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張巴拿巴離榕之后的迅速發展

張巴拿巴關於“福州真耶穌教會成立之感言”實際上寫了兩篇,《卅年專刊》均全文刊載,題目也完全相同。而從其內容看,時間及事工則不相同。上一篇專記一九二三年十月到福州之后的初創階段的傳播情況。第二篇感言原刊一九二七年四月一日的《萬國更正教報》的第二次三版上,何時撰文不詳。而從其內容看,涉及一九二四年春張巴拿巴返回湖南時福建的情況,以及在福建起過相當重要作用的一些人物,其內容如下:
  “甲子(一九二四年)正月,予(應為張巴拿巴)同一位長老、一位執事到建甌。主選美以美會牧師張約翰、蔡彼得(國旺)歸入真教。時閩中只有五處本會(五處,見前一篇感言)。”正月間事,張巴拿巴《傳道記》也有記述,更為詳細一些。記張巴拿巴又受建甌汪以挪之邀赴建甌布道。陳道生執事也一同前去,路過延平證道,步行到建甌,開會三天。而樟湖板美以美會的張、蔡二位教師,與張巴拿巴辯道良久,之后,也在建甌受洗,且立為長老。又受邀到了樟湖板,受到威脅,第三天就返回了福州。
張巴拿巴這一次到福建,前后曆時六個月,因要預備“二次全大”(即后來又稱之為“三”大者),於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三月間同張約翰、周提摩太回到長沙。
第二篇“感言”又記“三月,予(張巴拿巴)與張約翰等同駕一葉之扁舟,渡滬松,過金陵(南京),經武漢而抵長涉(沙)。后主的聖靈親自作工,藉蔡彼得長老、鄭永生(拿但業)執事手醫治數百人,施洗靈胞,成立本會,約有三十多處。每處靈胞多者二百人,少者一百多人。至是,林西拉長老、陳群羊執事皆是主的勇敢精兵,熟練聖經,長於辯論。陳馬利亞執事、詹貞(楨)執事,就學識論,精通英漢醫學,已為女界中之錚錚者。迨蒙恩后更加謙卑刻苦,傳道多有口才,接待聖徒,充滿愛心。主藉這四位開辦了多處教會。未几,主又揀選聖公會鄭拿但業、陳見信、胡腓力各長老改正傳揚真道。在閩北一帶更正多處教會,成立本會。神跡奇事層見疊出,難以詳述。高路加執事為一年輕精通於英漢兩文,人極聰明,與錢亞伯執事相埒。高因肺癆症危向主懇切禱愈,如今立志為主作證,曾在桐口設立教會(他的本鄉)。多人因他的好行為受感加入本會。他并到了廈門各地救了多人。余路加執事本系南洋群島著名之醫士,因得肺病,病入膏肓,大夫束手,藥石失效,希望苟延殘喘,似乎勢所難能。受洗后立愈。主藉他在樟湖板辦理教會。靈巧聰明,談吐靈利。予與見面,嘆為奇才,至今羨慕不置(?止)。熊大辟執事本聖公會柱石,與杜亞波羅長老友善。蕭、杜善傳道。熊家富裕,自歸真道二人相依為命,在黃(?莆)田各處設立辦理許多教會。更喜接待聖徒,供給傳道,捐助聖工。廈門黃腓力長老心靈志高,遇事果決,善別是非。前在老會煙癮難除。以手創家產頗丰,雖乖僻驕傲,而趨炎附勢奔走其門者仍多有人。自領洗受聖靈后,煙癮既除,心性更新,溫和謙卑。自己朴衣節食,而對於傳道士無不格外尊重。供養開辦石碼、樟州一帶教會,榮歸主名。如今計算,閩本會共有六十多處,靈胞几千人,每晚聚會,哈利路亞!”
