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 湖南真耶穌教會始終火熱

先介紹一下湖南各地真會能夠知道的情況。
益陽:前已述及,一九四五年舊曆三月初六,會堂被炸,易道恩、江該猶“殉道”。當年秋,召集所屬鄉鎮會所代表集會,為江、易二位追悼,一致決議重建會堂,推曾道全執事主持全局。一九四六年,落成一座有圍樓、可容千人左右之會堂。當年在政府備案,得大社字第零零一號許可證一份。
十月二十日,分會實行改選。監選者有總會傳道朱恩光、酆榮光二位執事、支會理事黃提多執事,還有縣政府的劉、陳二位指導員。選舉結果:理事長曾道全;常務理事在自豪、樊明德、周賢道、曹義果;理事劉重靈、劉證光、陳提門、劉亞波羅;常務監事張道成,監事劉信得、張羨光;候補監事文有聰;總聯絡員為王慧靈。其他忽略不計。
一九四七年九月,益陽已有教會二十四處,另有二、三處正待成立中。
十一月五日,益陽真會召開了秋季靈恩大會暨第三十三次全縣代表大會。
省支會派蔣超求到會指導。縣代表會議有代表廿七人、理監事十一人、傳道十五人。還有各個報紙的記者數位;記者每天都“假報紙贊之”。
靈恩會結果:計領餐四百三十二人,病愈三十六人,靈洗十一人,水洗三十二人,樂捐六百三十二萬元。
到一九四八年正月五日,理事長曾道全病重,十日留下遺言,囑“全體兄弟姊妹永久和衷共濟,努力拜神,幸勿鬧意氣,生嫉妒。凡事秉公處理,經濟要絕對公開,各人都做到無可指責之境地就好。”十三日去世,補選樊明德為常務理事,曾道全遺缺由陳提門執事后補。
《真耶穌教會聖靈報》在曾道全去世之前,於第二卷第四期上發表了由王慧靈撰寫的“曾執事道全傳略”一文,介紹了曾道全的生平。略謂曾道全生於清光緒二年(一八七六)八月初四,世居益陽蘭溪鄉。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接來陳溪廷提門傳道,遂入真耶穌教會。鄒尼迦挪執事見其忠心耿耿,授以傳道之責。參加六次臨大時堅決主張革除張巴拿巴:“此不肖之徒,實屬有辱本會會譽”。曾道全在湘省支會工作數年,一九四一年三月返益陽主持益陽分會。一九四五年三月初六,益陽分會被炸。一九四六年主持重建,當年秋當選為益陽分會理事長,“掌理會務,勞怨不辭,經濟公開,絲毫不苟”、“忠於教會,不遺余力”。
沅江草尾:一九四七年,由李敬一、郭錦信、塗希泉等負責教會工作。又在福心垸開辦祈禱所一處。
塞坡市區會:一九四六年,教會又建宿舍,但據說該市又經戰役數次、轟炸二次。這是什么軍隊所為,不詳。
三山湖區會:一九四七年,有數十人聚會,并預備改造會堂。
岳陽:《真聖報》第二卷第一期刊載了劉重生赴湘支大會,和龍柏齡等人的几首留別、送別詩,可知岳陽的一些情況。劉重生的留別詩題為“岳陽理基督教堂信友數百人接受本會道理,即更名合一。余任傳道月余,赴湘支大會留別龍柏齡先生諸同道七律一首”。龍柏齡等賦送別詩相和。由劉重生詩題可知,岳陽理基督教堂有數百人加入了真會。但無更多介紹,詳情不得而知。時間,只能推測為一九四七年末或一九四八年初,因為這一期《真聖報》出版於一九四八年的一月十五日。
同一期《真聖報》又報道了岳陽分會的成立,時間在“十一月廿六日”,應該在一九四七年。大會主席為省支會劉秘書。回顧真會傳播到湖南、岳陽的歷史;回顧傳到湖南時,用詞用語都不夠嚴謹、精確。岳陽分會最早建立在民國卅三年(一九四四年,與《總部十周年紀念號》不同)由任馬太、胡馬可等創建。今天重開成立大會乃“本分會奉令依法改組,重新成立”。當為國民黨政權整理民間社團所致。縣政府李文循致詞說是“三民主義和耶穌教之聖經”是沒有違背的,“在現階段”“希望大家拿救世救人的精神,來救國家救民族”、“藉神道來挽救人心”。支會、分會理事分別致詞、并舉行了選舉。
