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真耶穌教會在河北元氏縣一帶的發展

真耶穌教會在河北元氏縣一帶的發展,同張之瑞的努力工作有密切關系。
前面已經提到,據《卅年專刊》的記載,張之瑞同魏保羅早在魏氏創教之前,在一九一六年就已經有了接觸,并在賁德新所設之耶穌會堂,為魏按手治病,魏還曾將其接到家中同住。此時,已經脫離西人之津貼,完全靠信心生活;其夫人信心亦能陪伴之。公曆一九一七年年底,張之瑞與魏保羅第二次在北京真耶穌教會見面。
一九一八年二月,在北京成立總會,張之瑞以長老身份掌管教務事項。
在北京受洗任職以后,帶?夫人、小孩恩惠,一家三口就到元氏、高邑、臨城、贊皇各縣境內傳道,介紹梁欽明、蕭善文、張治中等加入真會。
一九一九年,魏保羅在山東傳道之后,就回到了北京。由於勞累過度,一病不起。大約在八月中旬,慕道已久的湖南李曉峰除得到譚配得資助外,自己又賣衣服作槃纏,輾轉經上海、天津到了北京。不數日,山東張靈生為述職也到了北京。元氏縣的梁欽明也於陰曆八月二十日(公曆一九一九年十月十三日)到達北京。三人不期而遇。
梁欽明,《卅年專刊》說他提倡姓耶,改名可心,河北臨城縣平旺村人。曾讀儒家經典,略明中醫,好奇而無定見。“光緒年間,他自稱中華民國大主人翁”,刻一大印,把當時的名人如袁世凱、李鴻章等均封為大官,穿黃袍馬褂,招東宮西宮,受皇帝之尊。事泄下獄,判刑十年。三年后,辛亥革命爆發,民國建立,遂出獄。在獄中接受福音書,出獄后入了內地會,又入賁德新的信心會。但又自起年號,立“天父耶和華聖子耶穌基督聖靈保惠師平安會”。會名太長,十九個字,都簡稱為平安會。立了二十多處。當張之瑞在北京受了合法水洗任職之后,在元氏一帶傳道時,梁欽明就歡喜加入真會。當時的中心會所在元氏縣北褚村,已經有不大十全的會所四十多處了。(《卅年專刊》又一說是在梁欽明到北京,魏保羅更派山東的張靈生和湖南的李曉峰前往施洗之后,不數月成立本會四十余處,當在一九一九年魏保羅去世以后了。此說恐誤。)
梁欽明於一九一九年十月十三日到達北京,在此之前,張之瑞曾專門致函魏保羅的夫人劉馬利亞魏太太介紹梁欽明,并介紹了元氏縣一帶真耶穌教會的發展情況。說是前年(當在一九一七年)十一月面別之后,一直未能再見面,現在又接到魏保羅大哥的更正教報,此處的弟兄姐妹都佩服更正教的條例。“元氏、贊皇、高邑、臨城、柏鄉、趙縣等處有教會四十余處,都同心改為真耶穌教會。”“耶可心亞門是我的最同心、最親愛在主里的哥哥,快上北京與更正教的眾兄弟、眾姊妹見面聯合……望請總監督耶保羅恩波并耶馬利亞太太等,你們見了他的面就如見了我的面一樣……他牧養高、臨、贊、元、趙、正、寧七縣等真耶穌教會……現在元氏等五縣四十余處真耶穌教會先聯合了一家,男女將近千人,通同都把一切所有交給主了……。”并說梁欽明當時已經禁食十八天,去北京就是“專為與真耶穌教會的諸位靈兄、并諸靈界姊妹聯絡一家,辦理更正,以救萬國”。
九月初二(公曆十月二十五日),魏保羅為張靈生按手之后,張靈生代替魏保羅為李曉峰、梁欽明在城南清水河按手施面向下全身的大洗,并給他們洗腳。
梁欽明提倡凡真耶穌教會信徒都改姓為耶,《卅年專刊》說他曾作過一本《真耶穌見證書》,把聖徒上所有姓耶字的人名都提出來了。在他加入真耶穌教會之前就在元氏縣一帶提倡了的。到北京以后,就向魏保羅提倡姓耶的事,同張靈生、李曉峰等商議,大家也都同意了。於是在第三次《萬國更正教報》上才有了姓耶的痕跡。當時梁欽明的條件是能接受他姓耶的道理他就合作,不然,他就獨立。當時,魏保羅等為得人心也就容忍了。於是就宣布整個真耶穌教會都改為姓耶。
梁欽明與魏保羅的實現了聯合,通同改姓為耶,為此,在《萬國更正教報》第三期(一九一九年陰曆十月初一,公曆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版)上一共登載了五篇文章:
“直隸元氏縣等四十余處真耶穌教會已成立的確證”;
“現在中華國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同姓耶”;
“中華真耶穌教會六十余處地名如左”;
“中華真耶穌教會六十余處聯合一家,共約千余人都姓耶,現在神派更正萬國教會各監督長老執事略表几位如左”;
