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張巴拿巴二赴南洋

前面已經說到,張巴拿巴到香港辦《晚雨報》、神學會,另立總部,實行了分裂。香港政府還打算給他們一塊地皮以便發展。
張巴拿巴二赴南洋,上海總部說是因為“香港總部倒壞”,張石頭則沒有涉及這一點。如何“倒壞”,不詳。
在二赴南洋之前,曾先到汕頭布道。張石頭說,張巴拿巴在第一次下南洋(一九二七年)之前曾到汕頭“留下靈種”。
一九三零年,張巴拿巴同陳明執事曾先到汕頭設一教會,然而“所設教會為上海總部派人接管”。這一次,
一九三一年二月八日由香港到汕頭,在三綱路賃屋布道,整理“被上海總部接管之教會”。一月之間受洗百余人,“神跡奇事隨行,教會大大興旺”。之后,到“十二月廿七日止,共施洗十五次,與主立約者二百卅一人”。
張巴拿巴在汕頭只呆了大約一個月,
一九三二年上海一·二八之役,張巴拿巴家人避難香港。三月間由香港赴新加坡。三月十二日到怡保。然后,在南洋呆了一年多。
這一年多的情況,張石頭是用李塞特發給“各地本會”的公函說明的。
說是張巴拿巴到怡保之后,即“刊發角聲報,以喚醒迷羊……誰知滬偽部之可拉黨,恐黑幕揭破,肚腹無靠,竟於八月十日發出傀儡公函,迫得我們於九月一日再刊《角聲報》,以辨明是非之曲直。不竟隸屬偽部之怡會首領,以該報警惕之言辭過重,竟聘請西人律師,將該報呈上政府……控告我們……”;這是九、十月間事。當時張巴拿巴已經打算回國,遇見此事,只得住下,“印行救世大綱”“重事偏定”教會的婚喪禮節。而控告之事“不特無法控告,反受了社會之譏評”。張巴拿巴,遂於次年(一九三三)二月,完成《禮節全集》之后返港回國。
李塞特之公函,實質性內容不多,大多為攻擊、謾罵之詞。從其中透露的重要消息是,怡保真會并未全部支持、擁護張巴拿巴,而是分裂成兩部份了。
關於怡保真會的分裂,張石頭說是在張巴拿巴到怡保之前,怡保真耶穌教會已經分裂。原因是李塞特、劉腓比同吳英富“私見不合”“實與巴拿巴本人無關”。張巴拿巴几次發函給吳英富,都不見回音。二次抵達怡保后,仍然還是拒不見面。此前,一九三零年八月間(在五月一日六次臨大,后改稱七大,張巴拿巴被開革之后),吳英富已由張巴拿巴立為怡保真會的監督。是張巴拿巴的擁護者。為什么會因為同李塞特、劉腓比不合而與張巴拿巴決絕如此?張石頭說是李日心“勸和,因措辭欠當”,致雙方裂痕,日益擴大,以致怡保教會分裂。是否果如張石頭所言,不詳。因為這個說法不合情理。吳英富若不對張巴拿巴有所意見,又何必反對他。吳英富后來轉向了上海總部。從筆者擁有的《聖靈報》看,最遲應在一九三三年九月之前。因為一九三三年《聖靈報》第八卷第九期發表了上海總部於當年九月五日,接到了吳英富從怡保發出的怡保真耶穌教會會況的報告,見后述第六編第十七章第一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