同期《真聖報》還刊登了“湘岳陽分會所屬區會秋靈會結果表”。這也應該是一九四七年的秋季靈恩會。表中列有岳陽分會所屬區會如下:姚家沖所、排陣畈(?原文不清)會、□泥坡會、火家嶺所、麻塘會、湯家牌所、黃秀□所、十步?會、沙壁所、沙河會、落馬?會、黃土坡會、下沙堤會、姜家灣會、茶埠頭會、王福三?會、岳陽縣會。
郴縣:一九四七年已有信徒一百八十余人。會務負責為酆鶴奄。塘下祈禱所負責人為劉信主;湯溪沖所為謝榮秀。
九月二日,開會四天,會眾二百人。水洗四十二人,病愈二十九人,領杯一百一十六人,樂獻一百一十八萬元。湯溪所、塘下所都參加了大會,受洗、捐獻都不少。
津縣:一九四七年,教會第四次改組。公舉崔恆一、田受膏、袁忍耐、胡浦泉為負責,遵政府法令改為理事。先后開訓練班兩次,培養男女學員四十余人。不少人“獻身為主”。
津市增甲灘區會:日本投降之后,田路得奉支會之令調至增甲灘工作。一九四七年,水洗二十六人,靈洗七人,醫治十二人,領杯者一百七十八人。
澧縣:於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六日舉行卅周年紀念大會,開第三次理監會議。廿七日,動員六百多“靈胞”全縣游行,聲勢不小。又繳納了什一捐。
九澧所屬各會所,於一九四八年正月到三月末分別召開了“秋靈會”(“秋”靈會,誤,當為“春”季靈恩會)。九澧所屬會所有:津市會、臨澧會、臨澧涼水井所、沔泗窪會、增甲灘會、澧縣會、羌家口會、焦圻會、安鄉會、新安所、安鄉魚口、青魚腦所、仙陽坪所。
新安:《真聖報》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出版)報道新安已成立區會。謂一九三九年由江聖輝、董潔白開創。一九四四年為日寇踐踏,“靈胞”避居鄉間。一九四五年,又買地建堂於新安中正街后。又發展到距新安七里許的常家鋪,建祈禱所一處。現已有二百余人,已經成立區會。
九澧:《真聖報》第二卷第十~十二期,又報道了九澧所屬分區會十一處靈恩大會的消息。前次一九四八年秋靈會有十三處會所,此處又記為十一處,不知有何變化。
常德分會:一九四八年一月十七日改選,以劉紹周為常理,嚴約書亞、周漢章、蕭約翰、劉文遠為理事;劉德勝、姚路加為候補理事;成立分會。下屬十一會。
桃源分會:下屬十二區會,七月十五日改選,結果圓滿。縣政府發圖記一顆。
邵陽縣分會、同縣洪江區會、安江區會均有會務、靈恩會報道。
《真耶穌教會聖靈報》第一卷第五期(民國卅六年,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五日出版),又載“常桃聯席會報告春季會狀況”。下屬教會有:常德、陳家嘴、十美堂、長嶺崗、石板灘、興隆橋、官堰頭、馮家橋、新橋、三十里鋪、桃源縣、向家橋、漆家河、黃甲鋪、持溪橋、新應驛、語溪河、三議港、陬市鎮、三陽港、倉莆、沙坪。
常桃聯系會,何時創建、負責人等一概不知,只此一見。
第一卷第七、八期又載,是年九月二日,郴縣開會四天,與會者二百人,水洗四十二人。湯溪所於七月十七日、塘下洞所於八月廿四日亦分別聚會四天。
第三卷第一~二期又報去年(一九四八)常桃辦事處秋季靈恩“效果甚佳”,有二十四處會所舉行。赴會者有一千三百余人,靈洗七十三人,水洗九十四人。捐金圓券一千一百六十三元,米四十一石。
以上只是一些零星記載。在十一次全大上,湖南支會代表周安得烈又有一個全面的統計報告。只是其時間跨度為一九三七~一九四七年,與本書時間階段划分不同,只得一仍其舊,照錄於下:
“?新建會堂二十九處:
湖南省支會長沙潮宗街、興漢門、南門何家巷、東門天心路。寧鄉淡家嶺、大成橋、道林。益陽汽車碼頭、新市、長江沖、武潭、黃花崙、華香崙、蘭溪、小河橋。岳陽沙河、麻塘、落馬橋、擺陣橋、十步橋。邵陽縣會。湘陰南大膳、東港。沅江陽羅州、塞市安化小淹、江南。醴陵南岸壩、若口沖。
?購屋改造會堂八處:
醴陵寺沖、黎家橋、西塘坪、北正街。湘潭易宿河。湘陰夏家橋。澧縣玉林街。寧縣西沖山。
?新設教會三十七處:
