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元氏縣一帶真會的興衰

張靈生、梁欽明、李曉峰於九月初六日(公曆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早七點(一說七點半)從北京乘火車起程,晚五點半到了竇嫗車站下車。西郝村真耶穌教會許多人帶了一輛轎車、一輛大車在火車站等候。晚八點鐘到了西郝真耶穌教會。張靈生、李曉峰、耀金三人用飯畢,大家聚會。此時,約有數十人禁食禱告已經十八天,個個精神百倍、快樂非常。第二天,初七,北褚村真耶穌教會來兩輛車相接,還來了不少人歡迎。自初八到十一日這四天,在北褚、西郝、齊范、馬嶺、沙灘五處施面向下大洗、洗腳,男女約近三百人。十二日(公曆十一月四日),李曉峰、耀金乘火車回湖南去了。當日午后五時,接到北京真耶穌教會來函,得悉魏保羅已於九月初六離世。以上為梁欽明所記。張靈生傳記中則記為在北京住二十余日以后,偕梁、李同去元氏縣巡視,施洗數百人之多,成立真會五處。
  李曉峰去湖南以后,張靈生與梁欽明因北京總會乏人,遂又返回北京,立魏以撒為長老,續編《萬國更正教報》第三期的第二張。隨后,張靈生返山東牧養濰縣真會。
  《卅年專刊》河北省真會史略則記“總監督更派張靈生、李曉峰(未提及梁欽明)前往施洗,不數月成立本會四十余處,神跡奇事老少多能。”而實際上,在前述梁欽明於一九一九年八月二十日到北京之前,張之瑞給魏馬利亞的信中就說元氏一帶已有真會四十余處。有關張之瑞傳略的記載中則說“民國八年秋受合法(洗)者五百余人之多”。
  《卅年專刊》在河北省神學一欄中又介紹說:“民國八年(一九一九)使徒魏保羅長睡以后,聖靈在河北省元氏縣一帶作工,感動他們熱心聚會,發動百日禁食永生學校。或禁食三天吃一天,或禁食兩天吃一餐,如此湊足百日為卒業。那時在北褚村一帶聚集了六百多來去禁食的人們,成了有動力的大會。有半年之久,就都得到醫病、趕鬼的神權。恰遇到空前的河北省大飢荒,因此得的人也很多。他們晝夜聚會不住見證。”
  這個禁食永生學校,對真會在元氏一帶的發展,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這個禁食永生學校,在《萬國更正教報》的第四、第五、第六期上都有記載。第四期第三面耶基法天杰所撰《真耶穌教會信徒泣告五洲各國各教會同胞書》中就提到“元氏縣耶可心亞們等男女約有六百余人,通蒙神恩都入‘永生神醫男女大學校’,晝夜不吃不餓,百日之內屢次禁食,兼有七十晝夜不進食物,其余禁食有十几天、七八天的,實在是筆難盡述了。”據說這些人沒有餓死,“反倒力量更大,并且得了醫病趕鬼的能力”。第五期的第一面《主示耶可心亞門達中華各省眾靈胞書》中報告說當時元氏一帶有許多“神跡奇事隨?,能醫病除鬼,能治療各樣症侯,能靠神的大能屢次禁食”。提到有禁食四十、三十九、十、二十天的,還有七八天的。又說“如今更有高邑、臨城、贊皇、元氏、柏鄉、趙州、寧邑、鉅鹿、?城、內邱、井陘、無極等縣,真神特在那里顯現,大神跡大奇事實在是筆難盡書。現在真神的大能大力在高臨贊元等縣內……親設‘永生神醫男女大學校’數十處。所召第一期男女大學生約有六百余人。”其中也提到了“兼有七十晝夜不食不餓”,也提到了這些“學生”四外布道,大有能力之類。第六期第一面發表了耶以撒文祥的文章:《永生神醫大學校之真理述》。這篇文章沒有記這個學校的實行概況,而是專門論述禁食與重生的“真理”。大意如下:受洗只是洗掉罪,不能入“永生”;受聖靈洗的才入了“永生”。“永生”就是永生不死。屬世的人為的是肉眼可見能摸的一切金銀衣物居處等有形物質,不能去掉有形質的,所以不能“得無形的永生”。“得救不是靈魂得救,而是現在就得救”。這些學生“丟棄世上肉眼可以見的食物,都能永遠不食不餓。這樣的力量和信心是從聖靈來的。若永遠不吃食物還有可怕可愛的么,還有不能的么?”“人因罪而死,且無力將罪去淨,惟靠聖神禁食的人一定無罪。但禁食也必吃無形糧,就是不住的唱阿利路亞,贊美耶穌,皆能作到。耶穌說人活?非單靠食物,乃靠神說一切話。若如此作,就見了永生,如此行,就得了永生的真理了,也就入了永生神醫大學校了。”
