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節 日本的真耶穌教會

一九四七年五月一日第十一屆全體大會上,魏以撒報告說,日本有教會一處,傳道一人,信徒一百人。
十月二十九日,總會接到了村田長老第一次從日本寄回來的書面報告,用英語報告了自台灣返回后的工作概況。刊登在《真聖報》第一卷第七~八期(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十五日發行)上,主要報告謂:“本年八月於東京輕井澤別莊(此處將似中國之廬山,乃納涼避暑之勝地),開第四次夏季聖書學校,學員有廿名,聽眾三十名左右。在這一次當中,主感動我講了很多的屬靈要道!主的聖靈亦在他們心中運行?。結果有十名接受了真道,領受了本會的合法大水洗禮!這就是以實行證實真教會的真實來!這是叫他們認識本會的真理的大好機會。有一位組合教會的牧師的令郎,始終詳細考查本會的洗禮、聖餐、洗腳禮的辦法,就蒙聖靈感動他認識出真偽來。又有一位東京佛教日耀學校的老師,他來赴會的目的是要學英文,但由二三次的談道,亦已蒙聖靈感化他領悟本會得救之道,并且說非做真教會信徒不可,因此要等候我到東京為之施洗。
八月九日,被外國人教會邀請到美軍陸軍大將、東亞從軍牧師總長等,以‘你們要紀念主’的題目講道,多少他們都要受?真道之感化吧!”此外,還談到一些真耶穌教會在美國的情況。
到一九四八年,大約應在三、四月份吧,村田丰道長老來函報告在日本的布道概況;刊登在《真聖報》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發行)上。說是接到總會慰問函之后,又再去九州訪問教會(前一次去九洲就不詳細了),“經過神戶之時,晤及黃頭先生請他撥一點台支經費,未獲結果。然后又到九洲,以福岡為中心,久留米、吉井町、伊方里町、太宰府等地均開過會。此地向來沒有傳道人駐牧,蒙主特別開恩,聽眾都如干燥之地受到甘霖的澆灌一樣。向山煤礦里有一家由虎尾歸來之中島兄,因他正在苦難中受試煉,非常難過。主感動我引證聖經安慰他,并為之祈禱。由九州工畢返鄉后,接得台支郭頂順長老托吳再恩先生帶來台銀三萬元,總合日幣六千元。此真是耶和華以勒,感謝主恩不盡。吳兄原奉長老宗,近來謁慕聖靈恩賜,如大旱之望云霓,願主成全他所求所願的。四月(由此推測村田丰道長老的布道活動應在一九四八年的三、四月份,或又早及二月份),在我之鄉里附近,阪城町中之條村,開始路旁傳道。男女老幼均很踴躍聽道,這是可喜的現象。請為散在福岡靈胞禱告。求主在該處揀選工人,牧放他的群羊,阿門!”
綜合以上報導,日本究竟有几處教會,沒有明確記載。若從上述記載涉及的地點來看,至少應該有兩處:東京地區和福岡。另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即日本的真耶穌教會同台灣真耶穌教會的密切關系。日本的真會信徒雖然已經返國,台灣也回歸中國,然而台灣真會資助日本真會,仍然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一九四八年年末,村田繁人長老又給總會發來一封“長達數百字之函,報告渠在日已展開積極工作,聯絡原有靈胞,各地努力布道,開辦神學班,修建本會聚會所,并已為二十多人施洗,靈工日漸興旺。”
所謂村田長老,應該有二:村田丰道和村田繁人。
一九四九年初,村田繁人又發函總會報告,“略謂日本本會,屢接總會書報及日文信件,十分感奮。我們除在本土盡心竭力工作以外,并盼往歐美去推廣本會。另有一位弟兄願靠主把真道送進皇室去。諸位助禱為盼。”
此后的情況就不得而知了,“真道”是否被送入了皇室,當然也不知道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