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張巴拿巴點燃大火

《卅年專刊》說一九二二年,在上海中華全國基督教大會開完以后,魏以撒把福建各地請人前去的信函都交給了張巴拿巴,要他到福建去工作。不料他整整遲了一年才去。到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冬季,張巴拿巴聽說在武昌受洗孫傳芳的副官張云卿到了福州,以為這下有人接待了,才往福州而去的。到了福州以后,就給原先來信的地方去信。當時安息日會的教士蔡國旺(望?)回信要他去找林守志。於是,張巴拿巴打開了局面。這個開創局面,后來,詹楨曾撰《真耶穌教會福州本會之緣起及其發展》一文,說是:“民國十二年(一九二三)十月,張巴拿巴蒞榕宣傳真道。由安息會一部分熱心信徒出面接待。先從查經入手。為求詳確研究本會教義及真理根源起見,特往離城十余里郭多馬長老故鄉科貢村祈禱查經。第一次受洗十二人。不數日聖靈降臨。第二次受洗九十三人,曾有人親睹河水變成寶血。郭美徒翻譯方言,所獲造就不鮮。初設祈禱所於城守前,旋由郭多馬、黃提多、陳馬利亞、詹楨等發起組織教會於小圜巷莊馬太屋內,實行早晚及安息日聚會。該處原為安息會會所,后全部歸入本會。不久,靈胞人數漸增,原會所不敷容納,乃遷賃大牆根十四號陳馬利亞屋內。前后平屋兩進,并有空地足資擴展。”
  張巴拿巴初到福州傳道一個多月的情況,張巴拿巴曾有詳細記載,題為“福州真耶穌教會成立之感言”,其文如下:
  “癸亥年十月廿一日(公曆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余(文末未署名,但從各方記載推論必為張巴拿巴無疑)由上海乘輪而往福州。既至,則寓於城內之大興客棧。以語言不甚通解,稍見為難。故逼切禱告,求主施恩。正思索間,接讀建甌縣蔡某(當為蔡國旺,聖名彼得)之來函,謂先造訪洪山橋之林君守志可也,於是慰甚。翌日果獲一見。林君守志乃告知同會之弟兄姊妹,遂有十人聚集研究聖經於科貢之鄉。蓋以科貢距城有二十里路(詹楨謂離城十余里),背山面水清靜異常。余樂與諸君登山禱告,至第三日願受洗者十二人。中有改名多馬(即郭多馬,原名家雍),其疑惑更甚,以為禱之久矣聖靈尚未降也。是夜七時,設聖餐而紀念主死,諸君靜心聽道,更切祈求,竟蒙聖靈大降。有即說方言者,有震動痛哭者,無不大呼曰:哈利路亞,贊美耶穌!鄉人聽之如雷貫耳。以致受靈洗中人變其方針,定其志向,請余在此再開大會三天。且遍貼廣告,招人聽道,并知有趕鬼醫病之權能。果然廣告一貼,多人由四處而來。其間有病以信得痊愈者為數不少。最可慰者,天氣晴霽,月色正圓,細草為氈,密林為幔,乃天父早為預備場所,作今日開會用也。故許多人得以會集、得以禱告。於此三日間,先后受聖靈而有方言之男女共二十二人。唯屬震動之輩尚未計及。足見主恩所至,無不勃然而興之矣。開會之第三天,系福州第二次之施洗日也。余以赴會人之信仰多屬確實,特請張云卿長老同為施洗。計由水而上者九十有三人。即說方言不足為奇,且見水成血亦有數人。參觀者頗多,英國巴安樂先生在焉。迨后買棹而返,極表同心。吃午飯畢,余蒙主指示,遂立長老三人、男執事四人、女執事三人。此福州真耶穌教會之所由設也。詎想主恩大施,又揀選莊君馬太,以城內小王巷(詹楨謂小圜巷)之本住屋租為堂會。故先在該處立為福州教會之總堂。又立黃君提多為長老,立馬太為執事。十一月二十日且開三天大會,聽道之人極形擁擠。余以林西拉長老最懂官話故用為翻譯,聽之者無不明白。然尚有許多人疑惑,甚以惡言恐嚇,擾亂會場秩序。余見來勢凶猛,同西拉退到樓上逼切禱告,遂有細聲謂余曰:安心,未有一人能傷害也。既而巴安樂請予講道於南台之公理堂,每天有數百人聚集,半以為真半以為假。其間於早晨禱告,蒙有恩典者十余人。余以聽道者多,求聖靈者少,故至第三天則閉會矣。許多牧師向余辯論一真字,余根據聖經而詳言之。越數日,西鄉石邊頭之安息會數堂又請開會,隨余而往者半屬靈洗之弟兄,尚有延(平)、建(甌)兩縣來的傳道士,深受感動痛悔前非。可惜以后為邪魔引誘,竟至撲滅聖靈。獨有汪姓之教友,堅固信心,立受水洗。想此君后來必為耶穌作最好之見證。迨后向新洲一往,堅固金長老家人,且立女執事三人。幫理南邊(應為南台之誤?前述英人巴安樂,曾邀張到南台公理堂講道)以及新洲、科貢各教堂之事務,求主大施恩典,使諸君各盡厥職。至十一月初旬,余回小王巷總堂整理一切應辦事件。見每天早晚集會之男女均屬熱心禱告,人數加增,中間亦有感?聖靈,以翻譯方言講道者,故大家更見熱切,感謝主之鴻恩。又附近之福州自立會牧師何學誠亦蒙聖靈選召,認明真道,且極力禱告俾達完全目的,哈利路亞,贊美耶穌,榮耀歸給真神,阿們!”
張巴拿巴以科貢鄉為“福州真耶穌教會之所由設也”,不知道與前述一九一九年福州城內已建之真會又是什么關系。
張巴拿巴初到福州所建會堂有科貢鄉、城內小王(圜)巷、南台、新洲教堂,而以城內小王巷為福州真會之總堂。
另外,在教義的發展變化上,在這個“感言”中提到,在科貢鄉的第二次施洗中,有九十三人,其中有數人“且見水成血”。前面,我們在湖南真會初創史中,分析魏以撒在長沙所著之《神命萬國更正教綱目》時已經指出,魏以撒已經提出了水洗與血洗,但并未將水洗之水與“主的寶血”相聯系、等同起來。
以上是張巴拿巴第一次到福州傳播“真道”的概況。后來,一九二九年,張巴拿巴撰《傳道記》,對此有較為詳細的描述,其大概與上述感言是一致的,只是一些細節更為具體一些。
其可補之要者如下:到福州之先,已與建甌蔡國望、何厚華兩人通信。到福州后,又給蔡國望去函,蔡回函介紹給洪山橋的林守志。在到科貢郭多馬家之前,先在洪山橋、新洲兩地安息會聚會、講道。到科貢鄉之后,郭多馬當時是疑惑而不肯輕信。第二天的晚上,郭多馬、錢亞伯、金復生等四五個人專同張巴拿巴辯論,結果是郭多馬同意受洗了。第三天有十二個人受洗,當夜又開聖餐。
巴安樂則記為美國人,不是英國人。先是相信,后來又不信了。其他基本相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