌教會的建立

三人布道團在南京結出了碩果。
民國八年八月初四日(公曆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張、郭、梁三人布道團到了南京。《卅年專刊》說,首先接待他們的,就是首先邀請傳道人的曹光潔、郭文俊、時仁航三人。他們受了水洗、靈洗,又被郭、梁、張三人立為長老,於是這三位就在南京及其他地方開始播種,以致開花結果。
在南京接受真耶穌教會最早的實為曹光潔長老。先是通信,后則三人布道團到南京以后就住在他家,受洗立會。直到一九四七年,南京總會所在地的房產,都是他捐助的。《傳道記》說:“一到南京,先進信心會,證道三天;當時有長老會的長老曹光潔君也來聽道,他蒙真神選召。領大水洗以后,即時印刷廣告,并通知各教會,請他們來聽道。在長老會開會一天,聽道的人都受感動。施洗四次,共几十人。凡有患病的,一經受洗,無不立愈。”而張郭梁三人在南京的活動,詳情可參見前述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節,關於“三人布道團”的記載。
據第三期《萬國更正教報》刊載之《報告要函》,三人布道團在八月初四(公曆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到的南京。據第五期《萬國更正教報》“山東三長老出外布道得勝要函照登”,離開南京在陰曆九月十七日(當公曆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九日)離開。共計至少是四十三天。而《傳道記》說,離開南京在陰曆九月十一日,少了六天,只三十七天。并不象《傳道記》所載曹三師母預言說的那樣,恰好四十天。
曹光潔,《卅年專刊》說他“幼而聰敏,長志於學,卒業於文會館,得大學士位。在上海任大中學教授有年,若顏惠慶博士等出於其門牆之下者不知凡几。”入長老會多年,繼入安息日會,后終入於真耶穌教會。“性情溫良,待人平和。靈胞有求助者皆不欲其空返。殷勤看顧會眾,維持教會二十余年之久。”一九二二年,曾代表江蘇參加武昌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
郭文俊,據《卅年專刊》,聖號哥尼流,南京人。前清武舉,曾任營官統帶等職。與曹光潔、孫慶之老先生甚友善。同入長老會,又同進安息日會,復與曹長老同進真耶穌教會。曹光潔在北門成立真會時,郭長老已在南門外香火橋獻房成立真會。曹長老溫文典雅,郭文俊秉性率直,嫉惡如仇,一文一武,一時成為嘉話。
民國十四年(公曆一九二五年)八月份《萬國更正教報》第九次第四版,曾載時仁航在追求基督真理過程中的思想演變的過程。《卅年專刊》選入此文,題為《性海時仁航證道譚》,現照錄於下,可管窺當時人在宗教世界觀中的追求。
“時仁航,聖名雅各,年五十二歲,古彭城(江蘇銅山縣治)鐘吾人氏(今宿遷縣北)也。幼讀詩書,粗知大義。於前光緒二十七年(公曆一九零一年)秋加入本邑長老會。由西牧卜德生君行灑水禮。自入教之后,不甚喜讀《聖經》,不常祈禱。雖名為基督徒,與世人無異。但每逢與神的意旨不合之事則心中怦然動,昏蹙不能自安,此亦造物主賦人以秉?之良。孟子所謂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聖經中有云,耶穌為真神之子,頗不為然。論上帝為我國聖君賢相。所承認為造物之主宰耶穌,不過如我國之孔子,先知先覺而已。此以前信道之大略也。
迨至民國四年(一九一五),負笈南游金陵,路過大倉園,見有銅牌一方,上書華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莫明其故,不知基督復臨四字何解、安息日何解,因以前從未見過此等會名。一日,路過吉祥街,見一座福音堂,門前懸小黑牌,粉書今日安息四。見而怪之,今日明明禮拜三,何以云安息四,令人莫解。於是進內同管書報房焦文明先生討論安息日之原因,半信半疑而返。又越數日,心中不能自安,又到吉祥街福音堂,遇韓教士從真自穎上回。與之查考聖經始知禮拜之錯誤,安息日之當守,灑水禮之不對。后蒙周君芝藩、蔣君世孝、西牧施君列民幫助查經兩個月之久。后蒙施牧荐充本會官話教員。至民國六年(一九一七年)公曆八月二十二日,在杭州莫干山,蒙西牧夏君恩樂施浸於飛泉瀑布之中。同時受浸者有胡君耀庭,及胡君夫人,并有馬君忠芳。當日與此勝舉者西牧和君錄門、杜君約翰,并有中西諸位先生、諸位師母。唱詩祈禱,快樂異常,較之灑水禮大有天壤之別矣。自加入安息日會之后,每日三次祈禱,為國、為家、為己,感恩求赦,習以為常,不敢間斷。每逢安息日,覺得愉快異常,與守拜日迥不相同。今加入更正教真耶穌教會,日日查考聖經,於二千三百日之道、三天使之警告皆了然於胸中。而於《但以理》《啟示錄》之言,尤致意焉。昔日視《聖經》為平談無奇之書,今則視聖經為包羅萬象之書。上下數千年,縱橫數萬里,林林總總,無不寓於聖經玄妙之中。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此乃救世之大道,天國之福音。以功用言之,雖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自其神化,莫測言之。如偕赴仙山,層巒聳立,望之目眩。一入其境,則見琪花瑤草,玉樹瓊漿,取之無盡,用之不竭,令人有應接不暇之勢。予自加入真耶穌教會以來,所受之困苦為從來所未有,然心中所得之愉快亦為平生之所無。安貧樂道,雖外會加以誘惑而心如鐵石,不為之稍動,以樂天知命為依歸。此本人信道之大略也。”