這篇“感言”所記錄的情況,應當是一九二四年正月張巴拿巴離開福建之后福建初創階段的情況。應該是張巴拿巴擲下一束火把之后,大火熊熊燃燒的情況。其中提到了蔡彼得(國旺)、鄭拿但業(永生)建立真會三十多處;各處多者二百人,少者一百人。林西拉、陳群羊、陳馬利亞、詹楨也開辦了多處教會;鄭拿但業、陳見信、胡腓力在閩北一帶更正多處建立真會;高路加在桐口設立教會;余路加在樟湖板建立教會;杜亞彼羅、蕭杜善二人在莆田各處設立辦理許多教會;廈門黃腓力供養開辦石碼、漳州一帶教會。到張巴拿巴撰寫這篇感言時,福建真會已有“六十多處,靈胞几千人”。這個狀況,應當是截止至一九二七年四月以前的狀況。敘述與本稿總體歷史階段的划分不符。為何要如此?這是因為福建真會的初創與發展,是張巴拿巴點燃的大火,是他影響的勢力范圍。所以,張巴拿巴在長沙擅自召開三大,分裂真會,繼而冒充真會發起人,對於福建真會不會也沒有產生什么太大的影響。
《卅年專刊》統計真會出版書刊中說,張巴拿巴曾於一九二四年著《福州本會成立感言》一書,三十二開,九頁。不知道這本書中所包含的“感言”是一篇還是兩篇。如果也包含后面的一篇,則兩篇“感言”所述之內容應該只限定在一九二三年十月以后,及一九二四年的情況。惜乎筆者手中沒有這本書,無法確考。
關於真會在福建初創階段中起過相當作用的一些重要人物,在詹楨后來撰寫的“真耶穌教會福州本會之緣起及其發展”一文中,也曾經有所論述,與張巴拿巴記載相比似乎更為簡練但卻更全面一些。其文曰:“真道傳入福州,由胚胎而發芽而滋長,傳到閩北、閩南各地,以至南洋台灣,亦由本省媒介。張約翰、錢亞伯、高路加、蔡彼得、鄭永生、陳見信、張提門、蕭仕提反等,先后加入本會,作主聖工。張、錢、高等氏多在總部贊襄會務;蔡、鄭、張、蕭等氏分往閩北、閩南等地開辦教會;郭多馬、黃提多、詹楨、陳馬利亞、郭美徒等前往廈門、鼓浪嶼等地開辦教會;黃提多、陳見信前往南洋群島會同黃資旦開辦及培植該處教會。台灣方面復有郭多馬及高路加會同黃呈聰等先后前往傳布真道,成立教會多所。郭長老、黃長老具有先知傳道及醫病趕鬼大能;郭長老并兼為總部策划一切。當時真有稼多工少,應接不暇之勢,亦所以應驗聖經真道之由東方閃電及於西方也。福州本會於會史上推廣真道方面,實占有重要之一頁也,榮歸主名。”
詹楨的論述,是對福建,特別是福州真耶穌教會的初創、發展及對周邊影響的總體概括,其脈絡極其清晰。置於此處敘述,不但可以了解福建真會本身,更可以了解福建真會在向南洋、台灣方向發展時的重要地位及作用。
  張巴拿巴在第二篇“感言”中提到的諸人中,沒有郭多馬,只是第一篇“感言”中提到過科貢村的“多馬”,而且是當作對聖靈久久不降而“疑惑更甚”的典型來提的。實際上,從真耶穌教會在福州傳播的起始,直到一九四七年為止,郭多馬都是一位重要人物。張巴拿巴在福州與十人開始查經就是在郭多馬科貢村的家開始的。其后同張巴拿巴一同舉辦總會第一次神學訓練班、襄贊總會、往台灣傳道都起過相當重要的作用的。他在信神道路上的曆程也是很值得注意的。現將其“自曆”介紹於下。其文載於《卅年專刊》,題為“郭多馬原名家雍自曆明證”:
  “余改名多馬,始有深意焉。前二十有七年,受點水之洗於安立間會,以為禮已領矣,罪已赦矣,殊不知所守者盡屬遺傳,未免趨入有名無實之黑幕中,豈不自為一嘆耶!待至啟明星發現,一線之光射入心坎,遂恍然曰天亮矣。於是又進步入所反對之安息日教會,究竟誤當太陽,亦瞎馬盲騎耳。癸亥冬,張巴拿巴來閩,與余不相識。蒙友人訂在科貢研究聖經。一見之,百端疑惑,唯不破壞別人。此所以得蒙聖靈啟迪而有今日改名多馬之明證者也。夫本會最礙眼處一真字而已。昔年耶穌以真字闡明道義,猶太之偽善者群起而排斥之,其偽善亦有不自知也。足見反對者多而更證其道之真。現聖靈稱為真理之保惠師,獨真屬耶穌者方有之。唯本會敢以真字命名,不特歸真於耶穌抑亦攻乎異端,應驗吾民當出巴比倫之招呼歟!默示錄(啟示錄)十八章四節,余以自己信靠徵之,而榮歸真神。余全家領洗后未有間斷,早晚會集之禱告,且受聖靈感動而唱靈歌者不少。其於美徒之恩典尤有特別在焉。親友間有說患腦病者、有說附?鬼者,唯余一家如在樂園中耳。試問病能調暢若是乎,鬼能造福若是乎。故曰在我有耶穌,可獨以為真,那管魚目混珠,法利賽之老練,不如生而瞽者之認真,於余亦猶是也。或謂老底嘉教會有真理,居於最末時代,而不知危險更甚。其故在於自為富足且不肯讓步而效約翰之衰微,故余離之而好合耶穌,成為屬靈一體之教會,豈不奧妙哉!哈利路亞!贊美耶穌!阿們!”
