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萬國更正教報》的震撼,李曉峰進京

湖南真耶穌教會的興起,首先是因為得到北京魏保羅寄來的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時間大約在民國八年春(一九一九年;這是《卅年專刊》湘省史略中的記載。而《卅年專刊》轉載一九二四年八月一日《萬國更正教報》第四期記李腓力(曉峰)長老行述中說是在民國七年,即一九一八年。《卅年專刊》之轉載恐誤。因為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是一九一八年冬在武清縣河西務劉家屯劉旭東家寫的,出版則在一九一九年的陰曆二月初一,公曆三月二日。一九一八年,湖南是接不到《萬國更正教報》的。而且,查第四期《萬報》所記李曉峰事,是報告離開北京前往元氏,又返湖南的行程,及在湖南開始傳道的情況,沒有提到第一次接到《萬報》時的狀況。)是一個安息日(星期六),長沙安息日會正在聚會的時候,郵差送來一束郵件:“長沙安息日會眾信徒公啟”。接郵件的是張保廷。在旁邊的還有譚春林、李曉峰和周慶先。因有“公啟”二字,遂在安息日會門房拆閱。打開一看是《萬國更正教報》。於是四人一起走出會堂聚觀。一看內容,就如受到大錘震撼一般。害怕安息日會的領袖們不能接受反而把這分寶貝搶了去,得不?了,於是同心收藏起來,到周慶先的瓦罐子鋪里去學習,依道追求。
李曉峰,字德冠,《卅年專刊》記他先入內地會數年,又說他先入的是拜日會,后入安息會,充該會傳道工作。譚春林,聖號配得,湘潭人。他們得到《萬國更正教報》以后,真象是久旱逢甘霖一般。在給魏保羅要求再寄書刊的信中說道:“魏保羅先生道鑒:山河遙阻,徒喚無緣。欣沐救主洪恩,偶於真耶穌教會中一識先生之道范,捧讀之余,不住大誦哈利路亞。玆者仆蒙主啟迪,嚴守安息(即禮拜六)多年,擔任教會布道聯絡,數經寒暑。全仗主力引人進入真教會。經年來卸職自備資斧,作自由布道之工。雖不克於保羅自食其力以救人,亦勉效其法。邇來得聖靈大降,感動同志之譚春林,願以所有獻給真神,補助仆等各處傳道之用度。敝省各府州縣有守安息即禮拜六之真信徒二百余人,如迷失之羊無圈可赴,無牧可恃。故仆等盡心聯絡以堅其信。日來欲閱教會報者無不贊成,均願順從真神更正教會。何也,均未受外教會上的瑪門捆綁,不啻大旱之望云霓。玆特專函奉達,乞將斯報自出版之日起以至今擲下一套,并希以后按期付寄‘湖南長沙新坊子街永順銅店譚君春林代收’可也。更希先生為仆等禱告,願在天上的父常與仆等同在,阿們!”末尾署“湖南長沙自由布道基督徒李曉峰、張保廷鞠躬。”這些對真耶穌教會感興趣的,多是些沒有因接受洋人教會錢財而受捆綁的信徒,他們要中國式的、不受洋人制約的耶穌基督。
自得到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之后,張保廷、李德冠(曉峰)一起“同游外省、醴陵、瀏陽各處自由傳道,并宣布更正耶穌教會一切信息,各處有許多兄弟歡迎領受。”待二人回到長沙,看見魏保羅兩次寄來的報紙(共三十份)、見證書(一部),格外喜悅佩服。又希望再速寄報三十份并教規和見證書各件,“以便分給各處分會大家查看”,并希望“靈胞或同靈各君早日來湘宣布更正教會,俾眾得益,共達到受靈洗之目的。所以,於八月初間已派李曉峰兄由湖南起程赴上海到尊處,迎接靈胞同來湘省。大約本月中旬想可到尊處,願救人的真神旨意早日臨到湖南……。”末尾署名為“長沙安息會教友李德冠、張保廷、譚春林同上。”這封信發出的時間或許在一九一九年八月上旬,李曉峰赴京已經出發之后。
