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江蘇省真耶穌教會

先介紹一下江蘇各地的情況。由於戰局的發展,當時長江以北同江南情況不一樣;江北未受戰爭影響者、或受戰爭影響之前,還在發展。而受到戰爭影響的地區則顯然得不到發展。
一九四七年十一屆全大上,魏以撒報告江蘇的情況說,有教會四十五處、傳道二十人、信徒四千五百人。
各地概況所知者如下:
鹽城分會:一九四七年春,鹽城中山街教會,經李學儒長老、潘月波執事等商量,惇請戴占熬(鰲)長老到鹽城主持教務。后經王亞該古等商量,決定聯絡鹽城全縣教會、祈禱所,組織鹽城縣真耶穌教會協進團以推進教務。
宿遷:一九四八年初,宿遷曉店張莊派人到南京總會申請成立教會,得到批准;信徒人數有三四十人。
徐州:一九四八年九月,已有一定基礎,總會派吳賢真前往幫助,已經受洗者有二十一人。
浦口:《真耶穌教會聖靈報》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出版)報道“靈工大振”。說是浦口有一位保長程仁發,夫婦二人在南京受洗,立志在浦口“為主發光”,捐自己住房兩間為會堂。總會又派人幫助,四十天之內,召開了教會成立大會,水洗七十七人、靈洗六十七人,見“異象”者多人。在第七期《真聖報》上又有更詳細、更准確的報道。記於六月十六日開靈恩大會三天,受洗兩次,計七十八人,受靈洗七十多人。又記載了許多神跡奇事:有人看見聖堂、天梯,及治愈病人、趕鬼之類。
之后,又把剛從云南回來的牛西拉(前述吉林牛子音之子)長老全家接到浦口牧養教會。年末,牛西拉又外出傳道。一九四九年元月,時局緊迫,教會遷到南京,在太古山歸云堂英國大使館旁邊租房(一幢精致洋房)設立聚會所。元月十五日又按立程達太、李秀英為執事。
阜寧:由於戰局影響,教會情況非常不妙。《真聖報》第二卷二~三期(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出版)刊登蘇北戴占鰲長老的來函,說是“江北十年來都在大難中生活?,惟有阜寧所遭的患難更加嚴重!近來變本加厲,日日都有死亡的。老百姓死了不計其數,而我會與老會之傳福音的亦不能例外。”阜寧原有會所卅余處,大半都封閉了。“日下已無人敢說是信耶穌的。近來,只有兩處離阜寧城較近的祈禱所還在聚會。”
但《真聖報》第二卷十~十二期(已是一九四八年年末)又報道蘇北情況說,“由該地傳道人熊美徒至滬報告……原有四十四處本會中已恢復三十八處了,祂(指神)使反對的信仰,使軟弱的剛強,使有西洋極深色彩的教牧、會堂、信徒紛紛更正,哈利路亞!”熊美徒報告的蘇北包括多大范圍不詳,因為前述光阜寧一處就有三十余會所。
再說一下長江南岸的情況。
南京:這是總會所在地。一九四七年元月,景賢里因公建筑用地,於是又遷到雞鵝巷聚會。有希臘教(東正教)康全夫傳道士、康杰父女二人請林路加執事到家祈禱治病,於是“熱心事主”。曹光潔遺孀曹英華禁食三十九天,結果是“魔鬼工作無形消滅”。這大約是指最終擺脫了張巴拿巴的影響。這一年的九月六日,九十一歲的國民黨的元老級人物孫慶云,在南京水西門外受了合法大水洗。一九四八年春季靈恩會,與會者二九零人,受洗五十二人,領杯二八零人。一九四九年春,北、西、南三處分頭聚會,又結隊執旗持喇叭沿街布道。據說“因各會(指各個老會)布道者均已為戰火嚇走,本會更為市民注意。每安息日聚會人數不亞先前。靈胞之同心合意較前進步,撒但之攻擊已經成過去。雖然靈胞們之經濟皆處於瀕危絕境,但依靠主之心越發增強云。”
常熟:一九四七年,史提多在常熟西鄉王莊建虞西區會。一九四八年上半年(惜不知具體時間),改選新理監,由朱福祺為常理兼會務,張西拉為理事兼財務,陸德媚為理事兼庶務,監事為陳龔仁霖;候補職不錄。由王亞該古抹油祝福。
虞山:一九四八年春,王亞該古來此相助,春雨時節,道路泥濘,開會三日,每日聚會亦有六七十人;為難胞流離失所,城會,東、西、北三區會都開捐。
