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節 激烈戰局中的東北真耶穌教會

《卅年專刊》的有關歷史記載中毫無這個歷史階段的記載,只在卷末的統計表中有關於遼寧的新建會所的記載。有一九四六年五月,鄭保羅在錦縣閻家村禿老婆店創建縣區會;九月,丁天民在槃山縣羊圈村腰楊屯創建區會。十月,在北寧路錦縣石山村寒家街八八號創石山站祈禱所,創建人不詳,一九四七年負責人為曹根升。
在一九四七年五月十一屆全體大會上,魏以撒報告東北真會情況上說東北有教會二十處、傳道十人、信徒有兩千人。
遼寧支會執事王得恩報告遼寧會所概況為:遼寧支會、鐵嶺縣宋荒地分會、錦縣禿老店分會、彰武縣土城子分會、槃山縣么楊屯(腰楊屯)分會、本溪湖祈禱所、鐵嶺縣祈禱所、承德縣祈禱所。共有信徒九七九人。
同時,又有一份“真耶穌教會東北未收復區分會報告表”;所謂“未收復區”當指已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控制的地區。其概如下:哈爾濱分會、雙城分會、雙城李二屯、龍江達架子分會、榆林縣分會、延吉分會、明月溝分會、和龍分會、吉林祈禱所。
到一九四八年的五月,遼寧支會報告情況說:“遼支與沈分為救濟落難同靈,特開捐共得七萬二千流通券。沈分存總會十分之一捐三萬三千元,共合為十萬五千元,日內匯來。對於總會建筑正在進行中。沈陽之景況,受時局之影響,物資維艱,人民生活一日千里,漲風澎漲,無法言及。一般人民都以豆餅白水充飢,柴煤亦甚缺乏,演(?)如何程度,難以卜及。弟等仰賴主恩,向前博斗中。遼支所屬各會皆因時局之影響,已不能交通矣。遼屬各會,向未健全。弟自光復后,苦心奔勞,始於近數月,主才為我開了恩門,信者日有增多,而且多屬老會傳道一流之人物,是沈陽向未有之工作。為此工作,弟稍得安慰。按此情形,似有舍己抱大無畏之決心,向?未來之時局與工作,必爭戰到底。東北戰局,快(?)沈陽,其未來之境遇,尤難預料(包括高舉主名及個人存亡)。弟為此正禱告中,懇請協助代禱,能於應付當前之工作,榮耀父神云云。”這個報告登載於《真聖報》第二卷第五期(一九四八年五月十五日出版)上。作者為誰不詳,或為遼支負責人?在當時艱難困苦的情況下,還在為總會開捐,其信心之熱切,可見一斑。當時人民生活之困難在所難免,而對於前途難以逆料,惶惶然之情躍然紙上。
到六月份,遼寧支部又報告說,只鐵嶺(距沈陽只有一百多里)還可交通,其他已不能聯絡;“糧價已漲二萬左右”。但仍在集中總會的建筑捐,計七二萬五千元,一并匯上。宋荒地分會報告收到“捐啟”三份,“共捐流通券四七萬三五千,已交沈并匯矣”。
九月,《真聖報》又報道說:“受兵災最嚴重的莫如東北。因鄉村已無法聚會,城市無法生產。三日不得一餐者,比比皆是。傳道大受阻礙。最近閻彼得長老(鐵嶺宋荒地分會負責人)來函備述苦情,盼各地祈禱時不忘為要。”
十一月二日,沈陽解放之前,“閻彼得來最后一函,詳細報告該地本會之情況。在三天大雪中開靈恩大會,第一天到有五十多人,第三天九十二人。因冰天雪地無法施洗。按立陳司提反為執事,并為建筑開捐,可蓋三間會堂而有余。第四天由郎廷棟長老擘餅,留作分散紀念。請各地靈胞不斷為東北本會祈禱,阿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