實際上,據《萬報》第四期第三面登載的耶以利亞耀金的信函可知,耶以利亞耀金也和李曉峰一起到了北京。 這些長沙安息會的教友們對於追求聖靈、靈洗,與神直接相通的心情相當急切。他們接到《萬報》之后,就開始到各地宣傳更正之道,魏保羅不能親到湖南,就派人前往北京。
李曉峰在北京,魏保羅為之起聖名為腓力、由張靈生代為施洗、立為長老,概況已如前述。(見元氏縣概況及魏保羅去世一節)
李曉峰到北京,長沙的譚春林、張復順、張保廷、周慶先,知道魏保羅不能來湘之后,不無遺憾,但殷切希望不變,又給北京發去一函稱“因主未啟示先生來湘,請看使徒十章,願監督為我們湘省仆等痛心祈禱,主的審判,時候不久,使愚等快受得真神耶穌聖靈啟示,成全監督來湘,奉主名給愚等施洗!”希望李曉峰回湘作美好見證,并“請監督指教愚等日日所當祈禱之規則各法、贊美詩、靈歌、見證書報,給弟細讀,請先生再付回示。現在愚等如飢如渴望之至急,蕪函敬請監督長老執事、諸靈胞先生均平安。”末署仍為“長沙安息日會教友”。看來,雖然已經到處傳播真耶穌教會的信條及消息,但仍在等待李曉峰回湖南之后再建真耶穌教會的湖南會所,不象山東的張靈生、張殿舉(巴拿巴)先就互相施洗了。
當時長沙安息會的反響是極其熱烈的,僅在《萬國更正教報》上發表的求真道的信函就有六封,署名者十二人次。文靜安、張復生、周慶先的信函中還指出“現在弟等出名寄信之人雖然不多,但我們教會中求真道之人實在不少。照弟等之愚見,將來收效比一切禮拜會的要更多了……現在湖南本會各支堂近皆得此報(《萬報》),無不歡喜羨慕之至,均懇切盼望靈胞早來湘……。”后來真會在湖南果然蓬勃發展,教會、信徒數量之多,極大地超過了北方几個省。
長沙安息會的這些切求真道的信徒們,除了邀請魏保羅到湖南而外,還寫信給山東的張靈生,也請他到湖南。張靈生當時大概不能去,在第三期《萬報》上特地發表了一篇“達湖南長沙安息會書”,說“以后或能到湘面談一切”。
此外,長沙貢院坪還出了一個十四歲熱切追求真道的男孩耶保羅印生。於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日,不顧一切,孤身一人要到北京去。終因年幼,又無槃纏,在一些好心人勸阻下,返回家鄉。
湖南收到《萬國更正教報》之后有所反應的,除長沙李曉峰等而外,還有益陽的陳溪廷(提門)。陳溪廷原為益陽美國循道會教徒,十余年之久,均守禮拜日。后得安息日會的《時兆月報》,才得知安息聖日應在禮拜六,“禮拜日不但有錯,大有與耶穌反對”。陳提門在聚會時就發表了這種說法,遭到循道會牧師、教師們的責備,指其為攪擾、破壞教會。陳遂離開循道會到了安息日會。在一個安息日內忽然得到一分《萬國更正教報》,“疊次閱讀,贊美不已。有這樣的大喜信,昔日之五旬節復發現於山東博昌縣唐家莊,大得真神恩典,被聖靈指示聖徒至河邊面向下領洗,又有魏郭二人大得聖靈能力,禁食三十九晝夜”。從記有山東博昌縣唐家莊事來看,當為第二期《萬國更正教報》。不過,陳溪廷等與長沙李曉峰等又有不同。長沙李曉峰等要報刊書籍、派人入京求聖靈及接受水洗,回長沙以后再立會。而陳溪廷等則直接要求“并請諸位先生教訓末等自立更正教會從何入手,請賜回示訓誨。”末尾署名為:“湖南益陽安息會教末黃美忠、陳溪廷、陳少山、陳碧云、劉士森同上。”於抬頭則稱:“監督魏保羅、勞整光,長老孫約翰、薛君保羅及諸執事先生均鑒:”孫約翰當為孫子真,而薛保羅則僅此一見,無考。