  郭多馬,原名家雍,為什么改名為多馬,耶穌十二門徒,為什么特地挑選其中的“多馬”為自己的聖名,這與郭多馬在“靈程道路”上的經曆有關。他最初相信了基督、相信了神的存在。但他沒有真耶穌教會信徒那種“聖靈降在自身”的感受,即很久得不到“靈洗”,因而產生了如張巴拿巴所說的那種“疑惑”。而當時,又怕破壞別的人,而恰恰因此卻又相信了聖靈。如同多馬對耶穌由不信而信的轉變,故而起聖名為多馬。不過,從郭多馬的自曆明證來看,郭多馬究竟是如何從不信到信的轉變,還是不清楚的。但郭多馬又有一篇“敬錄聖靈感?美徒說的見證書”一文,由福州真耶穌教會於“主降生一千九百二十四年”印行。《卅年專刊》全文錄用了這篇文章。從其中也許可以找到郭多馬之所以由不信而信的根源,其文如下:
  “美徒是齊?的聖名,今年十五歲。(前文及本文都沒有說明郭美徒與郭多馬的關系,推測是郭多馬的兒子。)自我悔改把醫院歇閉后,他就不願意讀書學做官了。因我看透名利二字最容易誤人至不得救地步,故同在家里讀些醫書,學些聖經,預為日后傳道的幫助。雖然有這樣行為,尚未乾淨了心。待至真傳道來福州,我全家的人都回科貢去祈求聖靈。蒙主耶穌祝福美徒,他一得聖靈充滿就引到三層天,見了很多異象,說了很多預言,無不與聖經符合的。且選召我們,極力傳開真道,切望讀這聖靈感?美徒的見證,當虛心接納。因用方言譯說的,證明是聖靈的話,亦是作真實的有先知傳道才能,哈利路亞,贊美耶穌,阿們!
  十一月初九(公曆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晚約七時,家庭聚集禱告,聖靈感?美徒說,真耶穌教會的聖徒應當於早晚集會禱告,證明沒有聖靈的教會不是真的,我降臨時必定罰他。你們當知末日最近,耶穌降臨如挪亞時候一樣,世人正當安樂,災禍即至。聖靈未降,你們無罪,現在聖靈已降,不肯接受,罪就不能辭了。如我當年未降世誨人,就他們亦無罪。惟獨見了不信,就不是這樣,要緊呀,大家必當接受聖靈。
  初十(公曆十二月十七日)晚七時,有未信道的人同集禱告。聖靈說,爾們當知自古來有真的有假的,如金亦有真假的。真金就是我,假金就是撒但。爾們是我創造的,如何崇拜撒但呢。撒但亦是我創造的,我要他這樣就這樣了,爾們不要畏懼,因他是在我手下。現在是末日時代,聖恩大降臨,爾們信靠我,我就必定遣天使保護,以致撒但不能傷害。當知我必用烈火焚燒撒但,而況崇拜他的,爾們中間不認識我反去崇拜偶象,有災禍呀!呀!
