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抗日戰爭前夕的張巴拿巴

這一年,福建張約翰几次發函致張巴拿巴,請求張到福建整理教會。九月十七日,張巴拿巴由上海到達福州。蔡彼得、張約翰、錢亞伯等陪同,巡視上下游各會,“在福州蒼前山本會及古田、興化各本會,都分別舉行靈恩大會數日”。可見在福建支持張巴拿巴的不止蔡彼得一個人,也不止一個教會。張石頭又記載了福州大牆根真會反對郭多馬,歡迎張巴拿巴的情況:“由於福建教會,普遍不滿,乃企望張巴拿巴赴閩整頓教會,在福建三個月,大眾歸心,上海總部,無可如何!”這個說法可信但又不可信。是福建所有的真會都反對郭多馬而歡迎張巴拿巴嗎?反對郭多馬者肯定會有,但從全部情況看,并非所有的信徒、所有的會所。占多大比例呢?如果參照前面的記載,無論如何,歡迎張巴拿巴者還是少數。
十二月十七日,張巴拿巴返回南京。
前述三月廿八日到四月二日,張巴拿巴在南京召開的第二次全國大會,看來上海總部沒有進行控告、干擾,若有,張石頭是不會放過的。那么,張巴拿巴總會在黨政當局備案成功了嗎?張石頭沒有說。筆者推測應該沒有。因為若有,張石頭也是絕不會放過的,肯定要大書而特書的。很可能是,上海總部不再控告,民不舉,官不究,黨政當局樂得不管。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不過是分裂出來的人還要組織教會而已,而且已經冠以“中華”二字了。但如果准予注冊備案,上海總會必定又不肯罷休,於是上海總部不告,政府也不管,雖未立案,自由活動!
一九三七年初,錢亞伯接受張巴拿巴的邀請,於二月廿六日,到達南京,幫助張巴拿巴工作。南洋怡保劉腓比,同林成就夫婦,“六月十七日抵京,巴拿巴商討在南京建立總會。”若據張石頭的這一句話判斷,張巴拿巴在南京一直未能建立總會。然而,他一直在活動,不可能沒有進行各種活動的組織中心,只是未能合法立案而已。十九日,林成就夫婦在南京受張巴拿巴施洗,隨即返回南洋。不到二十天,七七事變發生,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十一月,日軍日益逼近南京。廿六日,張巴拿巴離開南京,二十八日到達漢口。錢亞伯、曹光潔夫婦、張巴拿巴一家人、周承奠及張益壽等人都一同到達。在漢口觀音閣召開靈恩大會,河南信陽、江西、湖南不少信徒參加。由於張巴拿巴之妻力主南下,六月十二日到了香港。當時港會負責為劉常正、梁寵愛,九龍則為陳明。在九龍、香港召開數次靈恩大會,“聖靈大降,際此亂世,人多向神,教會都非常興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