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魏保羅去世

天還沒亮,魏保羅自己就已經先作完長時間的祈禱。開亮了電燈,大聲喊道:“起來,你們走吧!背主十字架往各地!起來!走吧!”山東張靈生監督,首先應聲說:“哈利!路!!亞!!!”。元氏梁欽明長老說:“啊!還沒醒呢!就亮了!!”湖南李腓力長老,撇?湖南腔:“昨晚上沒得困呀!困得太晚!”魏馬利亞吩咐兒子:“文祥你快給他們打洗臉水。”廚子問早點吃什么,魏太太說“下點掛面,每人打兩個荷包蛋好了!”
魏保羅大聲招呼他們:“你們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吧!來,我交代你們一些事情。”天快亮了,張靈生、李曉峰、梁欽明三人就從大樓上下來,到了魏保羅自己居住的大樓西邊的一間小樓,魏保羅床前。於是“奉主耶穌的名聚會”,唱詩,祈禱,都找地方坐下了。
“你們願意接續我的聖工么?”魏保羅懇切地問他們。
“我們願意”,四個人一齊回答。
“你們跪下,我要奉主的名為你們祝福。”
“我奉主耶穌的名為他們祝福,但願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今天賜的福都臨到他們身上。叫他們有彼得的勇敢,有安得烈的剛強,有約翰的愛心,有約伯的忍耐,叫他們配接續我的職任,把得救的人天天交給他們,使他們的果實長存,阿們!”
魏保羅頭南腳北臉朝東邊躺在床上,伸出左手給張靈生、梁欽明按手祝福。等李腓力長老也跪上前來,魏氏就伏起身,用右手為他按手。因為他是遠道來的,也因為給張、梁按手時聖靈沒有叫想起來。
“我們是末一次的分別了,我的靈必與你們同去。”(指魏氏派三人到河北元氏縣去發展教會。)“你的精神還這樣好,所以我們敢暫離開你”,“你好好休養!不久我們就帶?頂好的消息報告你。”梁欽明、張靈生站?一先一后地說?。李曉峰說:“我女兒亞媛在北京,我不久還要來會面的。”
“我剛才按手的時候,聖靈已經立李曉峰為長老了,給他改為聖名腓力。你們記?主必藉他成全大工。”魏總監督又補述了按手立職的几句話。
“你們快走吧,不要舍不得我了,天家是永遠不散的,怕火車趕不上啦!快走吧!”魏保羅向他們擺?手,滿面笑容送別他們。
“你吃點什么?”文祥問他爸爸。
“他們都上洋車啦?”魏保羅反問。
“大早晨的洋車很貴,又叫他們快點,就多加了十個大子兒。”文祥回答。
張靈生、梁欽明、李曉峰,還有一個湖南人叫耀金,同赴元氏縣,坐的是七點半鐘的火車。
魏保羅吩咐說:“還(是)把昨天那碗牛肉蘿卜湯熱熱我吃吧!”
到九點鐘,情況開始緊張起來。
“叫你媽來!”
“干什么?”劉馬利亞問。
“我剛才聽見有聲音吩咐我說:‘今天要回老家去!’你快給我預備!”
劉氏一聽“今天要回老家去”,沒聽下文,就走了,邊走邊嘟囔:“昨天也不作聲,馬上就預備,那來得急呢!可誰給你打聽火車去呢!”
忽然,一方名醫南苑天福藥房經理賈潤齋執事來了,到小樓上同魏總監督談了一會兒差派三人往元氏縣傳道的事。劉馬利亞把賈潤齋請到大樓上,問:“賈大哥,你來的太巧啦!你看他爸爸的病要緊不要緊?”“不要緊,你看看,他精神十足,聲如銅鐘,起碼還得一個月再看吧!”“那就勞您大駕到火車站打聽打聽火車,甚么時候合適吧!”劉馬利亞囑托賈潤齋,自己則翻箱倒櫃忙?收拾要帶的行李衣物。
等賈潤齋回來,兩人一商量車次,十一點還有一趟,再一趟要晚上十點。二百多里地,一會兒就到,但下車時天已太晚,不如明天早車為好。於是二人同到小樓勸說明天再回老家吧。到得小樓,見魏保羅正跪?祈禱,忽而伸手,忽而大笑。於是把安得烈(即魏文祥)也喊來一同祈禱。
“今天車不合適,明天再走吧!”賈潤齋商量?說。
“主焉能撒謊呢?你們聽見我撒過謊么?”魏保羅回答說。
劉馬利亞說:“你早也不回家,現在瘦到這個樣兒啦你又要回老家,人家火車站叫你上車么?”
