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牛子音建立吉林延吉真耶穌教會

魏保羅印行的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發出之后,在東北,第一位回信贊成,并邀請魏保羅前去傳道的是吉林延吉的牛子音;后為魏以撒的岳父。
  牛子音,《卅年專刊》說,號惠榮,河南汜水虎牢關人,狀元打鍋牛家,乃將門之子。自幼習武,隨軍至東北,任吳祿貞軍中要職。后受《聖經》感化,見軍中黑暗,遂退居林下,擇家延吉縣,名其村為平安村。
  年四十方娶於姜氏。妻名緒真,佛門修士,自建一寺,領眾數十人。三十四歲之處女,因慕牛子音之名而嫁。生長女美齡、子廣洋(即牛西拉長老)。
  退伍以后,經商務農,財富日增。無論官民均願與之為友,公平慈惠。貧困者尊其為良紳,受其恩惠者贈以惠榮之號,說他以施惠為榮也。
  牛子音於光緒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在吉林惇化縣信教,入長老會。學道於西人高牧師。傾慕真理,日月查考。每逢聖經班考試,放榜時都是第一名。鑒於吉林東八縣都沒有福音堂,遂出巨資買地立堂,以重金聘請牧師住守布道。無論大城小鎮都有。於是在長老會中之名望日加隆重。后因年邁退養,會務悉由他人主持。自己則出外布道。民國三年(一九一四),由延吉至吉林省城、至奉天、至天津、北京,與各處中西名牧接洽,又在各處教會主領聚會。在北京居住八十余日,同自立會孟省吾牧士、美以美會陳再新博士、倫惇會誠敬一博士、上帝會韓牧師、長老會李育三牧士、谷子容牧士、公理會李引之牧士、商誠高牧士、美會曾國治牧士、郭景元長老、西人賴逮亭、歐喀非、丁義華、丁韋良、惠牧士等朝夕共聚,談經論道,覺得各會都有缺欠,“於道心不能滿意”,乃返延吉。
  再看本地各處教會,均已面目全非。原來那些領袖人物不盡本分,“只知牧養自己,會堂已成學校,聖殿已作賊窩,守太陽日,且無教友聚會。而教友以扎嗎啡、吸鴉片、賭博、欺人為本能,少有愛道者。當時百人者,聚會則只有二三人矣。心中憂傷,難以盡述。”民國六年(一九一七)臘月,到上海討論教會應當改革的弊端。召集了二十余會的人物參加,上海中西各牧罕有不加入者。可惜走遍各會,都不能實行。在安息會居住兩個多月,查考各種道,仍然覺得不十分圓滿;安息日會請他到京津設會,沒有認可。旋由上海到廣州。孫中山在廣州就任大元帥,牛子音為吉林代表,前往晉賀。在帥府與孫中山、伍庭芳等共住多日,但孫、伍對於教改事業不能幫忙。牛子音又到香港查考各會,也很腐敗。於是又從上海返回延吉。
  返回延吉以后,深切研究聖經,認為今日之基督教道已經失去本真,但卻又找不到本真。
  有一天,有理永真者,也是長老會會友,得《萬國更正教報》,乃特地由吉林行路八百里送給牛子音;因為牛子音盼真傳之名已經布及四方。牛子音一得此報即視若奇珍。一面寄信給北平魏保羅,惇請來延吉;一面高張席棚以示隆重敬候之忱。并按報上所說同大家齊聲祈禱,懇求聖靈。日夜查經聚會。當然,一些人以為這是愚迷,也有一些人以為是真誠。
  現在能找到的牛子音等邀請魏保羅的信函如下,見第二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一面:
  “魏保羅先生閣下鈞鑒:敬啟者,因得讀貴會《萬國更正教報》后,敝會兄弟姊妹甚加佩服。先生有如此之大德能,感謝救主賜下鴻恩充足。先生按手能說方言、醫病逐鬼等等的奇事,敝會弟兄姊妹多有願在先生膝下領受教訓者。因路途遙遠,彼此一方,是以難得當面領受訓誨。敝會今願邀請先生與諸位靈界先生不棄我延吉靈魂,不辭跋涉之艱難,請几位游曆延吉一回,必得無數之效果,如昔馬其頓求保羅幫助相似。若先生欲勞大駕來敝會時,來往的川資等等花費,敝會一概擔負,決無食言。倘蒙見悅,祈賜回音。
         
牛惠榮 理永真
吉林省延吉縣平安村教會 同鞠躬上 ”
衛恆謙 劉云鵬
  從內容看,這顯然是牛子音發出的第一封信函。而時間,只能是在一九一九年,惜無月份可考。之后,魏保羅給他們寄去材料,牛子音又發函邀請;這封信又刊登在第三期《萬報》第三面:
  “總監督保羅恩波等均鑒:於舊曆五月十八日,接得更正報并《聖靈真見證書》、名信片和一切傳單。捧讀之下無不歡欣喜悅。二十四日復請書一封,請監督駕,等候多日,無有信音,信友弟兄盼望眼乾。七月初四日又奉請信雙掛號至索鎮唐家莊,至今并無回音。毀謗四起,因為各教會現在觀看真耶穌教會報單證書,大生分裂。有說長說短,大起分爭。因為尊聖經之命彼此領洗聖餐洗腳,教會紛紛議論,多生無數的謗言,又生嫉妒,假弟兄趨(趁?)機生變,因為監督不到之故。現在二位監督接請書,商議教會諸位監督長老執事,倘若監督事繁不能親臨,或請會中另位傳道人均可。因為救主真神聖靈將大恩賜給總監督,我們專候監督駕臨分賜神恩,這是我們天國真理,不能更改的。監督一日不臨敝處,教會不但不得神恩,魔鬼大有擾亂攪鬧之勢,焉能平安。再者無有聖神分派焉能傳道呢?先前去信請教,有多少不恭敬之處,望求監督恕我不恭心魯。只要貴會准請有日,面睹謝過。因末等年齒過度,在人前好似有謊,至今未見實行。若願駕臨,另報路程單一紙,并問親愛的靈胞弟兄姊妹們平安,哈利路亞,贊美耶穌,阿們!
