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河北真耶穌教會

《卅年專刊》只提到了天津的西沽和西堤頭兩處真會。西沽真會,在一九四六年三月間,原會堂房東要將房子賣掉。於是會眾共同努力,購買了會堂。西堤頭真會,也購買了會堂。
在十一大上,會務系魏以撒報告,當時河北有教會十五處、傳道八人、信徒一千六百人。河北支會范子賢長老的報告,比較全面地介紹了抗日戰爭結束后的情況。提到棗強、吳橋、西堤頭均已入“共軍范圍”“不能工作”。即,已經落入中國共產黨的控制之中。但還是列表說明了河北真耶穌教會的概況。提到了天津東門里、西沽、西堤頭、棗強、吳橋、南桃園等六處教會;“初得靈恩”者共計三五五人,“加恩”者五三零人,“蒙醫治”者九二人,“領杯”者四零五人,“受洗”七六七人,財政現存三三七六六元。
此外,在《真耶穌教會聖靈報》上還可以找到一些零星記載。
北平: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張約書亞長老到了北平真會,同鄧馬利亞執事租好房子做為聚會之用。房東殷太太,原為神召會教友,患氣喘病,經禱告為她治好了病。非常“火熱”,第二天就請朋友來談道聚會。張、鄧二人又到信徒中探望;張約書亞在北平呆了差不多一個安息,不到七天。
天津:一九四七年十月十三日,天津市分會召開秋季靈恩大會(有王鳳鳴撰專稿記載,又重復在各地會聞匯報中報道;而后者時間記為十月三日)。總會監事李正誠在大會禁食講道,講“聖靈降臨與耶穌再來”,又引《但以理書》十二章十節~末節解釋真耶穌教會出現的年代和預言。當初同魏保羅一同創教布道的王彼得則為魏保羅一生的行為作見證,“魏保羅一時宛如活畫在眾人面前”。大會開了三天,每天聚會約有一百五十人;其他教會風聞者亦有人來參加。受水洗者二十二人,領餐者一二零人。
河北支會於十一月四日召開了全省代表大會,公選張約書亞等為常務理監事。在大會的第二天,天津分會代表張省一突然站起來向大眾認罪悔改,說是:“天津教會復雜萬狀。前者總會屢次來到天津,皆束手無策,一籌莫展。故此我認為李(正誠)長老此來亦不過爾爾。我們仍照前例,歡迎歡送了事,總之我認為這小年青長老(李正誠於一九四九年時不過二十五歲)初到,人地兩疏,公開宣布整理河北全省教務,只有失敗而不可收拾,決不會成功有圓滿結果。我為詳明李之真正動作起見,每於夜半躡足潛蹤的到他宿舍窗外探視究竟。有時看他手不停筆的在寫作;又有時看他祈禱久不起立,靈言悠揚柔和動人,聽時扎心不安;再有時看他忽而仰面默禱;即(時?)而面顯愁容似悲苦如死父母者然,且常常禁食祈禱,不吃不喝。目睹此狀,天良發現,聖靈大有能力的叫我自問答:李長老自九月廿八日下午來津,距今天僅僅一個月零四天。在此短短時間中,主持靈恩大會,靈恩大降,勸化張約書亞、范子賢、張雅各三位長執復理監職,均被感遵行,籌備全省支會代表大會,而大會成功了。言念及此,始覺悟李長老容忍寬大,在神面前敬虔已蒙祝福成功了。而我自己思想錯誤,還站在這最后的失敗路中作魔鬼工具。《羅馬(書)》一章廿八節至末節各種罪惡,立時從我心中捧(?原復印件不清)了出來,在我面前與我照相。心被恩感,忍不住哭泣了,哈利路亞!懸崖勒馬的我,念晚願在大眾面前認罪悔改,求李長老為我按手祝福。一時與會全體聽見此證,均被感大哭,聖靈在各個人心中自責悔改,范代表子賢起立說靈言……。”感動了王鳳鳴小姐、李懷明等等,整個會場為之感動,都願搞好教會。張省一向總會報告了情況,天津分會還向總會交納了什一捐。
一九四八年四月一日,天津召開春季靈恩大會,盛況空前;靈洗十一人,加恩者四十八人,得醫治者廿七人,水洗三十五人,領杯一百八十二人,捐一千三百余萬元。并匯給總會建筑捐,前后三次,共三千余萬元。并幫助北平真耶穌教會。
四月廿八日,張雅各、郭步清、田提多、王?山四位到北平教會,開發工作,“找回亡羊十九人,領受合法大水洗。第二次由張約書亞長老繼到(北)平工作,又有許多人歸主”。
當年秋,天津又開秋季靈恩會,“更顯出奇妙之興奮”,“每日赴會者百十九人”。天津又幫助北平真會,“以至靈果輝煌,堪以告慰”,除靈感、得醫治、見異象、說預言、作異夢、水洗而外,又“并有老弟兄唐東峨失而復得”。唐東峨是當初既反張又倒魏的干將,此時“復得”,大約是放棄了原來的立場,又擁護現實之總會了。
北京,是真會發源之地;天津,是“上天之路”。然而,由前述可知,魏保羅去世之后,兩個地方的真耶穌教會都不景氣,遠遠不如南方的湖南和福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