南縣麻河口。安鄉東外街。沅江楊(?陽)羅洲。湘鄉野鴨塘。醴陵北正街。攸縣田星橋。寧鄉道林、岳陽麻塘、落馬橋、擺陣畈、沙河、十步橋。
附設祈禱所:
益陽杉木沖、寡婆磯、松木塘、長江沖。沅江十美堂。南縣孫家碼頭。桃源老官坪、新店驛。攸縣泉壩橋。平江沙?。石門青魚腦。岳陽黃沙街、沙璧、姚家沖、火爐嶺、湯家牌樓。華容北景港。淑浦落陽橋。寧鄉三角塘。衡山馬家堰。益陽恩慈村。攸縣洋洲上。湘陰東塘坪。”
“?立長執十人
長老:劉約拿;執事:李應田、陳慶華、李和生、曹得光、田受膏、黃光慶、張路加;女執事:伍馬利亞、萬路得、危加恩。
?長老離世二十四人
長老:劉道范;男執事:譚配得、曹日新、李重生、韋雅各、陳天民、蕭必生、袁光耀、曹篤信、王惠光、劉九如、彭巴米拿、賀拿但業、彭成義、唐恩慈、秦榮亭;女執事:韋西緬、劉亞拿、何永真、張馬利亞、王愛主、萬路得、李天恩、彭粉真。
?傳道離世九人
朱得福、楊華清、羅保羅、楊少琳、解彌迦、李宜恩、蔣榮光、唐求真、羅以斯帖。
?革職除名傳道四人
李在爵、蔡必得、李振藩、王弗平。”
周安得烈的報告應當說是相當地全面、准確、有系統的。相比之下,《卅年專刊》的統計表几乎可以說是殘闕不全的了。只是它包含的內容應自一九三七年起,到一九四七年止。要將其中哪些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之后的划分出來是辦不到的了。
《真聖報》第一卷第五期、第六期,又記載了湖南省第二十三次全省代表暨靈恩大會,其概如下:
一九四七年六月八日至十日,在長沙潮宗街湖南支會所在地舉行。
支會出席人員:理事長盛著全;常務理事向保全、周安得烈、黃提多、蔣超求;理事田受膏、陳慶華、王者香;常務監事羅群羊;監事曾道全、曾恩膏;書記劉鈞安。
出席代表為下列地點之代表,計:益陽,津市,魚口,陽羅洲,東安垸,增甲灘、湘陰、臨泚口、白馬市、大成橋、小河橋、草尾、沅江、東塘坪、郴縣、長沙南門、石嘴頭、洞陽市、西沖山、福星垸、張家塞、庸市、湘潭、易俗河、古市橋、黎家橋、南沖、樟樹亭子、寺沖、南岸、栗山鎮、三仙湖、新橋、常桃、長沙東門、潮宗街、興漢門、岳陽、落馬橋、姚家沖、沙河、沙壁、段泥坡、澧縣、汪家?、楊季?、朱河、茶埠頭、望城坡、三橋、羌口、麻塘、金井、羊角莊、黃沙街、寧鄉、姜家灣、黃土坡、中漁口、東港、塞波嘴、新市渡、栗山、杉木沖、陽溪沖、新橋、西林港、古塘鄉。
其中還有一些地名由於復印件不清楚,無法登錄;即便是已登錄者,也難免由於同樣的原因或印刷校對不足而失誤。然而這不算是太大的問題,雖然最好是百分之百的准確。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許多地名几乎是在真會資料中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者。這種現象說明真耶穌教會在湖南的發展,几乎已經深入到窮鄉僻壤了。
列席者還有支會的傳道十八人。
會務主任為向保全。
周安得烈報告了十一次全大的“盛況”:“雖為教義與各種重要案件爭辯甚劇,但蒙主引導均已圓滿結果”、“將哥林多前書正意及民國八年二月七日兩期萬國更正教報所載蒙頭一節通過。”十一次全大關於教義的討論及“蒙頭”一節究竟是如何通過的,見前述十一次全大概況介紹。周安得烈的表現,已經是完全和魏以撒一鼻孔出氣了。不過,湖南的廣大真會信徒并不買他的賬。因為,湖南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實行蒙頭。
支會各股報告工作情況,值得重視的是會務股向保全的報告,他介紹了湖南真耶穌教會發展的全面情況:“?靈恩效果:自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五月大會至本屆大會,湘屬各會靈恩會效果,計靈洗六百八十八人、水洗九百八十七人、樂捐國幣四千六百五十萬零九千三百元……。?新堂獻主:湘支會、岳陽麻塘、岳陽十步橋、邵陽縣、長沙興漢門、南縣荷花嘴六處。?新設區會:岳陽黃沙街、火家嶺、沙壁、湯家牌樓、湘陰東安垸、龍門仙陽坪、楊柳池、臨澧常家鋪、南星福星垸、荷花嘴十處。又,新立聖職二人,去世執事二人。