     (民八年)吉林延吉縣帽山前平安村教末牛惠榮於化生等緘。”
五月十八日(公曆一九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接到報紙、見證書。二十四日(公曆六月二十一日)、七月初四(公曆七月三十日)連發兩封邀請函;公曆七月三十日函還用雙掛號寄到了唐家莊,請魏保羅到吉林傳道,急切之情躍然紙上。牛子音將真耶穌教會廣為宣傳,且“彼此領洗聖餐洗腳”,在他辦理的長老會中已經掀起軒然大波。由於魏保羅几請不到,會中一些反對派已經在“擾亂攪鬧”,弄得牛子音煩燥不安,且以“年齒過度”在眾人面見不能以信取人而沒有了顏面。魏保羅是否回過信,不詳。但牛子音又何以得知魏保羅在山東索鎮(今桓台)唐家莊呢?已不可考。
在牛子音一再要求,魏保羅又無法分身的情況下,魏保羅只得要牛子音先成立支會把真耶穌教會的牌子掛起來再說。於是,真耶穌教會終於在吉林延吉縣平安村建立了第一個會所。
前面提到過的第三期《萬國更正教報》上,載“中華真耶穌教會六十余處地名如左”一文中,列舉的吉林真耶穌教會就是延吉縣帽山前平安村。
雖然如此,牛子音仍然要求魏保羅前去,因為未得真傳,唯恐不合,於是再次發函:
  “北京萬國更正真耶穌教會耶保羅恩波、耶整光貴遠監督并眾位監督長老執事等案前恩鑒:末等接得總會之命,細查奉讀之下歡欣喜樂,因真神派人偏處傳道救人,阿利路亞!贊美耶穌!榮歸真神!阿們!末等盼望真神速派傳道人駕臨,有相商傳道事宜,必須行到完全地步;二因教會初創,唯恐不合總會規章;三因聖靈的洗沒有得?,更是要緊的;四因為信友胡信胡疑謗言叢生;也因為真神沒有分派,不能傳道。但是,延吉華韓兩國教會雜居并立,亦有日人在內居住,不能說方言焉能傳道呢。總監督吩咐的傳單已經傳到韓國教會。專等總監督駕臨,末等願求總會諸位監督長老執事先生靈胞弟兄姊妹祈禱真神,速派傳道人不辭勞碌辛苦,拔(跋)涉遠途,到我延吉,均沾鴻恩,阿利路亞!贊美耶穌!榮歸真神!阿們!總會為支會請傳道人員几位,來往川資花費使用,全是支會擔任,不與總會相關,只求先行墊辦,亞門!東行路單,由天津至奉天,自奉至安東,由安東通車至元山,由元山輪船至清津,上火車至會寧,自此有行車一百余里至帽山前同升源燒鍋平安村西頭牛宅真耶穌教會。”
這封信刊登在《萬報》第四期第二面。教會雖然立了起來,牌子也掛上了,但牛子音仍然心中沒有數、沒有底。因為未得“真傳”。立會之后,繼續發函邀請魏保羅,或派傳道人前來。然而,魏保羅終於未能來到延吉,積勞成疾,於是年秋去世了。不久,已經改姓為耶的“惠榮子音”,從總會報章上知道了噩耗,“警心失色”,只能“但求天父格外賜恩安慰他家的人”。而平安村“分會人數稀少,因為未得聖靈的大恩,望求諸位靈胞代分會求聖神差派人到分會來分賜神恩”。(見《萬報》四期第二面另一信函)
牛子音在吉林延吉帽山前平安村建立真會支會,在魏保羅去世之前,當“中華民國六十余處真耶穌教會聯合一家同姓耶”的時候,已是六十余處之一了,這在《萬報》第三期刊登這個聲明的時候,明白無誤地記載了的。在第四期《萬報》向“全球地極”報告一百五十余處真會聯合為一通同姓耶的“通告眾知”中,吉林真會有兩處:一為延吉縣平安村;二為賓縣城內。不過,賓縣真會是如何建立的,在前六期《萬報》中找不到記載。在以后的記載中也找不到相關線索。
耶可心亞門和耶以撒文祥同署的《達各省將要聯合的真耶穌眾聖徒書》中列舉的東北地區教會,有:奉天省:△山海關△長春;黑龍江省:△哈爾濱。列舉的聖徒有:奉天諶厚慈等;吉林聖徒有:牛惠榮、董俊閣、於化生;長春有曹慕真等;黑龍江有劉文卿等。這些人物除牛惠榮(子音)及於化生而外,在真耶穌教會中的作用多不可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