時仁航之追求,介紹特別詳細的是加入安息日會的曆程,而如何歸入真耶穌教會,卻沒有強調,几乎完全沒有談到更正之處。而就聖經而言,強調的是《但以理書》《啟示錄》,不象魏保羅多強調《使徒行傳》;神的意志也僅只強調了二千三百日之異象,二千三百日之后,聖所必定清潔了;七天使之中也僅只特別強調了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其基本含意仍然只是要敬畏上帝,不要拜龍(撒但)支持的獸,否則要喝盛滿上帝怒火的酒,受火與硫磺之苦。而這,并非魏保羅萬國更正教真耶穌教會與其他教會的根本區別。是凡信奉《聖經》的各派基督教徒都應該信奉的。加入真耶穌教會以后,對於《聖經》領會的描繪則看似詳細實不具體。沒有談到加入真耶穌教會之后對於《聖經》的理解與從前有何不同。出於什么樣的思考而加入真耶穌教會的呢?不詳。
《萬國更正教報》第四期第四面,還刊登了一封南京南門外真會信徒們響應改為姓耶的信函。這封信函是寫給“監督耶保羅恩波”的。函稱“教末自幼在教會學堂讀書,蒙主大恩栽培,去年由美國坎拿大回國加入安息日會。考查聖經,只知耶穌舍身救世。每日祈禱,并未得主恩賜,不明真道何在。今年八月間,由時仁航先生傳知山東耶巴拿巴張、耶司提反郭、耶巴比倫梁三位長老來寧,倡真耶穌教會萬國更正教,令人認罪,受面向下洗禮,后蒙主恩賜又得靈洗。現在南京已成立教會,復被神選為執事。今此處《聖靈見證書》一俟出版,即行寄上……多有犧牲一切為主工作,每日至本城各假教會辯論,皆蒙主恩得勝。并分人四鄉傳道。長老五位,男執事五人,女執事四人……現奉到萬國更正教會報內有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同姓耶,阿利路亞,贊美真神,亞們!現在此處教友七十九人,受聖靈洗、說方言四十五位、震動者二十五人……。”函末署名為:“南京真耶穌教會長老耶挪亞俊臣、耶挈(?拿)但業復泉、耶約翰光潔;執事耶聖明道茂、耶重生維寬、耶路加筱卿、耶希聖;女執事耶馬利亞、耶米利暗同證。”其中“今此處聖靈見證書一俟出版即行寄上”一語,說明在南京曾經印刷過魏保羅的《聖靈真見證書》「9」。又希望“再將更正教會報多寄几分并贊美詩寄來几本”,要求更多的《萬報》及贊美詩。可惜,不知道此函撰稿人為誰。
到九月初六(公曆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魏保羅於北京病逝時,張、郭、梁三人正在南京曹光潔的家中,張巴拿巴又致函北京作見證說,“八月間我見異象,看見魏保羅監督被天使接上天堂,已經應驗了”云云。
這一年的八月,建立了南京分會。
一九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的《萬國更正教報》第四期第一面刊登的真耶穌教會“報告中外全球地極萬國萬萬人民”的《現在中華各省確有一百五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通同姓耶通告眾知》書中記載的江蘇省各處真耶穌教會的地址有:南京南門外 南京西門內 南京衛巷五號 江浦縣 清江浦桂家塘 揚州邵伯鎮 泗陽縣內 蘇州內 蘇州甫橋西 上海北京路八號 上海愛多里 上海寶興路 上海寶山路 上海寶(原文如此,不詳何處) 泰興縣蔣華橋。共計十五處。
從第四期《萬報》出版日期推斷,這個統計數字應該是在一九一九年的統計結果,那么,真耶穌教會在江蘇的創建與發展是相當迅速的。然而,從現有資料來看,很多地方真會的初創脈絡都很難清晰描繪,是斷斷續續的。我們只能從現有資料進行研究。
應該發表在第五期《萬國更正教報》上、耶可心亞門和耶以撒文祥《達各省將要聯合的真耶穌教會眾聖徒書》中列江蘇省眾聖徒為:“楊啟宇、陳道南、於剛甫、胡飛鵬、李少甫、陳道全、孫慶冠、時仁航、曹光潔、楊復泉、蒲載藩、陳伯高、孫漢文等”十三人。沒有郭文俊,或為遺漏?其中只曹光潔、時仁航又重新見於記載,其他十一人則未。除曹、時二人外,可知者:楊復泉,原為金陵南城外基督復臨安息會信徒;蒲載藩、陳伯高、孫漢文等是揚州邵伯真會的;楊啟宇、陳道南、於剛甫、胡飛鵬(原作胡鵬飛)等是桂家塘真會的;李少甫、陳道全、孫慶冠等是泗陽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