討論了支會工作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并作出相應決議。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六~十八日在長沙潮宗街真會又召開了湖南省第二十四屆全省代表大會,當然,又同時召開了靈恩大會。見《真聖報》第二卷第七期。
出席省代大會的有下列分、區會代表:長沙分會、長嶺崗會、益陽分會、常德分會、安鄉分會、黎家橋會、澧縣分會、南岸?會、增甲灘區會、寺沖區會、新安區會、南沖區會、津市區會、若口沖會、陽羅洲區會、醴陵縣會、南門區會、姚家壩會、寧鄉縣會、興漢門區會、岳陽分會、潮宗街分會、排陣畈會、安鄉分會、落馬橋會、新河口會、朱河所、南縣分會、王福三橋會、平江分會、魚口區會、下沙堤區會、東門區會、茶埠頭會、沙河區會、全井區會、姚家沖會、蒲塘區會、草尾區會、楊季?會、望城會、湘陰分會、中魚口會、臨泚口會、湘潭分會、黃秀橋會、羅家洲會、石塘鋪會、郭家河會、攸縣會、洞陽市會、古塘橋會、石咀頭會、衡山分會、南市區會、湘鄉會、石塘鋪會、田星橋會、三仙湖會、湯家牌會。共有五十六處會所;其中石塘鋪會有兩處:一見於湘潭,一見於湘鄉。是否包括了全省所有會所,大約沒有。因為祈禱所代表只有一處。而全省祈禱所決非只有一處。代表有七十余人。傳道二十六人。
支會負責人理事長盛著全,又有常務理事、理事、常務監事、監事、文牘共十人;總會李常務監事、周常務理事和省社會處的葛股長。還有列席一人:韓行健。
大會主席為周安得烈、羅群羊、田受膏。
值得注意的是會務股的報告,這個報告可以看到一年來湖南全省真會的發展狀況。全年水洗一七七五人,靈洗一二一四人,病愈二六六零人,領杯一七八四二人。這個領杯的人數是一萬七千多人。從這個數字可以判斷湖南真會的聖餐不是限定每人每年只得一次。因為這個數字是當年水洗人數的十倍還要多一點。即便是去年水洗人員全未領受聖餐,加上今年的一千七百多人,也達不到一萬七千多人。
新成立的區會有:臨澧常家鋪、沅江羅家洲、常德灌溪市、桃源三陽港、岳陽下沙堤、黃土坡、姜家灣、黃秀橋九處。這九處區會有的有代表參加這次省代大會,如羅家洲,也有沒派代表參加,如三陽港。新成立的祈禱所有:益陽蕭家沖、鐵家塘、桃源黃市、岳陽文家腦、郭家河、監利朱河、王福三橋、茶埠頭、常家湖九處。又成立布道所兩處:澧合口、安化縣城。
討論議決神學會於十月十五日開學,到一九四九年正月十五日結束、傳道人不足用自由獻工補足、開捐一次、會堂管理、識字嶺地皮一半辦學、一半辦理生產及靈修事業、一九四九年經費攤派等。組織本省編審委員會。
又議決為蔣介石、李宗仁當選為正、副總統發電致賀。
以上,是現在能找到的一九四九年之前湖南最后一次支代大會的記載。
從以上情況看,當時的國內戰爭還沒有影響到湖南,不象東北、山西、河北、江蘇、山東。《真耶穌教會聖靈報》創辦時就明確規定,稿件一概不得涉及當時的時事。而湖南的劉鈞安,為時局特撰小詩一首,發出了感嘆:題為“時局觀感”,詩文曰:
“這災來息那災來,滿目瘡痍不盡哀,到此危亡無法救,皇天能為卹憐哉?
天羅地網布全球,試問蒼黎怎自由,既是人間同地獄,生來不若死來休!
茫茫苦海渺無邊,多少沉淪最可憐,我幸蒙恩能得救,逍遙世外更欣然!
同胞不必發冤聲,各自回頭作主兵,趁此風波偏惡劣,實行博愛挽蒼生!”
劉鈞安面對現實的變化,發出了一片哀嘆。他不知道前途如何,不知道未來的命運如何,唯一的辦法只有一條,即“作主兵”“挽蒼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