這三期《萬國更正教報》上的相關記載,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四、五期提到了禁食七十天,而魏以撒又進一步發展,只要吃無形的聖糧,只要有聖靈,就可以永遠不食不餓。把禁食作了極端發展。后來《卅年專刊》重新記載這“百日禁食永生學校”(《萬報》原作“永生神醫男女大學校”)時,把禁食七十晝夜的記載刪掉了,當然也沒有“永遠不吃,永遠不餓”了。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是,魏以撒還說到了“惟靠聖神禁食的人一定無罪”,“現今我們所行的一切神跡皆因此(禁食)得的”。后來,魏以撒又進一步發展了這種思想,擴展了禁食的功能。
  一大結束之后,湖南代表陳溪廷、梁耀金同張之瑞等人到了元氏縣,游曆七個教會,然后回湖南。此事也見於《萬報》第六期。《卅年專刊》張之瑞的傳記中又記這一年的春天,張之瑞請魏以撒到元氏縣幫助,“於是神跡大顯,不可以數記,真道廣傳至十三縣之遠,聚會所約三百余處。”而《卅年專刊》真會“山西史略”中又記高大齡同魏以撒到元氏縣一帶“澆灌教會”,是在高大齡於一大之后到山東一行以后的事。不知道張之瑞請魏以撒去元氏,與魏以撒同高大齡去元氏是不是一回事。又張之瑞同陳溪廷到元氏,和張之瑞請魏以撒前去是不是一回事,記載紛亂且分散,又無准確月日記載,難以查清。總之,這几個人,在一大之后,都到過元氏,或游曆,或澆灌,或兩者兼而有之。《萬報》第六期第二面又記梁欽明在一大之后也游曆了元氏七個教會,綜考各處記載,是在到山東之后。這一年的秋天,魏以撒又再次到過高邑。
  這時的元氏縣,《萬報》第六期第一面記是十二縣約有百處教會。前述十三縣三百余處則是在《卅年專刊》張之瑞傳記資料中的記載。而在《卅年專刊》河北省神學一欄中記推動到十三縣之多是在“民國九年十年之間”,即在一九二零、一九二一年間。
  在一九二零年,“主耶穌在河北省元氏縣胡村地方行了一件很大的奇事”:死人復活,從棺材里爬了出來。有一位不信神的胡杜氏婦女,三十多歲,“得急病死了”。因在夏天,家人就將其急速裝殮。她的一位有信心的姊姊,當她初病之時即到教會偷偷請人禱告。聞聽噩耗就連忙前來,可是當他到時人已入棺。這位姊姊是位寡婦,帶?十二歲的姑娘,這位姑娘正在禁食的第八天上。她倆一見晚了,這位“靈姐”大哭一場轉身要走。可是她的女兒說:“主耶穌當年不是在拿因城叫一個死人從棺材里出來了么?”這一句話提醒了她的母親,於是同心祈禱,上前把棺蓋打開,大聲說:“奉主耶穌的名叫你起來”。那位胡杜氏果然復活,睜眼一看自己在棺材里,一下子明白了一切,也應聲贊美主。看的人越傳越多,一時成了大會。這一下使得“全村歸了主”!
  到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以后,關於姓耶的主張已經消極了。到一九二三年,元氏一帶由於梁欽明走回老路,離開真會,帶動元氏一帶三百余處會所使之遭到極大破壞。《卅年專刊》關於冀南北真會之興衰說是元氏一帶“靈工過於興旺了,但許多領導的人又缺乏靈智經驗,這是很容易遭受撒但攻擊的。再加上一些領袖們,舊酵沒有除淨,道洗領受的不足,自高的心漸漸萌芽,標新立異越過基督的教訓,以致把極可愛興旺的教會,弄到極端不振的地步。”而關於耶可心亞門傳略的文章說“他因為大罪,以致元氏一帶的本會大加混亂,好人張之瑞退去。肖善文等到官府控告了他,以致二十多座山場房屋,都被充公。梁本人又下到監里。押了一年零六個月。到民國十三年,有李星白持王約瑟辦的公事,到贊皇縣才把他保救出來。從此耶可心就入了王約瑟的主耶穌教會,他那一些不明是非的人也跟隨了他。元氏等處三百余處大小分會不分散的就受了迷惑,所存甚稀。”
  王約瑟在天津呆不下去,就又跑到元氏,同梁欽明發起“救世新教”。信奉六大天尊:耶穌、孔子、老子、釋迦、莫德(穆罕默德)、摩西;梁欽明任耶教之主。教在那一國就把那國的聖人放在當中。比如在中國,就把孔子放在中間。入教時,要向六大天尊叩頭三百個。燒香點燭上供,“迷信深重。於是耶可心(梁欽明)又領導元氏一帶信徒入了救世新教,他們印書立說,也哄動一時。”
  但“王約瑟的假猶太人之黑幕一被揭破,他的一切野教也隨?他的野心退位了,根本、枝條一無存留。”
  而張之瑞,到一九二四年,病歿了。
  到一九四七年,元氏一帶仍掛真會的招牌,但已無昔日之盛況了。
  河北省真耶穌教會,《卅年專刊》的統計表中,一九一七到一九一九年建立者只記有一處,即魏保羅在一九一七年十月創建的天津分會,地址在天津東門里趙家大門五號;已經不是范家胡同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