“現在中華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的確證”。
現分別介紹如下;
第篇,在第一面:“直隸元縣等四十余處真耶穌教會已成立的確證”一文,說的應該就是這個時期元氏一帶的情況。文中列舉了四十余處的地名:“直隸高邑、臨城、贊皇、元氏、趙縣等各村莊:北瀆、張村、辛莊、平旺、趙峪、趙家莊、河莊、河東、上麻、口頭、任家洞、劉家洞、東瀆、南瀆、楊家莊、固寺、莊窩里、小孔、河莊、溝岸、北城、元氏城里、礦里、楊家寨、北褚、西褚、南褚、胡泉、小留、褚莊、西豪、南因、王宋、宋曹、齊范、馬嶺、沙灘、段村、蘇村、梅村、會補溝、北富村等”。
此外,值得注意的內容有:a、“主所親設立真耶穌教會的男女老少們都遵主真神天父耶和華的命令姓耶,更使大家全體聯合共一家,認為自己就如同一身、一心、一意、一靈、一主、一信、一洗,都證明與耶穌同在成一了”;b、有無相通:“現在高、臨、贊、元、趙等縣四十余處教會,大約許有數百人家姓耶,將有千人都聯合,有無相通。凡物公用,實在共和,就成一大家了,故稱名天家,如同天國,又稱為耶穌基督家庭。當時這共和全家男女老少們大約將近千人。”管理人員有男五十人、女五十人。也表明了教義教規上與魏保羅相同:水和聖靈的大洗、新方言、得了出奇的信德、醫病趕鬼的能力、都能作先知講道、辨別諸靈,通同都說預言并能翻方言。及一些神跡奇事。但沒有提到女人必須“蒙頭”之說。這個“確證”是“真耶穌教會總會神派更正萬國教總監督耶保羅恩波、監督耶彼得靈生、主派耶可心亞門同證”的。
第篇,都在第二面的上半。
先說,“現在中華國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同姓耶”。宣布“不但中華各處的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將來更正萬國的教會也都來歸一家……將來神能使人更正萬國各方、各國、各省、各縣、各鎮、各鄉,凡受了真耶穌教會教會的更正,必蒙真神耶和華的感恩,都必改姓為耶,成就天國的人同能得救……。”
,“中華真耶穌教會六十余處地名如左”,列舉的地名為:
高邑縣 北瀆村 東張村 固寺村 韓 莊
臨城縣 辛 莊 楊家莊 南瀆村 東瀆村 會補村 劉家洞
贊皇縣 南平旺 趙峪村 河莊村 趙家莊 河東村 上麻村
口 頭 任家洞
元氏縣 城 里 北褚村 西褚村 南褚村 褚 莊 富 村
小 留 西 豪 胡 泉 北 城 梅 村 南因鎮
宋曹鎮 王 宋 莊窩里 小 孔 齊 范 馬 嶺
沙 灘 礦 里 楊家寨
趙 縣 白溝驛 河 莊 溝 岸 段 村 蘇 村
這個地名,和前面的地名基本上是一樣的,但也有一些不同,讀者可以自查。此外,還記載了其他省市教會所在地的地名,有:
直隸北京崇文門東茶食胡同總會 京南黃村鎮 禮賢鎮 南苑
安次縣馬頭鎮 霸縣南孟鎮
天津范家胡同 津西楊柳青鎮 北宜興埠 西沽
山西太原城里
山東濰縣城里 南關 西莊頭村 尹家莊子 安邱張家莊子 博昌縣唐家莊 廣饒縣賈莊
江蘇揚州邵伯鎮 清江桂家塘
吉林延吉縣帽山前平安村
山東此時尚只有七處。
,“中華真耶穌教會六十余處聯合一家,共約千余人都姓耶,現在神派更正萬國教會各監督長老執事略表几位如左”。總計列舉了一百三十六人。其概如下:
“真耶穌教會總會,神派監督耶保羅恩波、監督勞整光、耶彼得靈生,王派耶可心亞門眾長老:耶彼得耀三、耶約翰子真、耶以撒文祥、耶雅各永慶。其余長老稱雅各姓耶的二十五名……稱長老耶彼得的三名……長老耶約翰之瑞。稱執事耶約翰的八名……稱執事耶雅各的十八名……稱執事耶彼得的十二名……稱執事耶安得烈的八名……稱執事耶腓力的八名……稱執事耶西門銳四名……稱執事耶馬提亞的二名……稱執事耶巴多羅買的三名……稱執事耶馬太的五名……執事耶達太二名……稱長老的十四名,韓保羅、曲提摩太……稱執事的二十六名……中華各處真耶穌教會神派更正萬國教會女聖徒耶馬利亞并童女耶馬利亞,及女執事耶馬利亞等記在下面……(以下為北京、元氏稱馬利亞的女聖徒共有數百名,但只不過‘略表几位,記在下面’)。”
,在第二面的下半,為“現在中華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的確證”。由“北京崇外東茶食胡同真耶穌教會總會監督耶彼得靈生、監督耶保羅恩波、長老耶可心亞門同證”。這篇《確證》也見於《卅年專刊·河北省真會史略》,作過修飾,如將文中時間“陰八月”改作“八月”,同證三人的順序也作了改動,把魏保羅提到前面去了。當然,原來的順序并不能說明張靈生就是總監督了。下面據《萬國更正教報》敘述。