  初十(公曆十二月十七日)晚十時聖靈說,現在是神人工作時候,爾們大有福了。我的靈與爾同作工夫,是收莊稼的。第一要緊,勸人接受聖靈,其次言明末日的火何等利害;現在災禍近的很。不對人說道,罪就歸在爾們。已對(他們)說過了,再不信,罪就歸在他們。我為爾們預備有極樂的地方,且有大冠冕賞給爾們。我幫助爾傳道能力,對多人作過見證后,我就降臨。爾對異邦人見證時候,我臨時指示爾等能行神跡,以致叫人容易信服。不要慮無口才的、無智慧的,因我能使明白聖經,就是所羅門智慧,我亦將賜給你們。當知這是特別的恩典,不是常有的。故此凡事當以榮耀歸主耶穌呀!
  十一日(公曆十二月十八日)早十時,我們因聽見一人不信真道,反說許多話,故此內心漸覺苦惱。美徒在回廊就感?聖靈說,你們不要疑惑,為混亂的教會引誘。現在是恩典時代,我用自己的靈感動作工。惟獨世人的罪甚重,反說是魔鬼所附,證明大褻瀆聖靈。當我掌大權降臨時候,必火上加火責罰此等。《啟示錄》二十二章所說,義者仍義,惡者仍惡。雖然都是預定的,唯獨你們當極力傳開真道,多救一人亦是好的。從前我降臨西乃山曉諭十誡,有何等隆重威嚴。現在我降臨半天(此時美徒見主顯現半天,有千萬天使同在)不是容易的。因為你們信心太小,要堅固你們,愛惜你們。在此的人耳朵有福呢,眼睛有福呀,能聽我的說話,能見神的功能。若再違背真道,信從異端,罪就更大了。十四萬四千人數很少,你們或且在內,這是特別揀選的。
  十一日下午約二時,洪山橋來的陳永端等在座,聖靈向他說,你們兩個實在有福了,因能聽神的話,你可在這個地方祈求聖靈,亦好預備了心接納聖靈。凡熱鬧罪惡的場中都是我不喜歡的。末日最近,沒有聖靈的人不能進入天國,末日的火實在利害呀,并且火上加風,誰人能當的住呢?
  十一晚約七時,會集禱告,聖靈引《哥林多上書》六章九節十節,又加《馬太》五章十九節,說明從私欲行為的都不能進入神國。很多禁戒勸勉的話,玆不詳述。
  十二日(公曆十二月十九日)下午約二時,家庭禱告未完,美徒感?聖靈說,你們禱告已聽見了,切要信心堅固,勿為異端邪說引誘。我必定幫助你們,且賜給大能力傳開真道。我是創造天地萬物的,野草尚肯養活他,況不照顧你小信的人呢!你們總不至飢餓,因我是極慈悲的。以后應做的事我隨時指示你們。贊美耶穌,阿們!
  十二日晚,約七時,學生等同在外埕。聖靈說,你們不要使聖靈受苦。凡已受聖靈的不可順從自己的私意,所說所行當按?真道。果是這樣,不論老幼我都賜給大才能。你們當求聖靈充滿,方能見接。凡人不謹慎行為,聖靈就慢慢離開了。以后撒但住在里面,這等人后患比較從前更利害呀!
  十三日(公曆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二時,聖靈指示一人說,你的禱告已知道了,竟然從你的心反說我聖靈是假的,故此罪更重了。我差遣奴仆到福州傳開真道,你如何不信呢?從前我降生的時候,偽善法利賽人不認識我,你以為法利賽是愚蠢的。現在聖靈降世,你不認識是同一樣的。蜢子提出來,駱駝吞進去。見我兄弟們有小錯就宣布出來,唯獨自己有大罪反不知道。你求我指示,我現在指示你,這教會是真的。你要用謙虛的心接受聖靈,以后可以明白聖經了。若不特用末日的火降罰你身,就在世上亦將再不信,有災難。這是聖靈的話,不是人的話,你應當趁這恩期勉勵悔改。
  十四日(公曆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約五時,聖靈默示美徒說:我的奴仆呀,你應當日日謹守真道不可懈怠,末世的真教會都是早晚殷勤禱告的。沒有聖靈的教會廢我的十誡,守天主教遺傳,不按?聖經上行為。且不認識我所差遣的奴仆,又不肯接受聖靈,專為反對一切。不認識我的奴仆猶屬可以,惟不肯接受聖靈罪就更大了。你應當建立教會,可准你所打算的。
  十五日(公曆十二月二十二日)安息下午,聖靈說奉主耶穌的名聚會,并遵神的誡命守這安息日。現在是萬物結局最近的時代,讀彼得前書四章七節,你們當謹慎儆醒禱告。謹守就是守我的真道。別教會廢我的十誡,不按?真道行為,就是他們的祈禱我亦不收納。唯獨真耶穌教會的人能用新方法禱告,我都肯允准。因為方言是神的話語,故能知道神的心呀!并且別教會都是睡?了。當知真的基督徒如官兵一樣,魔鬼的子類好似土匪,明知自己總到死的地步還是拼死的力量來抵敵你們,所以應當同一樣的心意。若不肯這樣,難保不為魔鬼所敗呀!
