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教義分歧的由來與發展

這個問題,前面已經有所論述。對於廣大真會信徒來講,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而據筆者所知,廣大真會信徒其實大都不甚了了,沒有明確的認識。
在《真耶穌教會聖靈報》十一大專刊的第五頁,郭子民發表了一篇題為《我這次在大會的觀感和要講的‘真話’》。謂:“五月一日大會日刊,載有古稀老人湘代表曾道全執事的‘關懷大局、呼吁統一’。拜讀之余非常興奮。因為本會‘魏張之派,南北之分’,擾攘多年,由來已久。”“加入本會后,由陝入川,看見受洗的方式,南北兩樣;蒙頭的典禮南方不行……突感覺萬分悲觀。”大會五月一日大會的“日報”,筆者未能見到,不知道曾道全說了些什么。從郭子民的《真話》來看,郭子民是贊同蒙頭的。但問題在於郭子民分析南北之分的根源時說:“南方信徒,對張(巴拿巴)氏之一切言行教訓,可以說是毫無條件的全部接受。例如女人蒙頭禱告與講道,本有聖使徒保羅的明文經訓,原無辯駁的余地(林前十、4、16)。但是張氏傳道南方,根本沒有提起。此本不合經訓,有失完全,然因相沿成習,牢不可破。無奈南方靈胞,不單不能接受經訓,斷然實行,反以此為南北多年不必要的爭點,并成為反對魏長老的藉口。平心而論,此本張氏原來傳道之一時疏忽,以致養成自然的習慣,后來竟變為南北分歧之爭執……。”
一句話,郭子民的這篇《真話》,將南北教義之分歧一股腦兒地都推到了張巴拿巴身上,并將南方信眾全都列為“張派”。這個說法,當然不符合歷史的真實。
首先,所謂“南方”真耶穌教會并非張巴拿巴一人所傳。湖南首傳是李曉峰。李曉峰是親赴北京同魏保羅一起吃住,當面領受的。張巴拿巴到湖南,已是真會傳入湖南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而所謂北方,也不都實行“蒙頭”,如山西。福建真會,在張巴拿巴到達之前已經傳入。這在前面已經說過了。其次,教義的分歧。在一九三二年七次臨大(后改稱第八次全體代表大會)上已經討論過一次。在那次會議上明確指出,北方不與魏保羅一致,是從一九二二年開始的。而這種變化應由魏以撒負責。第三,關於“蒙頭”。魏保羅是在民國七年(一九一八)的下半年或年末時才提出的。現存全部《聖靈真見證書》中根本沒有“蒙頭”二字。只第一期《萬國更正教報》“今將錯教規列左”一文中有“女子祈禱不蒙頭錯矣”一句。更未將“蒙頭”列為“得救”的標准。而且,一九一九年,在山東推行時,亦曾遇到過阻力。在魏保羅去世之后,一九二二年之前,在可知的總會活動中、文件中,以及魏以撒的著述中,都沒有“蒙頭”。即便是山東,當魏保羅到山東時出現了蒙頭,但魏保羅去世之后,又消失了。見前述第六期《萬國更正教報》第二面到第四面上記載山東發展情況,文章標題為“與主同在的耶可心亞門等山東布道書”,全文完全沒有提到“蒙頭”二字。
而忠實記載一九一九年魏保羅傳教活動的《聖靈真見證書》第三冊又沒有付印,無法更進一步的確證。這都已見前述。在這里,對《聖靈真見證書》第三冊的相關情況有必要再說明一下詳細情況。據魏以撒在一九三零年第六次臨時全體大會(后改稱七大)上的見證,其父魏保羅“自第一次見異象,就寫《聖靈真見證書》,直到大睡(去世)”。那末,《聖靈真見證書》應該包括民六、民七、民八(一九一七、一九一八、一九一九)三年的情況。而現存之《聖靈真見證書》只有一九一七年及一九一八年兩年的記載。第三年,即一九一九年的記載不見。這一點,魏以撒在六次臨大(七大)上曾做過交代:“我所保存的,如家父第一、第二、第三冊見證書(第三冊尚未印)……。”括弧中的“第三冊尚未印”一句,乃魏以撒原話,并非筆者所加。即,有關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的記載,《聖靈真見證書》的第三冊,一九三零年時還保存在魏以撒手中,尚未付印。以后是否付印,毫無線索可查。大概,這個第三冊,除魏以撒而外,誰也沒有見到過。於是,一九一九年,關於“蒙頭”,魏保羅究竟是怎樣想的,又怎樣推行的,推行的情況、結果如何,都無法得知了。
第三冊《聖靈真見證書》未能付印,給教義發展、變化以及一些史實的研究帶來了許多不確定因素。從這些情況看,郭子民對於教義分歧的由來及發展几乎是完全不了解的;不過,他是真的完全不了解嗎?但願如此。此外,郭子民的“真話”中,只列舉了“蒙頭”一個問題,以此來代表全部的教義分歧,這是為什么?他所看到的教義分歧難道只有“蒙頭”嗎?這好象不可能。
更為重要的問題是,對這一切歧異的產生及發展,魏以撒是了如指掌的,為什么允許郭子民公開發表這種言論而不制止,也不置一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