常州:一九四八年末,有治病兩則見證的報道。
蘇州:一九四七年,黃彼得在蘇州東中市虹橋西一九三號建蘇州分會。
丹陽:一九四六年,嚴繼光在丹陽北鄉毛家村建丹陽區會。
上海:《真聖報》第二卷第六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五日出版)報道,滬東區會,“靈工日益發展”,周得恩獨資在自己家中設祈禱所一處。滬南區,人數眾多,“甬籍(寧波人)同靈最多,差不多占全數百分之八十強。”擬覓地另建聖堂。滬西區會,滬北建堂時,分去信徒大半,然而滬西人數仍然不斷增加,“閘北雖然不來滬西聚會,而主安排一班蘇北同胞從黑暗中歸向光明,人數漸增,會堂仍然滿座”。這其實也是戰局發展的結果。因為當時有不少蘇北人為避戰禍跑到上海謀生。新加坡路一帶同靈日益增多,擬在該處設立祈禱所。滬北區會聖堂建成。首由許發吉執事提倡,上海三會協助開捐。建成之后負債六七千萬元之譜。但在新堂奉獻之三日靈恩會中全部清償了舊債。
上海各會又召開了全滬聯合靈恩會,在滬東舉行,四天,每日聚會有一、二百人之譜。
而一九四八年六月三日,上海真耶穌教會的重要人物李愛真去世,是上海真會重大損失。《真聖報》第二卷第七期(一九四八年七月十五日出版)刊載了蔣約翰撰“李愛真執事與教會之關系”一文,為其作傳。謂李愛真廣東寶安人,“在巴會歸主”,在中華基督教會聚會。一九二八年歸入真耶穌教會。克已愛人,愛教會如愛家,無不竭力奉獻。總會開展印刷事業時,“將自己積余之資奉獻,購辦印機”。在閘北被立為教會執事。變賣房產為旅資,遠涉重洋到擅香山傳道,使“檀島因愛真足跡得?永生的靈種,不久就開花結果,生生不已”。回國之后,又與江蘇支部二三同靈到杭州傳道開辦教會。經過千辛萬苦,“幸有主老早揀選一位夏腓力執事,他接受了福音真道的種子,保存直到今日,亦已開花結果,近來正在方興未艾呢!”
后在閘北被選為江蘇支會負責。支會第四期神學會時,蘇北學員很多,而且貧窮者占了多數,李愛真經常解囊相助,鼓勵學員。
蔣約翰評其為“生得其時,死得其所”。六月四日在上海膠州路萬國殯儀館大斂,開追悼會。
到一九四八年,上海川沙縣,在施提摩太倡議下,成立禁食靈修會,以建聖堂。九月建成,可容數百人,耗資百四十余億。獻堂之日,由蔣約翰常理前去主持大會。與會者二百余人。
支會工作概況
《真會報》第一卷第三期載,一九四七年五月二十~二十三日,江蘇支會召開了第六次支會代表會議。會議地點在滬東區會,出席各分區會代表二十人,連支會列席者約三十人。
議決通過的提案有:振興各處教會之辦法、組織靈恩布道隊開發各縣工作、籌辦第二期神學會、每年舉行一次同工靈修會。又修改舊細則十余項。
改選結果:史提多、施提摩太、蔡蔚文、張光普、林路加、瞿哥尼流、王亞該古、李愛真、施彼得九人為理事;徐呂底亞、徐甘霖、朱福祺三人為監事;常務理事為史提多、施提摩太、蔡蔚文三人;常務監事為徐呂底亞;候補理事為朱福祺;候補監事為熊美徒;理事長為史提多。
又選蔡蔚文為總會書報編審委員會之委員,及下屆全大(當為十二屆)代表及候補代表。
一九四八年元月,支會在上海三個教會開捐救災區靈胞,捐出一千萬元。按月繳納經常費、什一捐。
五月二十五、二十六日,召開江蘇支會第七屆大會,地點在滬東聖堂。派代表出席的會所有:滬東、滬南、滬西、滬北四區會,常熟分會,無錫、虞北、川沙、跳橋、烏鎮、常州、虞西區會,高莊分會。代表計十三人。支會常理史提多、蔡蔚文;理事王亞該古、施彼得、張光普,傳道王亞該古等六人。總會蔣約翰、吳賢真列席。
討論議決《會聞》季刊經費;選立長老史提多、施彼得二人,由蔣約翰、吳賢真、蔡蔚文“共同奉主耶穌名按立之”。又討論了布道隊工作如何推進、選補理事。健全捐源案,應以實物為本位;當與戰局發展,物價飛漲相關。并應推行十一屆全體大會之決議什一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