除益陽而外,第三期《萬報》還登載了岳州安息會張福宣、南縣東堤安息會普羅主民、南縣老街新民醫院郭?、瀏陽張榮光等給北京總會、或魏保羅寫的切求真道的信函!從這些信函的內容來看,這些安息會的教友們熱切追求真耶穌教會的原因,是這些信徒因“信耶穌快來,與守真神誡命之安息而來”才加入安息會的。但在安息會卻又“萬不能接受真神救主聖靈”、不能“離開罪惡”,“總不知如何能得真神”、“羨慕靈恩,如飢如渴”。即,相信耶穌快來及要求與神直接交通、要得聖靈的願望,是這些安息日會信徒們接受真耶穌教會的根本動力。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的信函中就要魏保羅親自到湖南,如果不能來,就派一個“聖靈充滿的仆人”來;要報紙,要贊美詩、靈歌、見證書報,要祈禱法則、大洗法則,等等,等等。
還有一點要特別指出的是,在長沙安息會教友文靜安、張復生、周慶先的信函中說:“總而言之,惟願靈胞(指魏保羅)駕臨敝省。弟等早將聖靈之恩賜獻身與主,在此兩年內,將真神救人的警告傳給各人”。即,魏保羅在一九一七年發出的五年以內,四年以外,主耶穌降臨審判世界,拯救選民的警告,在湖南的這些信徒之中是深入人心的;此時,已到一九二零年初,當然只剩兩年了。之所以如此,就是這些信徒們原來就相信在自己活?的時候,主耶穌肯定會來。文靜安等的這封信中就說“因進入敝會(安息會)之人大半系因信耶穌快來”的。魏保羅的警告,當然就非常容易地被他們所接受了!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南縣東堤安息教會普羅主民的信函,載《萬報》第三期第四面。普羅主民在信函中將安息日會與真耶穌教會的教義作了極其明確的對比: “敝會和貴會教規十□□(復印件不清楚)九,因敝會是守安息日;受全身面向上的大洗禮;行洗腳禮;又行聖餐禮,也不用刀劈餅;講基督復臨,只不知時候。但是無女子蒙頭禱告;無有無相通;無醫病趕鬼之能力;無說新方言之能力。以傳三位天使警告為基礎,并講究衛生。有許多符合聖經之教訓,捐十一捐。”值得注意的是,普羅主民對真耶穌教會教義的理解,應當說,是魏保羅所傳教義的精要。這一點,可再對比本稿第一編所述魏保羅的教義。
就在李曉峰於北京跟隨魏保羅的時候。湖南的周慶先,首先得了聖靈。此事見於《萬報》第三期第四面,長沙安息會教友張保廷、譚春林、周慶先、張福順給魏保羅的信函中。在民國八年“八月初七(公曆一九一九年九月三十日)下午四時起,有周慶先被聖靈感動說聖靈來了,我們痛哭認罪。周倒地有四十分鐘之久,后起來又跳又叫,打魔鬼,并痛哭祈禱。到初八(公曆十月一日)上午二時,此時精神勝過平常,說因我們的罪與聖靈隔絕。彼時有周慶先、譚春林同心禁食、祈禱四天。因四天之內祈禱,周時又被聖靈感動,片(遍)身震動數次。至十一(日)是安息(日,禮拜六),人怕擾亂會序,將周拉出會堂。我們又至野地祈禱。時周又片(遍)身震動,說我們即請魏保羅來幫助我們”。於是,更加急切地要求魏保羅到湖南來。
周慶先得聖靈,在湖南長沙安息會的影響想必不小,因為這是在那些急切祈求聖靈的信徒中從未出現過的情況。周慶先先得,必然招致驚訝、羨慕。當時不在場的朱世醒也給北京發去信函,報告這“第一次的奇事”。
李曉峰於一九一九年陰曆九月初二(公曆十月二十五日)於北京受洗,更名腓力。九月初六(公曆十月二十九日)離開北京赴元氏縣,六天以后,九月十二日(公曆十一月四日)起程返回湖南。回湖南以后,李曉峰等傳道、建立真耶穌教會的情況可知可考者如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