這篇“確證”概略如下:“因永生活人的救主,耶穌,一千九百十九年,即民國八年陰八月間,這中華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為一家都姓耶。就是直隸、山東、山西、江蘇、吉林等省一帶的地方,共有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也是惟這些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其中的男女老少,約有千余人,同蒙獨一無二的真神、天父耶和華至大的恩愛所賜的聖靈引領,叫這些男女們都因主耶穌的功勞與父耶和華聯合了,所以大家都改為姓耶……現在我們的真神耶和華,特派一位監督耶保羅恩波更正萬國教會,為開路之始。作聖靈真見證紀略書、創辦真耶穌教會、出更正萬國教會報告,將來感動天下萬國,都當認罪歸真……主的神恩所賜聖靈,引我到了北京真耶穌教會里,見了這位監督耶保羅恩波并女聖徒耶馬利亞愛女耶馬利亞官俊和一位童女耶馬利亞惠英。又有眾長老:耶西拉耀三、耶約翰子真、耶雅各永慶、耶以撒文祥。其余還有山東七處真耶穌教會的代表監督耶彼得靈生。后又來湖南代表耶腓力曉峰等,同在北京這真耶穌教會的聚會祈禱……敝人耶可心亞門和靈胞大哥監督耶彼得靈生,同在北京蒙受真神所派,叫我們幫辦北京監督耶保羅恩波作更正萬國教會第三次報稿。…… ”文中反復強調了“六十余處”“一千余人”,說明了當時真耶穌教會在全國的規模。
在《確證》書中,又再一次簡略強調了真耶穌教會的教義:“更當自己遵守規矩,要面向下受全身大洗,并受聖靈的洗,說出新方言來為憑據;守禮拜六的安息日;能同求聖靈得醫病趕鬼的大權能,并大家吃聖餐,必須掰餅;應當實行洗腳禮并按手禮;立監督、長老、執事;更應當自己身心意念靈性,并一切所有的,全然都獻給主。把這略略的規矩要實行了,方為真耶穌教會的人。”但沒有女人“蒙頭”之說。
這篇由“北京崇外東茶食胡同真耶穌教會總會監督耶彼得靈生、耶保羅恩波、長老耶可心亞門同證”的“確證”,在教義方面又沒有提到女人“蒙頭”,是因為其他主要人物反對而使魏保羅放棄了?前面已經提到,梁欽明等在河北元氏縣,以及於一大之后到山東時,也不提女人“蒙頭”的教義。從時間上看,都應該是在此之后了。六期《萬國更正教報》的開頭,每期都有真會的教規、教義,或注意要件,《卅年專刊》說是每期都是一樣的,其實不然。關於女人“蒙頭”,第一期就沒有,最早出現在第二期。又出現於第三、第四、第五期。而在第六期,前面的“要道”則完全都取消了。這篇“確證”出現在第三期《萬報》(公曆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版)上,沒有女人“蒙頭”之說,顯然與開頭的“教規要件”不符。這是為什么?原因,不可猜詳,無載。然而,至少可以得出結論說,魏保羅沒有將其作為“得救”的必要條件。如果關乎“得救”,魏保羅是肯定要堅持的。
這篇“確證”還記載了“在這安息聖日,我與湖南代表耶腓力曉峰同蒙神恩所派總監督耶保羅恩波給我們祝福,蒙聖靈領我們到了京南清水河,所有神派監督耶彼得靈生給我們按手,施面向下全身的大洗,并實行給我們洗腳”。
這個梁欽明倡導的都改為姓耶的風氣堅持時間不長,大約也就只有壹兩年的時間,以后則不見了。梁欽明后來還是又重新分裂出去了。魏保羅的容忍看來不太合適。此事,后來有一些信徒認為是魔鬼大做工。
張靈生、梁欽明、李曉峰三人在北京與魏保羅共住了大約二十余天(梁欽明大約只有十五六天。),共同講論,聽魏保羅的訓教。
張靈生、梁欽明、李曉峰等在北京又幫助魏保羅編《萬國更正教報》第三期的第一張。
到陰曆九月初六(公曆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一九四四年總會內遷重慶,向政府辦理立案文件中介紹真耶穌教會簡史與信念目的一目中說是十月十日,誤)這一天,魏保羅積勞成疾,生命終於走到了盡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