  十七日(公曆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在黃提多長老家里聚會,美徒感?聖靈說:奉耶穌的名開會,你們都是由老會出來的,切切要得?聖靈才能夠進入天國,凡沒有聖靈必定到沉淪地步。現在是聖靈降臨時候,你們中間未得?,就應該逼切祈求;已得?了,就應該努力向前跑去。這向前跑去,就是比行為端正的,因撒但一見有聖靈的人必跟他背后。凡不努力向前,就是有疑惑的心,有疑惑就退步了,難保撒但不傷害呀!
  二十(公曆十二月二十七日)晚,約七時,在科貢開會,聖靈說:我差遣奴仆到此,是為愛惜你們的,亦是由聖靈召你們到此,不是由人力召集的。現在聖靈降臨時代,你們當接受聖靈,因沒有聖靈不能進入神國。我曾引奴仆到三層天,見過我所預備的福氣。你們中間有信,亦可以這樣,若再厭棄,必受末日的火呀!
  二十二日(公曆十二月二十九日)安息(日)上午十時,聖靈說我的男女呀,你有蒙我保護,過了一安息都有平安。今天又守安息,讀約翰二十章二十七節下半起至二十九節,就是說信不要疑惑。異邦人有疑惑的心、崇拜偶象,以為很智慧的。別教會有疑惑的心,不信我聖靈降臨,當我掌大權的時候必定罰他。惟獨汝們中間還有疑惑的,當知由這疑惑就墮落魔鬼圈套里去。從前我揀選多馬為門徒,不信由死復活,后見我才有信了。汝們亦是揀選的,惟獨尚未見我的真象亦能信我,故福氣比多馬更大呀!
  二十二晚七時禱告,聖靈引以弗所二章三節至十節說,汝們素陷?罪惡如死的一樣。因為我復活汝們亦有復活了。以前在別的教會陷?罪惡亦難免的。因為不知甚么是真的,得救的人狠少呀!故當末世時代賜給聖靈,汝們不該想是應當的,都是由?恩呀!
     福州真耶穌教會印行
     主降生一千九百二十四年”
  從內容看,其中提到兩個安息日,一在十一月十五日,一在十一月二十二日。查曆書,恰為一九二三年的公曆十二月二十二日、二十九日,確為星期六,是真耶穌教會的安息日。撰文當然就在一千九百二十四年了。文章從頭至尾,貫穿的內容是強調要得?聖靈,強調要謹守真道,一種剛剛接受真教會時的心態是極其明確的,但卻是“聖靈”從郭美徒的口中說出來的。而郭多馬是否是也受了聖靈,卻毫無記載,但他由不信而信,卻是因為其子郭美徒接連不斷地受?了“聖靈”。
  一九二四年五月之前,據《卅年專刊》統計表,只有:一九二三年九月,張巴拿巴創建福州分會,設在福州大(牆)根路十五號。一九二四年,蕭仕提反創建莆田分會,設在莆田城內由義巷六號。
《真耶穌教會總部十周年紀念專刊》記:一九二三年福州支部有大牆根教會。閩南支部則在一九二四年有莆城(在莆田城內倉邊巷)和涵江(在莆田涵江頂鋪)教會。沒有月份記載,是屬於這一階段還是下一階段,不好判斷。《卅年專刊》乃一九四七年的統計,《十周年紀念刊》則為一九三七年的統計。
據《十周年紀念專刊》於一九三七年的統計,在一九二零年,在福清江陰后陳村創建了祈禱所。負責人為陳文樂。同年,在福清高山市還創建了南胡祈禱所。一九三七年的負責人為陳奕福。這說明在張巴拿巴到福建之前,真耶穌教會就已經傳入了福建,并,至少堅持到了一九三七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