“你們把我的衣服拿來,我穿好了你們看看,誰敢說我是一個病人?”魏保羅說。
女兒惠英說:“爸爸好久沒有起來啦!今天不上火車,起來也怪好玩的。”
魏安得烈幫?把衣服穿好,魏保羅在地上來回走了几趟,又把早先學的拳朮拿了出來,一邊表演一邊說:“誰敢不叫我上火車?誰敢說我是快死的病夫?”
要躺下休息時,賁德新長老手里拿?油麻花,一邊吃一邊上了正樓。見魏保羅氣喘噓噓地以為又是癆病大發了,就說:“你安然睡去吧,你欠我未清的利息我都不要了,主曾說:‘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里出來。’巧的很哪,聖靈指示我今天來了,我們天國再會吧!”“賁長老,請你進步一點兒,你若能信主耶穌親自給我施面向下的洗和顯現與命令,就必進至聖所去。”魏誠摯的望?他說。“等聖靈叫我明白吧!”賁德新始終沒有坐下,說完伸手與魏握手告別。
到下午兩點多鐘的時候,情勢更加嚴重。
“不要糊塗啦!你們來吧!我有要緊的話吩咐你們。”魏保羅大聲叫劉馬利亞:“你是有福的,你的名字已記錄在天上了。你的周濟和接待傳道人的賞賜必是很大的。我離開了你,主必不離開你,不要灰心,真耶穌教會一定的成了。”又對惠英說:“你是教會的預表,你要孝順母親,聽哥哥的話,好好讀書,聖靈也必給你聰明。”
對文祥說:“我兒安得烈呀!你這三個多月服侍我,沒有在床上睡過覺,我知道你是孝子了。現在我問你,你好好的回答我,你願意步我的后塵么?”
“爸爸,我願意”。
“你若真願意,你就把我的右腳扛在你的肩上,向我立約,我好為你祝福。”魏保羅異常莊嚴的問他的獨生子。
此時,全家都流?眼淚,肅穆悽涼。安得烈把父親的腳輕輕托起來放在自己的右肩上,左手不斷地拭?滿面淚水。
“我獨生的兒啊!我已經把你奉獻了,你要步我的后塵啦,你要步我的后塵啦!”魏保羅把腳在安得烈的肩上用力搖幌?。
“我告訴你,從今以后不要再叫安得烈了。那本是你自己起的名字,你要叫以撒,這是聖靈今天早晨,在我祈禱的時候賜給你的名字,你的老文祥也已經死了,你母親也不可再叫了。”魏保羅安排?他的兒子。
“你說這些話,難道是要回天家了么?”劉馬利亞問了。
“是的呀!就是要回天家呀!”
“難道你這樣精神,就會死人么?”
“主還能撒謊么?”
“那末你還有什么未了的事情沒有,也交代交代吧!”
“人家欠我們的不要好了,我也沒有虧負別人的事。我的身體靈魂都交給主耶穌了,把你們也交給他了,沒有交代你們的重擔了。”魏保羅應聲回答?。“聖靈在我心中跳動、歡樂,人追求靈學,沒有比聖靈時刻同在大的了。”於是又大聲贊美,哈哈大笑起來。
又為他們母子女三人按手祝福。
“看看几點鐘啦!”魏保羅問。
“五點啦!”小惠英回答。
“你們聽見音樂響了沒有?必是快到他們三人下車的時候了(指張靈生、梁欽明、李曉峰三人赴元氏),來接我來了吧!”魏保羅回頭注目向南窗觀看。因為說的話多了,又咳嗽了兩聲,吐出兩口帶?鮮紅血絲的痰。
“看哪!天使天軍吹打?接我來啦!”魏保羅又喊?說。
“哈!哈!哈!哈!哈!哈!……”他伸手高舉,象與人握手的樣子,在由大漸小的笑聲中,垂頭氣絕了。
這時,賈潤齋剛好回來,邊走還邊大聲報告說:“要走快上車站吧!”他看見魏保羅睡了的面貌,比生前更好。后悔說:“我不該走開呀!這樣的死法,除了活活升天的以諾、以利亞以外,自古至今恐怕找不?了。但願主施恩給我,叫我也這樣的死吧!”
於是料理后事,埋在陳新三賣出的北京地內。
享年四十三歲。
以上這一天的詳細情況,是魏以撒后來在南京總會回憶寫下的,見載於《卅年專刊》;本稿只是節選。
綜合以前的有關記載,魏保羅所患大約是肺病,即所謂的癆病。這一點賁德新是很了解的,所以他來時就“以為是癆病大發了”。魏氏在什么時罹患此病不詳,從前述史實中追查蛛絲馬跡,至少在他創教之前,一九一六年住在賁德新所建耶穌會堂、由張之瑞按手治療時,就已患此病,而且已經不算輕了,因為當時他已經咳嗽五個多月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